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
加拿大最耻辱的一页,莫过于从100多年前到1947年的排华及对华人的歧视。比如向华人征人头税,制定多达100多条的对华人限制、歧视的法规。卑诗省当年可谓“佼佼者”,在歧视华人和赚取华人的人头税中,都算出类拔萃。据加拿大平权会调查,加拿大联邦政府当时共对华人征收了2300万加元的人头税,其中850万加元被转移给了卑诗省政府,这笔钱等于现在10亿加元。
多伦多今年真跟选举干上了。这边厢市长候选人活动频繁,那边厢又开始了省选,而且日期是一个月后的6月12日,迫上眉睫。
现在无论在西方还是东方,父母亲年老的时候,都不会想到要让儿女养自己。倒是出现了一个新名词“啃老族”,意思就是父母老了老了,子女不但养不起,还要吃住在父母家,好吃好住不算,还要父母伺候着,不到结婚,不离开父母家。更遭的是,结婚生子后还要父母养孙子孙女呢。
看到大纪元登了一篇文章“会开拖拉机爱骑摩托加第一夫人竟是女汉子”,还真是有趣。这篇文章说的是哈珀总理的夫人劳伦,“是一个会开拖拉机、会用电锯,喜欢骑马、骑摩托车的乡村女孩。不过,用流行词来说,劳伦称得上是一个“女汉子”,特立独行的她,曾经独闯非洲旅行半年拍摄照片。”
一提到找一份比较理想的工作,可能大部分人都会皱眉。的确,在加拿大,找工作容易,但找一份理想工作,真不容易。
加拿大安省自由党政府几年前在大选前夕突然撤掉两个正在建设中的天然气发电厂,被反对党指责他们隐瞒事实真相,销毁有关资料,浪费纳税人巨额金钱。尤其是前省长麦坚迪的办公室电脑,有关天然气发电厂的电子邮件被蓄意删除。
今年年初,安省旅游和文化厅长陈国治在安省议员补选时,在一家中文报纸上,发表了一篇指责哈珀政府偏心犹太人的言论,题目是《华人何处不及犹太人》,认为哈珀总理访问以色列是在搞厚此薄彼的一元文化。这种制造种族分裂,煽动华人社区,挑拨一个族裔去反对仇视另一个族裔的举动,引起社会上的强烈反响,并遭到多大副教务长陈良璇博士的发文反驳。
多伦多市长的选举虽然只处在报名阶段,却已经峰回路转,高潮迭起。最近,新民主党华裔国会议员,杰克.林顿的遗孀邹至蕙宣布参选多伦多市长,将本来就极富戏剧性的多伦多市长选举,推向了一个新高潮,形成了四强争雄,短兵相接的状态。
中国大陆的雾霾,这听起来本是又陌生,又吓人的东西,这几年在中国大陆,却如入无人之境,长驱直入,让中国人在痛苦和无奈中与之共存,而且越来越频繁,越来越浓厚,造成空气严重污染,超过国际标准的几十倍。
自去年年初韦恩当选安省自由党少数政府的省长以来,每次安省补选,相信她都提心吊胆,因为每次结果都令她失望。在2月13日多伦多的康山区和尼亚加拉瀑布区的补选中,结果可能让省长更心惊,更担忧省自由党的前途——自由党在这次补选中,杀羽而归,得到零蛋。
圣诞节假日,放松放松,到网上随意浏览,偶然看到一篇女儿要富养的文章,不由感兴趣,看了好几篇类似的文章,更有文章引经据典,说自古有穷养儿子,富养女儿之说。
在2013年与2014年交替的时候,有一则独特的新闻,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这则新闻讲的是香港的狮子山,在2013年12月22日下午两点,突然出现两次红眼奇观,共持续30分钟才消失,其景象和几年前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演的一个舞剧“红眼石狮”不谋而合,寓意深远。
新的一年,2014年开始了。每个人对新年都有一份期待,对自己,对家人。但是到了年终,这份期待是不是实现了呢?实现了多少?姑且不管家人的目标是否实现了,先看自己如何才能容易地实现自己定下的目标。这里面是有一套管理方法的,我们姑且叫“管理自己”。
马年到,中国新年现在在西方社会已经广为人知。我还糊糊涂涂地搞不清年三十是1月31号还是2月1号,一位法国朋友,从前的同事已经在1月31日那天给我发来一份电子邮件,祝愿我当天晚上和第二天有很多很多的幸福和金钱。看来这位老兄对中国新年不是一般的了解,还了解得很细。除了知道年三十要守岁,年初一是新年之外,还知道中国人对新年的祝愿是发财。
上星期的大雪,可能很多人还记忆犹新。雪从清早下到夜晚,十几厘米厚,路况一塌糊涂,冰雪多,路湿滑。老板给大家发电子邮件,要大家早点回家。想到今天的交通肯定不会好,我也就早早下班,随着大众往地铁站走去。
在2013年与2014年交替的时候,有一则独特的新闻,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这则新闻讲的是香港的狮子山,在2013年12月22日下午两点,突然出现两次红眼奇观,共持续30分钟才消失,其景象和几年前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演的一个舞剧“红眼石狮”不谋而合,寓意深远。
中国几千年来的许多朝代,建了很多长城以保护国土和国民不受外敌入侵,万里长城成为联合国受保护的遗产,成为中国人的骄傲,外国人的羡慕。但最近这几年,中国却冒出了一个雾霾长城,这玩意儿还真是名不虚传,比老祖宗的长城长多了。
加拿大只有3千多万人口,却有占世界第二位的领土面积9,970,610平方千米,地广人稀。但是,加拿大政府最近为了扩展领土,正式向《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提出申请,要求加大加拿大的北极海床界线。
今天与一位朋友聊天,他说,刚来加拿大时,他听见人家讲“黑色星期五”,他以为是星期五天黑了才出去购物,所以叫“黑色星期五”。现在才知道,“黑色星期五”是商店打折扣大减价,吸引众多顾客来买东西,然后有盈利,账面上的赤字转为黑字。我对“黑色星期五”的理解则是13号如果碰巧是星期五,那么就是黑色星期五,不是一个很顺的日子,做起事来要小心。两人为自己对黑色星期五的误解...
在11月中旬,加拿大全国许多地区发生了一次特殊的抗议。加拿大许多民众,环保团体,原住民聚集在各地区的省、市政大楼前,反对阿尔伯达省油砂石油的扩张和与油砂相关的输油管道项目。这个项目可以为许多地区带来滚滚财源,但却遭到民众的强烈反对,为什么呢?很简单,油砂一旦在运输过程中泄露,就会对环境和居民居住带来负面影响。
英文 putting one’s foot in one’s mouth,直译是某人将自己的脚放进嘴里,真意是某人讲了一些后悔莫及的蠢话。这个短语最近被加拿大的主流媒体文章用来形容联邦自由党新扎党魁小特鲁多。
李嘉诚这个香港首富,这几个月以来的一系列大动作,搞得香港与中国大陆好像历经商业大地震一般。几个月来,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报纸不断以头版醒目位置登出:“李嘉诚接连抛售香港及内地资产,业内称看空内地楼市”;“李嘉诚抛售410亿港元内地香港资产,被指‘弃港投欧’”;“李嘉诚70亿抛售上海黄金商业项目”;“李嘉诚家族继抛售中国资产后开始减持A股”;“李嘉诚抛售商业地...
加拿大好像军人不多,平时在街上很少看到“大兵”,一般都是从报纸,电视上看到军人在阿富汗当值。加拿大当兵不是义务的,是自愿兵。有很多人把它当作一份不错的职业。当然,这份职业异于一般职业,它是有生命危险的,也不一定是终身职业。但很多人还是把它当作一份不错的工作。看到网上有一个视频,讲一位孝顺的儿子在父亲去世后,痛改以前酗酒吸毒,好吃懒做的恶性,到部队当兵,省吃俭...
加拿大有一件事很怪,什么东西一进到加拿大, 就变成 “贵“的代名词了。尤其在多伦多,房价贵、汽油贵、服装贵、商品贵、手机费用贵,交税多等等。即使是价廉物美的美国店一到加拿大开店,也开始提高价钱,甚至比加拿大本土的店价格还高。加拿大的上班族,比如说做IT的夫妻俩的工资加起来,也有十几二十万的,但这一系列的“贵”之后,手中的现金就所剩无几了。所以加拿大人不得不在...
前多伦多市议员,代表怡陶碧谷社区的荷礼狄(Doug Holyday)8月份在省议员差额选举中成功当选后,谁来继承他在市议会留下的空缺就成了市民和媒体关注的问题。其实这个空缺即使被填补了,也只能任期到2014年12月,大约一年多时间。但毕竟这是一个市议员的位置,市府内有不同的派系,每个派系都希望新人是自己阵营这边的,所以角逐也比较激烈。
在网上看到多伦多市政府豪花7万5千元购买30张座椅的消息和看到那张关于椅子的照片。椅子看起来式样普通,看起来最多200元一张就了不起了,怎么会贵到2,500元一张?
在大纪元网上看到一篇文章,提到加拿大的高收入精英,多为已婚白人男子。这在加拿大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虽然在许多大公司,有大量非洲裔、亚裔、拉丁裔的员工,但越往高层,白人比例就越大,其他族裔的人就越少。
在加拿大公司上班,要不自带午餐,要不就到快餐店买一份午餐。长期以来都嫌自己带午餐麻烦。因为晚上要做好,早上别忘了带来上班,然后去热饭时,微波炉前总是排队,吃完饭后要洗碗也要排队。所以我一般都是中午到快餐店买一份午餐解决问题。长年累月,不知道在多少个商业食街的快餐店买过午餐,所以不知不觉就开始观察快餐店的生意情况。经常会发现,有的快餐店前队伍排得弯弯曲曲,有的...
在网上读到一篇文章,很有感触。文章题目是“列治文华人请叮嘱自己的父母,不要再偷菜了”。文章说,“这段时间的大温列治文(Richmond News)上总在报导有人偷菜,已经看了几期了。很无语。有的是老师带学生做的小菜园,有的是社区为捐助慈善机构种的,有的是政府提供居民的小菜地….…,一般都是有人定期浇水、拔草看护的,可是会一夜之间或无人看管的时候被人偷窃….....
“世纪大案”薄熙来案的公审,吸引了全世界的眼球。从他被捕到公审的17个月内,各方等待,猜测不断,中南海各派系这17个月为如何处理薄熙来,如何达到某种目的和妥协,想来没有少花心思。
共有约 166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