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路推广
关于1917年的俄国“十月革命”,过去我们得到的教育是:是“伟大的列宁”领导了“十月革命”,……、“十月革命一声炮响”,开劈了人类历史新纪元………。但是,历史真...
在上个世纪20年代末一直到40年代初,苏联一直担心会同日本之间发生战争,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想办法把战祸转嫁给别的国家。在当时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共)临时中央政府的积极配合下,及日本国内左翼势力对日本政策的影响,日本暂时将进攻的目标从苏联转移到中国。这一改变,将中华民族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纽约时代广场被称为“世界的十字路口”,每天霓虹闪烁,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众多游客。这里的法轮功真相三退点是在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底成立的,三个多月以来,每天都有义工来这里展示真相展板,讲述法轮功真相,给中国大陆游客讲真相,办理三退。
(大纪元记者李明综合报道)日前,海外网站《纵览中国》曝光中共急于高价买走的最新“西安事变”原始史料。该史料以铁的证明,曝光毛泽东中共早在事变前半年多,即与张学良密谋策划打击推翻蒋中正国民政府,建立有利于苏联和日本的“中华民主共和国”。
我今年六十岁,出生在辽宁省南部山区,从小家里十分的贫寒,家中兄弟姐妹十一个,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在这些兄妹当中,我又是最不幸的一个。
1945年的今天,中华民国34周年双十国庆日,侵华日军在北平向蒋中正中华民国政府投降,国共双方在重庆签订“双十协定”。毛泽东中共窃取抗战胜利果实,悍然发动内战,又将饱受战争创伤的中华民族拖入战火深渊。
(大纪元记者古春秋综合报导)1991年8月19日,苏共保守派发动了一场不成功的政变,软禁了当时正在黑海畔渡假的苏共中央总书记兼苏联总统的戈尔巴乔夫,试图收回下放给加盟共和国的权力,同时终止不成功的经济改革。但是在人民、军队和大多数苏共党员的联合反对下,政变仅仅维持三天便宣告失败。这次本为挽救苏共、打击离心运动的政变,加速了苏联的解体。
(大纪元记者钟元台湾台北报导)七七事变纪念日前夕,1965年起担任蒋中正侍卫长6年的中华民国前行政院长郝柏村日前于台北举办《郝柏村解读蒋公八年抗战日记:一九三七—一九四五》新书发表会,郝柏村严正驳斥中共宣称抗战是毛泽东所领导的说法,强调“八年抗战是蒋委员长领导的,没有第二个人”。
不是所有的个人遭遇都能成为公共事件,也不是所有的公共事件都能触发全民情绪,而这个扑朔迷离的事件却曾经一石激起千层浪,令无数人为之关注。然而当事过境迁,不再激动的人们将历史的一幕一幕重新揭开,却发现一些鲜为人知的内幕,令人不得不重新思考当年那些令人难忘的往事。
(大纪元记者高紫檀报导)黑龙江伊春市法轮功修炼者秦月明被佳木斯监狱迫害致死后,秦月明家属与聘请的律师无惧中共政法委压力,长期坚持向中共各级政府控告狱方,要求彻查真相。
国共分裂之后,共产党内部也引起分裂,第一次清算了陈独秀,第二次又罢黜了瞿秋白,这前后两任的中共中央总书记,都是“小资产阶级”出身的知识分 子,于是第三任的共产党总书记便想改变花样,捧出一名真正无产阶级的人来做招牌。于是,目不识丁的老船夫向忠发,便在这样的机遇下,登上了中共中央总书记的宝座, 只是一切指挥大权,都落在宣传部部长李立三之手,这便是中共历史上有名的...
前不久,有网友在凯迪社区引用《文史参考》《羊城晚报》的有关报道,谈及投共的三位国民党上将张治中、唐生智、黄绍竑,最终都遭到迫害,在“文革”中死去。
正如一位文人曾说过:“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可悲的民族,一个有了英雄却不懂得敬重和爱戴的民族是不可救药的民族。”我们时常谴责日本人参拜,甚至提出无数的抗议。但是,我们国人确不知,在中国大陆的这片土地上,我们也有自己的,“靖国神社”那就是南岳衡山“忠烈祠”。
五十年代大陆的反共游击战争究竟付出了多少人命代价呢?据一九六九年四月七日莫斯科电台广播,一九四九年至一九五二年有二百八十万人被毛泽东处死;一九五三年至一九五七年有三百五十万人被杀。在一个月内处死的最高数字则是北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透露的:皖浙苏鲁四省一个月之内死了一百一十七万六千人;在华中和华南,一个月内则死了一百五十万人。中共内务部长薄一波在镇反报告中提及...
不久前,偶然看到国内对专制独裁体制最吹捧和鼓噪者之一孔庆东的一段关于韩战的论断。方认为,中共是韩战中的绝对胜利者。其理由是:共方花了比联合国军少得多的多的金钱和物资,就取得了战争扯平的结果。对于这场战争,我们后代人知之不多。但今天读到一篇韩战亲历者的回忆录,对孔某人所下结论中靠谱的地方(中共花钱少),感到唏吁和悲叹。
“不成功,便成仁”(蒋中正语)——这是钢军军长李本一生前经常和人说的名言,他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实践了“不成功,便成仁”。
新桂系第七军北伐、抗战和剿共战争中建立了赫赫功勋,被誉为“钢军”,是国军最精锐的王牌军之一,令北洋军阀、侵华日军和共军深为恐惧。
10月26日,大纪元一文引爆网络。这篇报导中说:“中国大陆两兄弟因为修炼法轮功遭到迫害,出狱后对当地的中共官员提出巨额的赔偿和道歉要求。此事再次惊动中南海。”;“中国大陆局势在剧变,随着镇压法轮功的江派血债帮的失势,在当时参与迫害的大小官员现在都惶惶不可终日。其中有一名官员不得已让其亲戚发出道歉信,并在信中反复称“真的求求你们了”,“跪求你们原谅!”
世上什么事都能做,只有一件事不能做,就是害人。不管你是一个人,还是一个政党、一个国家,只要害了人,早晚玩完,多牛×,多强大都没用,都是假的,一时的。道理很简单:这个世界是人的世界,人类能生存到今天,靠的就是邪不胜正。
智能手机功能日新月异,日本电信巨头NTT移动通信网公司(NTT DoCoMo),22日展示智能手机“即时口译”的功能,可让不同语言的人们透过手机聊天。
1938年6月9日,花园口黄河决堤,但洪水流速非常缓慢,黄泛区人民流离失所有之,但几乎没有一人丧命,为什么? 事实上共死亡38万人(当然,这也是个惊人数字),是国民政府在黄泛区的统计数字,时间为1938-1947年,其中包括9年之间因水灾、旱灾、蝗灾和风灾直接、间接死亡和失踪人数。
近日在网上看到一个资料,是对美国胡佛研究所郭岱君博士的一个采访。郭岱君博士是宋子文档案、蒋介石日记开放的主要推手,也是宋子文问题的专家。郭岱君博士通过引用资料告诉人们:宋子文地形象被严重扭曲了;作为传说中“蒋、宋、孔、陈四大家族”之一的宋子文其实并不是亿万富豪。对于这个结论,我个人并不十分吃惊,但却十分感慨。
自古以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大家耳熟能详的话,但是长久以来,似乎没有科学家对此做客观的调查研究。美国科学家曾经以科学方法深入研究,在综合了一百多项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写成专书,并得出结论:付出与回报之间存在着能量转换,即一个人在付出的同时,也得到能量以各种形式回报到这个人身上。
最近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中国宪法学会副会长张千帆等30位学者专家联名向中共国务院、教育部等就随迁子女的认定条件、父母条件、政策落实时间等方面提出建议。
(大纪元记者陈静慧报导) 10月9日13时20分,湖南省交警总队高支队潭邵大队娄底中队民警李晓峰在执勤时,发现一辆大货车涉嫌超载,于是做手势令其停车接受检查,该车司机不但没有停车,反而开车将李晓峰推行、撞倒、碾压,造成李晓峰当场死亡。
(大纪元记者方晓综合报导)中国大陆十一黄金周的八天里高速公路接连发生夺命车祸。假期接近尾声,再次发生重大连环车祸。10月7日青银高速淄博段,核载53人的大客车被撞后侧翻落入高速路边沟底,造成14人死亡40余人受伤。这是截至大纪元发稿时官方所报的死伤数字。6日,湖南境内常吉高速公路一辆液化气槽罐车发生侧翻后引发爆炸,造成5死2伤。
保钓游行队伍中,举着毛画像的示威群众认为,如果毛泽东还在,没人敢惹中国?果真如此吗?毛泽东年代,中国人有个很普遍的毛病——自大狂。大部分中国人被多年如一日的强制性政治灌输,刺激的就像《史记》中的夜郎王:“汉孰与我大?”
(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 9月28日,中共当局终于公布了外界猜测的十八的大召开日期,该会议将于11月8日在北京召开,由中共总书记胡锦涛主持会议。
(大纪元记者秦雨霏编译报导)再过几个星期,中共就要召开十八大。今年将进行重大权力交接。中国观察者在审视习近平的个性和目标,他几乎确定将接任总书记,国家主席并在某个时候接任军委主席。《彭博社》9月26日的文章分析中共最高权力机构的运作和新常委人选,并分析各种阻力阻挠中国实现重大改革。
(大纪元记者金睛报导)再过几天,中共政权即将进入63个年头。而在内忧外患最盛、政经危机最深的时刻,预计中共王储习近平将接班胡锦涛。风雨飘摇中,中共这艘破船将驶向何方,引人关注。
共有约 6858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今明两天在日本大阪举行。虽然中共外交部扬言不会在峰会上讨论香港问题,不过,香港民间拒绝放弃。有网民发起众筹,于峰会期间在九个国家十二份报章刊登公开信,呼吁各国领袖在峰会讨论港人的诉求,与港人并肩抵抗中共暴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