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维光
一.序 1.1 六四二十四周年前,一位大陆的自然科学专业的老教授访问德国时心情沉重地对我谈了两点。他说:一,中国大陆的领导,包括所谓精英阶层根本没有任何改革的冲动,想让这些人再次所谓如七十年代末期那样推动改革是不可能的。因为那时他们感到的是不改革权力有危机,而现在对他们的问题是如何保住自己的利益。这甚至包括很多被外界认为异议人士的人都是惧怕大变化。如果想变...
近来读书看到,出生在俄国,青年时代成长发展在德国,后因为二次大战移居美国的极权主义问题最早的研究者之一W.Gurian,他在三十年代初期的著述中说,极权主义第一是反传统,第二是反封建。这使我忽然想到,如此一个基本问题竟然错误了半辈子。
有网友希望我谈谈维基百科中有关马克思的意识形态的定义是否准确。我大概看了一下维基里的这个内容,因为网友没有链接给我,所以我不知道看到的是否是同一条。
文章提要:曾经有一个“文化中国”,对此本文首先从西方学者的看法描述了“文化中国”指的是什么,然后,从近代国家观念的变化,也就是中国在西化、全球化过程中从“文化中国”发展到政治国家,最后到党国;西方从宗教国家发展到近代国家,政治国家,这两条线索提出对“文化中国”的重新思索,以及对于近代国家为人类带来的问题的质疑。
曾经有一个“文化中国”,对此本文首先从西方学者的看法描述了“文化中国”指的是什么,然后从近代国家观念的变化,也就是中国在西化、全球化过程中从“文化中国”发展到政治国家,最后到党国;西方从宗教国家发展到近代国家,政治国家,这两条线索提出对“文化中国”的重新思索,以及对于近代国家为人类带来的问题的质疑。
文章提要:曾经有一个“文化中国”,对此本文首先从西方学者的看法描述了“文化中国”指的是什么,然后,从近代国家观念的变化,也就是中国在西化、全球化过程中从“文化中国”发展到政治国家,最后到党国;西方从宗教国家发展到近代国家,政治国家,这两条线索提出对“文化中国”的重新思索,以及对于近代国家为人类带来的问题的质疑。
编者按:许良英(1920年5月3日-2013年1月28日)生于浙江省临海市,毕业于浙江大学,为中国知名科学史家,中国大陆第一位翻译《爱因斯坦文集》的译者。长期专于爱因斯坦的著作翻译与研究工作。
一月二十八号清晨传来许良英先生去世的消息。虽然自从王来棣师母十二月三十一号去世,一个月来我一直是在焦切中度过,盼望许先生能够度过这道生命之关,再陪伴我们一程,心理应该有足够的沉淀,但是,强烈的生命本能还是让我绝对不能够接受许先生离我而去的消息。噩耗传来,血液立即冲上了头顶。一阕“哭许良英先生”的文字,几段下来,我就已经明白,暂时我真的是无法安顺地写完告祭许先...
年前传来令人担心的消息,许先生因为不慎摔倒,颅内出血后住院,同时获知王来棣师母癌症末期再次住院。这真的让我在二零一二年底的心情低落到极点,在忐忑不安中迎来一三年。寄希望许先生和师母能够平顺恢复。不想还是在元月元日听到王来棣先生辞世的消息。
我在十二月二十二号,世界末日前经历了使用计算机以来最大的一个事故,一篇写好的《纪念发表八周年之二》,“谈文化与政治关系”的文章,在写到倒数第二句结尾时,来了个电话,在接电话时没看计算机就顺手存了盘,结果严重,不知道在哪儿发生了一个错误。文章存完后就再也调不出来。白干了十天!不过,最后,可以自慰的事,二十二号世界末日没有发生,我是幸运的,因为为此我就还有机会在...
我三十四年的努力和工作,身后留下的艰难路途,艰险环境,艰苦汗水,让我深知,并且认识到,走出来,讲清楚之不易。这就使我对《九评》的出现比任何人都感到惊奇。为此,我相信,因为我自己的经历,我的知识根底,我对于东欧传统共产党及马克思主义的了解,我比谁都更有资格对《九评》的出现感到惊叹。
本文概述: 本文从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引发的问题谈起,然后对于什么是西方文学传统,什么是中国文学传统,西方文学中的现实主义等各种文学倾向与“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的区别在什么地方,极权主义社会的文化和文学的特点是什么进行了辨析。最后在这个基础上讨论了在特定的历史时期中,莫言在文学上、政治上,价值取向上究竟迎合了什么,才能够使他在完全政治化,意识形态化,对文学...
本文第一部分提出为什么必须分清传统专制、中央集权和极权主义的区别问题,第二和第三部分从政治学中描述传统专制的概念辨析入手,介绍了为什么会产生极权主义概念。第四部分提出传统专制、中央集团和极权主义的七点根本区别,以及极权主义存在的三个必要条件。第五部分,在这个基础上对过去百年来所说的中国“封建专制”说法提出质疑,并且明确地提出极权主义和中国及其传统毫无关系。第...
本文第一部分提出为什么必须分清传统专制、中央集权和极权主义的区别问题,第二和第三部分从政治学中描述传统专制的概念辨析入手,介绍了为什么会产生极权主义概念。第四部分提出传统专制、中央集团和极权主义的七点根本区别,以及极权主义存在的三个必要条件。第五部分,在这个基础上对过去百年来所说的中国“封建专制”说法提出质疑,并且明确地提出极权主义和中国及其传统毫无关系。第...
一个作家要想写出好的文章作品,犹如一个雕刻家想雕刻出好作品一样。他首先需要锐利好使的雕刻工具、雕刻刀、斧凿等,然后掌握雕刻的各种刀法,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想像力、构图能力,这些因素缺一不可。无论是文学家还是思想家也都是如此。
一部足球,一部人生戏剧的缩影。梦幻与现实,狡诈与憨厚,胆怯与智慧,庸碌与才能,乃至理想与爱情。酸甜苦辣、五味俱在……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海内海外名家谈》节目,我是德国的仲维光。今天我要谈的题目是“流亡走向显示的历史意义——最近三十年中国社会历史的再认识”。
近日(6月5-7号),在网上与朋友闲聊了一些问题,觉得也还有意义,所以把它摘录下来,在博客中发出,供大家茶余饭后咀嚼。
唯物主义者僵硬专断,没有反思的思维特点必然造成他在思想和学术上的无能和荒谬。我所指的无能是指由于专断而无法提出有意义的问题,我所指的荒谬是指由于僵硬的自以为是而产生很多指鹿为马的看法,进而产生了很多狂妄无稽的要求、甚至行为。
在共产党建立政权,取得统治前,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一个社会是建立在唯物主义基础上的。我指的这个唯物主义就是西文的“Materialism”。它指的既是认识论上的唯物主义,也是天地人关系上的唯物主义,当然也指的是那个“物质主义”。因为这三个含义本来就是一个——唯物质主义!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海内海外名家谈节目,我是德国的仲维光。今天我和大家谈的题目是重温九评,解析薄周温胡的内斗。
究竟谁是最伟大的自由主义者?首先我想到的是对我最有影响的几个人,引我走向这条道路的几位思想家。这在近代是洛克、休谟,在当代首先是罗素和波普。在这中间甚至还有物理学家尼尔斯•玻尔和爱因斯坦。
齐如山去台湾,龙应台到大陆…… 为何有此南辕,有彼北辙?是“两代”、还是“两位”知识份子的不同?稍作比较我们就能够看到,在这个看来平常偶然的现象中,实际上存在着历史、政治、社会,文化思想以及更深刻的知识份子追求问题。
一七八四年六十岁的康德写“启蒙是什么?”的时候,门德尔松说,启蒙在德国是一 个新流行起来的词语,因此有必要弄清楚它究竟指的是什么。时过二百多年,促使笔 者写这篇文章的却是,启蒙近一个世纪以来在中国知识界到处被使用,并且几乎已经 被用烂,但却一直处于一个望文生义,张冠李戴的情况。很少有人在使用“启蒙”一 词的时候愿意首先认真地了解认识一下,“启蒙”一词究竟指的...
10月20号,前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在他的家乡苏尔特的一个下水道中被击毙。消息传出,利比亚举国庆祝。西方多国首脑表示,利比亚将进入一个自由、民主的新阶段。旅德著名学者、极权主义问题专家仲维光21号发表演讲,题目是《卡扎菲被击毙给中国人的四点启示》:
关于你传来的陈寅恪与冯友兰比较一文,由于不是我的专业题目,所以只能够谈几点自己的感受。
你和“平头百姓”的争论,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是所谓革命还是和平宪政问题。按照我的理解,你们争论的是现实问题,而非理论问题。因为如果说是理论问题,那么这两个问题是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不搭界。革命和宪政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范畴问题,一个是政治学、社会学问题,一个是法学问题,无从争论。而和平和宪政连在一起,就更是一个操作层面的问题了。这就是说你是想和平地实行宪政。
三退过亿,我不仅目睹、经历,也参与了这个努力。我曾经不止一次地为国内的朋友,以及他们周围的人到退党站表态,表明对专制的厌恶与决裂。他们有的是用真名,有的是匿名,可表达的都是一个声音,那就是不要专制,要人的生活!共产党是货真价实的邪党!三退回荡著最真实的声音!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海内海外名家谈节目,我是德国的仲维光。今天我要跟大家谈的题目是《柏林墙建立五十周年的启示》。
共有约 198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周二(11月20日)下午在白宫玫瑰园赦免两只火鸡,使它们免于成为人们餐桌上的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