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借贷危机
当温州老板的跑路潮尚未平息之际,又传来了内蒙古鄂尔多斯的一间房地产公司的老板因为无法偿还民间的贷款,而把自己吊死在厕所里。鄂尔多斯又迎来民间融资的严冬。
(大纪元记者方晓报导)“全民放贷”的鄂尔多斯,再发10亿元高利贷大案。涉及债权者或超过500人。媒体称,风暴边缘的鄂尔多斯房地产早已显现泡沫,陷入滞销状态。而其房地产开发资金超8成来自民间。鄂尔多斯正陷入地产借贷恐慌。
(大纪元记者李晓宇综合报导)近来媒体关于温州中小企业生存危机的报导不断。10月12日,温家宝宣布了一系列政策措施扶持苦苦挣扎的民营企业,并称将严厉打击金融传销和高利贷等违法行为。《华尔街日报》援引分析人士的话说,随着政府推出新的举措以打击地下放贷现象,此类信贷来源存在“干涸”的风险,这甚至会拖垮非常成功的企业,继而对正规银行体系产生连锁反应。《财经》杂志分析...
自温州老板“跑路事件”爆发以来,资金链断裂的共振效应开始在中国大陆多个民间金融繁荣区蔓延开来。据调查,除温州外,鄂尔多斯、神木等地也发生了频繁的老板“跑路”事件,深圳、广州、青岛等热点地区也偶有发生,并已处于风雨欲来的前夜。这一刚刚被开启的“跑路”事件能否被成功化解?中国的经济还有救吗?已经成为学者及大陆民众关注的焦点。
(大纪元记者方晓报导)近日,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法定代表人在厕所上吊自杀。由于信贷紧缩及高利贷等原因导致当地出现大量房地产企业倒闭。数年来鄂尔多斯房地产市场火爆的同时,民间借贷亦近乎疯狂。
10月12日,中共国务院公布支持小型和微型企业发展的金融、财税政策的系列措施,紧急应对目前像温州中小企业陷入严重信贷危机,导致企业大规模倒闭和企业主纷纷逃离的现状。然而经济学家和宪政专家对此并不看好,认为是空炮,可信度不高。专制下一切都是畸形发展,任何政策都无法真正实施。透视温州事件,从宏观上来看,没有所谓的“中国模式”或者“北京共识”。大陆唯有重起炉灶,解...
针对目前温州民间借贷出现的一系列问题,要求民间借贷合法化和“阳光化”的声浪再一次高涨。对此,有体制内学者担忧中共官方对金融的垄断不会放手,对民间金融的“打压”和“围堵”政策,不会发生大的变化。
(大纪元记者金靖综合报导)日前,随着大陆因资金链断裂而加入“跑路”队伍的私企老板的增多,牵扯出民间借贷背后的一个独特的群体——公务员。这个因民间借贷案件频发而陷入尴尬境地的群体,或占放高利贷者八成。他们的钱从哪里来,也是民众关心的一个问题。
民间资本最活跃的中国大陆温州,9月来不断出现暴力讨债、企业老板出走和自杀事件。企业主逃跑欠下的债务动辄数千万、上亿元,牵连所及,供应商、上下游都会被累得陷入绝地,此起彼伏的骚动惊心动魄。
(大纪元记者李晓宇综合报导)温州老板"跑路"风波愈演愈烈,据统计目前已有90多家企业老板欠债逃跑、涉及资金近200亿元人民币。温家宝近日率领大批财金高官赴温州考察,与当地中小企业家座谈。知名经济学者、曾领导起草中国《破产法》的北京思源社会科学研究中心负责人曹思源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私营对中国经济健康不可或缺,是中国经济的真正命脉,政府应该扶持。
(大纪元记者高紫檀报导)最近,中国大陆中小企业生存危机再次爆发,“温跑跑”现象引起中共恐慌。中共总理温家宝在“十.一”假期急赴温州考察救市,督促当地官员遏制事态进一步发展,防止风险扩散。但温家宝提出的加强对民间借贷监管、打击非法集资等措施被经济学家指称,难以治本。
在浙江温州因资金链断裂,企业大量倒闭、老板纷纷“跑路”之际,中共总理温家宝来到温州考察,要求当地稳定当前的经济局面、妥善处理资金链断裂问题。有专家认为,温州的民间高利贷、风靡全国的温州炒房团、以及资金链断裂的问题早已存在,几年前就被多次地警告。温家宝的这次温州救市,如同“马后炮”,已经毫无疑义。
(大纪元记者高紫檀报导)近日,网络盛传鄂尔多斯中富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法人代表王福金自杀,董事郝小军外逃。而中福公司背负2.6亿多民间借贷资金,债主涉及大批民众,众多民众曾抵押房产借贷,背负巨额银行债务。公安机关称尚不知情。
因高利贷及投资失利而出逃的温州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即将从美国回大陆处理20多亿元人民币的债务。据悉,温州政府和商会已同意出面协调,温州多家眼镜企业将联合并购以及重组信泰集团。
随着中国大陆持续收紧银根,大陆楼市成交量不断下跌,房地产企业负债不断上升,资金链也开始绷紧,106家上市公司房地产企业背负的债务已经超过万亿元。有业内人士认为,如果房市调控政策持续执行下去,中小房企由于没有更多的融资渠道,年底二、三线城市出现“破产潮”将在所难免。
(大纪元记者高紫檀报导)近几个月来,温州老板跑路现象严重,引起公众关注。日前,网络出现一张《温州老板跑路清单》(简称《清单》),收集了近月来众多的“跑路”温州老板情况。从清单上看,半年来多达数十老板“跑路”,近期最多一天跑9个。然而这并不是“跑路”高峰,浙江省中小企业局领导认为,最难的是过年前,现在仅仅是前奏。
据大陆媒体报导,在股市低迷、楼市不振、信贷紧缩的环境下,今年以来民间高息借贷悄然火爆。然而其与生俱来的风险最近终于爆发,9月9日,非法集资3亿、最终“跑路”的家电老板郑珠菊被抓。随后,郑珠菊的“跑路”效应迅速扩散,据不完全统计,从9月12日至9月22日的10天内,温州当地已有7家企业的老板卷入“失踪”漩涡,涉及机械、阀门等制造行业。
(大纪元记者金靖报导)《中国证券报》9月22日透露,中国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存款出现罕见天文数目的负增长。 9月前15日,工行、农行、中行、建行存款较8月末减少4200亿元左右。外界分析储蓄资金大量流向民间借贷市场。
(大纪元记者高紫檀报导)近日,温州最大眼镜厂浙江信泰集团遭供应商围堵门口、讨要货款,而该公司董事长胡福林早已消失不见。据传,胡福林因欠高利贷12亿,银行贷款8亿,无法清偿,目前已经逃往美国。专家表示,由于高利贷损失的连锁效应,受影响的资金或高达上百亿,温州民间借贷有可能面临崩塌危机。
(大纪元记者金靖报导)近期,据大陆媒体报导,温州纷纷传出企业倒闭及老板“跑路”的消息,而且这股风潮正波及杭州、宁波、台州、衢州等地。 专家认为,逼倒企业的罪魁祸首是政府,而不是民间贷款。大陆频发因还不上高利贷“跑路”的原因,是中国大陆社会信用程度很差,民间借贷缺乏法律保护。
近日,大陆媒体曝光一连串高利贷崩盘事件,引起海内外业界人士密切关注。大陆著名经济评论人称,全民高利贷狂欢,这是中国最可怕的金融风险:“一旦民间金融崩溃,中小企业将遭遇浩劫”。外媒则警告,中国版次贷危机即将上演。
中国大陆民间借贷愈演愈烈,内蒙古最重要的能源基地鄂尔多斯家家放贷。有学者指出,“高利贷是可怕的堰塞湖”、中国大陆高利贷风险”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一旦民间金融崩溃,中小企业将遭遇浩劫”。
(大纪元记者金靖、方晓报导)陆媒报导称,大陆股市低迷、楼市不振、信贷紧缩下,民间“借贷之火”愈烧愈烈。大陆参与民间借贷的民众受访时说,民间贷款交易活跃,具有高风险、高收益的特点。民间认为老百姓不愿把钱存入银行,中共为垄断金融,舆论先行批“民间高息借贷乱象”,恐怕是为打压民间金融造势。
福建安溪县首富许火从跑了!在只有不到20万人口安溪县城,民间借贷崩盘﹑血本无归让许多受害者愤怒。在近期央行收紧银根的大背景下,很多中小企业因为贷款难,在当地政府默许下,小额贷款公司、担保公司、典当行放贷等“高利贷模式”民间借贷火热,造成有人暴富,有人暴穷的怪象。据悉,在大陆,“许火从”现象只是冰山一角。
(大纪元记者高紫檀报导)在当前通货膨胀,中共央行不断收紧银根的背景下,中国大陆中小企业和房地产企业生存困难,大陆媒体近日报导,一些在股市圈到钱的上市公司与银行联手,开展高息委托贷款业务,利率高达24.5%。专家认为,这种现象从侧面暴露了中国经济的困境,未来中国经济或丧失增长点。
(大纪元记者高紫檀报导)在中国国内通货膨胀,民众消费欲望低迷的宏观背景下,中共央行不断缩紧银根,使中小企业经营越发艰难,而民间借贷应运而生,利率不断升高。据大陆消息称,约3万亿元银行信贷资金流向了民间借贷市场,以高于银行数倍的利率向民间放贷。专家指出,这极可能导致一场中国式的次贷危机。
自去年以来,央行连续12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使大中型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达到21.5%的历史高位。过于频密地调整存款准备金率却使市场的资金价格出现紊乱,尽管尚没能控制住通货膨胀,但不断收紧的货币政策却把中小企业“错打”的受伤太深。
(大纪元记者高紫檀报导)近日,多家东莞中小企业倒闭引发社会对珠三角中小企业经营环境的关注。当地老板认为,税收高、工资上涨、原材料上涨、竞争激烈等都导致企业经营困难,但最大的困难是贷款太难。
(大纪元记者金靖报导)中国大陆统计局14日公布数据,5月份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5.5%,创34个月来的新高。同时银行一年期存款利率为3.25%,负利率格局依旧延续。部分有能力的居民面对存款缩水状况,纷纷寻求更多的投资渠道。有分析人士指出,虽然银行贷款利率相对较低,但急需资金的中小企业贷不到款,民间借贷和小额贷款公司生意火爆。
历来有民间资本“风向标”之称的浙江温州,自4月以来,短短两个月内已有浙江江南皮革有限公司、波特曼咖啡、乐清三旗集团等三家知名的民营企业倒闭,企业主出逃,温州很多民营企业生存状况正陷入多年来的最低谷。
共有约 62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美国商务部上个月将中国福建晋华公司列入出口管制清单。周二(13日),中共官员在世贸组织(WTO)会议上指控美国此举意图垄断市场,引发WTO适法性及竞争政策争议。中共此举实系试图掩盖其窃取他国知识产权,意图掠夺他国市场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