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剑
看了假和尚傅瑞林,哦,对不起,这个名字大家可能不熟,但我说这就是北京龙泉寺莆田系出身的性侵大师释学诚的俗名,你就会连上了。该“僧”当下爆网的过程,直追赵党十九大...
中共大佬们,我希望你们立即叫停生产和配备所谓警用镭射枪,立即问罪别有用心的研发人员和厂商。往小了说,这是截断你们无良手下残害百姓的恶行;往大了说,这是严控新的反人类罪发生——这款“维稳”新杀器直接挑战了人类道德底线,与金三、萨达姆、阿萨德、IS使用毒气、生化武器残杀无辜毫无二致。违反联合国人权宣言不用说了,连你党《解放军报》都承认,在1998年的《禁止镭射致...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据说出自阿拉伯寓言:主人给一匹老骆驼背上装了许多货物,见它一声不吭,就又放了一根稻草在它背上,想看它还能不能再驮一些,没想到,就是这根稻草,让骆驼轰然倒地。 ——压垮骆驼的,显然不是最后一根稻草,而是已经在它背上的不能承受之重。强大压力之下,再增加哪怕一丁点份量都会引起巨变。正是那根稻草打破了临界点。 由此我们想到厉害国...
胖子登基6年来,耍尽流氓玩弄世界,如今终于在铁腕老川的无情教育下,认栽了。
习总,但愿你的意志钢铁般坚强,像推背图所言“东边门里伏金剑,勇士后门入帝宫”,成就大事,解体中共,造福华夏与世界,完成你来世的使命。
末日,是邪教中共的末日,不是中国人的末日。
看完了邪教对比共党,我觉得共党更甚于传统邪教,是横行于人类的终极邪恶代表。
中国人活的真叫难。
中国古人把“党”字以“尚黑”组之,用在共产匪党头上,真是恰如其分!
王全璋捍卫的,是信仰、是自由、是人权和普世价值。正是这些,让手握独裁魔杖的共产党更加恐慌。
世上奇事很多,特别在当今中共国。不幸将死,死法都不一般
“文革”40多年后,“六四”20多年后的中华大地,劳苦挣扎的大众包括大批“中产”,除了要恐惧被杀被关被毒食品毒空气害至生命之忧,还要时刻小心被骗财骗色骗去身家外带灵魂,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国家体验?我们生而为人,凭什么要一再“享受”这挥之不去的红色灾祸呢?为了能明白的活着,不该顿悟一下吗!
这些贪官也真像硕鼠,不仅贪而且笨。人们抓老鼠无非是利用贪吃,笨鼠也多死在鼠夹子上。不同的是,狡猾的鼠儿们还有个吃饱了到处溜达逗猫的时候,而在奇葩国伟光正照耀下的鼠儿们,却个个像地狱转生出来的饿鬼鼠,每时每刻都在贪婪的吃啊吃,没个停。
在中共党史中,我们可以看到每一篇每一页都充斥着杀人记载,镇反、三反五反、肃反、反右、四清、文革、六四、迫害法轮功……我想说,中国人,该从历史麻木中觉醒了,看清中共如此凶恶的目的——保权。特别要看穿它保权的手段:杀人,制造恐惧。忽略这一点,你就无法区别独裁暴政与文明体制的根本区别。
历史和血泪证明,它,只是与中国和中国人为敌的贼党红祸。
近1400年前,盛唐异人袁天罡、李淳风便著有中华预言第一奇书《推背图》,书中第四十六象已然昭示:“黯黯阴霾,杀不用刀,万人不死,一人难逃”
人添一岁,匪遭一劫。公元2016渐渐远去,2017正在走来。
我因此看好美国,不管党国混球时报之流如何撒泼打滚,我都看好美国,看好川普总统的美国保卫战——一个强大的美国,将是共产邪政的噩梦。
北京又霾了,中国又霾了,6省区30多个地市PM2.5爆表。街上的人,个个像在地狱里穿行,失魂落魄,不知所踪。以前我见到这世上独一无二的党国“特色”会纳闷:怎么别国见不到?
随着祖国大地、万物被中共几十年恶政摧残的体无完肤,人文环境的日益严酷,人们已生出空前严重的生存危机感。过大的压力让我们脆弱的精神随时演变为绝望,不管是高官、大老板,还是中产、公务员,甚至总能吃苦的农民,不谙世事的儿童,坊间传出的自杀、他杀、灭族消息不断……很多人看不到希望,不知明天自己身在何处,人生的前景福凶几何。
马晓红,女,1972年生,籍贯不详。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家,辽宁鸿祥实业集团董事长。2016年被辽宁省警方逮捕。 这是维琪百科在“马晓红”词条下的开场白。马女40多岁,半大不小,生意上挺成功。看照片还蛮端庄的,怎么突然沦落为政治不够正确的罪犯了呢?虽说在你国做生意必须掌握官商无缝衔接的“特色”技巧,但更重要的恐怕还是不站错队,不触碰最高当局的容忍底线。风...
2016年9月9日是中共前“伟大袄袖”老毛40年冥诞。这前后,大陆公安、武警甚是紧张,因为情报显示,某几地有“不稳定”征兆。长沙、郑州等地更北上南下聚集了一些老毛的忠粉——人称毛左的同胞。从80、90岁的老粉,到80、90后的幼粉,粉们扯著红旗、标语、看板,心情沉痛+复杂+落寞+悲愤,纷纷向图腾标志地聚集,准备抱团拥毛。 据说,粉们准备纪念这个怀旧大日...
中共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今年3月和7月两次接受外媒港媒采访时均论及,中国未来可以由国家主席制变为总统制。如果中国的政治体制变为总统制,从目前中国的政治生态看,必须是“系统性改革”。习近平当局要应对当前的种种风险、危险,就必须在宪法权威、民主和法治等政治体制方面“有所突破”,而实行总统制是可以考虑的选项之一。
端午刚过,忽生惭愧。吃了这么多年粽子,怎么早先不知道这个传统:端午一到先要暴打蛤蟆,所谓驱毒虫,去阴气。先人真是高明,我等自愧弗如。事情也是巧。被我国老乡,尤其被上海老乡看衰的人中毒虫——江大蛤蟆,今年以来,被习王二总低调消声,进而一步步逼到断崖边戏耍,只待江蛤气崩肚爆,仰身落崖,大戏方休。
最近网上热传两件事:武警医院、百度、莆田系联合杀害大学生魏则西引公愤;任志强被中共北京西城区委处分引热议。
若干年来,在下一直不遗余力的诅咒金大、金二、金三儿爷仨,有空就咒,有情绪就咒,见什么咒什么,怎么痛快怎么咒,咒得我口干舌燥不舍昼夜,也毫不吝惜口水,还乐将这三个北韩胖子当作烹炒西韩的作料。
又到二会吐槽季!往年仆人们剔著牙花子、打着哈欠离开伟大祖国首都的时候,镜头就切换到了不配姓赵的全国主人围观、盘点仆人糗事的联欢会开场。不过今年二会不怎么来劲儿,就像红朝官家整体情绪一样,打蔫儿、不提气,以至于槽点稀缺。
任兄,大意了吧?没事,来家坐坐,咱大锅熬的小米粥,敞开喝,管够!60多年前咱先人被骗去为“P民大救星”老毛卖力熬小米粥,供毛军喝足了,扭头去打同胞国军。没关系,旧事不提,喝粥你和毛军一个待遇,听说你也当过11年毛兵,就是没赶上干仗,是吧。
梦,是迄今为止人最说不清的生理现象。因为做梦时你在睡,瞪着大眼你又无法梦。虽说有些催眠大师可以看到梦者之境,转而述之,但大师本事再大,也没能耐睁眼看着自己做梦。所以爱梦者只有遗憾。谁津津于梦,不可自拔,兴许会被他人忠告:别再做你的春秋大梦!
在下1月18号刚献丑一篇《金三耍习总,毛胎遭强拆》,撺掇山姆大叔实施外科手术,割了北韩金氏毒瘤,解救P民于饭碗。如此,依老美技术,根本无需动武,只一枚小型激光制导炸弹,就能结果三胖,改写北韩饿殍国历史。
共有约 159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