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有报
我的姥姥是一位非常乐于助人的善良的老人,她的一生有很多神奇的故事。50年代时,生活还很困难,这时她们家旁边搬来了一家邻居,是服役军人的家属,丈夫是解放军,妻子带着刚出生两个月的孩子租住邻居的一间下屋,母子二人生活困难,母亲有病,孩子快饿死了。这时我的姥姥就特意为她们送去一篮子自己节俭省下的土豆,并教给她如何将土豆烤熟,碾成糊状喂养孩子。孩子吃了土豆后慢慢好转...
隋朝人辛彦之,曾担任湖北随州刺史,后又到潞州(今山西长治)当官。他为官时皆用善政治理人民,同时还推崇佛教,曾修建了两处佛塔,为佛教的传播做出了贡献。
我父亲在老家有一个经历颇为传奇的朋友,这里姑且称他为老友伯吧。
老家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古时候,老家西南方向二、三里路的地方,有一个村庄叫高家庄子,村里人男耕女织,日子过得殷实丰厚。一天,村里来了一位衣衫褴褛的老人,用两个筐篓担一担土沿街叫卖,却乏人问津。见无人买土,老人对村人说:“家有老母,断粮有几天了,家中没有什么东西,只得挑这担土换钱养母。”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我从上面往下看,看到地球太小了,就像芝麻粒碾碎了那么大,地球黑乎乎的,如果抓一把地球上的土,里面全是蛆虫。我还看见了地狱,地狱比地球大好几倍。
清代歙县人蒋紫垣,流落到献县程家庄,租房行医。他有解砒霜中毒的药方,极为灵验。
这是早年在上海发生的一个真事。
在我身边有一个故事,离奇而真实。1952年共产党搞土改,安徽省安庆市枞阳县雨潭乡的一个农村干部,积极响应邪党的号召,将当地的佛像砸毁,当年此人就暴死,年龄才30出头,留下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事隔不久,年仅3岁的女儿也从楼上摔下,气绝身亡。
科学知识的累积在某一常态时期是在一个典范的框框下运作,后来不断地发现这个科学的典范不能解释的反常事例;最后,又建立新的典范。所以,科学不是在追求真理,而是在追求不同的框框来认识一切…
(大纪元记者林淑芬综合报导)河北阜平县六旬法轮功学员杨德凤,年轻时由于医疗事故,使她差点丧命。通过修炼使她获得新生,脱离病魔的煎熬,却遭到中共的迫害,而参与迫害的人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这个故事不知发生在什么年代,也不知传了多少代。我只知道是妈妈的妈妈讲给我妈妈听的;到我懂事的时候,妈妈又讲给我听;我又讲给我的孩子听、讲给我孩子的孩子听。今天我再把《燕子的故事》讲给我身边的小朋友听。
在中共恶党所谓的“破四旧”“横扫牛鬼蛇神”的年代,恶党工作队让拆掉本村东头的一座庙。当时一“积极分子”冲锋在前,第一个跳上庙屋顶,骑在房脊上,将瓦一片一片扔下来,一帮人很快将庙拆毁。可是有一根大柱子,无论费多大力,人们也推不倒,直到天黑,只好散工作罢。
蔚县原朱家湾乡姓刘的一位老“游击队员”讲:在蔚县、宣化、涿鹿的交界地有一东黄花山,山上有一座龙王庙,附近百姓每遇天旱或上山求雨或请下山行雨每每应验。人敬神佛,神佛也保佑著这一带百姓安居乐业。山上香火鼎盛,一年一度的庙会更是热闹非凡,附近所有善良的百姓都要上山敬香拜佛。东黄花山也因此而远近闻名。
父亲曾给我讲过许多故事,我一直记忆犹新的有二个。
传统的中国人相信报应,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本是天理。但是由于中共这几十年的邪恶改造,传统的思想被视为迷信而摧毁,使很多国人失去了善恶有报的传统观念,因而不怕报应,随意做坏事,整个社会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著。同时报应也不断发生著,行恶者不但害己,还祸及后代。
在西汉的一个时期,皇帝年幼,太后执政。有一年夏天,天下大旱,于是太后亲自察狱。有一个人本来没有杀人,但是在监狱官吏的严刑拷打之下,被迫承认自己杀了人。太后提审的时候,他害怕狱吏报复,不敢说实话。提审结束被带走的时候,他怀着矛盾的心情抬起头来欲言又止。太后察觉了他的神情,将他叫回来细细查问,终于使这个冤案水落石出,于是太后立刻收捕了造成冤案的县令。结果回宫的半...
听俺娘说过,俺老姥爷家住现在的山东省平原县,九十多年前,他八十多岁。当时方圆百里都知道他在阴间当差。俺老姥爷心眼好,人也勤快,经常给乡亲们治病。
人是有元神的,普通人的元神都在轮回之中。然而许多被无神论洗脑后的中国人却不相信,认为人死如灯灭。其实现在许多科学家不仅相信人有元神,而且还在着手研究轮回转世等相关的现象。我现在就跟大家分享一则清代古籍《夜谭随录》中记载的真实的轮回事件。
在明朝有一个王子,性情很残忍。他的生母死的比较早,这王子他平时就无所事事,经常和太监、近侍一起做暴虐残酷之事。侍妾稍有过错,他就烧红烙铁脱掉她们的衣服烫她们,或者把没熄灭的烟灰放在她们手掌中,直到烟灰把皮烧焦了才算完,中间不准转动手掌。假如对方不能忍受,那么就会搞出更加酷烈的刑罚。如果猫狗稍不合他的意,他就把猫的四只脚缚在四条狗身上,鞭打四条狗,来撕裂猫的肢...
世界上许多民族中都有大洪水的传说或记载。例如《圣经》中就有诺亚方舟的故事。中国古籍《尚书‧尧典》中就记载上古之时“汤汤洪水方割,浩浩怀山襄陵”。我今天就为大家介绍一下古希腊神话中关于大洪水的传说。
远古时代,地藏菩萨下到人间,发现当时的人们几乎都不信佛了,因此他下决心要找到一个信佛的人来度化他。
其实在我小的时候就已经能看到一些不是这层空间的人和物了,那时候还不能看到另外空间的全部,只是一个点,就像电视剧的一个片段或是图像。大了之后,在社会上又学会人的奸猾和不好的东西,就再也看不见了。直到我在94年信佛后,能看见了,反正看不看也不在意。
清朝时的苏州枫桥镇,是当时来往客商粮船聚集之处。枫桥镇边上有一座古庙,一无家可归的乞丐夜间就寄宿在此,他双足有疾病不能走远路,白天只能在枫桥镇附近乞讨。
相信做好事有福报的人,有的认为是在积德,今世或者是来世会有福报的;有的人做好事没想到今后的福报,只觉得做好事心胸很坦荡、心情很开朗。
人们愈来愈不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理,可是这个天理却不曾消失。对此,我有一个深刻的体会。
故事发生在明末清初年间。距北京城几十里外有一个村子叫瓦家店。在这个村中有一个有钱的大户人家,人称“钱员外”。在他们家两里外有一个农户人家,此人姓李,人称:“李老二”。由于他会一些泥瓦匠的活儿,经常到钱员外家干些零活。每次到钱员外家干活,钱家给的工钱都不少,一来二去就和钱员外很熟。所以钱李两家来往比较密切,钱员外称李老二:李老弟。李老二称钱员外:钱大哥。
我是一名退休干部,今年六十八岁。过去我深受邪党灌输的无神论影响,从来就不信神、不信鬼,更不信有天堂和地狱。然而一次梦游却彻底转变了我的观念。
十五岁的时候,我正身处于反华乱华的“文化大革命”运动中,那时候所有的生活物资都是奇缺的,因为我们生产出来的产品差不多都拿去支持世界革命去了;精神生活更是无法想像和无法寄托,全国只有一个电视台,全国也只有八部样板戏,而那时候想看电视的难度跟今天的上月球的难度相同,公社党委书记级别以下的人想看电视恐怕比飞越太阳系还要困难;收音机也是限量发售和凭阶级成分来选择卖主...
迪妮丝来诊所是因为浑身关节肌肉都痛,连一杯水都端不起来。我问她做什么工作,她说这与手痛无关。打开病历,看到她在“怕针灸,又不喜欢针灸”这行字下重重的划了一杠,原来,她是痛得走投无路才来的。针对她的恐惧心理,我半开玩笑的拿了一根0.5分长、只比手指甲宽一点的耳针让她看,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针就已经插进穴位去了,然后,在百会又加了一根针。当我转身准备出去时,她说...
共有约 130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周二(11月13日)亚马逊宣布,已选择纽约长岛市和北弗吉尼亚阿灵顿的水晶城地区作为该公司的第二总部(HQ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