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音乐
师旷指出音乐的善化功能对民风有着潜移默化的引导涵养作用,使德行的光辉照耀到更广阔遥远的地方。
赵抃平素生活清幽简朴,公务之余不是读书吟诗, 就是焚香弹琴, 或是观鹤起舞,十分自得其乐。连他的白鹤也一样“高洁清廉”,从来不会啄食官塘里的鱼虾,也不吃别人的喂食。神宗时,赵抃从四川被召回京城,仍旧只带着一琴一鹤。
威王马上就不高兴了,放下琴握着剑说:“先生连我弹琴的样子都还没看见,怎么知道弹得好呢?”
当今世界,各种流行音乐盛行,它们张狂的曲调刺激着人们的感官,让人们无法寻找到内心的安宁,并加速着人们道德的堕落。这样的音乐只能算得上是低层次的“音” ,或者说有些只能是“声”,根本谈不上是“乐”。
玄宗还特意挑选乐工伶人300名,安排在梨园亲自教习音乐。如果乐声有错误,玄宗会马上指出并加以纠正。这些乐工伶人被称为梨园弟子。
无论学习任何技艺,不是光凭外在的技巧,而是在于领悟内涵。要像师文那样深究其理,矢志不渝,提高修养和悟性。音乐艺术之高超,曲所存者不在弦,所志者不在声,在于“得心应手”。
师经说,昔日尧与舜这两位开明的君主,惟恐民众盲目听从自已的言论。而昏君桀、纣,则惟恐天下人违背自已的言论。我刚才是撞桀、纣,不是撞大王您呀!
李山甫问他们二人:“二位可听过《幽兰绿水》?”王敬傲听了后,当即弹奏了一曲,声清韵古,感动神灵。
用白玉做乐器,才能引来神仙相和,凤凰来仪。
当时,张文收非常通晓音律,认为肖吉所制的乐谱不怎么详细,他研究考查了历代的音律沿革,截取竹管制成十二律来吹,用来标志十二旋宫。唐太宗又召张文收在太常卿祖孝孙手下工作,让他协助祖孝孙审定雅乐。
这些乐曲,都清越,超凡脱俗,与凡俗的乐曲不一样,似仙家的《紫云》一类乐曲。
李谟有一次在瓜洲吹笛。当时江上舟船很多,人声喧闹。当李谟吹出第一声笛音,喧闹的人声立即停下来。
钟子期因病而逝,俞伯牙悲痛万分,世上再也没有值得让他为之抚琴的人了。于是俞伯牙破琴折弦,终生不再抚琴。
我吹奏一支笛子曲,能让万人寂静,鸦雀无声。
我弹五弦琴,开始时是神人在梦中传授给我的,能发展到什么程度则随天意啊。
有的音乐适中,有的音乐狂放,有的正派,有的淫邪。贤明的人借助它而昌隆,不肖的人因为它而灭亡。
唐朝陈子昂出身于富贵之家,后来以《登幽州台歌》等诗闻名于世。
魏文侯问子夏:“我穿着朝服听古乐,很快就躺下睡着了。但是听郑卫之乐,却不知疲倦。请问古乐为什么会使人疲倦,而新乐为什么又使人喜欢呢?”
虽然人人都有性格、气质、心智这些本性,但哀、乐、喜、怒等情感变化并没有规律。人心受到外物的刺激而产生反应,然后才表现为一定的情感。
唐代女音乐家张红红原是跟随父亲在街头卖艺的。一天,他们沿路卖唱到了一位将军韦青家前,韦青听到了张红红歌声,不由自主的走出门外。韦青不但武艺高强,对文学音律也颇有研究,他听出张红红的嗓子得天独厚,决定收留他们,亲自传授张红红歌艺。
韩娥原为韩国人,因发生了天灾,便离开家乡,前往齐国。这一路上韩娥都靠唱歌来维生。
春秋时代虞国有一位百里奚,百里奚小的时候家境并不好,但他仍然奋力苦读,后来娶杜氏为妻,生有一儿。杜氏乃聪慧之人,知道百里奚有他的志向,想出去施展抱负,她便主动的劝丈夫去外面闯一番事业,她则承担起照顾婆婆、抚育儿子等所有家里的事情。在临别的时候,妻子对百里奚说:“将来若富贵了,可别把我忘了”。
以前有一位有名的琴师,名为工之侨。工之侨不但能弹出优美动人的琴声,连制琴的技术也堪称一流。村里有人知道工之侨非常爱琴,特地从远地带回来一块绝佳的桐木给工之侨。
有个秦国的青年非常喜爱唱歌,他叫做薛谭。因为他对音乐有浓厚的兴趣,因此想要再学习更好的歌唱技巧。他辗转相问,得知秦青是个家喻户晓的歌唱家。他决心拜他为师,学习演唱本领。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荆轲欲刺秦王,临行时好友高渐离为他饯别,二人今日一别,未知是否仍有相聚之时。于是,高渐离击筑,荆轲放歌相和,留下了这段悲怆动人的乐章。
话说吕布在袁绍麾下,帮袁绍打败了张燕。吕因立功,态度开始也变得骄傲起来。袁绍也知道吕布的为人,为了防范他,开始跟他保持距离。吕布已经感到袁对他有防备之心,觉得在这里已不可能有一番作为,便要求离去。
师襄子对孔子佩服不已,身不由己地躬身相拜。孔子急忙回礼,说:“我现在可以学弹新曲了!”
唐高祖李渊曾命祖孝孙制雅乐。而等到真正制定好这雅乐时,已经是太宗李世民当政了。
在中国历史里,诸葛亮这个名字已成为智慧的化身。他是一位政治家、军事家,又是天文学家、地理学家,音乐也相当高明,弹得一手好琴。
共有约 143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