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秋日的一个傍晚 我散步在乡间的稻田 前面有个孤独的拿着镰刀的老人 他裹着黑袍 几乎看不清双眼 我以为是个农夫 也惊讶他的装扮 我准备向他问候 乌鸦也鼓噪在暮天
惟有几天前观看的神韵艺术团2009年的演出,至今让我在不断回想,似乎身临其境,真有让人三月不识人间肉味。
昊穹之所以昭天命,上圣之所以体妙元。岂宝叶之不曳,乃神华之奕丽。此优昙婆萝,非莲非昙,出诸大不可思议。八表共赞,长于佛掌。日月眷佑,乾坤之玄灵。龙光照顾,宇宙之极真。天尊之应皇庥,万劫之出胜景。转轮圣王握图御宇,启沃亿兆之善化。金阙众宝,如意之玉,焉能喻之?拈七色紫叶,捧五重花蕊。或睹或观,希有因缘。诸天列圣俱顶礼赞叹,以为三界人天未有之宝应;吾南赡部洲无量生灵,是以踊跃欢喜珍以为无上之灵符。於戏!大道至德,无以演说。人间大事,势由此作。小子惟能颂圣,冀不污其玉清,如是之云尔。
我一向不爱卡看现代人写的文章,因为不管他体察到或者没有,它都有着一种中共的意识与腔调。作为白话文,大约在“五、四”之前,是少有这个情况的。
中共自1999年始将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和平信仰团体定为“敌人”,丧心病狂的向法轮功发起全国、全民之大批判、大迫害,其规模之大、动员之广、时间之久、影响之深,不啻如一场世纪战争。
骊山夜雨闻箜篌天色浪漫作春游玄都树下叶如雪灯火朦胧落床头月波洞内悟前身
人间生死中共劫,惑星解体正邪书。血流成河尸如山,天下孰识旧命数?积累魔火烧须弥,
中共不但是最大的邪教还是最大的庞氏陷阱。
轩辕黄帝是我中国文明创统建制的始祖,历代帝王凡自以为应天受历者无不尊之以为正统,是以传此大宝神器行三皇五帝王宪之政,致太平文明之世,四海八极一叶生民康乐固以此为根本。所以虽以大元武功之洪烈,天下无敌,兵锋所向,国灭城毁,君臣授首,但一旦进取中原,攻伐南宋,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祭拜轩辕黄帝,表示将入继中国正统,昭告天地自己绝非外姓胡虏乃轩辕黄帝的血胤,故其攻伐南宋不过天命替代,其所欲为亦三皇五帝之事,亦必尊中国的文明、传中国的制度。
我想起在那夏日的青草丛,我去拾野穗或者抓蚱蜢,当拔开青草虽然还有隔夜的露珠,但眼前忽然有一道七色的虹光一闪,突然蹦出一只不过几寸高的小梅花鹿,在你面前跳跃几下再慌张的消失在草丛里,而我却不知道它去处,这未免有点像《镜花缘》唐敖之遇海外仙草的情节,却是很有意思。
翻过古宅,有许多黄荆棍之类的植物,而在里面却有野生普通的兰花草,草底下有如珊瑚珠一样的果子,如果将之捣碎,会闻到一阵清香。有时在山岩的隙缝会突兀的生出一朵绛红如云似的鲜花,因为美丽,我曾攀著一树枝去采它,不想险些掉下山岩送掉性命。
大约还在几年前的他一早去上班,便看见公司的女出纳偷偷在看他,而且带着有点儿挑逗戏侃他的微笑,这个女人长得像日本的AV女星,不过他却没有什么兴趣,他知道这个女人讨好他的目地:他,本市一位副市长的侄子。虽然这位副市长也有自己的儿子与女儿,但他却跟这位副市长长得很像,所以也就特别关照他,大学一毕业就安排了一家好的单位去工作,自然待遇是不错的,而且单位的领导也不怎么管他。
中国图书之多,恐怕在全球也是第一位,历代的藏书也为帝王将相所看重,六朝之中的梁元帝坐拥书城更为帝王家里的首座,其中之奇本宝籍自然不可胜数,让天下读书人羡慕,虽然后来国灭,此君以为图书之过,不过是他PUNDIT的一句呆话,殆人间国运茫茫自有天机,何关图书事?但不管怎样,读书人都爱藏书,特别是一些不容易见着的,更视之为天下奇珍。
人间之孤独,对于人而言,也许是件苦事,但对于我也似乎没有什么,独居空山,特别是在此春来之日,天天人面桃花,更自喻为君王之垂拱,因为我知道以前的皇宫也多有建在深山里面。
记得在家乡的一处郊外,有一个叫万寿宫的地方,奉祠著道家的一尊神祇。每遇良辰便有庙会,而到傍晚则有社戏,我去看过好几次,所以现在还记得。
明代大才子李渔曾撰过一部《闲情偶寄》, 人生诸戏无所不论。其涉词曲、演习、声容、居室、器玩、饮馔、种植、颐养等八部,虽为一般日常性命所寄,而文学妙擅,故能“汶者读之旷,僿者读之通,悲者读之愉,拙者读之巧,愁者读之忭且舞,病者读之霍然兴。”这部书在十几年在书摊上还随处可见,现在却不大容易看见了。据说他还写过另外一部纵说人间风月之书的《金瓶梅》,因内容色情而诲淫,后来官方列为禁书,老才子也由此造恶业有损天福晚景凄凉贫困以终。李渔的文字自带浓郁的晚明生活趣味,读来如人夜观乡社杂剧,虽无意境而却娓娓道来大有茶馆说书者的引人入胜,读毕不忍罢手,所论之鱼虫鸟兽草卉诸类,议论生动如看了黄筌的《写生珍禽图》。
我在现代中国一些人的眼光看来也许是个失败的人,至少我的家人是这么看的。因为我能力比一般人强但“混”得却是很糟糕,家族里也曾经出过高官,而我却最后没有一官半职,我接触过的许多人对于我现在的状态都不理解,当然,我也知道他们到底要什么。
上个月因与朋友见面,出去了几日,游览了一个老的名城,没想到现在太破败不堪了,一些碑文虽然钞录的是自明以来当地文士的游记,书法却因为是现代人的手迹,也实在幼稚得可以,因此激发了我写字的兴趣,回到以前的旧地连写了几大张苏学士的〈后赤壁赋〉以赠那位朋友,就下来再流连了几天然后才回到了我现在住的地方。
一想到游春,我就想起有关谢灵运的《东山携妓图》,此也是士大夫的雅好。自古以来,有众多画家绘出各类妙景以描述,或者平淡,或者清丽。而我以为以仇十洲之意最高,大能写出羽衣翩然流连于春山的真切情态。
赤雀枝头二月花 大士含悲涉水涯碧桃开谢春未死 夜夜孤星过城下山中茅屋自得意 人间有我断鬓发
挽六合兮极奥宇肇雄运兮恢皇嘉鼓正气兮泱天域霹雳战兮军驰叱神兮赫赫风从云龙兮蹁跹光吐霞驾火焰之车兮出彼四部之洲转大日之轮兮现诸琼瑶之华
法书为我中夏文明之一大表征也。首出三代政教,录为金文,铭于鼎器。缵承神天道德玄烨之性而书文献,是以演为后世隶楷行草诸书。其备帝王诸侯大夫礼乐之衣冠,亦可谓极一时之胜矣。
我现在住的地方极大了满足了我做隐士的爱好。有时想来也还得真感谢比尔.盖兹的贡献,让我在这么偏僻的所在还能享受通讯的自由,一个人独居在深山也能消遣孤独与寂寞,连书也不必带了,而要什么我也能自己找到。
记得翻到的以前一本什么《法藏淬金录》的旧书上说把人的所谓悟性分为几等:一是文人;二是儒生;三为僧道;四为圣者。圣者既然非一般的凡夫所能为,在人间也寥如星凤,姑不在我论者之列。
在我们中国文化里面,绘画能反映出文化里非文字所能表达其间的微妙神义,抟之不可得,唯能笔下生花,纵横成诸仙妙境,招人脱去世间一切的亵衣披发入山,去寻找自宇宙无数劫来生命的永恒。
造化多戏,宇宙起茫茫无生诸劫。大道无私,星河赞浩荡至神至圣。以北宫南薰之将来,是冰城演春之异日。赤凤衔碧丹之书,青云接九重之丽。神天玉照,千里驾王母之客。白雪燃灯,三山飞蓬莱之霰。
有时想来人生确亦如梦,有的不过略几年前的事情现在看来却几如隔世。吾爱做梦,但梦境较真,在梦中不识为梦,虽过后以之虚诞而又如何之?醒来捏梦在手不疑其幻,是以奉献以下区区梦境,以为谈资,希望所谓之浮生亦自有归真之途也。
有一条躺在幽谷里的溪流,可以从它旁边的小路一直走下去。清晨,山涧升起朦胧的雾气,迎面可以感到它的湿润,如果衣服穿得少,甚至会觉的有些冷。在朦胧的雾气中乱石丛里有些长有乱刺的野果,它们是野兽的食物。如果能去掉那些刺和厚的外壳儿,就可以看见它们多汁的雪白的果肉,但味道却很有些酸。
前人有云:“留得枯荷听雨声”。擅画葡萄之徐善长,虽然贫困之极,但泼墨之莲叶,翠墨淋漓,葳蕤胜丽,壮人一时之眼目。张大千南渡之后于复兴基地,家国俱亡,而著士大夫冠冕,写就无量莲花海,红香绿玉万朵摇曳,恍然太真仙子蹑步西方摩诃双池,蔚成古今之大观。
我们搬入新房时,想起现在住过的地方已有二十来年。
    共有约 105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