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下山以后,雨就一路下到现在,雨水从屋檐流下来,落在檐前那对祖孙身上,戴着鸭舌帽的老人抱着弦琴站在雨中拉着长长的调子,身旁的小女孩捧著一只大碗,斗笠下一对穉稚的眼光射向屋内。
“便当啊-热的便当。”最近我常在黄昏里搭火车回到嘉义,当我踏上月台时,一串女孩长长的叫卖声,总会唤起我对旧时的回忆。
老人抬起功夫鞋踏上石阶,飘逸的衣衫穿过高耸的忠烈祠牌坊,我亦趋步跟上。忽然头上一阵蝉鸣聒噪,弥漫绿叶树影间,抬头望向天空,阳光在树影翻映中斑斓,几朵火红的凤凰花高挂树梢,仿佛闻到天上传来的花香,预告人间莘莘学子即将完成一段人生的学习阶段。
一个穿着时髦的小姐眼看就要撞上我了,我向她露出微笑,她把手上的包包抱在胸前,面无表情的从我身边闪了过去。为了赶上搭车的时间,我一路沿着重庆南路,从匆忙的人群中赶了过来,看看时间还来得及,就把脚步放慢了下来。
一阵撕杀过后,选手们都挥汗喘气走了,海面也恢复了平静,从战场下来的龙舟被搁在岸边,整齐的挤在一起,它们挺直著红红的脖子,聊了起来。
    共有约 98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