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维光
Pia,你好!
收到你发来的赞扬张火丁的文字。关于张火丁,我想说的是:我对当代中国大陆京剧的否定性的看法,最直接的起因就是对张火丁,后来才深入到对张学津等。当然我对当代共产党社会的“京剧”的看法首先是从对样板戏开始的,但是对样板戏的看法,单只从政治和社会层面人们就能看到它们的荒谬性和毁灭性,而真正对京剧的毁灭其实是从四九年,乃至可以说五四后,左派导入的马克思的唯物主义、现实...
一有台湾网友在《新纪元》上看了我的“文革之后无京剧”一文,对我对李和曾的评价提出不同看法。他说,“虽然我个人喜欢高庆奎胜过李和曾非常多,但李和曾在许多高派系的传承上有重大的贡献,现在留下来的三斩一碰还有逍遥津都是相当经典的演出,仅用他的这张二六就否定他艺术的全部是否有失公平?”而对于谭富英他说,“我实在怀疑他的艺术高度是否与其他几位四大在同一个水平。他早年成...
【笔者按:这两封与友人探讨当代中国知识界以及陈寅恪、冯友兰问题的信,或者更明确地说,探讨党文化中对于理性等概念的扭曲和再造,探讨为什么它们是一种新话的书信,写于二〇一〇年。之一发表在《新纪元》杂志第243期(2011.09.29),而之二则一直没有发表。人生匆匆,现在不觉四年半过去,中文知识界对于这些概念及问题依然没有讨论,更遑论推进对它们的探究了。但是,这...
“某些人说我一贯反对共产党,我问心无愧地坚持这一立场。因为我认为,共产党令人憎恶的程度绝不亚于纳粹。”(雷蒙•阿隆-1982)
有客对我对文革的看法评述说,“我时常感觉仲先生难脱文革带给他个人的创伤,无论情绪,还是观点,也许由于我没有经历过文革,虽然我的祖父,外祖父他们经历过磨难,但总归难以切身体会文革带给人性的摧残,坐着说话不嫌腰疼,这是命,我也无法去勉强仲先生。”
有网友论及:中国其实直到明清知识份子和权力的关系都不完全是时下所说的隶属关系。又说,中国的宗教属于君王,晚清君王结束,所以中国知识份子没了信仰寄托而终有投湖、自沉之殉道者。这前半段说的非常确切,但是,后一句“宗教隶属于君王”由于没了君王而知识份子失去了信仰载体,却是值得探究的,因为这又是用外来的框架套用中国特有的事物。
有大陆朋友来信说,近日在大陆学界一些人中在争论究竟如何理解革命还是战争问题。一些人推崇革命,甚至以为是目的,由此而推崇二十世纪上半叶的那些所谓革命;一些人推崇战争,为此而为掌权者们的为了政治目的,以及对于异己力量运用战争鼓吹。究竟如何评价时下这个对于革命和战争的争论,朋友希望听听我的看法。
不知是何人编排,网上youtube京剧录像四大须生的四段《空城计》后面加了第五段,李和曾的《空城计》。这一加可不得了,它不但让人理解了不可同日而语之意,而且更理解了何为画蛇添足。
七月三十号中午,从北京朋友处传来著名翻译家马元德先生两天前,二十八号去世。消息传来顿觉一片茫然,再次感到不知人生生死二字究竟意味着什么?我无法想像亦师亦友的忘年交、挚友马元德先生竟然真的就如此驾鹤西去,再也不可能再见。
本文概述:
本文第一部分:阅读爱因斯坦中文读物的遭遇:从阅读爱因斯坦碰到的翻译问题入手,谈了在中文介绍爱因斯坦中,思想方式、语言问题,以及政治统帅,意识形态化的翻译带来的问题。 第二部分:阅读爱因斯坦的六个问题:从六方面具体描述了时下阅读爱因斯坦读物存在的问题。1.爱因斯坦是个孤寂的文人;2.爱因斯坦为什么厌恶德国文化传统;3.爱因斯坦与叔本华;4. 爱因斯坦对东方文...
自学进入物理以后,也就是七十年代中期我才知道,我是那么地痴迷于理论物理学家们的追求及方法,理论物理学家们力图描述宇宙和世界的语言与方法。
本文(上)从当代中文诗在中国读者中的尴尬地位描述了这两代诗人的来源。他们模仿、继承的不是中国诗歌,而是五四新文化运动尤其四九年后的现代诗、翻译诗。接着阐述了为什么说翻译释诗不是诗,简略概述了中国文字的一些特点。 本文(下)论述了为什么说翻译诗和朦胧诗造成中国诗歌和语言的蜕化,为什么最近四十年来,起自朦胧诗的当代诗人的作品不能够称为“诗”,只能够称之为“以文...
六.比红卫兵还可悲的造反派:极权社会中的造反派和红卫兵是不可分割的两面
接上文:仲维光:当代极权主义政治文化的产物——红卫兵 (上) 四月初,我们这些从不问政治的人感到了威胁和压力,因此,对这些干部子弟产生了不满并自发地从情绪上发展到行动上的对抗。
早就想写文化革命红卫兵诞生那一段历史了。
我的“清华附中红卫兵诞生记”写于大约二十年前,一九九六年,文化大革命三十周年的时候。当时是一个偶然的契机促使我决定写这篇文章的。因为一位到了德国的清华附中学生居然在三十年后说了一些不着边际,不属实的关于文化大革命的情况及看法。我那个时候在认识论的问题,思想方法方面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正在自己的思想领域上探究。这类历史问题、回忆问题本来我是准备在思想工作,也就...
梁君新将军是徐芳栌先生一九四九年从江西南渡台湾的袍泽故旧。我有幸一九八九年作为旅欧第一批大陆学人访问台湾并结识前辈徐芳栌先生,现在又有幸由徐先生而得以在梁将军的《两岸之路》第四版出版之前阅读此书,并被允作序。为此诚惶诚恐写下心得,希望不负梁将军大作对世人,对后辈之望。
提要:本文(上)从当代中文诗在中国读者中的尴尬地位描述了这两代诗人的来源。他们模仿、继承的不是中国诗歌,而是五四新文化运动尤其四九年后的现代诗、翻译诗。接着阐述了为什么说翻译释诗不是诗,简略概述了中国文字的一些特点。
友人传来于光远的女儿于小康的短文,“身份”。短短数语,很平和,可让我感到她对人生的彻骨之痛——那个远去的但却永远抹不掉的、残酷的过去,那个毁灭了多少人一生的过去。
有网友看到我曾经评述过金观涛八十年代的作为,因此现在希望我再评述一下金观涛最近的作品,“什么是马克思主义?” 我的确在二十三年前,在评述八十年代的中国知识界的状况时把金观涛作为一个较反面典型,作为一个那个社会的继续堕落的案例简略分析过。实在说,在学术领域这个人或是不值得作为讨论对象的,不过因为要研究中国社会,“极权主义社会”,“共产党社会”的政治、社会和文化...
一.认识徐芳栌先生1.1 一九二五年出生的徐芳栌先生,二零零七年八十二岁的时候出版了回忆录,《越战两年记》,记述了他在一九六七年到六九年在越南的经历。二零一二年,八十七岁的时候又出版了《从戎没投笔》,记述了他从四九年到七一年二十二年军旅生活的经历。
4.1徐芳栌先生到越南的时候是他军旅生活的最后两年,也是他人生中最成熟的时期,四十二岁到四十四岁,正是这个原因,徐芳栌先生在处理二十世纪对于学界和政治界都是最困难的难题,共产党问题的时候,他对越南问题的分析和结论竟然如此简单明了、准确,竟然如此驾轻就熟。这其中的原因当然还在于徐先生在前二十年中接触的都是共产党问题,他已经有了丰富的经验,这个对抗中共的经验使他...
徐芳栌先生的《越战两年记》出版于二零零七年,早于他的《从戎没投笔》四年。四年后在《从戎没投笔》中有两章重复记叙了他在越南的这两年的经历。但是那两章对他在六七年后在越南的两年生活只是一个大概的描述,对于越战两年的更为具体详细的经历、经验教训却没有涉及。因此在我看来,从研究思想和历史,尤其是研究共产党问题,极权主义问题的人来看,《越战两年记》在思想及历史意义上是...
一.自鸣得意 自得其乐——与亲朋好友分享(2012-7-8) 去年的今日我写下了这个随想:
网上青石小友希望我谈谈对他最近一篇散文的看法,并且盼我直言。这种真诚让我感动,为此我也就为了我们共同所努力的生活,为了更好地交流不惜直言。
一.序 1.1 六四二十四周年前,一位大陆的自然科学专业的老教授访问德国时心情沉重地对我谈了两点。他说:一,中国大陆的领导,包括所谓精英阶层根本没有任何改革的冲动,想让这些人再次所谓如七十年代末期那样推动改革是不可能的。因为那时他们感到的是不改革权力有危机,而现在对他们的问题是如何保住自己的利益。这甚至包括很多被外界认为异议人士的人都是惧怕大变化。如果想变...
近来读书看到,出生在俄国,青年时代成长发展在德国,后因为二次大战移居美国的极权主义问题最早的研究者之一W.Gurian,他在三十年代初期的著述中说,极权主义第一是反传统,第二是反封建。这使我忽然想到,如此一个基本问题竟然错误了半辈子。
共有约 196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