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移民生活
(大纪元记者刘成德国报导)德国同事或者孩子老师过生日,送什么礼物?自己过生日,如何让别人送礼?让我们一起看看旅德中国同胞们从“实战”中总结出来的建议:
(大纪元记者刘成德国报导)德国教育水平高,文凭含金量大,这是举世公认的,而且其教育理念也深刻地影响了全世界,如各国都采用的“教学与科研相结合”便出自德国教育家洪堡。德国教育的成功与其独特的教育体制密切相关,其中重要的一环就是免费教育,而且不仅仅中小学免费,大学也免费,但仅仅限于公立学校。
(大纪元记者周远德国报导)去年全球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00周年,今年又庆祝二战结束70周年,而刚刚过去的周六,又是德国统一日,1990年10月3日,原东德正式归入西德,分裂了45年的德意志民族重新统一到自由民主的天空下。
(大纪元记者吉一斗德国报导)在德国卖二手车,即使在买卖合同里写着“卖主不对汽车的任何缺陷承担责任”,卖主也不能将所有的责任一推了之。这是德国最高法院——联邦法院对一起二手奔驰车买卖纠纷的判决。今后在买卖合同中不允许有排除身体和健康损伤以及重大缺陷责任的条款。
球一直控制在脚下(am Ball bleiben),引申意思是一直在跟踪某件事情,始终处在积极的状态。这句话来源于足球运动,意思是说,这个球队在控球,掌握著场上的局势。
(大纪元记者刘成德国报导)盼望已久的休假终于到了,本来是高高兴兴地踏上旅程,不管是在海滩上逐浪,深山里健行,还是在城市中漫步,或者是探访亲朋好友,都能舒展紧张了一年的身心,但没有想到的是,在休假期间生病了,一切计划全都泡汤。
(大纪元记者记者周菲、唐佳德国报导)“德君”是谁?就是德国的普通人。德国普通人这么多,能被简单的脸谱化吗?其实并非脸谱化,而是取一个平均值,均衡地来观察一下德国人,看看“德君”的日子是咋过的。当然这个“德君”不分性别,有可能是男的,也有可能是女的。下面就让我们走进“德君”的生活,不知这样的德国普通人跟我们之前的预想是否会有差距。
在家办公在德国虽然越来越普遍,但比例仍然比较低。德国“计算机经济、通讯技术和新媒体协会”日前对 1500名总经理和人事部经理进行了问卷调查,这些管理人员涵盖了所有行业,结果显示,70%的人预测,员工在办公室一起工作这种方式仍然非常重要,日后还会继续下去。只有30%的人认为,以后在家办公的员工比例会上升。
(大纪元记者文婧德国报导)德国法庭一年平均判决28万多个有关租房的案例。《焦点》杂志总结出了50个最重要案例,我们将分期为大家进行介绍。本期为最后一期。
(大纪元记者文婧德国报导)德国法庭一年平均判决28万多个有关租房的案例。《焦点》杂志总结出了50个最重要案例,我们将分期为大家进行介绍。(接上期)
在德国生活了将近20年,柏林、法兰克福、科隆、慕尼黑、德累斯顿等等这些大城市已经去了不止一次;海德堡、图宾根、魏玛这些温馨小城也早已不陌生;博登湖、莱茵河、易北河也不知道已打过几个照面儿。如果出去度假,好像真的不得不出国了。其实不然,“深度游”就是为这样的人准备的。这个夏天,我们全家就来了一个不乏惊喜的德国“深度游”。
(大纪元记者文婧德国报导)(接上期)德国法庭一年平均判决28万多个有关租房的案例。《焦点》杂志总结出了50个最重要案例,我们将分期为大家进行介绍。
作为法庭宣誓翻译,我有机会接触到一些以前完全不可能碰到的人,比如有一次我在拘留所里给一名中国妓女做翻译,这已经是七八年前的事情了,但至今仍让我难忘。
两只白天鹅在粼光闪闪的河水上优雅地摆动着双脚,其中一只慢慢张开宽大的翅膀,越扇越快,雪白的脖子也逐渐伸直,直到腾空而起,掠过水面,从一座老石桥上方飞过⋯⋯没想到这浪漫宁静的表面下竟隐藏着不平静的纠葛,我甚至亲历了一场胡椒粉大战。
每年包粽子都是我们家的重头戏。端午节还没到,太太就给我下命令了,要采购哪家的粽叶?买什么样的糯米?今年的粽子什么馅?
(大纪元记者文婧德国报导)“房租指数”(Mietspiegel)是制定租金高低的重要参考指标,是否可以借鉴旁边城市的数值?如果想在公寓里办托儿所,除了所住公寓的房东,还需要该楼其它房东同意吗?因为房客的原因,房子着火了,谁来赔偿损失?⋯⋯
“Mama, bin ich Chinese oder Deutsche?(妈妈,我是中国人还是德国人?)”六岁的女儿一从学校回来就急急地冲到厨房,抬起脸认真地看着我,问出了这个问题。
(大纪元记者文婧德国报导)Claudia Henninger早已不再数她学生的获奖证书了,因为已多得数不过来了。九十年代中开始,她不断地把学生们送上德国和国际的钢琴比赛舞台。对她来说,获奖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帮助这些年轻人在人格上成长”。
(大纪元记者文婧德国报导)拥有自己的房子是人生中的一大幸事,王女士买了房子,却因此惹上了官司。对手是个老道强悍的德国工头,其背后是一家德国人的建房公司,陷入纠纷时其他所有房主都顺从了,唯一不顺从的王女士的合法居留此时却变成了临时签证,连带着年迈的父母也跟着受惊。
(大纪元记者文婧德国报导)拥有自己的房子是人生中的一大幸事,王女士买了房子,却因此惹上了官司。对手是个老道强悍的德国工头,其背后是一家德国人的建房公司,陷入纠纷时其他所有房主都顺从了,唯一不顺从的王女士的合法居留此时却变成了临时签证,连带着年迈的父母也跟着受惊。警察、检察院和法庭又好像都和王女士作对,难道德国人真的如此排外?
昨晚德国队迎战加纳,大街小巷人迹罕至,空荡荡的街道上驾起车来颇为爽快,德国人早早约了朋友上各自熟悉的啤酒馆,坐在电视机前守候了。
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父亲节是6月份的第3个星期日,但是德国的父亲节是在复活节后的第40天,今年轮到5月29日。德国父亲们变着法儿地庆祝这个一年只有一天的节日。而在一年中的另外364天,他们都得按照自家的钟点按部就班地生活。
每年端午节都是我全家最繁忙的时刻,这一天厨房里到处是盆盆罐罐,空气中弥漫着糯米的芳香。平时很少下厨的我这一天是主力,尽情展现拿手绝活“包粽子”。粽子包了十二年,从菜鸟到大虾,我的人生轨迹也从中国来到海外,说起第一次包粽子,还有一段不寻常的缘起。
(大纪元记者文婧德国报导)来德国和配偶团聚的外国人必须通过德语A1级考试,被称为“全欧洲最难”的德语让不知多少牛郎织女推迟和亲人相聚的日子,2012年35%的人未通过考试。不过如果过了,说不定就有好事等著。
(大纪元记者刘成德国报导)德国的保险公司多如牛毛,保费高低不等,提供的服务也有所不同。如果到德国/欧盟来探亲访友、从事短期商务活动或者旅游,应该买什么保险呢?下面就给大家介绍一下中国人经常买的三种保险:Europe Care、Care Europe和Care VISA Protect。
(大纪元记者诸葛林德国报导)不少在德国居住的同胞们为了方便,给来探亲的父母申请了“一年多次出入境”的申根签证,一些人以为持有这种签证的外国人在申根国家停留的时间不受限制,其实这是一个误解。德国驻中国大使馆的网页上明文写着:持一年多次往返的申根签证在申根国家最长逗留期为每半年90天。因为理解错误,甚至还发生过中国父母因为逾期出境而受罚的案例。下面就结合实例分析...
很多中文成语非常难翻译,就好像很多德文俗语翻译成中文味道就变了一样,比如“民以食为天”,德文翻译听上去好像很贴切,但是细品起来,似乎又不完全一样。
(大纪元记者刘成德国报导)在中国离婚比较简单,夫妻双方如果对财产分配、孩子等问题没有不同意见,那么无需分居直接就可以去民政部门办理离婚手续。但在德国就有必须先分居一年的规定,而且无论双方是否私下达成了协议,都必须请律师,上法庭。
(大纪元记者文婧德国报导)外国人到德国免费上大学,好像是德国纳税人的钱白白给了外人,其实无论从短期还是长期看,留学生都给德国经济带来好处。所以德国政府的目标是,吸引更多外国人到德国上大学。
国内时我天天跟德国人打交道,那时我以为对德国人很了解,认为德国人最大的优点是守时,最大的缺点是小气。但来到德国多年以后,我才一点一点地对他们有了新的了解。
共有约 302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