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专辑·修炼故事
“人之熙熙;皆为利来;人之攘攘,皆为利往”,在当今物欲横流的中国社会,人心不古。一位71岁的山东法轮功学员玉真,在2017年的夏天遇到了一件“天上掉馅饼”的事,她的手机中凭空被人充了500元。她是怎么处理的呢? 玉真近日在明慧网上分享了她的这段经历。 那天很热,正驾着电动三轮车出外办事时,玉真忽然接到一位陌生男士打来的电话,原来他刚才交手机费时...
盛夏,南台湾阳光正炽热,晒得人发晕,从上午8时直到下午5时,知名旅游胜地垦丁都是处在可怕的“热”之中。那个热力仿佛直接刺进皮肤里,让人忍不住想躲进冷气房,避开毒辣的阳光。
我年轻时,老是想着要成为成功的商人,那是我人生唯一的目标,我努力想要达成。但好笑的事发生了,当我决定放弃时,我经营的生意却开始真的做大了。
2012年8月2日,纽约肯尼迪机场。前北京空军军训器材研究所计算机主任、少校军官胡志明,推著行李车、步出海关。迎面而来的是他久别十多年的兄长,他接过哥哥递过来的一束美丽鲜艳的百合花——时光停留在这一刻,照片上定格的是他发自心底的笑容。谁又知道,这十多年他走过了怎样的艰难岁月……
我当时身体什么问题都有,却找不出原因,晚上的失眠尤为痛苦,明明累到极点,头脑仍很清醒,无法入睡,看很多医生都没有效。可是我没有想到看《转法轮》三四天后,我竟然睡着了!
2017年9月份,看到庄严神圣的欧洲天国乐团、腰鼓队的演奏震撼四方,“真善忍”花车祥和美好,郭琴的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刚刚发生的毒疫苗事件再一次向中国人敲响警钟:中国人的希望在哪里?毒疫苗毒害的大多是孩子,这不是在毁掉中国人的未来吗?所有的中国人都包括在内,除去那些吃穿用度皆有特殊渠道供应的高官群体,谁敢说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凡是注射过疫苗的用的都是真疫苗?
洛蕾塔·杜尚如今是个幸福的妻子和两个孩子的妈妈。她自信的外表,很难让你想到她的成长伴随着恐惧、孤独和绝望。她少女时代的记忆,是所有受过欺负的孩子都永远不愿再想起的。许多少年人都面临这样的处境,走上绝路也时有所闻,为了帮助他们,她提笔写下了自己平复创伤、重新肯定自我价值的心灵历程。
1994年,23岁的大连女孩丛大洋,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后并入清华,成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毕业。那时的她风华正茂,却只因说一句公道话,随后遭受了10年冤狱的迫害。
小雨,淅淅沥沥的竟然密起来了。郭琴坐在小汽车里,默默地看着前方,心飞到千里之外的异国。闪电划破长空,好像尖利的枯指从空中猛然抓下,穹顶下的众生似乎无处可逃。雨,更大了。
1990年,大连一名19岁的文静女孩丛大洋,以辽宁省第一名、东北三省第二的资历,踏进了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后并入清华,成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可谁曾想,当初的胎儿差一点被母亲打掉,却又阴差阳错地来到这个世界。 事情追溯回1970年的夏季,丛大洋的母亲在怀孕初期,刚接受了肺结核治疗,正在吃药康复阶段,担心孩子生下来或是畸形或身体有病,所以忍痛决定打...
“第一天被非法关押在郑州白庙劳教所,谁也不认识。我从第一个牢房走到最后一个牢房,取被子时,有一个人对面走来,轻声对我说,‘千万不要转化(指放弃信仰)!’当时那句话对我触动非常大,多鼓励的话呀,我才知道那里面有很多同修,同修的鼓励也让我的信念更坚定了。”
一个人要拥有快乐的人生,最基本的条件就是健康的身体,如果没有健康的身体,什么都别谈了。她原本是一位黄梅戏演员,因为人长得好,嗓子好,后来由于各种原因,她改行成了一名服装设计师,然而,正当她有所成就时,她得了一种病,今天我们就来听一听她的故事。
在蒙特利尔唐人街中山公园,有一个法轮功学员的炼功和真相点。年逾六旬的陈四桂每天准时来到这里,面对着街头各种肤色的游客或路人,静静地炼功打坐,这已经成为她在加拿大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如果把时间推回到20年前,那时的陈四桂从未曾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远离故土来到海外。如果没有1999年开始的中共迫害法轮功(法轮大法)的旷世冤案,她应该还在中国广东的一个小镇上过着简单宁...
当今社会,在很多人的眼中,名誉、金钱和和睦的家庭就是幸福的全部了。然而,有时这些并不是幸福的最高尺度。大韩法律救助公团水源支部的支部长李惇荣(54岁)律师说,他拥有了所有的这一切,但内心一直觉得很空虚。
在我住院期间,按规定只需看守所警察并两名武警驻医院看管即可。公安对我格外不放心,大连市沙河口区公安分局辖下十三个派出所轮流每天派两人协同看守。
我叫王永航,山东省莒南县人。一九九三年考入大连铁道学院(后更名为大连交通大学)机械工程系,一九九七年毕业后到大连机车厂工作。一九九九年通过全国律师资格考试后,起初担任工厂法律顾问,二零零三年辞职成为执业律师。
曾在国际泳坛极富盛名的奥运金牌得主黄晓敏女士退役后被病魔折磨得生不如死,修炼法轮功后一身病不治而愈,获得再生。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公开声明退党,并积极参加反对中共迫害的活动中。
6月中旬的一个晚上,三位西方民众在夜色里认真阅读一块烛光展板上的信息,并在法轮功学员要求制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请愿书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英国法轮功学员在伦敦中共使馆前的24小时和平抗议,始于2002年6月。整整16年过去了,中共对法轮功的打压迫害还在继续,每一天,法轮功学员都在中使馆街对面点亮烛光,展示法轮大法的祥和美好,同时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残...
为了这次的约会,我特意穿上了旗袍。我,一个70多岁的,来自中国的老人要见的是美国参众两院的议员们。6月中的这一天,天气不算太热,随着人流,通过安检,我站在了宽敞明亮的参议员办公大楼的大厅里。那一刻,我的眼中有些发潮。在美国,每个州只有两个参议员,国会内共有100个参议员。而我,要给他们讲述我的遭遇,让他们听到我的心声。
6月20至22日,来自世界的法轮功学员在华府展开盛大活动。22日上午,一场突如其来的风雨,给室外出行带来诸多不便。然而,在华盛顿纪念碑前的广场,学员们依然如约前来。
最令他感动的是,这些无辜被投入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对看管他们的狱卒都抱有巨大的慈悲心,他说:“我知道我也想成为这样的人。”
近万名来自世界各国的部分法轮功学员日前齐聚美国首都,6月21日他们参加华盛顿DC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记者采访到台湾、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越南的法轮功学员,分享连日来在美国参加活动的所见所闻。
走在法轮功游行队列里的何志维,健康快乐,让人很难想到她曾遭受过中共多种酷刑的折磨,导致颈椎间盘突出。
斯科特曾经为情所困,想了解人来在世间的原因,以及生命的意义。科学、宗教都无法解开他的疑惑。1999年,法轮大法终于解开了他所有的疑惑,从此人生变得光明。
6月20日至22日,来自世界各地的近万名法轮功学员,来到美国首都华盛顿,参加大型炼功、集会、游行及烛光夜悼等活动。德国某知名跨国公司全球大客户部总监Ralf Gronau就是人群中的一位。他回想起十七年前与法轮大法结缘的那一幕,依然历历在目。
当看到师父出现在讲台上时,我的泪水流了下来。
6月21日,“2018年华盛顿DC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在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市中心的Capital One Arena室内体育场隆重召开,来自全球的部分法轮功学员怀着感恩的心情相聚于此。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莅临讲法。
6月20日,法轮功反迫害、解体中共大型集会游行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拉开序幕。来自全世界各地近万名部分法轮功学员聚集在美国国会山庄前的草坪上,他们希望通过这个活动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在中国迫害的真相,几年前辗转来到美国纽约的黑龙江哈尔滨法轮功学员王玉光也参加了集会,她想以自己亲身受迫害的经历来唤醒国人,共同呼吁结束这场对亿万善良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按:黄奎是某跨国国际公司的高级工程师,曾经在中共的监狱里被迫害五年。在21日华盛顿DC国会山前的法轮功集会现场,他接受记者采访,谈到自己的修炼经历、受迫害过程,也分析了中共的邪恶本质,以及人类只有回归传统才能有出路。
共有约 853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