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留学心语
在上面的例子中我为了体现黄金分割与中庸的关系特意用了很精确的数位来进行比喻,但事实上很多事情是不可能用如此精确的资料来类比的,黄金分割点在生活中的意义我觉得就是其清晰地告诉了我们做每件事情都有它最好的一点,也就是中国人讲的凡事要注意分寸,要掌握好度,掌握好火候等等。
前段时间学了一门有关优化算法的课程,教授谈到了大家熟悉的黄金分割点的概念:就是在一条线段上的一个点,这个点将线段分成两部分,这两部分长度的比例为0.382:0.618,黄金分割点的完美让我很自然地联想起了儒家的“中庸”思想 。
细想想中国古人是非常注重做事下功夫的。卖油翁的那句淡淡的“无他,唯手熟尔。”相信大家一定还都记忆犹新吧?“只要功夫深,铁棒磨成针。”“十年磨一剑”等等这类的名言真实地映射出了中国古人的心境,随之而来的则是中国古代的灿烂文明,别的不说就单说中国古代的文学,随便拿出一部巨著来,其文化及思想成就都足以获得今天的诺贝尔文学奖。
“不行,不行,问题怎么还是这么多?”教授看了我的测量结果后脸色非常难看。说心里话我在把结果拿给教授之前我自己对于测量结果是很满意的,当时我想教授应该也会满意,没想到教授的评价竟然是这样。接着教授给我指出了这样或那样的很多问题,我一听没话说了,功夫不到家啊!
卢武铉总统走了,走的是那么的突然,那么的出人意料。当他站在悬崖边上准备结束自己一生的时候内心该是何等的凄凉与绝望啊?卢武铉的死不禁又让我又想起了有关幸福的话题,要怎样活着才能真正幸福呢?这世上有几个人活在幸福之中呢?您活得幸福吗?
“别的我不敢说,要说水果,只要韩国有的那我们中国就一定有。”我笑着回答道...
说到智慧的生活,这不禁让我回忆起了我在国内读大学时的一段往事。在国内读过大学的朋友应该都知道国内的大学生都是几个人合住在一间屋子里的,这样就涉及到如何值日的问题。
“圣镇的婚礼去不去呢?”我心里盘算著。圣镇曾是我们实验室的一员,去年毕业后去了LG电子工作,不久前传来了他的婚讯。圣镇在实验室的时候,或许因为我是中国人的关系,他总是刻意地表现出对我的无视,因此我们之间的关系似乎总是有一层隔阂。
在首尔呆久了,你就会发现这里的中国人越来越多。和很多中国人接触的时候你经常可以听到这样的抱怨:“这韩国也太烂了,还是我们中国好啊!”“韩国人真是不怎么样。”云云。
“一起工作了一年,一块儿出去吃顿饭吧?我请。”我说到。“真的吗?太好了,谢谢你了。”善姬回答道。善姬本科毕业后在我们研究所做了一年实习生,年初考上了首尔大学的研究生马上要走了,这一年左右的时间很多实验都是我们一起完成的,我觉得我应该在她走之前表示一下。
“你说什么?你这个家伙,你再说一遍。”很远我就听到了有人大吵大嚷的声音,走近一看原来是位大叔正在训斥一位中年警察。最后这个警察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向这位大叔赔礼道歉了,这样事情才算结束,当时已经快接近晚上十一点了。
“这刚一个小时,飞机就落地了?这么快就到了韩国的最南端了?”飞机在济州岛机场落地时我心里想着。这次来济州岛是参加一个学术会议,我和实验室的朋友们提前一天来了,来了之后我听说很多人明天早上才会过来,下午开完会就直接飞回去了,我不禁再次感叹:韩国真小啊!
“你好,请问是那位啊?”手机显示的电话号码挺奇怪的,“猜猜我是谁?”对方反问到。“君鸿!”我惊喜异常,“行啊,你还记得我啊?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怎么会呢?你现在在哪里啊?号码看上去像是在国外啊?”“哦,我现在在英国呢,来这里做个项目。”
“前两次都喝了那么多了,第三次就别去了,你不要命了?”我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着。“玩儿的挺开心的,你就别揽我了,这样的机会也不多。”炯达半醉半醒的回答到。“你的胃现在不是有问题吗?出了事儿怎么办啊?再说明天我们还要早起和教授一起开会呢?”我有些担忧地劝说着。
韩国社会到处都充斥着一种压力:来自教授毫无留情地训斥、来自朋友间相互的比较与竞争..
“她也太没大没小了,这刚来才几天啊?”韩国朋友愤愤不平地说着。“你不觉得很窝囊吗?换了是我一定好好修理一下她。”“我能怎么办呢?还是我自己有问题吧,要不她怎么不对你们这样呢?”我回答到。
那以后正如我所担心的,不好的状态很快重新袭来,依旧十分痛苦可怕,但此时我内心的状态好了一些,因为事实证明这种状态也有好转的可能性。时隔不久我们班新转来了一个学生,可能是因为缘分的关系我们走得很近,也很谈得来。时间久了,我们就能聊一些心里话,我惊奇地发现他也有心理疾病,并且和我的状态非常相似。
盘点去年的韩国娱乐圈,接二连三有好多位艺人自杀身亡。当崔真实自杀的噩耗传来,整个韩国都为之震惊了,我的朋友跟我讲崔真实在韩国民众心目中的地位绝不亚于大长今的扮演者李英爱。很多人都想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人还会自杀呢?要什么有什么为什么还要选择绝路呢?
在政治上韩国人也同样创造了奇迹,应该说在八八年汉城奥运会之前韩国还是一个专制独裁的国家,来到韩国后我也听很多韩国人给我讲了他们在那段岁月时的经历,听起来挺不可思议的。
“什么?你说在五六十年代的时候韩国人甚至想跑到北韩去谋生?”虽说我多少了解韩国曾经的贫困状态,但是听了这样的说法还是不免吃了一惊。看看周围的一切很难想像当初的韩国是那样的贫穷。曾听韩国人讲过:“当年日本人走的时候那真的是把韩国值儿钱的东西一扫而光啊!”
“圣石搬到哪里去了?”看着他空空的桌面我不解地问著。“他被教授安排到仓库里面反省去了。”一个朋友低声小心地回答道。我悄悄走到仓库门口看到圣石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里边,那场面甚是凄凉。
“饭后刷牙好习惯,你现在的生活状态越来越像韩国人了。”午饭后韩国朋友看到我在卫生间刷牙时微笑着对我说到。刚来韩国时看到韩国人吃完午饭还要刷牙真的觉得他们有些多此一举,不过现在我也养成了饭后刷牙的习惯。细想一下自己来到韩国后在行为习惯上真的有了很大的变化。
来韩国前去姐姐家玩了几天,那几天正好是姐姐的临产期,本以为可以看一眼小外甥再来韩国的,可是小外甥在自己妈妈的肚子里面就是不出来,我也就只好带着遗憾离开了中国。
“祝贺你了,你已经三十岁了。”二号一大早我的韩国后辈跟我开着玩笑,我一听心里不禁一颤。“按中国年龄算我现在刚刚二十九岁”我不服地争辩著,“但这里是韩国,哎呀!实验室里怎么到处都是三十岁的味道啊?”韩国朋友依旧在那里逗著乐子。
“今天是小年儿吧?”周日我在首尔的中国城偶然听到了这句话。“小年儿”—多有年味儿的一个词儿啊!家乡的老人跟我讲过小年儿是送灶王爷上天的日子,所以要放鞭炮的,不管这说法是真是假,这样的传说总能给人增添几分节日的喜庆。
“你为什么这么奇怪地看着我?”韩国朋友不解地问到。“真的想知道?”我反问到,“想知道。”他回答到。“你刚才往地上扔了一个没熄灭的烟头,同时还吐了一口痰,我心里有些不舒服。”“这里是韩国,我去中国不吐痰不就行了吗?”他嬉皮笑脸地说着,“仅仅是建议。”我有些严肃地回答。他看到我好像有些不高兴了,马上说到:“我错了,我错了,下回注意。”
看着窗外依稀飘落的雪花,看着食堂内一闪一闪、五光十色的圣诞树,我不禁再次感慨时光流逝之飞快,又一个年末到了。回首二零零八年发生的林林总总,内心不免充满感伤。
除了体现在非常具体的收入、消费方面等差异外,很多其他方面的生活差异也很明显。首先我想谈谈韩国的大众交通:在韩国,铁路、公路四通八达密集似网,地铁、轻轨、公车、长途客车、火车营运系统非常发达,车次多、准时、运营时间长,人们出行非常方便。
“从大连来的飞机已经在十点半着陆了,现在快十一点了,爸爸妈妈怎么还不出来?不会有什么事吧?”我在机场的旅客入境处焦急的等待着。“爸!”我兴奋地喊了起来,爸爸终于先出来了,紧接着妈妈也跟着出来了。我看得出来他们看到我时眼睛里充满了激动与兴奋,但长久以来不习惯热烈地表达自己情感的爸爸妈妈也只是握了握我的手。
第一次切身感受中国人和韩国人生活上的差距,还是在我进入三星工作以后。共同研发新产品时,我方经常会有一些长期来此出差的韩方代表,每天干的工作基本差不多,但我们的收入差距却非常大。时间久了我们也能大致了解韩方人员的收入状况,其大概是同等中方人员收入的7到8倍。
共有约 144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美中贸易战何时能落幕?或许,这次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的结果,已经预示了答案。11月18日,2018年APEC领袖峰会在没有发表领袖宣言的情况下落幕,是1993年以来第一次“无宣言闭幕”。主办国透露,峰会未能达成宣言的原因,正在于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