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
作为千古一帝,文武全才、智慧超群的唐太宗李世民,不仅为打下大唐江山立下了赫赫战功,而且其在位二十三年,打造了辉映古今的“贞观之治”:国政清明,经济繁荣,社会安定,武功兴盛;文化艺术、诗词歌赋璀璨辉煌;世人仰慕,万国来朝。可以说,唐帝国乃是当时世界上最为富强繁荣的国家。
孔子在《论语‧季氏篇》中有这样一段话:“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有国”的是诸侯,“有家”者指“大夫”。
在自家土地上或者人迹罕至的地方发现或捡到宝贝,应该归谁?之所以提出这个问题,是因为近些年来,大陆媒体时有与之相关的新闻。
现在很多人不一定知道在中国古代还有一个“人日”,就是在每年的正月初七。据说在盘古开天辟地后,女娲第一天造了鸡,第二天造了狗,第三天造了猪,第四天造了羊,第五天造了牛,第六天造了马,到第七天才造了人。因此这一天被称为“人日”,也叫“人庆节、人胜节、人口日、人七日”或是“七元日”。也就是说,正月初七是人类共同的生日。
唐朝,是中华历史上一个承前启后、百花齐开、大放异彩的全盛时期。她的温文有礼、文化鼎盛和威力远播,与当时西方世界的腐败、混乱和分裂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以致在人类的文明发展史上一路遥遥领先。尤其是唐太宗李世民缔造的“贞观之治”,使整个社会真正走入了一个祥和、礼让、安定、富足的歌舞升平时期。
在中共出于政治需要而大力批判传统文化的灌输教育下,许多中国人对于古代中国历史文化、古语的认知都被扭曲,比如对于耳熟能详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理解就是“普天之下的土地都是君王的,四海之内的大臣也都是君王的臣下”。也因此,这两句也成为了中共批判儒家有“家天下”、“国家为君王的私有财产”理念的直接证据,成为了批判“封建社会”、迷惑民众的重要说辞...
上古五帝时期就有了高等教育,当时的教育场所叫“成均”,虞舜时称为“上庠”,夏朝时称为“东序”,商代时称为“右学”,周代时名为“东胶”。西周时已经出现了“太学”的说法;从汉代开始,“太学”成为国家在京师所设大学的正式名称。
常常看到日剧、韩剧在描写家庭成员回家或者客人前来拜访,尤其是在敲门无人应答直接进入没上锁的屋子时,通常会大声说“我回来了!”“请问家里有人吗?”等等。而这正是中国古人提倡的礼仪,即“将上堂,声必扬”。古人认为外人(家人)来访(回家)不敲门、不打招呼是不礼貌的行为。
中国古代历朝历代,皆有不少官吏。为官者,除了要敬畏天地、秉承圣人教诲修身、修心外,自然也还有一定的做官基本守则,即官箴。1975年在湖北省云梦县出土的秦代竹简中,就有官箴文献《为吏之道》,让我们得以一窥先秦时期对吏治的重视和对官员的具体要求。
中国人自古就相信神佛的存在,作为天、人连接的帝王也必须秉承上天的旨意,因为其权力“受命于天”,古籍中对此亦有阐述,如“有夏服天命”、“有殷受天命”、“先王有服,恪谨天命”、“丕显文王,受天有大命”等。
汉朝是一个“以孝治天下”的王朝,如开创“文景之治”的汉文帝,对于自己的母亲薄太后,就非常孝顺。母亲生病,他不仅广招名医,而且还亲自给母亲喂药。母亲病情突然加重时,他更是万分焦急。上行下效,整个汉朝,对于老人,是相当的尊重,也给予了一定的特权,而保障老人特殊权利的是历史上有名的“王杖制度”。
古代修佛修道的人有一种奇特的修炼方法,那就是长时间睡觉,有的甚至可以睡上几十年。五代至宋初,就有这样一位嗜睡的修道人,名叫陈抟,人称“陈抟老祖”或“睡仙”。他经常闭门睡卧,往往累月不起。
现代人都渴望长寿和不死,但是却往往求而不得——即便在世人认为的科技相当发达的今天。也因此,人们不愿相信在远古时的先民,有过远高于今人的寿命,乃至不死,进而将其当成神话传说。
清朝圣祖康熙皇帝,素以仁孝治理天下,并以此教育皇子皇孙。他告诫自己的儿子,“凡人尽孝道,想要得到父母的欢心的,不在衣食之养奉,只在于要保持善心,所为合乎道理,慰藉父母从而得到他们的欢心,这才是真正的孝道。”
古人认为天灾的始末与君王的德行息息相关,历史上最有名的“汤祷桑林”讲述的就是商朝的汤王为了百姓献身的故事。故事说的是商汤朝开始不久,发生了一场旱灾,持续了七年。持续的旱灾使河干井枯、草木枯死、禾苗不生、庄稼无收、白骨遍野。为了使天帝解除旱灾,商汤就在郊外设立祭坛,天天派人举行祭礼,祈求天帝除旱下雨。这就是“郊祭”。
打开中国历史画卷,不难发现,那些留下千古英名的帝王不仅有运筹帷幄的能力、如金刚铸造的超常意志,而且均得到了上天的眷顾和助力,在危难时化险为夷、转危为安,并最终成就了一番伟业。这其中就有开创“贞观之治”的唐太宗李世民、希冀天下共享太平盛世的明成祖朱棣,以及缔造“康乾盛世”的康熙大帝。
清朝圣祖康熙皇帝一生不仅文治武功卓绝,彪炳青史,而且谦逊自律,且以仁德为怀,体恤臣民,其去世后被尊谥为“圣祖仁皇帝”。《清世宗实录》(卷一)记载了众人选择这一尊谥的原因:“谨按《传》云:为人君,止于仁。《礼运》曰:‘仁者,义之本,顺之体也。得之者尊。’《说文》云:‘在天为元,在人为仁,故《易》曰,元者善之长,仁者德之首。’大行皇帝体元立政,茂育群生,以义制事...
古老的徽州,孕育了底蕴深厚的文化,其在建筑、雕刻、绘画、篆刻、盆景、理学、医学等诸多方面都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并流传于后世。坐落在黄山脚下黟县的“依山造屋、傍水结村”的西递、宏村,是徽州古民居遗产的代表,其白墙青瓦和马头墙的建筑模式,充满了独特的韵味,而其家家户户的中堂立柱上和书房中字体隽秀、朗朗上口、富有哲理的楹联,更是让人慨叹。
可惜,这样的神技和神迹在当代中国,已经几近绝迹了。因为对于中医精华部分的修炼和特异功能,现代人因为注重实证医学,用现代研究方法不能得知因由,因而弃为糟粕,实在是本末倒置。
这也意味着此后的年轻一代只能接受党文化的教育,再也无从得到来自家庭、学校、社会、邻里潜移默化的教育和熏陶,再也无从知道究竟该怎样做一个有德行的人,他们变成了没有传统文化的一代,而这正是中共毁灭中国文化的真正目的。
这座无书的纪念碑不仅在告诉后人德国历史上最为耻辱的一页,也是在警示后人不要重蹈覆辙。因为只有记住“焚书”,才不会再度发生“焚书”。未来的中国,该怎样铭记同样的历史,警示后人呢?
中共建政后,从“反右”到文革,每一场运动中都出现了这样的告密者,一幕幕人伦惨剧相继上演,告密者在种下罪孽的同时也将自己送到了有形无形的审判台上。
在指责声和被苏共新领导层的漠视中,法捷耶夫选择了自杀之路,而他希望葬在母亲墓旁的遗愿也没有实现。随着岁月的流逝,他的名字也逐渐被世人所淡忘,而他的悲剧在共产国家并非是特例,苏联
更为可怕的是,早已被中国洗脑的中国人早已不知正统婚礼的内涵,正统的婚姻礼节被彻底抛弃,即便保留了亲迎,但却不知其内涵。自然,婚礼的神圣感和责任感也不复存在。现在的很多婚礼低俗、胡闹,以及小三、一夜情、包二奶等盛行,与中共破坏正统的婚姻观念和婚礼形式不无关系。而中共包藏祸心,毁灭包括婚礼在内的传统文化的真正原因。
本篇说的是另一个典型“革命母亲”范元甄,她是曾做过高岗、陈云、毛泽东秘书的李锐的前妻,她的女儿李南央2002年写的《我有这样一个母亲》,披露了许多鲜为人知的细节
然而,接受马列主义的中共却把中国人物质化,提出了所谓的“男女平等”,将女性像男性一样对待,女人要像男人一样走出家庭干革命,而这实质强调的是男女对立。其结果是不仅女人不像女人,不再温良贤淑,男人也不像男人,无承担责任的意识,无阳刚可言。在一个家庭中,双方互相都要争抢家庭地位,甚至斗到你死我活,家庭自然无和谐可待,子女也自然受到影响。
中共1949年建政后,为其夺取政权立下巨大功劳的众多中共党员,在其发动的一次次运动中,不是惨死、家破人亡,就是被迫害的身心俱伤,如此迫害为自己夺取天下之人的中共,古今实乃罕见
2010年,大陆上映了一部叫《大秦帝国》的电视剧,在剧中,曾在秦国推行变法的商鞅被塑造成一个因主持改革而使帝国日益强大的英雄,一个主张以法治国的先驱,一个最终以身殉国的伟人。他的酷刑只因乱世之中,惟有重典;他的愚民政策,只为强秦政策得以实施;甚至最后,编剧为了成就商鞅的完美形象,罔顾历史,选择了让他与恋人双双饮毒酒自尽,而非逃亡后被车裂的悲惨下场。而且,电视...
对于出自苏联作家高尔基《海燕之歌》的这句诗,很多中国人都并不陌生,因为这是大陆中学必学的“红色课文”之一。这首散文诗表面上虽然在讴歌在海面上飞翔的海燕,不惧怕暴风雨的来临,实则在赞美俄国即将到来的“无产阶级革命”。其创作的自传体三部曲《童年》、《在人间》和《我的大学》也为不少中国人所熟悉。如果说,彼时的高尔基受到共产党的蛊惑而政治上稍显幼稚,尚可以理解外,那...
川普上任半年来所取得的成就,焉知不是他顺天意而得到的助力
共有约 465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由香港民阵发起的和平、理性、非暴力大游行,遭到警方否决,仅允许在维园集会。对此,民阵及民主派议员们予以强烈的谴责,并呼吁港人都走出来,和平、理性、非暴力地抗议,捍卫香港的自由、人权、法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