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丹
即便埋头苦干,都很难过上幸福生活,实现事业成功,那谁还愿意埋头苦干呢?其结果要么另辟蹊径、要么破罐子破摔。这也正是如今中国人被分割成“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这两类...
大陆医生地位不高、收入也高不到哪儿去。普通医务工作者收到的红包显然没有科室领导多,科室领导收取的贿赂自然也比不上医院院长和卫生部官员。更重要的是,整个医疗系统由上而下的集体腐败,全拜“体制”所赐。
然而,中共必须认清,如此算计著过活、担心养不起孩子的庞大群体却是提高生育率的中坚力量。因为中国最缺的,不是什么“二孩”,而是大家都表示生不起、养不起的“一孩”。
要想让进口抗癌药降价,就得让中共这些部门的贪官污吏金盆洗手、从此不再干这种坑人的勾当。我们不禁要问,实际在药价上捞不到多少好处的医保局真能让它的弟兄们做到?推动抗癌药加快降价,这话不让医保局说还好,一让医保局发话,就更没谱了。
中共既然认为毛纪念堂、人民英雄纪念碑也有同等的价值,那不妨单独列出、大大方方的进行申遗,又何必偷偷摸摸将它们藏在其它古迹中,企图浑水摸鱼?而中共或许没料到,明清古迹与这两处暴戾之地,实在是相差甚远;不比还好,一比就更能显出“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只要不被大陆的“洗脑”教育同化,台湾学生就不会像大陆学生一样,在世界的舞台上,毫无竞争力可言。
对于中国的评比结果,美国有国会议员一针见血的指出,“这份报告清楚的显示,中国(中共)政府是人口贩卖的推动者,中国(中共)目前的人权侵犯十分恶劣”;“这个国家极差的贩卖人口记录正在继续”。
至于陈部长针对课程设置所提出的那个“扩大可选择性”,若建立在“坚持正确政治方向”、“专业知识教育与思想政治教育相结合”之上,就不可能真正让学生有选择可言。因为自认为“伟、光、正”的中共政权从来没想过要给人民选择的机会,而“思想政治教育”与“通识教育”则更是背道而驰。
此番“个税调整”,不过是一场政府用来哄老百姓开心的表演而已。但问题是,保障民生又怎能被当作是一场表演呢?想方设法把老百姓的钱骗进自己的腰包,显然不是政府的角色,而是骗子的把戏。靠谎言与暴力起家的中共,恐怕到死都不会放弃使用“欺骗”这个损招。不把老百姓的血汗钱骗尽、榨干,中共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令人感到后怕的是,中共不“庆祝丰收”还好,一旦搞起“假丰收”,中国那些耕地离“颗粒无收”也就为期不远了。
就好像审判者告诉人们,去害人、杀人吧,给我好处,就可以免受处罚。
中国的国宴令世界震惊之处,并不仅限于奢华的程度,更在于这种奢华无极限的国宴,中共政府怎敢说办就办?因为世人皆知,每一场国宴花的都是纳税人的血汗钱,老百姓用苦力、甚至用性命来交换的雪花银哪!
要知道,中国的纳税人所缴纳的税负并不低,政府随便拿一个“三公经费”就能解决教育的燃眉之急,又何须让数以亿计的家庭都来为孩子的教育费而奔忙?让你过得水深火热,还要骗你说,巴西人比你过的更惨,这样的政府不是流氓、无赖,又是什么?不解体中共,中国老百姓能有好日子过吗?
若仅从父母自身来进行改变,那就只是“治标”而已。真正要想“治本”,就得对高考制度以及整个旨在洗脑、灌输,扼杀自由的教育体制、政治体制下手才行。中共若不解体,制度终究难以撼动。
让中国人变得无知、无道,正是中共毁灭人类的开始。
今年1月,美国智库预测,排在2018年世界十大风险首位的就是中共治下的中国。因此,要想通过数据了解中国,不妨先看看如今中国上至政府、企业,下至平民百姓所承担的那些巨额债务,或许方能从中窥探出些许端倪。
中共解决矛盾,向来只喜欢用金钱和暴力、以求速战速决。恶贯满盈的中共,虽怕国际社会谴责,但不敢凭借自己的“肌肉”诉诸武力,便只能偷偷摸摸的搞“金钱外交”。中共倒也惧怕引发民怨众怒,但一来,不怕对民众开枪;二来,牢牢掌控著宣传工具,就能全方位、开足马力向老百姓撒谎。
中国孩子犯罪和受害的案件数量被去棱去角、乱和一顿稀泥的算下来,不降也降了。难怪中国人都对这些“大数据”心生疑窦。如今看来,这哪儿是在晒数据啊,这分明就是在粉饰数据、聚焦政府的政绩嘛!
被中共洗脑之后所养成的粗劣、丑恶、好斗、嚣张、荒谬、阴险,正让整个中国的民众无论在公共场所、工作场所,或家庭环境中都深受其害。中国人要想彻底摆脱戕害,就得从骨子里剔除这些恶习。更重要的是,让中共解体,才能正本清源。
近日,大陆多家媒体都在跟风转载《欧盟国家临时工2700万 近半年轻员工是临时工》一文。常言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们且不理会,官媒带头在中国晒欧盟的临时工人数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相比之下,更重要的是,看到这篇报导的中国人似乎都已心领神会了。 排在头条的评论称,“这下可以理直气壮的甩锅了”。这话应该附加一个主语,那就是“行政机关、事业单位”的领导及...
这两天,中共喉舌新华社从日内瓦发来消息称,“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它国际组织代表团24日举行媒体见面会,介绍了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事业的发展及成就,并重点就有关‘中国存在活摘器官’等谣言进行批驳”。 从新闻中并未出现“应邀”等字样以及大量篇幅几乎都在介绍“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的一家之言来看,此次发布会或是仅由中共这...
《智子之心》能否重播,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台湾独立的审查机构已对大爱电视台发出了警告。这足以表明,中共的鸡鸣狗盗之事又一次被人抓了现形。
鸿茅药酒的黑社会作派所暴露的又何止是自己的真面目,更是充当其保护伞的中共政权的真实品性。骗人、害人、杀人,一直都是中共为了夺权、牟利而对治下民众所采取的惯用手段。没有中共这个黑社会老大撑腰,那些散布在中国各地的小喽啰又怎会这般嚣张、猖狂?只要认清这一现实,就不难发现,中共治下,任何一个小喽啰的个人行为所彰显的,那都是其背后黑老大的真实品性和终极目的。
让犯罪的医院、医生都能停止作恶、并站出来指控如此庞大的非法交易背后的始作俑者。
这么多年过去了,中共不敢直面“豆腐渣”,却敢舔著脸、把责任推给孩子;中共不敢治理“豆腐渣”,竟敢眼睁睁看着制造大量死亡的人祸再次上演。中共到底是怯懦、还是胆大,竟叫人一时分辨不清了。
从各部门的架构上来看,立法、行政、司法各自独立、却又相互制约。其中,独立是为了不受权力的掣肘和干预,最大限度的做到公正审判;制约是为了防止司法与权力勾结,避免人为的制造冤案。
不法办这样的刽子手,不对“豆腐渣”建筑进行盘点、清理,就能让中国老百姓对重建后的震区放心、甚至感恩?我们竟不知,对于极有可能因“豆腐渣”而再次上演的5.12,中国人到底应该感恩些什么呢?
一旦被贴上“放心”的标签,商家不仅被剥夺了利润,还得继续铆足了劲、给中共打工。对于中国老百姓而言,则是身边又多了一家需要避而远之的黑店了。
在资源严重不足的情况下,中共当局为了给阿富汗患儿看病,居然能迅速找来12名专家,并组建起团队、命其亲自前往诊疗。
中国小学校园里上演的现实版“官场现形记”虽令人感到震惊,但却并不罕见、新奇。日前,网路上再次披露了官媒于去年报导过的一桩旧闻。安徽怀远某小学出了一名恶霸“小贪官”,他利用副班长的身份、老师赋予的“检查作业、监督背书”的权力,竟在五年多内、从六个只有十几块零花钱的孩子手里搜刮出两万多元。 孩子们纷纷表示,每次背书和检查作业时都要拿钱给他。不给,就被他逼着...
共有约 906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