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留学心语
相信大部分来到韩国的外国人首先到达的地点应该就是韩国的仁川国际机场(Incheon International Airport)了。记得我第一次来韩国在仁川机场下飞机后,当时的感觉就是这机场真大啊,真豪华啊!在飞机起飞时,如果你从天空俯视仁川机场其就像外星人太空基地一般雄伟壮观。
细想想自己在韩国生活也有三年多的时间了,走在韩国的街头巷尾,感觉周围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三年多的时间不算长,但我在韩国真的是经历的太多太多了,时至今日我感觉自己已经很好的融入韩国社会中了。
高丽大学(Korea University)是韩国最大的私立大学,始建于1905年,原名普成大学。高丽大学被韩国人简称为“高大”,这一简称在不经意间折射出了此大学在韩国人心目中的地位。在韩国很多人都认为高丽大学是仅次于首尔大学在全韩国排名第二的好大学。
时间过得真的是太快了,从我在大纪元中文网站上发表第一篇韩国留学心语至今已经两年多过去了。走到今天虽然我内心非常不愿意,但还是不得不和读者朋友们说再见了。
以基本的物品管理为基础,接下来就是事务的管理,比如说独立完成一次实验,独立做一顿饭,独立的准备一次考试的备考,这其中就涉及到了事务的管理,但还没有涉及人的管理。
“你知道我们实验室的那台数码相机在哪儿吗?”我问一位实验室的朋友,“我也不大清楚。”实验室的朋友回答到。好多次都是这样的,为了找一个什么东西要耗费好多时间,到最后可能还找不到。实验室里面东西大家都是一起用,但是却没有一个妥善的管理,为此我常常很恼火。
在全世界的大学中,专门招收女子的大学似乎并不多,但在韩国却有好多所,其中坐落于首尔市的梨花女子大学(Ewha Womans University)是韩国的第一所也是最著名的一所女子大学,其也是全世界规模最大的女子大学。
在出国浪潮的驱使下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想要出国深造以提升自身的竞争力。近年来韩国以其低廉的学费、较好的教育水准、较高的签证率等因素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中国留学生。要来韩国留学大家首要关注的应该就是费用问题,现在在网路上也有很多有关费用的资讯,不过很多资讯都已经很陈旧了。在本文中笔者详细整理了有关留学韩国费用的最新资讯,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在历史上,韩国人以及整个朝鲜民族是一个有着非常强烈的血统观念的民族,因此朝鲜民族曾一度非常排斥异族以及跨国婚姻,但是随着时代的变迁这种情况正在一点点的改变着。
一天在和一个韩国朋友聊天时,这位朋友的妈妈给他打来了电话。具体内容我没仔细听,不过看他的样子很不耐烦也很不礼貌。当时我心里想他怎么能这样和自己的妈妈讲话呢?不过转念一想自己有时不也是那个样子吗?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有关孝敬父母的话题,要怎样做才能成为真正的孝子呢?
“你去把这些硅片切割出来,然后再把它们清洗好。”我们实验室的研究员对我说道。我听了以后马上回答到:“好的”,心里面几乎没有了曾经的不情愿。以前我非常不愿意做这样的“小事儿”,但是慢慢地我发现这些所谓的小事其实并非小事。
中秋的时候和几名在韩国的中国朋友小聚了一下,大家吃着饭自然不自然地谈到了有关日本人的话题。朋友们对日本人的评价褒贬不一,有些人比较“愤青”一些,有些人则相对理性,日本人给我留下的印象用两个字就可以概括:可怕。
(大纪元记者张敬仁韩国首尔报导)来韩国旅游购物,你会去什么地方呢?有很多地方似乎是来韩游客必到之处,东大门市场就是其中之一。东大门市场以其种类繁多的商品、低廉的价格、零售批发兼具的特征正吸引著越来越多的本国的乃至世界各国的购物客。
刚来韩国的时候我常常能感受到身在异国他乡的那种孤独与不安,不过很快的我转变了心态,尽可能地去积极面对一切。以前很不适应韩国人干什么都在一起的习惯,现在干什么我都会积极参加,甚至主动地召集大家在一起;以前韩国人会餐时我只是一个人在那里吃饭,现在我也不停地讲,不停地提出我对韩国社会的一些看法和疑问,朋友们就会把注意力集中在我这里;以前吃完饭去歌厅,我只能坐在那里...
“你好,最近很忙吗?”为了调节气氛,我特意用韩国语向我们实验室的一位来自越南的博士后问候到。“你说什么?”他用英文反问著,当时我有点吃惊,心里面想:“你都在韩国生活了这么多年了,怎么到现在连这么简单的问候语还听不懂啊?”我只能无奈地朝他笑笑就离开了。在我们研究院有很多外国人,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像这位越南来的博士后一样生活的有些孤立。
记得那是我到韩国刚学会利用互联网汇款后,我通过网上银行交纳了学费,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交完后我就想这网路转账妥不妥当啊?会不会出问题啊?刚想到这里突然收到了一条从大学资讯中心发来的短信说我的学费已经收到了,看着短信我当时心里特别开心。
首尔国立大学(Seoul National University)又称首尔大学,在首尔市还有一所首尔市立大学,但一般提到首尔大学指的就是首尔国立大学。在中国要说哪所大学是第一学府可能有些困难,起码清华和北大就难分伯仲。但在韩国,首尔大学毫无争议的是名副其实的第一学府,其在世界上的排名在亚洲国家的大学中也是很靠前的。
谈到汉阳大学,或许国外的朋友们了解的应该不会太多吧?那我就从一位大家熟悉的韩流巨星开始说起吧。大长今的扮演者李英爱大家应该都熟悉吧?李英爱本人就毕业于汉阳大学,并且就在前一段时间她重新回到汉阳大学继续攻读演艺专业的博士学位。
“你别抠鼻子了,多难看啊!”韩国朋友对我说到。我心里一惊,马上感觉很不好意思。仔细想想这个动作真的是有些不雅,尤其在公众场合做这个动作真是有失风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了这个习惯,一直没觉得怎么样,要不是韩国朋友对我说,我还真意识不到。我一直认为自己的举止还算文雅,没想到细节上还很不完善。
后来我找到了教授要和他沟通一下。教授一听我的话笑了:“你的父母没训斥过你吗?他们为什么训斥你呢?我是你的教授,我就要对你负责,总感觉你应该不是目前的这个状态,应该上一个台阶,我不给你压力,你能始终保持紧张,始终进步吗?韩国人就是这种方式,你得适应。”我一听心里轻松了许多。教授接着说:“别多想,好好做,不过以后我还是会训斥你的。“这样沟通以后我对教授的误会就全...
“在停止加热后不要马上减压,等到温度自然降至常温后再降低压力,这样加工出来的试片的表面品质一定会很好的。”文圭对我说到。我一听有道理,接着我马上重新做了一遍实验,试验结果果然大大改善。我当时心想:“要是早和文圭联系,这事情不就早解决了吗?也不至于害得自己辛苦这么长时间了。”
中国的穷人那真是穷人啊!穷到一无所有,没有任何医疗以及生活上的保障。
面对众多的留学国家以及眼花缭乱的国外院校,什么样的选择才是真正适合学生们的呢?现在,留学韩国成为越来越多工薪家庭的选择。与欧美高额的留学费用相比,留学韩国以较低学费(每年学费约2万元人民币)、良好的就业前景,成为平民化、大众化留学的代表
“那好,明天早上八点我们在实验室见面吧。”我说到,“好的。”我的韩国朋友回答到,“他明天会准时到吗?”我心里嘀咕著。第二天我八点钟准时到了实验室,我的韩国朋友没有到也没有给我打电话。到了将近八点一刻他来了,没有说任何抱歉的话,我没说什么但内心对他的看法却打了折扣。
谈到这个话题,在国内这种把傻当成尖把尖当成傻的例子简直太多了。大家应该还记得去年的毒奶粉的事情吧?先抛开道德层面不谈,三鹿的做法是不是傻到家了?后面发现几乎所有的奶粉都有问题,试想一下如果当时有一家奶粉厂家能够不为眼前利益所动、正道经营,这场毒奶风波过后它一定是最让消费者信得过的奶粉品牌了,不是吗?很多时候在利益面前,很聪明的人都会变得智商非常低下,所谓利令...
“哎呀!你也太老实在了!怎么跟缺心眼儿似的?”朋友看着我说到。“我到不这么认为,我觉得我挺尖的。”我笑着回答。朋友不解地看着我:“你做的这事儿谁看了都不会说你尖的,真是实在到家了。”
“你真的去过伊拉克战场吗?”面对眼前的这位眉清目秀的韩国男生,我真的很难想像他参加过伊拉克战争。“我没有直接到正面战场,我只是在后援部队做过一些后勤工作。”“那也很了不起了。”我接着说到。
“你去把这个试片清洗一下。”实验室的一个博士后对我说到,我一听心里就堵得慌:“怎么又让我去啊?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拒绝不对,不拒绝心里又很烦,清洗试片要用到浓硫酸,我一想心里就很反感。“算了,调整好心态,不就是清洗试片吗?小菜一碟。”我暗暗地鼓励自己。后来我又帮他清洗过几次,慢慢的这项工作对我来讲就驾轻就熟了。
在韩国的电视里你经常可以看到介绍各地饮食的节目,节目中最常出现的镜头就是顾客们大口大口地香喷喷地咀嚼食物的画面,让人看了不免垂涎,这样的节目在韩国的收视率很高,韩国人对吃的注重程度绝不亚于中国人。
或许是因为地理位置以及相互文化影响的关系,在韩国越呆就越觉得韩国人与中国人在行为处事的很多方面真的是非常相似,尤其是在研究院里面在很多其他国家的朋友的对比衬托之下,这种相似性就越发显得突出。
共有约 144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专家分析说,美国上周宣布对中共军方及一名中将进行金融制裁,震慑中共省部级以上的高官。美方此举透露明确信号,若犯罪,中共高官本人也要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