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浙江湖州有位孙邵先生,一天他的一位好朋友送给了他一些劝善的书籍、资料。孙邵先生看过后很相信,从此日日以善行自勉,从不违背道德准绳,非常用心的做善事。
肖家玉,女,已满八十四岁,家住成都市新都区桂湖附近一户农家,膝下有子女五人,全家几代和睦相处。肖婆婆性格开朗、对人和气、乐于助人,长期信佛,善待一切。是新都区远近闻名的善婆婆。
唐朝的太子通事舍人王儦说:“人生的遭遇都和你的命运有联系,命运事业早就定好了,所以不是吉就是凶,该什么时候来也是注定的。
我从上面往下看,看到地球太小了,就像芝麻粒碾碎了那么大,地球黑乎乎的,如果抓一把地球上的土,里面全是蛆虫。我还看见了地狱,地狱比地球大好几倍。
这是早年在上海发生的一个真事。
听俺娘说过,俺老姥爷家住现在的山东省平原县,九十多年前,他八十多岁。当时方圆百里都知道他在阴间当差。俺老姥爷心眼好,人也勤快,经常给乡亲们治病。
我是山东省的一位农民。2006年5月份,大法弟子给我讲真相,并让我念“法轮大法好”,我相信了。
清代康熙初年,有个人名叫李太学,他的妻子妒忌残暴,常常虐待丈夫李太学的妾,发怒则扒妾的裤子鞭打,几乎没有一天不打。
先给有缘人讲述一个真实的故事。1998年,米易县新河乡有一位70多岁的老者讲述了他神奇的经历,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老者前一段时间得了重病,有一天他突然“死”过去了,人已经没有大气,小气未落,只有心窝是热的,家人把后事都准备妥当了,用门板抬放在堂屋中,只等一落气就装棺收敛。可是老者那口气就是不落。等到第三天早晨,老者在“哎哟!莫打了,莫打了!”的哀嚎声中醒过来。儿女们赶紧围上来,问他“谁打你?谁打你?”老者慢慢坐起来说他浑身上下都被打的好痛啊。在老者的示意下,儿女们揭开他的衣服、裤子,老人浑身上下全是青一道紫一道的血楞子。全家人非常震惊,老人昏死这两天,一家人都守候在他的身旁,是谁把老人打成这样呢?
我是一名退休干部,今年六十八岁。过去我深受邪党灌输的无神论影响,从来就不信神、不信鬼,更不信有天堂和地狱。然而一次梦游却彻底转变了我的观念。
河北某县城关镇,有一退休女职工,性格很活跃,因此经常参加老干部局组织的歌唱队演出,演唱歌颂邪党的歌曲。旧日的好姐妹(大法弟子),看到后心里很不是滋味,就给她讲真相,告诉她参加这种活动,对她本人的危害,并劝说她退出党团队,告诉她抹去兽记的事。当时,她碍于面子,就敷衍的答应了。可是等朋友走后,她却说:“我才不信那些什么神、什么鬼的,哪有啊 。”也难怪,因为她整个生命过程,都是在邪党的无神论中泡大的。
得法前我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学法炼功后,病情一度好转;但近期由于学法不深,修炼不精进,再加上邪恶形势的迫害,致使过年前我的病症又出现。爸妈把我送进医院治疗,谁知住院后我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在强大的药量作用下,我一度昏迷,心跳与呼吸全部停止。
早就听说在湖北省应城市的郎君镇上有一位老爹爹,他经常向人讲述他年轻时亲身经历的“阴间小鬼拿错魂,死而复活”的奇事。一直以来我半信半疑,近日走访了本人,才弄清了事情的原委,去掉心中的疑团。
台湾台中县港区艺术中心邀请国画家江逸子展出国画作品及孔门塑像。本名江锦祥的江逸子,曾跟随溥心畬、彭淳士等画家习画,后来随济南大士李雪卢读书,不但熟读经书,对佛学也有深入研究,这次在港区艺术中心展出的作品中,更有部分与佛学相关的画作。
有关“地狱变相图”,起源于唐代画圣吴道子的首创,有感于当时盛唐的富庶,同时也导致社会人心奢侈而堕落,杀业媱乱的为严重,于是发心在长安景云寺作此壁画,观者摩肩接踵,令许多屠户放下孽刀因而改业不计其数,媱介押客从此消声匿迹,对教化功德可见一斑,可惜此画毁于历代战火,失传于人间。
    共有约 105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