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冬的惊雷 震撼在心中 那是神佛的警钟 呼唤麻木的生灵
怯懦的前任, 躲进了船舱, 你没有罗盘, 也迷失航向,
末日审判就要来临 你却还在自欺欺人 闭眼不见退党潮涌 充耳不闻丧钟轰鸣
金色的航船 随时要扬帆 送你去美好彼岸
有一股洪流 源自九天云头 春潮般汇聚奔腾 激荡著小小寰球 净化末世人心 涤荡千年污垢
简单的曲调 低吟又呼号 沙滩多少过客 空中多少飞鸟 有谁听得懂 你古老的歌谣
翠绿的海面 鲜红的火焰 远航的渴望 被悄悄点燃
一次次受骗上当 依然还抱有幻想 直到广场变成屠场 魔鬼撕下巧妙的伪装
邪恶并不可怕 可怕是人心冷漠 麻木不仁地活着 恶人才任意宰割
有一种大爱 在浩瀚苍宇弥漫 日月星辰因而长转 芸芸众生因而平安
创世主让你选择 要救你摆脱大祸 他的话平实简单 高深天机都明说
一个盲人 让世界震惊 其实是神做工 要我们睁开眼睛
不,你不是“盲人” 即使在黑牢也看得清 你用良知点燃 灿烂的心灯 将自己化作火炬
天堂的钥匙 何时失落 落入旷野 尘土中埋没 一年一度 复活节复活
我曾向往 江河的浩荡 海洋的宽广 为何被阻挡 陷入这深壑万丈 还不如水塘
神龙出征万里东风 古老神州日渐觉醒 龙年敲响恶龙丧钟 龙年发动决胜总攻
当我找到心灵座标 你却在加速快跑 让我总是惋惜 时光越来越少 那么从现在起 我要和你赛跑
今夜,我为你祈祷 高墙电网不能阻隔 魔难中的无畏勇士 你是民族的希望和骄傲
释迦来过, 老子来过。 耶稣也来过, 教我们学会爱, 识别善与恶。
当秋天来临 不要惋惜 日渐萧疏的丛林 有一种深沉 被霜叶覆盖 是它温厚的底蕴
终于我不再哭泣 我知道更怕的是你 愈是黑暗愈是心虚 要用恐怖的黑幕 将所有的光明遮蔽
圣王不来 婆罗花不开 我们还在等待 挣扎在无边的苦海
残冬怎解春意, 仍将冰雪调集; 寒流滚滚袭来, 春蕾笑而不语。
有支歌儿唱给你听 她的名字叫“自由之声” 北非的雄狮尽情奔腾 东亚的巨龙渐渐苏醒 ……
东风在进军 天马在奔腾 越过江河湖海 越过崇山峻岭 冲决了冰封雪裹 在追击顽抗的残冬
每当黎明或黄昏 我会化作织锦 用我短暂的绚丽 映衬神秘的永恒
最美好的祝愿 是愿你存善念 接受真善忍 福报大无边
那个血腥的黎明 怒火焚烧最后的诗稿 你从云端掉进炼狱 从此学会了吹箫
最古老的“玫瑰园” 因何开放在黄昏 盛夏是一片火红 晚秋像洒满黄金 传说是国王的宝石 闪耀在三千米高空
我的根虽在地下 我的心却归向蓝天 除非山崩海啸 将我深深地掩埋 除非雷火焚烧 将我变成了焦炭 而我依然不会埋怨 只是默默地经受试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