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素
最近有关网络色情危害未成年人,以及性教育是否应该进入公校中小学教程的讨论一下多起来,争论集中在公校教程是否应该加入性教育,在几年级开始加入、以何种方式加入,以及...
每次看到别在领口的罂粟花,心中都回掠过些怅然。纯黑色的大衣衬著大红色的花瓣,格外显眼,走在大街上,来来回回的行人夹带着这种鲜明的对比随处可见。有时候正好遇上,我也会随手捐出2元钱,拿一朵戴在身上。
原来不打算去中国参加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峰会(APEC)的哈珀总理,现在要去中国呆上5天,参加一天APEC的非正式会议。然后,他将回来加拿大,参加11日在渥太华举行的阵亡将士纪念日活动。
10月29日是多伦多全体教育委员就“终止”与孔子学院合作协议进行投票的日子。10月27日的市政选举选出了新一届教委,从11月起新教委们走马上任,因此10月29日的会议,是前一届教委们的最后一次会议。非常明显的是,前一届教委想把孔子学院终结在他们手中,不想把这个尾巴留给后人。
在Youtube上看了一段视频,记录了上周三(10月1日)傍晚在多伦多教育局外发生的关于是否终止孔子学院(CI)的请愿活动。当时,9名多伦多教育委员正在针对相关话题听证和讨论,并对何时终止多伦多教育局与孔子学院的合作动议进行投票。
最近香港局势热闹得很,回顾中国百年历史,“五四”运动、“六四”学潮,中国很多的改变都从学生运动开始。说到底,中共党本身也是学生运动起家,它非常知道青年人的力量,因此,它在1989年会不遗余力、不顾国际影响对学生大开杀戒。目的是要自己保命。
上星期四(2014年9月18日),苏格兰举行了是否独立的全民公投,投票数以55%反对独立、45%支持独立,让苏格兰得以继续留在英国。英国能够允许苏格兰举行并承认这次公投,让身在中国大陆的华人产生很多感想,有因此反思独裁专制弊端的,但毕竟是少数;更多人抱着看热闹的心态,等著看英国在民主问题上“自食其果”的笑话。持这种心态的人比例之多,可以说是中国社会主义的一大...
福特退出市选总给人一种人算不如天算的感觉。在经历的众多丑闻,在历经戒毒、健身等各项努力后,由于身体某个部位上的那个不争气的肿瘤,福特还是“败”下阵来。
在美国,“冰桶挑战”(Ice BucketChallenge)不断受到追捧,这股冰水现在冲入加拿大,已经浇到多伦多市长福特和市长候选人邹至蕙的头上;这股自美国涌出的冰凉之水还远跨重洋,在万里之遥的中国大陆汹涌。如此转来转去,这股水已然脱去了水的原本味道,转变为一种时尚潮流。
早晨上班随手翻阅报纸,看到很多版面都涉及香港的“反占中”游行话题。其中两张对比图片很有意思,一张拍摄的是“反占中”游行起始地维园,场面空空落落,有点像普通学校正在举办运动会,不过,警方估计有11.18万人;另一张是今年七一大游行的图片,人头密密麻麻,整条街布满人望不到边,比年节花市热闹百倍,而警方估计是9.2万人。警方估算人数是否准确并不重要,关键是他们为甚...
今年三月因花费丑闻辞职的阿尔伯达省省长艾莉森.罗福德( Alison Redford),上周三(8月6日),又辞去Calgary-Elbow区的省议员职位,并且放弃$179,000加元的辞职过渡津贴。在三月份花费不当丑闻曝光后,罗福德已经将参加曼德拉葬礼花费的四万五千元公币退回,但问题并没有就此打住。媒体、以及党内、党外人士都主张彻查,在众多压力下,她最终选...
马航接连发生不幸,不得不让人想到这个国家或者是这个公司是否得罪了神。
经过6月新一轮省选,安省自由党政府由少数党变多数党政府,不必再看其他政党的脸色行事。本周一省府公布的预算案和自由党省选前的预算案一样,没有做任何改动,他们称甚至连封面都不打算更换。
今年香港7.1大游行最热门的话题是超过51万市民走上街头,据称是香港过去十年来人数最多的游行。这条消息理所当然成了第二天众多港媒的头版头条,在这次报导中,有趣的是,《明报》7月2日的头条报导出了点差池,头版头条的标题出现2个版本,并且2个版本的报纸同天出街,给本次游行增加了看点,多了些有意思的花絮。
去年香港7.1游行时,正赶上三号强风袭港,亦风亦雨,港人撑伞参加游行。当时,英文《南华早报》一语双关地说,“七一大游行”向特首梁振英展示了不断增多的狂风暴雨。
加拿大国会众议院已通过《公民法》修正案C-24号法案。该法案增加了居住要求,增加了申请费,增加了诈骗处罚,简化了处理程序。这个被称为隔了“一代人“时间没修改过的公民法,一出炉就受到人权组织的非议,主要是因为其中“诈骗处罚”引起歧义。人权组织认为,这个法案对于拥有双重国籍的人不公,一旦犯罪或者造假,有可能被取消加拿大国籍,这违反了加拿大宪法“一视同仁”的原则...
说到这个话题,我先给读者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是我儿时常听大人讲,后来自己学会了,又讲给其他人听。对于这个故事,我印象极深。
中共中央国务院周二对港政策发布2.3万字白皮书——《“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这是香港1997年主权回归17年的首份白皮书。白皮书中最引起争议的是“中央拥有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全面管治权”,这等于给中共下一步公然全面封杀香港的民主诉求做好了铺垫。
“我这一生都不会忘记那位人力车伕:他流着眼泪,蹬著车,拉着一个受了重伤的学生冲向医院——远离刚刚用子弹击倒那名学生的士兵们。”这是《纽约时报》关于1989年北京六四学潮专栏文章中的句子。这篇文章的题目是:25年前天安门广场上三轮车伕的眼泪。
今年6月12日安省省选日,10月27日举行多伦多市选,9月要完成加拿大联邦选举候选人的遴选,可以说今年是个选举热闹年。和往届政府选举相比,本次市、省、联邦三级政府选举的参选人中,多了大陆移民,这一改过去加拿大华裔参政以香港移民为主的局面,在本次选举中,大陆移民积极参选,这个现象可喜可贺。
一位关注加拿大“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设计的长者打来电话,他说,他已经为纪念碑拟好2段碑文。通话中,我请老人放慢讲话的速度,我逐字逐句把碑文记录下来,在我的心目中,老人说出的每个字都价值千金,我很珍惜。
近几年,香港人和大陆人冲突不断,彼此说话越来越不客气,颇有愈演愈烈之势。本月一对中国大陆夫妇在香港闹市街头让小孩路边如厕,一名香港男子拿手机拍摄此景,最终双方发生肢体冲突。对此,网友评论热烈。
2周前,笔者拙文《“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设计随想》发表后,先后有两位长者来电询问有关纪念碑设计征稿事宜。这次纪念碑的设计竞标有两阶段组成,首先由专业艺术家、建筑师和景观建筑师,以及其他城市专业设计人士组成的团队提交资历证明和他们以前的作品,依此评估资格及挑选出大约六个团队;第二阶段将邀请入围者开发设计想法,并最终选定设计方案。
加拿大前财长范赫提(Jim Flaherty)4月10日因心脏病突发去世。对于加拿大来说,这真是一个不幸的消息。
加拿大政府将在渥太华议会山附近修建一座耗资190万加元的“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本星期,开始进行纪念碑的设计方案竞投。那么,加拿大的这座让人们“思考共产主义的影响,思考自由和压迫含义”的纪念碑应该采用怎样的设计呢?
台湾“太阳花”运动如火如荼。由于都是学生运动、都是华人,而诉求的对方又都是政府,所以,台湾“太阳花”运动很容易让人联想到1989年发生在中国大陆的六四学潮。
 “香港出生、加拿大安大略省首名华裔检控官洪秉政,因患上罕有的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在刚过去的周日在瑞士以安乐死方法离世,终年62岁。”这是香港《苹果日报》3月21日的一段报导。
上周日在商场快餐区吃饭,可巧遇上一帮朋友,其中之一是给我培训过公司业务的老师,是位很敬业、令人尊敬的大姐。她有两个女儿,闲谈间我问起她的小女儿,她说小女儿现在德国。去了德国?干什么去了?这让我很惊讶。
加拿大人在本次冬奥会上可以说是收获甚丰。虽然奖牌总数未能始终保持第一,但是加拿大人在精神层面的作为感动着索契冬奥会。
本周二,加拿大财政部长范赫提(Jim Flaherty)提交了2014年度联邦财政预算。这是他八年任期内提交的第十份政府预算。和少数党政府时期不同,现在范赫提宣布预算时,已经不必为担心预算通不过从而引发大选而擦冷汗了。
共有约 137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