李熙报导
湖南民运人士朱承志被控“寻衅滋事罪”今日(20日)在苏州市吴中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其好友李旺阳、陈思明、李燕军等人前往旁听,被警察带领来的十多个黑衣人拦截,并强...
日前,三十余名上海访民到北京信访,遭北京警察查身份证后给抓了,并将一行人交由上海驻京办遣返,结果三十多人被刑拘,其中1人在送往看守所途中心脏病发作,目前还在医院抢救。
前腾讯财经频道编辑张贾龙,12日晚间被辖区派出所和维稳部门从家中带走,随后被以“寻衅滋事罪”刑拘,现关押于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看守所。至于是何原因被抓,张妻表示,“不清楚。”
受尽湖南湘潭公安系统残害的访民易子筠,自2012年起连续发生三个刑事案件,至今都不给立案、问责、赔偿。月初她进京反映问题再遭驻京办人员拦截,关进北京玉泉营一个偏僻的大院内,13日才由街道办事处人员遣回原籍。
重庆维权人士晏祥菊、何艳母女,四个月前在重庆江北国际机场被暴力绑架、非法拘禁。近日,重庆市政府翠云街道办事处一份公文流出,里面记载上级机关指示该母女为重点人员要开展稳控工作。
重庆男子黄洋,因在社交群组声援香港返送中,被公安羁押,并受到不人道对待。黄洋曾经是毛粉,多年前看过《九评共产党》,发现共产党是说一套做一套后,他的三观(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被彻底颠覆。
一年一度的父亲节又将来临,709案律师余文生仍被非法拘禁。日前,余文生妻子许艳带着儿子去官厅水库玩,将拍下的画面完成她的第十幅油画作品“母爱”,画作呈现出她内心的坚忍和对丈夫、孩子的爱。
安徽22岁的漫画家张冬宁因画“猪头人身系列”漫画,被淮南市警方以“辱华”抓捕。北京职业画家武文建发公开信,要求淮南公安局释放张冬宁。
中共前总理李鹏7月22日病逝,告别式7月29日上午于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大礼堂举行,周边街道进驻大量警察。前北京科技大学教授陈兆志早上来到八宝山革命公墓,举拳高呼:“打倒李鹏!李鹏是刽子手!”当场被警察抓走。
河南省宜阻县李三虎因母丧被下岗,在北京维权近十年,问题没得到解决,反倒不断遭受地方政府维稳打压。日前,李三虎夫妻被刑拘,家中6个孩子被软禁,他的长子李文辉发出求救短信,请求社会好心人拨打河南110报警解救孩子们。
上海虹口区景云里曾是鲁迅的故居,这一排石库门三层小楼建筑因一群文化人聚集而闻名。居住在景云里7号的程绍蟾,出国回来后房子发现被一群农民工占据,日前热心民众王宝妹闻讯前往声援,遭警方喷辣椒水、摁在地上带到警署关押。
近日,黑龙江省讷河市一位母亲苏久先向大纪元披露,她的女儿因家暴被自杀,公安局5年不立案。上月向进驻哈尔滨市的中共督导组举报,在门口被几名彪形大汉抢走材料,她的手臂被拽拖骨折,还被拘禁4小时,警方至今不受案。
日前,重庆访民蔡邦英因房屋被强拆,以及维权中被迫害双脚粉碎性骨折等问题没有得到解决,进京去旅游散心。在火车上遭户籍地警察盯上,到站后立即被绑架带回,三天后她被扔在一个小区的路边,警察走时再对她补上一拳、踹她一脚。
上海动迁大潮造成了许许多多家庭破碎,卢湾区太仓路的朱光泽老人,原是一名台胞,侨眷统战家属。她在动迁下被绑架软禁12年,期间被弄断了一只腿,瞎了一只眼,身心备受摧残,最后死在监禁处,尸体不知去向,死时已95岁高龄,可说是中国最老的维权者。
一场小病引发的医疗纠纷,却拖了二十年得不到解决,在生命即将走到尽头之际,上海公民徐佩玲绝望发出自焚公告,打算以血肉之躯控诉上海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简称卫计委)的血腥残害。
湖南省郴州市儿童医院三年前发生一起由无执业证医生手术的医疗命案,人死后医院还制作已出院继续治疗的假病历。事后死者母亲找医院理论反遭殴打、关押。至今郴州市卫计委和郴州市公安局不立案不调查。
重庆维权人土肖建芳7月初进京反映征地和冤狱问题,被地方政府截回后直接带到龙山派出所进行殴打,关押22个小时后释放,但住家门口每天有6人轮流看管着,至今仍无自由。
最近,一张大法官奚晓明贪腐图片在访民圈引起热议,法官缺乏法治素养,司法作风不正,而违背了职业道德,最为民众所诟病。访民老张说:“大法官都这样,可想下面的小法官……老百姓没有说理的地方了。整个社会烂透了。”
日前,重庆维权人士十余人前往探视残疾友人陈长海夫妻,没多久突然冲进一群黑衣人将他们押上警车,带往新山村街道办公室审问,指控他们“非法聚会”,涉嫌“寻衅滋事”和“扰乱公共秩序”。
中共中央督导组刚结束在江苏的扫黑除恶专项工作,上月底就传出无锡区公民殷全忠的家被强拆了。而且是胁迫其患有精神病的妻子签空白协议。事件发生后警方不受案,村委会大门紧闭,无人敢于承担强拆责任。围观民众感叹:“现正扫黑除恶还这么牛逼,想拆就拆,抢你没商量!”
上海维权人士陈建芳被抓至今已三个多月,其律师申请会见她也被拒。昨日(4日),浦东新区检察院透露陈建芳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批准逮捕,但具体羁押于何处检方不愿透露。
青岛维权人士林秀丽被控组织山东省访民集体上访,遭判三年六个月徒刑,刚出狱不久,今日(2日)到天安门游玩看降旗被查身份证,后被带到治安大队,警察说:“问题解决了才能让去天安门广场玩。”
重庆市维权公民张治发在狱中发出求助信,希望外界能帮助他平反冤案。据悉,去年3月张治发在北京遭当地政府雇车截返时,在北京发生车祸,张治发被控“危害公共安全罪”获刑三年六个月,目前在重庆万州三峡监狱服刑。
日前,重庆维权人士陈明玉前去渝北区信访办,指名要求当日负责接访的副区长兼公安分局局长罗红接待。等了一阵子,工作人员才告知:“罗红局长今天没来”。领导干部接待时间却不见领导,是否在忽悠广大信访群众?
最近,网上流传着大陆人权律师刘晓原自主创业,卖灭“四害”药和跨界算卦的视频,引发关注。
中共中央督导组在全国各地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扫黑除恶专项工作,已经进入尾声。许多民众前往当地督导组驻地递交举报信,都被拦截抓捕,打举报电话也是相当不容易。有人连续二星期拨打150通才接通,有人问题还没说完就被挂电话,有的根本打不通。
日前,上海杨浦区访民李春芳在松江区公交车站要前往江苏路,向中央督导组递交举报信,被警察用催泪瓦斯(辣椒水)喷眼睛,并拽着她的头在地上转了三圈,被带到派出所后铐在审讯椅上。因眼睛疼痛难耐加上心脏病发作抽搐,最后才将她送医,但已延误10个小时,李春芳双眼已无法张开恐致失明。
中共政权打着改革开放旗帜,大行强拆强抢民财之事。无锡市南长区公民蒋子春,三栋房宅一栋被强拆二栋被偷拆。流浪在外10年,每到所谓敏感日便被关黑监狱、刑拘,甚至在住家门口搭棚监控,限制人身自由,苦不堪言。
中共中央扫黑除恶专项行动正在全国各地开展,但是民众要前往举报似乎重重阻拦,有被地方政府和员警恐吓的,有被抓捕的,还有被刑拘的。江苏张家港地方政府为阻止访民陶红前往举报,直接在她家门口设门卫,24小时监控。
中共中央扫黑除恶第16督导组,于6月1日进驻上海,受理上海市涉黑涉恶方面的来信来电举报,为期一个月。许多访民带着冤案前往举报,却发生被集体挟持到村委会、救济站事件,他们被告知训诫书、做笔录、还有多人被刑事拘留。
共有约 2044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