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林
中国大量的流浪精神病人,真正的低端人口,就这样被共产党人用这种残忍的方法——饿毙、冻毙、病毙,总而言之消灭掉了。
有关中共封杀和解禁内涵段子的信息,在网络上大量流传,
由于大量美欧设备进入,中国农业已经不需要大量劳动力,所以将有数以亿计的农民工失业。
过去近二十年来,我在中国跟许多人讨论过法轮功,其中必谈的话题是天安门自焚案。我除了指出天安门广场没有任何可能燃烧之物,就像沙漠里不可能配有灭火器,天安门广场内也不可能配备灭火器之外,我总是反问对方:法轮大法洪传全世界,什么时候?在哪个国家?有法轮功自焚?
当一个政权开始烧书的时候,若不加以阻止,它的下一步就要烧人!
共产党是全人类公认的犯罪组织,是不折不扣的魔教组织。
共产党体系,上级欺凌下级,下级欺凌人民,乃是司空见惯。
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就是一个共产党员肆无忌惮犯罪的国家!
2006年冬天,我被武警押到安徽铜陵监狱,那里专门关押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囚徒,戒备森严。
2005年,我第七次被中共抓进看守所,关押一年零四个月之后,我居然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五年,附加剥夺政治权利四年。
“让我死在监狱外面吧!”这是王荣清从狱中写出的信里哀求家人的一句话。我听王荣耀说给我听时几乎留下泪来。王荣清面对森冷的监狱围墙和冷酷的专政机器,以及正在扑向自己的死神,想的并不是活命,而是想要呼吸一点自由的空气,想要死在监狱外面,死在自由的阳光下!这是多么卑微的哀求!难道我们连这样的要求也满足不了吗?
杨天水不久前曾经连续发烧一个月,随即被查明患有结核性肠道炎、结核性腹膜炎、糖尿病、肾炎,已入院治疗一个月又20天,目前非常危险。
共产党人有一本书名叫《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面的主角保尔.柯察金最后被炼成了一块没有思想、没有灵魂、自觉自愿的驯服奴隶,这样一块废钢铁竟然曾经是全世界许多人的偶像。
从16岁我有明确意志开始,我就自然而然的一步步走上了反抗共产党黑暗专制的道路。开始还隐蔽一点,含蓄一点,23岁之后就确定了一生的道路,开始大胆行动了。比起老一辈反革命,我还是幸运的。自从1979年邓小平执政之后,在民主力量的冲击下,共产党对民运还是不得不一步步放开放松的,虽然这个过程很缓慢,虽然我们付的代价也很大。
6月4日夜,北京血腥镇压的消息传来,我们怒不可遏,彻夜总动员。5日上午,我带领数千人冲进市委大院,我下令把大花圈挂在主楼正中央,然后在主楼广场召开追悼六四英烈的大会。我和汪挺发表了演讲,我在演讲中指出:“李鹏一伙已经表明他们的顽固立场,未来的斗争将是残酷的和持久的,我们不能束手待毙,必须加紧建立有战斗力的自卫组织,在敌人把枪口对准我们开火之前,拥有足够的自卫...
   哪像这里,什么都没得说,只能像条狗卷缩在臭气熏天的角落里,连水都喝不上,纯粹是人间地狱。
我们挑选张林先生繁体版《悲怆的灵魂》部分章节,以便读者能够管窥他思想的勇敢和深邃。除非一个人由于感情因素或者智力不够健全,否则他就会被张林深刻的思想和敏锐的视角所感动:
今天(3月16日)早晨8点钟,我和王庭金先生去了蚌埠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因为昨天他们告诉我们,让我们今天去拿关于张林的法律文书。昨天我们带着几分迎接张林出狱的希望已经去过一趟了,因为到昨天为止,蚌埠市公安局对张林的刑事拘留已满一个月。可是昨天我们并未见到张林,国保支队的人只是让我们今天再来一趟,等待答复和接受相关法律文书。我们问张林一案的主要办案人员,现在张林...
只有大型国有企业的下岗工人,才可以领到一些生活费,而且时间也不长,只有两年左右,然后就必须自谋生路;而绝大部分中小企业,特别是集体企业的工人,下岗之后,经常是一无所有。所以大部分下岗工人,是没有生活保障的。
自从中国大陆被共产主义邪灵附体以来,魑魅魍魉尽出洞,山河蒙尘、生灵涂炭。仁人志士虽竭力抗争,但都如同寒夜灵火,转瞬即被戗灭。
一个壮汉可以力举千斤之鼎,一头大象可以推倒一栋房子,一艘巨型油轮可以把50万吨原油运载到万里之外,一个原子弹可以毁灭一座百万人口的城市,然而,在地球上,在人世间,比所有这一切更有力量的,还是人类的语言!
张林﹐1963年生﹐民运人士﹐独立作家。我叫方草﹐全名方曹芳﹐是张林的妻子。
我没有去过北大荒,只是从两本书知道那个地方,一本是无耻写手梁晓声的《今夜有暴风雪》,描绘了一群狂热信奉毛泽东思想的共青团员,一群野兽般的宋彬彬一类的愚昧青年,满怀雄心“壮志”,在北大荒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死伤病累累,剩下的逃回北京的“悲壮”故事。
共有约 255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