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沛
在文友来件告知他拟定以《无耻的洋人》为书名,“利用香港图书市场的自由空间,向读者揭示一批当代西方人的行径,或无耻吹拍中共专制政权的、或伪造身份欺骗中国民众的,或...
2014年,我在互联网上看见苏雨桐的公告:“匪共下作德国之声员工张丹红长期供稿的亲共华文报纸《华商报》,连名字都不敢署的大篇幅报导中,有很多失实内容,且用下作手法对我进行人身攻击;请匪共奴才记住,这里是德国,法治社会,我当然会用法律来要一个说法,我将向德国宪法保护局举报!”
邓丽君(1953~1995)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始成为大陆最知名的台湾人,然而一直到她往生两天后才首次被大陆央视报导。这以后大陆媒体开始大张旗鼓地报导不战而胜邓小平的她;模仿她的歌手层出不穷,可惜不见谁演唱她让我耳熟能详的《梅花》、《我的家在山的那一边》、《中华民国颂》、《台湾好》等民国歌曲。
研究历史,只要涉及中华民国、国民党、共产国际及其支部中国共产党,就会注意到宋氏三姐妹与浦氏三姐妹。
一转眼,我在德国度过的时间就和在四川的一样长了。从十七岁学德文到现在二十七年,发表第一批德文诗作也二十一年了。
今年十月,我主动代替被中共囚禁的大陆同行去法兰克福书展与中共代表唱对台戏。在书展上听到了因反文革而坐红牢的王容芬的讲演,也在展厅里碰到了因反六四屠杀而坐红牢的茉莉们。我们虽然都在抵制中共,但各自忙于扮演承担的角色,没有机会深谈。在与茉莉们的交谈中,我提到了苏晓康的文章〈女人一台戏——“六十年”评说的一个侧面〉,因为这篇文章促使我意识到:文革亲历者美国人卡玛在...
六四二十周年前夕,德国西部电台一位节目主持人给我发来一个邮件,告知他的节目会在六月七日播放有关热比娅的《把孩子们当人质》的纪录片,以示对六四和中国人权的关注。他的节目组去年则自己制作了纪录片《流亡华人》,报导我在六四屠杀后开始的写作生涯,对法轮功的捍卫以及对中共践踏人权,糟蹋奥运精神的抵制。
六十年前,共产党靠外援、暴力、宣传和特务颠覆了中华民国,迫使第一代反共的大陆人追随蒋介石领导的民国中央政府败退到了台湾。两百万大陆难民像潮水一样涌入台湾岛,给被日本统治已半个世纪的六百万台湾人带去莫大困扰。
英雄者,乃才能超常并勇于为了公众利益牺牲自己的人也!按照这个定义来审视中共塑造的英雄,都是假的,因为被中共吹捧为英雄的人无一不是其为了自己的需要捏造出来的宵小,比如,女英雄刘胡兰(一九三一~一九四七)实际上是被共党挑唆起来谋害人命后被迫偿命的共产童工,而张思德(一九一五~一九四四)则是在延安烧鸦片时因故而死的共匪。
美国是自由的象征,世界各地有无数人因向往自由而投奔美国。矗立纽约的自由女神曾在二十年前引领过大洋对岸的天安门一代。
凭个人的好恶,我不会专门撰文来赞颂中华民国的终身总统蒋介石(一八八七~一九七五),一来,我同情陈洁如们,二来,我更愿意为身体力行“和平反共救国”的汪精卫洗刷污名。
我坚信共党不亡,大陆各地包括西藏都不会安宁,世界也不会安宁。
2003年我涉足中文网以来就揭批中共的党文化、五四“新文化”及其奠基石胡适与鲁迅。在我看来,胡适与鲁迅堪称五四“新文化”藤上结的两个假葫芦,毒害了五四后的几代中国人。
去年十一月离开德国去澳大利亚、加拿大、美国和新西兰游历了五个月的最大感受是华人遍天下!如果我不反共,我就不会旅居德国,推己及人,海外华人中除了共特都该反共。从理论上来说,未尝不是。如果能在故乡安居乐业,谁又肯背井离乡?我不能回国安居乐业,是因为我尝到了自由的滋味后就不可能再自愿接受中共的领导!
自从高智晟横空出世以来,我和身在海外的无数同胞都不约而同地成了高律师的粉丝。 我赞赏生长在饥寒交迫中的高智晟能自学成才,更敬佩他身在“党天下”却能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9月14日,是清水君入狱的3周年。作家黄金秋,以清水君之名驰骋海外网站。他在马来西亚获英国林肯大学资讯理学士学位后于2003年8月回国,立即被共警跟踪。9月14日,他先被连云港公安局以涉嫌以涉嫌“非法传销”为名扣押,7日被江苏常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为名刑事拘留,成为中国首例“归国留学生因海外民主言行受审案”的被告人,一年后,被中共以“...
“六四屠杀”十七周年纪念日后一周,饱受担忧之苦的袁伟静终于获得了有关丈夫的音信。6月11日,共警递交袁伟静刑事拘留陈光诚的通知,此通知居然谎称警方于2006年6月10日才带走陈光诚。事实上,陈光诚已被共警非法绑架了九十多天!我也从四月份开始在大纪元上以个人名义代陈光诚妻子呼吁了七次!与新华网强加于陈光诚的十大罪名不同,此通知指控一个遭软禁的盲人“故意毁坏财物...
研读有关陈光诚的资料时,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他89年才入小学,一来这年他已满18岁,二来于我89年也是人生转折点,因为这年在德国留学的我出于对“六四屠杀”的义愤发表了抨击红色恐怖的处女作,从此与中共背道而驰,成为一名自由撰稿人。
陈光诚名列美国《时代》周刊选出的世界一百位最具影响的人物。这位在中共国遭受迫害的维权人士的当选无疑给了以总理身份榜上有名的温家宝一记响亮的耳光。但愿温家宝的脸皮不至于厚得来对此没有感觉。
本来我想针对新华网给陈光诚定的十大罪名加以驳斥,但再一想觉得不值。
去年冬天,当曾金燕听说袁伟静因陈光诚被软禁他们的红色盖世太保暴打而惊吓过度没有了奶水,无法哺育不满一百天的婴儿时,心痛难忍,于是“以爱的名义”给这位贤妻写了一封信,希望让袁伟静觉得不那么孤独。
“今天是陈光诚被非法软禁第195天后失踪的第38天,陈光诚的妻子目击丈夫被员警带走。也是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法律档,员警不但没有给家属任何说法,还把陈光诚的妻子软禁切断与外界的一切联系--陈光诚消失了,陈光诚妻子的声音也被消失了。仅仅因为陈光诚的妻子在远离首都北京的农村生活吗?”
在六四的坦克碾过一个个血肉之躯,轧碎了无数颗火热的心时,惊醒和激怒了我这个不谙国事的中国女人。为中共的暴行所震怒的人岂止是我,也不只是中国人!----
  灭赤龙的剑影  来自  舞者的手上  映在  观众的心里
有大陆网友读了我在九评研讨会上的讲话稿《中国“功夫”与中共“英雄”》后,一边表示我令他“耳目一新”,一边为张艺谋辩护。对此我实在难以作答。真理是绝对的,但各人明白的真理却是相对的。因为人们的天赋和立场不同,就好比测验视力时,有人蒙着一只眼,能看见小的字符,有的睁大双眼,也不一定看见大的字符。更何况1949年以后的大陆人身在红色恐怖,面对共产假象!我很庆幸自己...
但愿更多的人顺从天意,汇入势不可挡的退党大潮!
共有约 58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九评共产党》发表13周年之际,陕西民众王岚表示这是一本奇书,彻底揭开了中共“伟光正”的真实丑恶嘴脸。她希望更多民众觉醒,远离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