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莲:洛杉矶札记(二)
我移居美国已数十年,在这里当过记者、编辑、还在高校当教师,国内称为“教书匠”是也。但“位卑不敢忘忧国”时刻都关心国内的大事。长期来大陆的大事新闻、重要报刊、文章都在阅读之列,虽然这些文章令人一说就感到厌恶,一股陈腐之气味扑鼻而来。共产党就是这样,谁都知道这些陈词滥调是废话,就是不能改。开头必定是“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的指导下……”而且这些文章的语气生硬,都是教训全国芸芸众生的口吻,居高临下,不可一世:“必须如何如何,要怎么样怎么样。”令人一看就倒胃口,无法阅读下去。
最近在洛杉矶中文报纸看到一篇题为《毛泽东是头号反革命家属》的好文。作者“锋言锋语”论证:江青既被定为反革命,其丈夫也就自然成为“反革命家属”,是由毛亲自划定的“五类分子”(地、富、反、坏、右)。而事实上,他还是“双料”反革命,因为他是大地主仔,论证如下:
“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XX亲自发动并领导的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文革标准用语),于上世纪1966年5月16日开始,到他老人家驾崩后的1976年10月7日晚上,他的亲密战友兼太太——“文化革命旗手江青同志”被抓那刻为止,整整十年!
另外几个常委面面相觑。他们害怕实行政治改革丢了官,不敢支持乔石。他们顾虑自己收受了下级官吏的巨额贿赂被揭发,不敢恭维朱镕基。他们转而讨论国内的“法轮功”问题。有的常委说:“对练‘法轮功’的人要顾及国际舆论,最好是用明安抚暗镇压的办法。”
一九八九年四月十五日,两年前被迫辞职的胡耀邦突然去世。胡耀邦在任上曾给民主进步力量予支持。他是遭受毛共保守派的攻击被迫下台郁郁而死的。四月十七日,北京大学等校学生为追悼胡耀邦上街游行到天安门。
中共邪教从一九二一年七月到一九七六年九月已经更换八任教主。第一任教主是陈独秀。一九二七年八月七日瞿秋白僭位。一九二八年六月在苏联莫斯科召开的“中共六大”,作为“太上皇”的苏共钦点向忠发为第三任教主。一九三一年六月向忠发被国民政府逮捕并枪决。陈绍禹接任。
陈毅是四川乐至人,一九零一年生。一九一九年去法国勤工俭学。一九二三年加入中共。一九二八年四月与朱德一起上井冈山为匪。曾任匪部的“前敌委员会书记”,夺去毛坐的交椅,引起毛的妒忌,与毛激烈地吵过架。一九三四年十月毛共从江西出逃。陈毅则留在江西。后任“新四军”军长,“华东野战军”司令员。
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下旬,“文化革命”的浊浪汹涌澎湃。毛氏图穷匕首见,凶相毕露。江青秉承毛氏旨意,指使“红卫兵”到四川把彭德怀押回北京批斗。一九六七年初夏的一天,北京地质学院以王大宾为首的“红卫兵”硬逼彭德怀承认“里通外国,反党卖国”的罪行。
刘少奇曾经做毛泽东的帮凶,一起去杀害“地主”、“富农”、“资本家”,一起去迫害“右派分子”。那时怎么不想起“宪法”呢?被毛共杀害的大多是中华民族的精英,全部是应该受宪法保护的中国公民啊!等到伤害了自己时才想起宪法,刘少奇未免太自私了。
刘少奇回到他的住所福禄居。王光美问:“姓毛的叫你去说什么?”刘少奇沉思了一会儿,答道:“没说什么。只是我向他辞职。请求他批准我去延安或回湖南老家种田。尽快结束文化革命,使国家少受损失。”刘少奇怕爱妻伤心难过,又安慰她说:“到那时,我同您采菊东篱,放牧南山,其乐也融融。”
毛泽东在一九六五年一月二十五日发誓要除掉刘少奇,此后就穿梭似的展开一连串的行动,布疑阵,设陷阱,等候对手投入罗网。他故意离开北京,把国事交给刘、邓处理,然后引诱刘、邓派工作组进驻北京各大学。毛再暗中指使“文化革命小组”去策动各大学的学生反工作组,让刘、邓陷入政治圈套,最后自己出马把刘、邓搞下台。
一九六六年下半年,“红卫兵”揪斗打人之风愈演愈烈。陶铸有一次去见毛泽东,稍微透露了一些情况,想毛泽东出面制止。毛泽东却说:“好人打坏人活该;坏人打好人光荣;好人打好人误会。”在毛泽东及他操纵的“文革小组”的支持和煽动下,一幕幕人间悲剧出现了。
为了拴住林彪,毛泽东把在井冈山时期就跟随身边的罗瑞卿也清洗了。罗对毛一向忠心耿耿。毛共伪政权建立时,罗任“公安部长”。罗是“旱鸭子”,不会游泳。毛泽东是“水蛇”,常去大江大河浸泡。为了能担负“忠臣救主”的任务,年已半百的罗瑞卿硬是学会了游泳。
一九六五年一月初,毛共政权进行换届选举,毛共党内也有人事变动。毛泽东害怕自己失势,担心毛氏家族被挤出政局。于是他叫江青出面找刘少奇的爱妻王光美。江青委托王光美向刘少奇致意:让刘少奇在政治局会议上提名江青任政治局常委。刘少奇说:“中央政治局的常委怎能由我提名?我没有这个权力。”
庐山在江西九江县南。主峰高一千四百七十四米。传说秦末曾有匡氏兄弟七人在山上结庐隐居,故此又称匡庐。登顶北眺,可见大江东去;展目南望,尽览鄱阳烟波。庐山是中国的避暑胜地。民国的达官贵人在山上建有多处别墅。毛共篡夺政权之后,鸠占鹊巢,庐山又变成毛共集团的争斗之地。
毛共认为学生有没有文化知识无关紧要。从一九五九年起,全国的中学和大学招生考试就都仅具形式。入读的学生必须经过严格的政治审查。凡是“地、富、反、坏、右”五类分子及其亲戚的后裔统统被剥夺接受中等和高等教育的权利。毛共声称对教育实行“勤工俭学,半工半读”的政策。
毛共靠欺骗煽动贫穷农民去屠杀富裕农民,来进行“土地改革”。一九五二年底,血腥的“土改”在攻占的江南地区也完成了。毛共吹嘘:“孙中山主张‘耕者有其田’,但是他不肯使用暴力手段,所以不能成功。现在他的主张被中国共产党用暴力手段实现了。”可是仅过两年,毛共又推行逐步剥夺农民土地的政策,使耕者无其田了。
一九六零年一月三日,马寅初被革去北京大学校长职务。随后又被革去全国人大常委的职务。全家被迫迁出北京大学燕南园,搬到城内东总布胡同三十二号。马寅初被剥夺了政治权利和人身自由,遭受软禁。
一九五六年,一群匈牙利知识分子组织了“裴多菲”俱乐部,取得全国军民的支持。是年十月二十三日,匈牙利人民发动起义,占领首都布达佩斯,推翻苏联扶植的共产党傀儡政府,成立了“纳吉为首的民主政府”。苏联随后出兵镇压,诬“纳吉为首的民主政府”是“反革命政权”。苏联扶植的共产党傀儡政府在十一月复辟。
毛泽东一向仇视知识分子。形成仇视心理的原因可追溯到毛泽东郁郁不得志的青年时期。一九一八年,毛泽东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工作。有一次胡适演讲。他去旁听。毛等胡讲完后提出一个问题。
一九五一年八月十八日,联合国军以七个师在东线发起进攻。经过一个月的激战,朝鲜军队从八十公里的防线败退约八公里。九月二十九日至十月二十二日,联合国军在长二百五十公里的战线上发动“秋季攻势”,把战线前推了几公里。
一九五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第二次战役刚结束,毛共军队已经弹尽粮绝。但是毛共被开战两个月的“胜利”冲昏了头脑,严令军队攻过三十八度线。毛共军队通过金日成政权向朝鲜农民借粮三万吨。毛共与朝鲜组成三十多万联军,以毛共六个军从西线发起主攻,以朝鲜三个军在东线作辅攻。
美国是美利坚合众国的简称,一七七六年七月四日宣布脱离英国独立。美国独立后实行民主制度。历届政府都励精图治,使得国运日隆,疆宇日辟。十九世纪后期成为世界第一强国。无论是文化科技、经济成就还是军事力量,都称雄全球。美国历届政府对中国都执行友好政策。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上旬,毛泽东登上去苏联的专列。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走出国门。毛要实行“一边倒”的政策,投入苏联的怀抱乞求庇护。专列从北京开出。随行人员一大群,前呼后拥,够威风的了。专列快到天津时,司机急忙刹车。出事了!不知是那一位好汉在铁轨上放了一包炸药。
毛共充分利用了国民党政治组织松散,军队派系林立的弱点,从内部去瓦解国民党。毛泽东有一次在延安党校演说:“袁世凯对他的部属说过:‘诸君知拔木之有术乎?即拔,不起;必须左右摇撼,使其根基松动,然后拔之,起矣。’老袁就是用‘左右摇撼’之术打败国民党的。我们现在不妨也用此法去推翻国民党。”
朱德是四川仪陇人,比毛泽东大七岁,比周恩来大十二岁。他本是蔡锷手下的一位师长。中共成立不久,朱德就亲自去见陈独秀,请求加入共产党,被陈独秀严词拒绝。后来他出洋留学,在德国柏林遇见周恩来。周恩来想从内部瓦解国民党,就介绍朱德参加了共产党。
一九三七年到一九四五年,日军的铁蹄践踏了中国半璧河山,屠杀了数以百万计的无辜人民。国民党将士前扑后继地抵抗侵略军,用鲜血书写了一页页可歌可泣的抗战史。南京保卫战,台儿庄大捷,徐州突围,武汉会战,万家岭大捷,个个战役都振奋了中华儿女的斗志,激励了全国的人心。
1968年下半年。韦国清(广西区党委书记、广州军区第一政委),动用军队会同广西各地"联指"在南宁、柳州、桂林、梧州等地围歼广西" 四.二二"(柳州、桂林、梧州的"造反大军")的同时,也专门调动部队和 "联指"围剿凤山县的"造反大军"。尽管是一个县的围剿,但其背景之特殊、屠杀之惨、围剿时间之长,在广西文革中轰动一时,特此专文以述之。
一九三七年,美国女记者史沫特莱到延安采访。为了方便她的工作,毛共选派精通英文的中国姑娘吴广惠做她的翻译。毛泽东、史沫特莱和吴广惠经常在美国医生马海德的住处幽会。马海德见毛泽东来了,有时拉史沫特莱走开,让毛与吴广惠相会;有时马海德又扯吴离开,让毛同史沫特莱密谈。
    共有约 45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