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林
在中共头目奢靡无度的背后,却是中国人民的苦难和斑斑血泪。
所以只有军事打击,或军事威慑下进行的经济制裁,才可能逼迫邪恶的共产党低头。
这是一种全社会普遍的腐败,人们完全不以腐败为耻。
毛时代的腐败是全面深刻的,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被卷入腐败。
而中共当局一再渲染的中共军人被暴徒打死,后来被证明是赤裸裸的谎言。
自从薄熙来在重庆开展唱红歌运动,近十年来毛左势力不仅沉渣泛起,而且日益猖獗。 毛左本质上是中共教愚制度的牺牲品。小学教科书里充斥共产主义异端邪说,中学教科书里塞满社会主义荒诞理论,而大学教科书里尽是不伦不类的改革开放胡说八道。广播电视书刊杂志被中共宣传部严密控制,几十年如一日传播谎言,欺骗人民。 所有这些牲口棚式的封闭洗脑教愚,足以让本来就没有独...
中共,居然在全中国设立了六千座党校。
我因为蹲过十几个看守所和多个监狱、劳教队,所以知道形式多样的酷刑虐待。
中共国已经成为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十项品质,样样世界第一的邪恶国家,
按照美国教授的数字,中国人口已经少于印度,这是残酷计划生育的后果。
但是中共国不然。因为他们拒绝接受普世价值。他们只知道暴力,他们总是用暴力解决一切问题,他们迫使中国人走向普世价值真善忍的反面:假恶凶。
根据各种独立信息来源判断,新疆已有百万人被抓进各种各样名目的关押场所,从监狱到学习班。
看守所就是逼迫嫌疑人屈服的场所,就是刑讯逼供的方式!
中共这种做法当然只能导致危机越来越深重,矛盾越来越深刻。
维护公民人身和财产权利,是全世界律师的基本职责。但是在中国,这样做的律师竟然常常处于危险境地。而且受威胁的律师也往往得不到任何保护,因为施害者本身,往往就是政府官员。 与民主国家完全不同,依靠几百万中共军队的暴力胁迫,中共官员垄断了一切权力,尤其是司法权力。无论是侦查案件的公安局,还是检查起诉的检察院,以及负责审判的法院,不仅不是独立的,甚至也不归政府...
中国大量的流浪精神病人,真正的低端人口,就这样被共产党人用这种残忍的方法——饿毙、冻毙、病毙,总而言之消灭掉了。
有关中共封杀和解禁内涵段子的信息,在网络上大量流传,
由于大量美欧设备进入,中国农业已经不需要大量劳动力,所以将有数以亿计的农民工失业。
过去近二十年来,我在中国跟许多人讨论过法轮功,其中必谈的话题是天安门自焚案。我除了指出天安门广场没有任何可能燃烧之物,就像沙漠里不可能配有灭火器,天安门广场内也不可能配备灭火器之外,我总是反问对方:法轮大法洪传全世界,什么时候?在哪个国家?有法轮功自焚?
当一个政权开始烧书的时候,若不加以阻止,它的下一步就要烧人!
共产党是全人类公认的犯罪组织,是不折不扣的魔教组织。
共产党体系,上级欺凌下级,下级欺凌人民,乃是司空见惯。
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就是一个共产党员肆无忌惮犯罪的国家!
2006年冬天,我被武警押到安徽铜陵监狱,那里专门关押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囚徒,戒备森严。
2005年,我第七次被中共抓进看守所,关押一年零四个月之后,我居然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五年,附加剥夺政治权利四年。
“让我死在监狱外面吧!”这是王荣清从狱中写出的信里哀求家人的一句话。我听王荣耀说给我听时几乎留下泪来。王荣清面对森冷的监狱围墙和冷酷的专政机器,以及正在扑向自己的死神,想的并不是活命,而是想要呼吸一点自由的空气,想要死在监狱外面,死在自由的阳光下!这是多么卑微的哀求!难道我们连这样的要求也满足不了吗?
杨天水不久前曾经连续发烧一个月,随即被查明患有结核性肠道炎、结核性腹膜炎、糖尿病、肾炎,已入院治疗一个月又20天,目前非常危险。
共有约 240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