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n)你曾经是宇宙中的哪层天,为了哪个世界来,何时到来,又预备何时回去呢?
遇见了一位老板,说实话,老板第一眼给人的印象十分清纯、害羞,看上去不像老板,然而必要时,做起业务那快、狠、准的个性,反应之快令人咋舌。
(shown)人吃点苦其实并不是坏事,衪也在把我装进衪特制的透明袋子中,为的是让我拥有更广大的天空。
原来你的行业就是你净化自己的方式,那也曾是从天上落下来在人间的幻化,如是曾经神圣的殿堂化成的公司,大隐隐于市般座落于都市丛林中,力所能及的宁静了都市的繁嚣。
就像传说中的精灵一样不会给人看到,可是,凡事总有万一,要是不小心遇到他们,记得要说谢谢喔!这样往后,他们就会更加高兴的帮小朋友守护照顾著水潭。
我主,感谢您增加我的坚毅,让我有勇气从地狱走出,并赐我机会,传播主的恩德。
(shown)天地间的气息微妙深遂,无穷无尽,惟澄净自心才能渐渐感知一二......
(shown)如果金钱能像兽群一般的孳长, 那么我们不妨将自己当作牧人,而牧群最终的大小就是牧人管理的好坏......
(shown)只要我们遵照宇宙创世主给我们安排的路走,衪,会照护我们,永永远远......
水岸边的身影,出现了又隐没,正如梦幻。“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水岸边的身影,也依稀如此,只是,我已不想如此诗的作者般去寻觅。
(shown)那么“我”,到底在不开心什么呢?而这个“我”确实是真正的我吗?还是长期担忧下来既定思维所形成的观念,观念成了“我”的一部分……
(shown)爷爷这段时间就像是时空旅人一样,在我们这个世界和不同的世界游走,也许以后转世后,有他自己的生活,就真的不记得我的存在。
前几天友人传来一篇文章,资料年份为98年,不知是否是西历算法,还是我们这个地区的年份,只知文章稍稍描述了关于哈佛大学最受欢迎的一堂课。
今年中秋节已过了近一个月,不经意想起天上明月仍高高挂着,心中回忆起关于月的种种传说,也据说,月……其实是史前人类放到天空中去的。
(shown)当一个人拥有超越一般人的,越得注意考虑自己的一思一念,会不会在不经意间,掏去了这世界中最重要的基石。
(shown)我难过了一阵,毕竟它耐旱的身影曾经帮我增加了忍受力,而我却不晓得它适合什么──每个人需要的方式与关爱都不同。
(shown)我似乎看见了一位自己知悉的骑士投入他国的阵营,战场上两兵相交后,即使未得胜,骑士仍留下了风度。
(shown)因为有定期定额的储蓄计划,在工作上的宽容度与忍耐力更甚于前,年轻时遇到挫折想不做就离职的个性,现在则会多考虑一下,除了离开外还有什么其它的办法,有没有突破的可能。
(shown)了解每个人的特性,才知道每个人适合摆在哪个位置上。将每个人摆在适当位置的过程中,如果我们够宏观,更上一层去看,或许,那就是在画一张美丽的图画。
(shown)神传艺术中,画家能将人、物画得栩栩如生,是神传给人的一大技能。而会说话、会微笑的版型,不也是“生”吗?
(shown)人是有局限的,在看不清全貌的情况下,我们对别人做的,在我们自己的观念与框框中认为的好事,可能反而会伤害到别人,却反说别人不知感恩。
(shown)有借必有贷──可以理解为阴阳平衡,有阴必有阳。
(shown)这使我对聚与散有了另外的想法,也许并不是什么事情都要邀同事与朋友一起做的好,在那里,几乎每个人都会遇到只有一个人单独值班的时候,面对客户的问题,在那个时间点上,就得自己单独解决。
(shown)他想符合每一个在他身边的人的期望,每个人都用不同的、差异很大的想法要求他,如果拒绝其中一个就会被那人认为是不听话与不努力不用心,拒绝不了只好什么都学。
从前的男主外女主内是男主事业,女子顾家,而现代的男主外女主内却是男子向外去玩,女子跑不了要顾事业顾家,有小孩的还要顾小孩……
多年后,才发现,原来我依然在和宇宙沟通、被宇宙的安详包覆着。
那天男孩还如同往常一样,下班回家,打开房门,一眼就看到家里变得空空如也,只剩下一张床,几件衣服和行李,还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其他的什么也没有了,他喃喃的自言自语:小静走了,真的走了……。
年过半百的总干事原就相信万物有灵,只是不会轻易向人说起,听到了这些话并不觉的奇怪,告诉秘书从前他跟别人说起地球也是个生命时,人们会觉的你在说什么。
台风天,坐在地下一楼的我,看着自然中诉说的道理,反思著刚才心里愤愤不平的一切。而树挺过了狂风。
最近在处理一批即将到期的支票,有趣的是,这些支票开票时一拖再拖,最后到期日全部押在七月二十日,似乎在提醒最近接了新工作的我,不要忘了这个日子。
    共有约 90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