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诗妈妈……”这天,小诗在家里写大字,抬头看,是丽丽妈妈带着丽丽来了。前些天,妈妈带自己上丽丽家看给他爸爸,这不就回访来了?自己正临摹柳公权字帖呢,赶快把手里的字写完,就听得妈妈说:“哟,秋天过得真快啊!”抬头看,窗外的扬树叶已纷纷下落,妈妈已经把丽丽母女俩让进屋里来了。
到家了,爸爸坐下来,冥思不得其解,人家一个讨饭的农村孩子,肚子里都有锦绣文章,看看自己成天不知疲倦上蹿下跳东西不分神魂颠倒的儿子,就觉得是个不成器的混账,三九葡萄冻了心,叹口气,刚想休息一下,小诗啃了个生山芋边进来说:“大食堂这么好,为什么我们天天吃山芋?”
猫娃蓬头垢面,穿个对襟破小褂,正在给婆婆捶背,边捶边念唱:“抱元守一,天一地二,万法归一……”有人问了:“猫娃啊,你为什么念这个?”
国庆节又到了。因为是15周年大庆,全市隆重准备。小诗是三好学生,参加全市青少年在湖山公园的一天短期夏令营活动,有本市劳动模范讲话,省歌舞团的叔叔阿姨唱新疆歌跳西藏舞,小诗觉得挺好玩的。他模模糊糊感到好像现在汉民族没有歌没有舞的,要不然为什么我不会跳舞呢?
妈妈回来,把一袋桑葚放在桌上,从包里取出一本《五四以来的新诗》说,“小诗,你上六年级了,妈妈给你买了本书,以后可不能再贪玩了。”小诗还在那里唱歌,大妹妹也上了小学,也在唱;小妹妹上了幼儿园大班,也跟在后面哼,妈妈就皱眉头,说小孩子唱这个不好。
五一节这天,节日连周日,结束了社会活动,好不容易得了两天假期,爸爸舒展了眉眼,“一日清闲一日仙”,就里外整整花草。妈妈说:“包饺子!”爸爸拍拍身上的尘土,又带几个孩子上街买了点五花肉。小诗带着两个妹妹正在后院挖荠菜呢,瓜片兴冲冲地跑来,手里拿着一个盒子,一根线插在耳朵里,让小诗听。
不久,春暖花开,阳风和煦。学校里小朋友已经风魔了打乒乓球。下课时,黑板上,走道墙壁上、楼梯上,白蛇飞舞,到处小球声。小诗乒乓球拍藏在书包里,每天一大早塞上两个馒头就往学校奔,占水泥乒乓台子。妈妈说:“哟,这孩子变乖了嘛,上学也不要人催了。”人们都说现在小孩变好了。
又是一场雪,转眼就是春节。这一年,机关农场杀了猪,家家分了点肉,又分了很多红薯干。小诗和孩子们吃了红薯干,满肚子瘴气,到处找不到玩的。就拿了家里夏天用的菜罩子,到雪地里支上,牵一根绳,捉鸟。捉了半天,也没捉到,倒是叫老鼠跑进去把米都吃了。
一晃快要到年底了。爸爸下乡蹲点还没回来。妈妈一个人在家,又烧饭、又洗衣,带小诗和妹妹们。小诗在学校听说,猫娃自那次逃学之后就再没有到学校来过了,心里就觉不舍。国庆节前,小诗学校的合唱队参加全市少年歌咏比赛,获了一等奖。奇怪的是他没看到史老师。
小诗回到家,跟妈妈讲了丽丽妈妈要送一点菜,自己没要的事,妈妈听了,就夸奖著说:“做得对!”告诉小诗,丽丽妈妈在邮电所做清洁工,家里困难,不要要人家东西。小诗看妈妈正腾出一个小箱子,又拿到外面晒,就问干什么。妈妈说爸爸要到下面去蹲点了。
墨墨黑夜,你的睡眠深深地居于我静寂的存在中。醒来吧,爱情的痛苦,我不知道怎样把门打开,只好站在门外。时光在等待,星辰在观看,风儿已平息,我心中的静寂如此沉重。
过半月,老家来了亲戚,带来了点土产,一只小猫,前几天溜走的那只小小猫也跑回来了,两个小猫就在一起玩。妈妈买了一点小鱼虾给爸爸吃的,小诗都把鱼鳞虾壳煮了拌饭给小猫吃。节日快到了,城里到处在搞卫生,插红旗,贴标语。小诗放了学,到家就爬上爬下擦窗子,两个妹妹扫地拖地板。这天星期天,老师到家里来探访,说了小诗在学校的一些表现,爸爸妈妈听了都很高兴。
小诗一边唱着,一边想,“她多美啊!多亲切啊!”漆黑细长的柳叶眉,钻石般晶亮的眼睛,贝玉般的牙齿,红红的嘴唇,一脸的善美……因为没有红领巾,他躲在最后,偷偷看史老师。他的动作被老师看见了。史老师正微笑地看着他呢!他脸唰的一下红了。
那天接妹妹的时候,又和二黑他们爬到保育院桑树上摘了很多桑椹。天阴,回来时下雨,小诗把伞遮在两个妹妹身上,自己淋了雨,到家就早早睡了。第二天,在学校唱了一上午歌,中午就让校医务室送回来了。校医说,有点发烧,打了一针,按时吃药,多喝水,多休息,很快就会好的。
爸爸随省宣传工作队下乡两天还没回来。小诗在学校又做了好事,受到表扬。学校操场下水管道要赶着完工,水泥圆管合龙前,有位女同学的钢笔掉到缝里去了,取不出来怎么办?老师问:“哪位小同学能钻进去拿出来?”小诗说:“我来!”就钻进去。
回到家,小诗把自己被选上合唱队的事告诉妈妈,妈妈刚下班,又忙着做饭,高兴得脸上绽开了花:“爱音乐的孩子不会学坏。”小诗说今早学校升旗,自己觉得国旗太红了,不喜欢。妈妈听了吓一跳,“别瞎说!傻孩子!”
第二天一大早,爸爸到机关上班。妈妈在邮电所工作,先送两个妹妹上幼儿园。小诗揣著妈妈蒸的菜包子,往学校赶。校门口真来个瞎子在拉胡琴,还有卖笛子的,围了很多人,四虎和二猴也站在边上。老师在校门口说,“同学们,快进校吧,马上就要上课了。”
没过一段时间,小诗就近上了小学,就在大院出门大街对面。院里的孩子,除了黑蛋二狗,都不在一个班。第一天上课时,校园里还有同学在吹肥皂泡泡呢。刚进班门,同学都站起来了。他右手一松,书包后藏的铁环掉下来了。几个女生捂嘴笑,一看,自己上衣的两个扣子都扣错了,赶快解扣,书包又掉下来了。
小诗大院里才露面,一伙屁精、鼻涕虫、眼屎鬼、眼泪熊、口水大王就盯上了他。小诗家在靠院墙的一座平房,周围全是平房。这天,爸爸上机关联系孩子上学的事,妈妈在屋后带着孩子们挖荠菜,小诗回家拿小篮子。这时,一个鼻涕呼噜了一脸、几乎还穿着幼儿园围兜的烂孩子就趋上来,手里攥了一把杨树叶梗,要和小诗斗。
爸爸一到机关,就参加了由宣传部牵头的内部会议,听取各方面自调整时期以来的意见。部长在台上讲话:“……自中央放宽农村政策后,返县还社,返社还队,(‘一县一社,县、社合一’。一县一社,即一县一个公社,全县统收统支,统一核算,共负盈亏,原来各社队的收入统一交县,支出统一由县核拨,供给标准,工资水平全县基本上—致。)
小诗全家搬来时,正是仲夏季节。爸爸要同妈妈带小诗和妹妹去看望自己先前的一位老师,现在是某研究院的许教授。那时节,暴雨初晴,寒流尚远,社会上还弥散著一种松动活泼的空气。走在路上,小诗看满街都跑的是大猪小猪,耍猴耍把戏的,卖红薯糖稀的,还有摆小人书摊的,心中喜不自胜。
灯光突然熄了,剧场一片漆黑,台下一起哄笑。有小孩尖叫,又是打屁股的声音。灯光再亮的时候,邻居家的二蛋滚著铁环从台上跑过去了。小诗和三猫、四狗、瓜片站在幕里角落,不知要发生什么。突然灯光大亮,舞台正中天幕上出现了一尊巨大的佛像,眼前顿时灿烂辉煌。
    共有约 52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