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智库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周一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澳洲有五分之一的大学生可能会在未完成全部学业的情况下退学;其中兼职学生和成年学生的辍学风险最高。该研究所建议政府对学生辍学的可能性提供个人化评估。
由联邦政府委托,由工商业家冈斯基(David Gonski)和一组专家作出的澳洲教育大规模改革报告出台,报告敦促澳洲从大众教育模式向个人化教育模式转型,因材施教,让学生不受年级化教育的束缚。
一项最新研究发现,澳洲衡量大学入学标准的ATAR(大学入学排名积分)的换算方式导致一些高水平的外语课程得分较低,造成了学习HSC(中学毕业证书)外语课程的学生人数下降,这在社会经济实力较弱的学校中更为常见。
在澳洲联邦政府讨论削减基础教育资金预算以及学校教育费用不断增长的形势下,澳洲幼儿、小学、初中学生的学习成绩已经达不到国际发达国家的教育水平。
澳洲未来农业公司(AgriFutures Australia)推出了一项旨在帮助学生通过创新和创业思维,解决农业问题的教育资助计划。澳洲乡村或次发达地区的公立中学均可申请。
在对学校规定学生鞋跟高度的一片争议中,周一,布里斯本一所中学数百名学生因为皮鞋鞋跟高度不符合学校规定而被留堂。众多学生家长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并批评学校的校服规定不合理。
澳洲联邦教育部长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周一呼吁在中小学的教室里禁用智能手机。他表示智能手机会使学生分心,并且提供了一个“霸凌平台”。
许多家长可能都有过这样的愧疚——让孩子看电视,这样自己就有时间做晚餐或回电话了。我们愧疚是因为我们清楚地知道,过多的屏幕时间与儿童肥胖及其它潜在的问题有关。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一项研究发现,看电视时间过多还会降低孩子的算术、认知和社交情感能力,特别是低收入家庭的孩子。
澳洲精英学校入学考试是竞争最激烈的考试之一,也是教育界内广受辩论的话题。有的人认为有学术天分的学生应该和有相同志向的学生一起以更快的进度学习。然而,其他人则认为现在精英学校的入学标准并没有考虑学生的创造力和思想成熟度。
悉尼科技大学(UTS)社会与政治学高级讲师何博士(Christina Ho)虽然对自己的精英中学经历很满意,但却不想下一代去那里上学。原因是精英中学的亚洲人太多,相对实际社会人口组成来说严重失衡,无法真实反应澳洲的社会文化。
最新数据显示,在2006年至2016年的十年中,高收入家庭的学生入读公立学校的人数比例上升了近7%,富有家庭的孩子正在摒弃精英私立学校,转读政府资助的公立学校。
一项分析数据显示,悉尼部分区公立中学和私立中学的就读率分化严重。一些区九成多的中学生上的是私立学校,而另一些区几乎所有中学生都是在公立学校学习。
周一(16日),澳洲新州HSC(中学毕业证书)考试第一天,阿尔伯里(Albury)地区一所中学接到考场有炸弹的匿名电话,所有参加考试的学生被疏散,警方接获报警后前往现场排查。
澳洲奖学金集团(ASG)发布的2017年家长报告显示,大部分家长们希望学校能教授学生更多的社交与生活技能,让孩子们获得更全面的教育。
澳洲的家长和老师对小学生是否需要自备电脑上学一直存有争议,那么是否有证据能证明孩子们使用这些电子设备确实有益处呢?
澳洲联邦教育部长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周三说,政府将改革ATAR(大学入学排名积分)制度,使学生们能更清晰和更容易地了解他们进入澳洲高等学府所需的录取分数。
澳洲联邦政府拒绝在其新的学校资助计划上做出让步,并否认政府是有意在针对天主教学校。联邦财长周日坚称,政府与学校间没有特殊的资助协议,他一直会一视同仁。天主教学校则警告说,学费将大涨。
周二,澳洲总理特恩布尔宣布了中小学教育经费改革审议计划,在该计划下,中小学在未来10年中获得的教育经费将增长75%。但仍少于前联邦工党政府所提出的以及各州政府所期望的。
澳洲联邦政府打算在预算中削减28亿元的大学教育经费,将学生支付学费的比例扩大,还学贷时间提前。为此,大学生们计划在周三进行全国性的强烈抗议。
澳洲新州一项为期四年的研究数据显示,学生对从事数学领域的工作“极其”缺乏兴趣,在6492名接受调查的学生中,只有8人表达了在完成学业后希望从事数学领域工作的意愿。
近日,澳洲政府宣布将对乡下与边远地区的教育问题进行调查审议。参与此次工作的“孤立儿童家长协会”希望许多问题能够得到解决,从而减少乡村儿童向城市流失的数量。教育的可负担性和普及性将是这次工作的重点内容。
澳洲国立大学(ANU)的一份最新报告显示,新州高中毕业生选择继续深造的人数在减少,其中女生上大学的人数多过男生,非英语背景的孩子上大学的比例比只说英语的要高。
澳洲新州政府已经确认将抛弃长久以来一直有争议的“安全学校”(Safe Schools)计划,在联邦政府今年6月停止给该计划拨款之后,将推出一个范围更广泛的反欺凌策略取而代之。新州公立学校将于7月开始实施新策略。
澳洲的一个狗狗听故事项目(Story Dogs Program)在帮助诵读困难和情感障碍的孩子方面取得了可喜的成果。有这些障碍的澳洲儿童正受邀参加这一项目。
澳洲联邦政府正在考虑对全国小学一年级学生强制进行识字和算数的测试。反对党工党则称,该强制测试措施不会对提高澳洲教育水平在全球的排名有任何帮助。
近日,澳洲奖学金集团(ASG)公布的数据预计,2017年出生的孩子在维州公立学校接受12年教育将花费父母7.7万澳元,全澳最贵。
澳洲新州教育厅宣布了HSC(中学毕业证书)教学大纲的改革内容,这是20年以来最大的一次变动。这次改革旨在减少教学内容的广度,增加深度,并且回归传统。
悉尼正面临“一代人一遇的入学潮”,但周一递交给新州议会的内城区学校调查报告却发现,新州教育厅的规划难以跟上入学需求。悉尼市长呼吁州政府从印花税中拨款建造更多学校。 据悉尼晨锋报报道,随着众多的房地产项目的完成,大量居民将会搬到已建成的...
独立智库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的最新报告显示,澳洲的中小学存在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许多学生虽然在课堂上遵守了纪律,但是却不参与课堂活动。老师们因缺乏如何应对这种情况的相关培训而面临很大压力。 据澳新社消息,目...
近期一位来自中国浙江省慈谿市的女孩,以优异成绩从UTS的INSEARCH学院毕业,并且获得了学术奖项及奖金。她就是朱晋莹:一位在学习中发现自我价值和找到未来发展方向的女生。 跨越挑战 确立志向 一年半前才到澳洲的朱晋萤是如何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