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陈会
(大纪元记者张云清台湾南投报导)12月24日早上,为了让陈云林看到法轮功学员制止迫害诉求,法轮功学员黄秀兰等人先在日月潭“九龙口”米洛克饭店旁拉横幅,随后“中华统一促进党”也来到这里要拉横幅,据法轮功学员表示,对方态度蛮横,并口出秽言,但是法轮功学员为防有心人士挑拨、污蔑,因此多方忍耐,更未与对方有任何肢体冲突,至于有媒体报导统一促进会人员被车门夹伤,当场血...
(大纪元记者李黛娜、郑亦宸、张雪卿、罗令尹日月潭报导)面对中共群体灭绝法轮功暴行,大陆海协会会长陈云林在台期间,法轮功学员用平和、理性拉布条、静坐的抗议方式,在台湾竖立最佳典范。值勤警察竖大拇指表示,每个人都像法轮功学员这么平和,真的不需要警察。边说还边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南投县政府、海基会为了陈云林的到来,24日当天,日月潭湖面除了大批维安警力和救难人员,几乎不见其他游客,93艘游艇全部被包下,下午3点半的日月潭湖面,只有两会代表团的2艘游艇,以及媒体搭乘的4艘游湖。当船只来到那鲁湾岛屿停留时,一艘高喊“陈会长好”的游艇,却在距离岛屿不到50公尺处扬长而过,警方的维安标准,再次令媒体质疑。
大陆海协会长陈云林原订24日搭游艇游日月潭,但为了避见台湾法轮功学员“制止迫害法轮功”的诉求,以会见亲民党主席宋楚瑜为由,取消游湖,由陈云林的夫人赖晓华、海基会董事长江丙坤夫妇及海协会代表登上游艇,在20艘船的戒护下游湖一周。当船经玄光寺码头附近,岸上法轮功学员高声呼喊“制止迫害法轮功”,连位于半山腰玄光寺上大陆旅客都赞叹:“哇!这么远还能喊这么大声,他们真...
12月24日,江陈会第四天安排的行程都在南投县境内。上午首先安排到埔里的中台禅寺,之后原本预计11:40分到水里乡新山村的八八灾区访视行程,也延误到12:40分才到现场,不过因为警方管制,新山村现场除了上百位媒体记者之外,并无一位南投灾民到场;倒是沿途有数百位法轮功学员举横幅布条,呼吁制止中共在大陆对法轮功的迫害,不过陈云林车队并未停下了解。大陆官员无视大陆...
(大纪元记者吴涔溪南投报导)湖面广阔,轻舟划水而过,一船又一船的游艇将大陆游客载上码头,这里是日月潭的风景胜地玄奘寺。但今天的玄奘寺却无清幽之雅,反而气氛凝重。因为大陆海协会长陈云林今天要来游湖,玄奘寺的码头除了陆客、船东家,还有明显增加的大批警力。
陈云林到台湾,台湾各界许多团体表达激烈的抗议。法轮功学员是这次人数最多的抗议团体,但是每个法轮功学员所展现出的祥和平静,让在场的警员、媒体和其他的抗议团体留下深刻的印象。所有的抗议团体几乎都被安排在拒马、围墙包围的空地。六千名法轮功学员一贯平静地炼功,以其和平的方式表达诉求。
〔自由时报记者郑琪芳、陈梅英、苏金凤/台中报导〕第四次江陈会昨举办“陆资来台投资座谈会”,中国企业代表要求简化人员来台手续,希望台湾提供“落地签”;还有中国企业代表争取开放“工程统包”,由于涉及庞大商机,特别受到瞩目。
〔自由时报记者俞肇福/基隆报导〕江陈会在台中举行,蓝营政治人物和中国特使陈云林大宴小酌不断,民进党前主席林义雄昨痛批,国民党领导阶层毫无忌讳地,想成为北京政府在台湾的代理商,非常不好;他并说,陈云林来台,整个政府所作所为,给人民的感觉就像是地方官在迎接钦差大臣!
(大纪元记者陈文敏、黄玉燕苗栗、台中报导)大陆海协会长陈云林23日在警力的戒护下,参访苗栗三义木雕博物馆及大甲镇澜宫。陈云林所到之处抗议群众无所不在,到镇澜宫拜妈祖的行程,更是被拉布条直接重批:“共匪无神论,拜妈祖拢(都)是假,宗教统战,滚回去”。
中共官员陈云林即将结束在台中行程,将启程到南投日月潭,在他住宿台中的最后一个晚上,法轮功学员在正对裕元花园酒店的空地上,举办了一场记者会,诉求“停止迫害!法轮功对陈云林的呼吁”,吸引酒店内的媒体和官员引颈而望。
(大纪元记者陈文敏、陈丽燕苗栗报导)大陆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会长陈云林,抵达台湾第三天,参访苗栗三义时,法轮功学员“制止迫害法轮功”的标语与抗议声如影随形,陈云林想不听到都很难。
陆资来台投资6月底开放,至今通过22项总金额11.5亿的投资案。江陈四会,23日第三天举办“陆资来台投资座谈”,研拟放宽第二波陆资投资产业及项目,鼓励陆资来台设立研发中心。
陈云林住宿台中及中部参访行程,随处可见法轮功呼吁停止迫害的布条标语,上千名法轮功学员如影随形、平静祥和的举动,令报导江陈会的中外媒体刮目相看,特别对于法轮功学员不论晨昏低温下的坚持印象深刻,他们说:“真是不可思议。”与此同时,包括纽约时报等国际媒体大幅报导阿根廷诉江案。
(大纪元记者郑亦宸台中报导)陈云林来台领教台湾民主自由进入第三天,台中裕元花园酒店外围各个团体接力,日夜不断向陈云林喊话,市议员创意花招不断,今日上午不只放和平鸽要求撤导弹,还大玩共匪九宫格投掷游戏。
(大纪元记者黄玉燕台中报导)尽管管制区被层层警力包围,但23日上午,陈云林车队离开裕元酒店出发前往苗栗西湖渡假村,在饭店大门即遭逢冲破多层管制防线的3位台中市议员,在30公尺的最后一层铁丝网外,以高分贝的喇叭鸣放声,对准陈云林车队高喊“台湾中国一边一国”,过后与警方对峙30分钟才离去。
第四次江陈会期间,数千名法轮功学员在会场外静坐守候,从白天入黑夜,从晚暮到朝曦,日夜不停以和平、理性的方式向来台的中共官员表达“制止迫害法轮功”的诉求。法轮功学员展现出的平和、理性、善良力量,也深深触动台中市民心灵。尽管正逢寒流来袭,低温冷风中却上演许多温暖拂心的小故事。
〔自由时报记者黄敦砚/台中报导〕江陈会第二天,管制区周边商家生意大受影响,不少商家骂翻!台中市福顺路上一家刘姓机车行老板表示“这几天生意掉了六、七成”,福科路上另一家早餐店老板娘更是愤愤的说“生意非常差,从来没这么惨过”,大家都希望江陈会赶快结束。
〔自由时报记者苏金凤、张协昇、杨政郡、蔡淑媛、黄敦砚/台中报导〕两会完成三项协议签署,抢救台湾行动联盟昨晚也在裕元酒店前召开国际记者会,宣布在裕元前抗争暂告一段落,但往后仍将对海协会长陈云林“如影随形”,表达“台湾中国、一边一国”的立场。
(自由时报记者丛昌瑾摄)↑江陈会昨日登场,民进党台中市议员们昨日以电子花车的方式表达诉求。(记者丛昌瑾摄)〔记者苏金凤、唐在馨、张协昇、许国桢、张菁雅、杨政郡、蔡淑媛/台中报导〕虽然警方设下重重管制,不过,为让住在管制区饭店高楼内的海协会长陈云林听到台湾人抗议心声,本土团体、绿营人士昨日以施放冲天炮、空飘气球来“突破”封锁,并摆出“假飞弹”瞄准会场饭店...
“感谢领导”江丙坤敬酒出糗海基会代表江丙坤(右)与海协会代表陈云林(左)在发表谈话前先握手致意。(自由时报记者詹朝阳摄)海基会代表江丙坤(右)与海协会代表陈云林(左)在发表谈话前先握手致意。(记者詹朝阳摄)
〔自由时报记者钟丽华/台北报导〕第四次江陈会签订“两岸农产品检疫检验协议”,攸关两岸农产品进出口,农委会主委陈武雄昨天坦承,协议是互惠的,台湾农产品可望通关顺畅,但中国符合进口条件的也可以快速通关来台;农民团体忧心,“台湾去得变多,但中国来得会更多”,若对农业造成严重伤害,届时不排除发动农民走上街头。
〔自由时报记者黄淑莉/斗六报导〕针对江陈会签署“两岸农产品检疫检验协议”、“两岸渔船船员劳务合作协议”,农、渔业大县云林县长苏治芬、嘉义县长张花冠22日共同发表声明,两项协议对农渔民权益影响极大,在农渔民权益未获明确保障前,强烈反对径行签订。
农产品协议》中国山寨水果冲击台湾农业)摩天岭甜柿、高接梨、新社香菇、苦瓜,都是台中县内重要高经济农作物,但已有中国的“山寨版水果”在台低价抢市场,多位农民昨拿着正港的台湾水果到江陈会会场外,向陈云林抗议中国的“山寨水果”已影响到台湾本土农业。(自由时报记者廖振辉摄))摩天岭甜柿、高接梨、新社香菇、苦瓜,都是台中县内重要高经济农作物,但已有中国的“山寨版水...
〔自由时报记者陈梅英/台中报导〕江陈会四项协议虽然租税协议临阵喊卡,但是在两岸标准计量检验认证合作协议上,标检局以两岸共同制定标准未来一起抢全世界的钱为说帖对外宣传,台商表示,包括奇美电、台达电申请参与中国标准工作小组已经都被reject(否决),所谓制定共同的标准到底是符合谁的利益?台湾政府恐怕太过一厢情愿。
〔自由时报记者陈梅英/台北报导〕在各界质疑声浪中,第四次江陈会还是签署三项协议,包括“两岸农产品检疫检验协议”、“两岸标准计量检验认证合作协议”与“两岸渔船船员劳务合作协议”。
〔自由时报记者罗添斌/台中报导〕海基会董事长江丙坤昨在江陈会谈中,对中方迟未将台湾重大经济罪犯遣返,以及毒奶粉事件求偿未果等问题,当场向海协会会长陈云林表态,要求中方加紧处理,但陈云林大打太极,指有些是延伸问题,有些是协议要落实的问题,双方还可继续协商。
〔自由时报记者张菁雅、范正祥、曾韦祯/综合报导〕江陈会会场外警力重兵部署,附近民众抱怨连连,台中市长胡志强昨日表示,目前会场周边承受的维安压力比廿日的游行还大,将等明天午夜再考量是否降低管制措施。
〔自由时报记者彭显钧、邱燕玲、李容萍/综合报导〕为了替马政府的两岸政策及正在进行的江陈会辩护,国民党昨再次向民进党主席蔡英文提出五问,也批评民进党只用片面、误导的讯息对支持者洗脑,动员群众上街头,不利政策辩论。
〔自由时报记者李信宏、张勋腾、彭健礼、蔡智铭、欧素美/综合报导〕距离二.六公里的三处地点,出动一千名警力保护陈云林!中国海协会会长陈云林等一行人,今天中午到苗栗县西湖渡假村用餐,下午再到三义乡的木雕博物馆及台湾艺术博物馆参观,苗栗县警方高度重视,包括保一、保四支援警力,共动员一千名警力维持秩序、指挥交通。
共有约 136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周一(11月12日),约300名乐投投资受害人到武汉市江汉区区委政府维权,喊出“要见区长、打倒腐败,还我血汗钱”的口号,但区长没有出面接见民众,也没能给他们一个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