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宁
人大代表绝不是“人民的代表”,他们不过是为中共涂脂抹粉的工具。作为工具,他们与中共官员一样,必须秉承中共的旨意,必须说中共希望他们说的。
如果哪一天有人爆料说,四大行在海外都进行洗钱,笔者是丝毫不会感到奇怪的,因为中共高官通过各种途径、包括银行在国内将非法资产漂白,之后再向海外转移资产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只是作为中国人,作为海外的华人,千万不要被中共骗了和利用,在所在国留下不光彩的案底。
这五人中张首晟死了;任正非的女儿孟晚舟被拘捕,华为正被美国和西方国家排斥;马云宣布将辞职,阿里巴巴的云计算退出了美国市场。跟着中共走的公司、个人结局会怎样呢?
而面对麦家廉和林戴安的前车之鉴,各国政府、尤其是西方国家政府,在选派驻华大使和其他外交官时,一定要提前给他们打预防针,以防止中共的渗透,否则他们最终自觉或不自觉地成为了中共的牺牲品,也损害了派出国国家和国民的利益。
不仅2002年,贵州现身的天然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和无数民众的心声,宣判了中共的死刑,新唐人晚会的节目和大纪元的新年贺辞更是给出了明确的预示。
既然委内瑞拉独裁者的亲属、追随者、高官亲戚和伊朗高官的子女已被美国遣返,那么与他们一样,一边痛骂美国,一边却把搜刮来的巨额财富和子女送到美国的大量中共高官们,真的需要担心了。没准美国下一步就将对中共高官的子女、亲戚采取行动。
没有人否认,民意将决定一切。面对着汹涌的民意,面对着世界强国的承认和潜在的经济制裁,马杜罗还能撑多久?
被中共洗脑多年的中国人,除了不知道中共输出革命残害他国百姓外,又有多少人知道中共在1949年篡政后,其屠戮了众多无辜的中国人,残害了众多中国的精英,约有六千万到八千万人非正常死亡,超过人类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这样为祸中国、为祸世界的中共难道不该被所有有良知的中国人和世界人民所唾弃?难道不该退出历史的舞台?
据大陆媒体报导,1月16日上午,中共上海市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人事任免案,任命陈寅为上海市副市长,翁铁慧被免去上海市副市长职务。尚未到退休年龄且就被免职,且并无“另有他用”的说辞,这意味着其仕途可能戛然而止,甚至也不排除被查出了什么问题。 公开资料显示,1964年出生的翁铁慧,1981年考入上海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系攻读本科学位,后在复旦世界经济研究所攻读硕士...
世界银行行长金墉突然宣布辞职,显然背后是有原因的
如果今天所有的成人,不是刻意蒙上双眼,沉浸在所谓的岁月静好中,而是为了下一代,选择反抗这个黑暗的制度,类似的恶性事件就可能大大减少。
这场愚弄成功的欺骗了西方世界,以至于纳粹又制作了一部关于此集中营的宣传片,显示犹太人得到的第三帝国的“温暖关怀”。但影片拍完后,制片者和大部分演员很快就被送到奥斯威辛死亡集中营灭口。
至于阎学通在文中最后所言“民心所向将决定谁将最后胜出”,不仅是预言了中美贸易战的结局,也预言了中共的下场。
其实从中共十九大、特别是中美贸易战开始后,习近平已基本不提“依法治国”和“反腐”而高调宣扬马、毛就可看出,迄今为止,其为了维护中共专制,为了维护手中的权力,已放弃了任何从本质上的变革,是以面对着国内外变革、抗议的声音,面对着国内汹涌的民意,面对着内外交困的局面,习能做的选择就是加强专政机器,加强对民众的控制,将任何反抗都消灭在萌芽中。强化警察权力、使其纳粹化...
对此,厉以宁等显然是不认同的,而不认同这样想法的厉以宁对什么称号也就兴趣索然了,其或者担心的是继续走老路的中共最后的结局。连曾经过去几年为习近平、李克强发声,称“深化改革”有两大“拦路虎”,并直接点名利益集团的厉以宁都如此这般“唱反调”,北京真的是走向穷途末路了。
也极有可能是这个原因,十个被颁授了奖章的外国人中才有五个是死者,毕竟死者不会出声表示拒绝,而剩余的五个则是几十年来一直吹捧中共、甚至为中共效力之人。可怜中共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才扒拉出这么几个中共信得过的国际友人,中共的落寞尽在其中。
美国可能还掌握着更多中共的“黑材料”,这也是中共色厉内荏的原因。而如何运用好手中的武器,帮助中国人民解体中共,也是历史赋予川普政府的重要责任。
第三个真相是引进转基因的两个罪魁祸首,一个是邓小平的女儿邓楠,一个是现已被下狱的农业部部长孙政才。显然,孙政才除了卷入政变、迫害良善外,还引进了戕害中国人民的转基因作物。
只要中共体制不改,傅政华这样罪恶满身的官员就依然可以堂而皇之地高坐台上;只要中共体制不改,只要缺乏独立的监督体制,依法治国注定就是空中楼阁。
无疑,中共官员吸毒、贩毒、制毒早已不是个别现象,因此安徽这名大队长用警车运毒也不是什么新鲜事,至于各地警察也都可能查出类似的丑闻,而这大概也是中共当局无法彻底禁毒的原因所在。显而易见,被中共马列邪毒和毒品双重毒害的官员们,只能走向万劫不复的深渊,而在思想上造毒、散毒的中共的命运也没有两样。
世界各地的中共使领馆,对于揭露迫害真相、戳穿中共谎言,害怕、恐惧到了何种程度——连黄色、蓝色的衣服都不敢看到。相较于西方领导人面对诸多抗议时的定力,这样“厉害的国”、这样的不自信,世界都看在了眼中,谁会与之真心交往呢?
不过,孙中山希冀的“中华民国”应是涵盖中国大陆的,此“民国”与中共打造的所谓“人民共和国”完全是两码事。既然“民国”尚未在大陆成功,那不妨借用孙中山之语:同胞行哉勉之!终有一天,大陆也将成为“为民所有、为民所治、为民所享”的民国。
由此引发了企业道德的问题。是“充当政府耳目”和“帮凶”,赚取最大利润,还是秉持良心,不与邪恶为伍,每家公司都同样需要选择,而历史将会在选择后给予宣判。
为了避免更多个没被洗脑成功的“王栋”进入大学,中共当局一方面希望藉由政审将其排斥在高等教育之外;一方面借此手段强制青少年和中小学教师接受中共洗脑,接受中共的统治,拥护中共。
胡欣走了,但却未必百了。但她的纵身一跃却带给其同行们不小的警示。是继续助纣为虐还是悬崖勒马,选择已刻不容缓。
苏共在做了那个调查后的第二年,苏联解体,共产党垮台。至于中共,还能挺多久呢?看现在的架势,估计也是说垮就垮吧。
对于北京“精准出击,分化美国国内不同的群体”的策略,美国情报部门应该掌握了不少,而这也成为中共干预美国政治、干预美国中期选举的证据。
这意味着范冰冰案点到为止,不再涉及其背后各色人物。因为动曾庆红就意味着动江泽民,在北京高调纪念江的心腹黄菊冥诞、再次释放与江派妥协的信号后,藉由范冰冰牵出背后大人物,已不再可能。
在公众视野中消失了三个多月的影视名人范冰冰,确实被当局扣押,有关方面希望从其处打开缺口,意在剑指“其他人”。
北京是否可以得偿所愿,将取决于自身给其输血到什么程度以及委内瑞拉的国内局势。没有人可以保证,北京新的投资不会肉包子打狗,而北京当局的选择或许有一天会被证明是打错了算盘。
共有约 916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