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人故事
住在旧金山的法轮功学员Kathy马从事会计工作,与跟大家分享修炼法轮大法以后的神奇故事。
“自小,我家村子周围的沃野就是我的天地,一年四季都能带给我不同的乐趣。夏季,溪水潺潺,我最爱傍晚坐在河边,把脚泡在河水里,目送夕阳落山。以致后来在监狱里,每次隔着铁窗,看见夕阳,就会想起我那逍遥自在的童年,心很疼。 ” 或许回忆总是美好的,但对于原北京技校英文老师周孜来说,曾有7年半的“人生路”是令她不堪回首的黑暗历程。而那时的她,仅有25岁,就因说了...
许淑瑛修炼法轮功以前,有长达25年的偏头痛,用尽所有方法就是没有用,但现在都好了;从爱生气抱怨计较的太太到放下配合退让的温柔妻;从打骂逼迫的虎妈到小孩的好姐姐、好朋友。许淑瑛说,“现在的我,身心灵感到非常的满足。”透过炼功及修“真、善、忍”,使她彻底地改变。
一段花样年华,被迫在黑牢和流离失所中度过。美国一位华裔专业人士回忆自己在中国大陆就读大学期间被中共非法关押的人生经历,以及来到美国后所遇到的挑战。以下是本文作者宇微的自述,分为上、中、下篇连载。
法轮功这一名词在大陆极其敏感,以至于即使在国外,法轮功修炼者也可能会被国人另眼相待。在北美许多法轮功修炼者都有高学历、美满的家庭、不菲的收入,甚至相当显赫的地位。那麽为什么他们要修炼法轮功呢?
当今社会,在很多人的眼中,名誉、金钱和和睦的家庭就是幸福的全部了。然而,有时这些并不是幸福的最高尺度。大韩法律救助公团水源支部的支部长李惇荣(54岁)律师说,他拥有了所有的这一切,但内心一直觉得很空虚。
我叫王永航,山东省莒南县人。一九九三年考入大连铁道学院(后更名为大连交通大学)机械工程系,一九九七年毕业后到大连机车厂工作。一九九九年通过全国律师资格考试后,起初担任工厂法律顾问,二零零三年辞职成为执业律师。
自古以来人们在探寻功夫的真谛,种种绝世武功,是历史的真实,还是虚幻的传说?在忙碌的现代社会,到哪里能找寻那一种初心和古意?又如何明了纷乱世事之外的真机?
Santhosh是一位来自印度在费城郊区工作的软件工程师。他的生活可谓幸福美满:工作稳定,并在公司担任管理工作,妻子聪明贤惠,还有两位活泼可爱的女儿。然而,“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几年前的一场疾病让他愁苦不堪,人生几乎陷入绝境。
曾经是广州军区的少校在保利集团广东保南公司担任副总经理兼任财务经理的梁婷婷一夜之间可以暴富千万资金,可是她又是怎么做的呢?我们来听一听她的故事。
“咱们说‘世界需要真、善、忍’。人虽然不见得具体知道你怎么样,但他会发自内心地信任你。实际上人们内心中都喜欢这种品质。”来自辽宁省的女子林燕说。 林燕是我们这个故事的主人翁。1998年,身材娇小的林燕正值26岁。曾在沈阳医院担任护士的她,青春旺盛,风华正茂。林燕的生活虽不是最完美,但也过得平静。和所有人一样,她有心灵偶尔的苦楚,也有身体或大或小的病痛...
在现代繁忙的社会环境中,许多人为了追名逐利整日奔忙,争争斗斗就这么过了一生。然而一位现代知名作家兼医师发现,大部分癌末病人都后悔自己有生之年没有好好与所爱的人们相处,或者在意自己的一生有没有意义,有没有为别人带来什么帮助,为这个世界留下什么贡献?很多人甚至后悔自己的人生,都在浪费时间……
走在巴黎街头的唐国魁,谦卑祥和,乍一看就像邻家和蔼的伯伯,并不引人注目。无论是给路人发传单,还是和中国游客聊天,他总是面带微笑,语气平静,好像生活总是风平浪静。甚至在和记者谈及自己人生中的大起大落时,他还是面带微笑,好像在谈论一部令人难忘的电影,和现在的自己没有关系。 唐国魁1955年出生于上海,儿时家境不错,父亲经营一家布行,全家生活其乐融融。无奈中...
9月30日下午,巴黎金秋的街头,阳光灿烂,38岁的德国女士贝蒂娜(Bettina Schwarz)和丈夫手挽手走在市中心歌剧院前宽阔的马路上。他们专门从德国中部的小城来到这座国际大都市,参加欧洲法轮功学员在这里举行的反迫害大游行。
9月2日,2017年日本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于与东京相邻的埼玉市举行。来自日本全国的部分大法弟子逾600人参加了盛会。 大会更收到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贺词,“大法弟子是未来的希望,大法弟子肩负着救众生的历史责任”,李洪志先生叮嘱法轮功学员:“大法弟子一定要学好法,只有修好自己的同时才能做好、完成好这一切。” 21位法轮功学员在大会中发言,分...
“要不是遇到大法,我可能已经锒铛入狱了。”年轻的德国姑娘娜塔丽温和地说道。“那时我才十五、六岁,开始喝酒,抽烟,对什么都满不在乎。”在科隆市中心的一家考究的咖啡厅内,娜塔丽轻声的回忆著自己艰难的青少年时期。 叛逆的女孩儿 明慧记者雪莉报导,娜塔丽出生在德国中部的一个单亲家庭,妈妈独自抚养她和两个哥哥,为了给孩子们换一个比较好的环境,搬了好几次家。频繁的...
大学毕业转眼二十年了。时光荏苒,真是弹指一挥间啊! 二十年前,我青春年少,满怀憧憬,人在中国,二十年后,步入中年,人在德国,和德国的同事一起打造“德国制造”的品牌。
苏曼(Suman),计算机科学博士,微软高级软件工程师,主要从事软件开发和数据分析工作。最近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法轮功确实是非常好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苏曼说,在工作中面临无非是技术难关和人际关系的困难。修炼法轮功让他工作效率大大提高,思路更加清晰,碰到技术难题很容易找到解决的办法。
她迷失在纸醉金迷的深渊中,任性地挥霍青春与生命,一步步沉沦暗黑的泥沼谷底。当因缘巧合接触法轮功时,黄雅惠的内心震撼惊呼:“哇!原来生命还有这样一条光明的路可以走,我以前都不知道!”她紧紧把握这万载难逢的机缘,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一层层撢去深渊泥尘,奔向健康光明的人生。
已入耄耋之年,对一般人来说大多是行动不便,生活需要照顾,而姚老太却是身体硬朗,行走稳健,每天到景点炼功、向人们讲述法轮功的真相。用她的话讲:“大法好,师父慈悲,我们全家三十多口都是受益者、见证人。”
纽约世贸中心高耸入云的双塔曾是世界金融中心的象征,能在那里拥有一席之地不知是多少人的向往。Nadia Ghattas曾是事业成功的金融顾问,每天出入那里第89层的一间办公室。2001年“9·11”恐袭之前她辞职而去,躲过一劫。现在她一边从事媒体工作,一边做着商业地产顾问。修炼法轮功16年,她在金融地产这个“争争斗斗”的地方走出了一条自己的路。
美国底特律是世界著名的汽车中心,它汇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人才。在这些优秀人才中就有很多法轮功学员,他们在底特律的三大汽车公司和很多供应商公司工作。作为生活在海外的一群修炼人,他们同样见证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见证了法轮功的美好与神奇;见证了法轮功在海外的蓬勃发展;也见证了1999年中国大陆非法迫害法轮功后,在海外的坚守、呼吁和反迫害。
2017年5月13日是第十八届“世界法轮大法日”暨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二十五周年庆祝日,同时也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六十六岁华诞。澳洲昆士兰法轮功学员回忆起1997年9月法轮大法洪传到昆士兰州府城市布里斯班的情形。
王友群,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国际政治系,博士学位,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1999年4月25日王友群参加了万名法轮功学员的中南海上访,1999年5月7日,王友群写了一封致江泽民的公开信,《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不知等待着王友群的将会是什么……
她转头仰望法船时,阳光就铺上了她的脸,她喜悦的说:“大家都愿意付出,庄严神圣的法船是慈善的展现,能让看到法船的人佛心欢喜。”
11月26日,来自台湾、越南、韩国、日本、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及欧美等地的部分法轮功学员约6,300人,在台湾中正纪念堂自由广场排出“法轮图形”及“真善忍”字样的壮观图像。 此次来台的海外法轮功学员是历年来人数最多的一次。6300名法轮功学员身穿着深黄、浅黄、红、黑、蓝、白色的服饰,在中正纪念堂前排出壮观的“法轮图形”、16道光芒及下方文字“真...
每一天,太阳都会升起。在明亮的阳光中,有一缕金色,属于丁延。 丁延,河北省石家庄市人,美发师。她善良温柔,质朴可亲。她处处为别人考虑,总是喜欢把别人打扮得端庄整洁。有人说:将来的女性都应该像丁延那样。 天安门 1999年10月17日清晨,天安门广场,秋风习习。丁延站在观看升旗的人群中,向东方望去。朝阳灿烂。丁延眯起眼睛,迎著金色的微光,内心...
年迈的母亲看到我这个样子,伤心而又恨恨地说:“我要知道你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一生下来就该把你掐死啊!现在我是没有力气了,要是我还有劲,我就抱着你一起去跳塘自杀了。”
看着他浓眉下的弯弯黑眼睛,还有唇边带着的一抹笑意,就好象感受到了地中海温暖的阳光。22岁的阳光男子大卫(Davide)来自意大利的时尚之都米兰,他已经在法轮大法修炼的路上走过两年,一个西方人是如何与东方文化有了交集的?大卫透露了他多年来的心路历程。  从武术到静坐 再到修炼 明慧记者吴思静报道,大卫现在在米兰的一所大学学习社会学。早在孩童时期,他...
孩子发病时是八岁,那时是二零零五年,孩子在上小学二年级,现在孩子已经二十岁了,读大学三年级。我曾将此文,用微信形式发给了单位领导及同事与熟人,很快就传到了当地教育局及政法委。政法委书记召集国安、公安、教育局、中心校、单位领导就我的事情召开专题会议(与会人员每人手机上都拿着这篇微信文章研究了四个多小时)。会后他们的结论是:我们绝对不能去迫害她,不动她,连威胁都...
共有约 47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