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丹
分明是杀人越货的刑事犯罪,非得用小惩小戒的民法来界定,看来中共制定《疫苗管理法》终究还是为了包庇凶手。要解决因独裁导致的“司法不公”,仅凭立法是不够的。司法一旦...
信神、重德、向善……,这些根植于中国人内心深处的本质特性,是信奉“无神论”、崇尚“假、恶、暴”的中共欲除之而后快的。将大量的穿着古装的烂片摆在中国人面前,中共的目的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斩断他们对神的正信、摧毁其心中的良善。把人改造成非人,以至毁灭人类,这才是中共最险恶的用心。
第一届“进博会”在上海举办期间,中共麾下的大小媒体都在借机炫耀中国的开放态度以及进口消费力度。人民日报刊文称,“5000多种首次进入中国市场的产品,刷新的是中国人的生活,也体现了中国开放发展的成色”。然而,国人爱买洋货,真的是源于开放的胸怀以及对高档消费的需求吗? 就在“进博会对社会团体观众开放”的当天,据现场统计,“食品及农产品展区以13.13万人的...
加上由中共党魁直接下令发动文革、六四屠城以及迫害法轮功等这类涉嫌群体灭绝的暴行,已让中共臭名远播;因此,也就更没有人会将“造福”二字与中共联系在一起了。对自己的国民都能大开杀戒的中共,又怎会造福它国人民?
近日,大陆有媒体十分诡异的报导了一则过世约11个小时的遗体在医院太平间被盗走双眼的消息。当地宣传部已证实,“该案背后可能是一个贩卖器官的团伙”。此外,“已经被抓的一人,正是医院附近的殡葬‘游击队’”。 陆媒认为,这个团伙既然能“活跃在医院的地盘上”,“自由进出太平间,不开具收据和发票乱收费”,那么“与太平间和医院有没有利益往来,同样值得高度怀疑”。由于...
邪恶的暴政之下,中国人只会沦为两种:加害者与受害者。不制造假冒伪劣、不害人,生意就做不下去。即便一开始坚守良知、道德的生意人,最终也会走到加害与受害的分岔路口。当越来越多的人纷纷步入加害他人的行列之时,加害者实则很难让自己免受其害。在加害与被害之间,中国人无从选择,这才是最大的悲哀。而制造这一悲哀的始作俑者,除了中共,再无其它。
近日,美国总统川普打算取消“出生公民权”(又称“落地国籍”)这事,在美国引发了一些争议。不少人都在拿1868年通过的《宪法》第十四条修正案说事,认为“不可能以行政命令终止出生公民权”。 对此,副总统彭斯却公开表示,“川普总统拟以行政令取消出生公民权,可能不会直接抵触《宪法》”。另有一位参议员“连发数则推文同意彭斯的看法”,并十分感慨的说道,“终于有总统...
既如此,大陆“媒体姓党”,也就不足为奇了。而那些敢言的记者被抓、被打压也同样不令人奇怪了。毋庸置疑,中国记者的春天是在没有中共的那一天。
在一个被邪党活活掐住了咽喉的国度,“民不畏死”或已成常态。这才是比国民自杀更可怕之处。
大量印钞已导致物价翻番,却从未想过要减少消费税。从个税收入赶不上消费税,其实就足以看出,中国的物价涨幅已非普通劳动者所能承受。
有人一语指出,未等重要的官员抛售完房产,中共是决不会开征“房产税”的。由此足见,“房产税”所指向的并不是贪腐官员,更不可能是一手促成房价只涨不跌的中共自己。中共开征“房产税”,不过是为了加大力度洗劫尚有余钱活命的普通老百姓而已。对于处在股市崩盘、人民币急剧缩水的恶劣环境中的普通民众而言,靠房产保值将再次成为梦幻泡影。
中共治下的中国也有不少能震惊世界的“第一”。比如,房价与家庭年收入之比世界第一;中共红朝官员人数世界第一;行政费用多世界第一;教育经费投入少世界第一; 中国制造的假货之多世界第一;癌症发病率世界第一;交通事故死亡人数世界第一;制造和出口农药世界第一;中国富豪流失率世界第一,等等。
从大学到幼儿园,“优秀教师”大耍流氓的恶性案件比比皆是,从闻所未闻到屡见不鲜,这就正中共教育腐败的一大特色。
二十几年来,中共让大学扩招,大学生“毕业即失业”;中共调控房价、打击炒房,有工作、有收入的,也开始租不起房;中共承诺“政府来养老”,但老了的中国人仍是“老无所依”;那些生活在养老院的老人不仅无法“优雅老去”,甚至极有可能被折磨的早死,又或者因为一场火灾而死于非命,不得善终。这其中无论哪一点,都如同今时今日让年轻人住进养老院的计策一样,除了暴露出中共的极端自私...
正是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共官场才会有“无官不贪”的污名,中共下设的共青团、学生会等组织才能在各个高校狐假虎威、为所欲为,照搬中共官场的那一套。而中国的青少年也就不难在这个“官本位”的社会中学会、并娴熟的运用中共的手段和伎俩,将中共的假、恶、暴特性在校园里表现得惟妙惟肖了
到处掠夺、诈骗的中共不仅是中国的害群之马,更是祸害整个世界的毒瘤。
德国的房价再高,买房人都是其名下房产和房子下方及附近一定面积土地的真正拥有者。而中国人一辈子勒紧裤腰带买来的,不过是几十年不等的房屋使用权。这跟租房子在本质上似乎没有差别。
如今,内忧外患的中共越发惧怕“三退”,千方百计阻止,但又不便明说“三退”,便煞有介事地拿红领巾上打广告说事。“依法严惩”的目的,无非是为了要加强对少先队组织的严管,以维护少先队红领巾声誉为名,对孩子和家长进一步洗脑严控。总之,企图阻挡中国民众“三退”,这便是中共的险恶居心。
没有中共从中祸乱,世界就会有更多的机会了解孔子和“儒、释、道”精神,中国民众也能追根溯源,真正接触到本民族的文化精髓、重拾道统与文明。
近日,大陆某网预计,尽管“2018年考研报考人数达到238万人,比2017年增加37万人,增长18.4%”;“考研增加人数和增长率均为近年来最高”,但这个纪录将会在2019年再次被打破。对此,该网撰文称,“考研正在像高考一样,逐渐成为‘全民’运动”。 “10年前,高考人数超过1000万,考研人数只有120万”之时,中国的高中生是千军万马过“高考”这座独...
中共自己也是认了西方流氓团伙苏共当爹,认了西方魔变的恶人当祖宗的。甚至对西来幽灵,也一直是顶礼膜拜、将其奉为圭臬。说中共“认洋人做爹”,其实是“认被邪灵附体的洋人做爹”。
而越来越多的私营公司纷纷倒闭之后,中共所面临的,也就是弹尽粮绝。中共要想继续从民营、私营企业搜刮,就不要贪得无厌,最起码,得先让企业活下去,把成本、税费降下来,甚至还要提供一定的资金支持。然而,中共做得到吗?
也就是说,中共对治下百姓所做的一切,不是可耻,就是缺德。中国能有这样一个被世界指为“可耻”的货色,代表国家的国民都应该觉得丧气、耻辱才对。没了中共,中国人才有机会扬眉吐气、重新做人。
搞“租房贷”的顶多挣点利息,国有银行在政府的授意下放贷,那就是明摆着要从老百姓的口袋里抢钱。
要想打造世界影响力,中国就得成为弘扬普世价值的典范。最起码得认同普世价值、跟世界正常对话。只要破坏普世价值、搞歪门邪道的中共在其中搅和,中国就很难翻转自己的形象。中国只要有中共,就不可能拥有真正的世界影响力。
如今,所谓“援助”非洲,显然不是中共“乐善好施”,而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着想,但其效果如何,肯尼亚报纸的讽刺漫画就在说明问题。被非洲骂、被自己的国民骂,中共最后那点伪善的画皮也就此被彻底撕下。
问题的关键在于,在一个没有司法机关独立审判权,一个没有舆论监督,一个道德业已沦丧的国度里,要解决剩余的80%的医疗纠纷?大概是不可能的事。
国人在“消费”上或许仍有潜力,但恐怕很难在国货市场中进行挖掘。从韩国乐天超市被赶出中国后,仍在其本土迎来了新增的49%的中国客源就足以看出,中国偌大的消费潜力或只能在它国市场中得以发挥了。
只要居心叵测,中共的任何“援助”都不可能获得积极的反馈;中共撒下的任何谎言,也都会有被拆穿的那一天。而非洲人民的调查反馈,已经表明了民心民意。
已陷入“亡党”危机的中共,恐怕不能仅凭修订“党纪”,就在其成员面前重新树信立威。其实,中共的这套“家法”早已失灵,这个十恶不赦的“邪教”已病入膏肓,什么招术也救不了命了!
共有约 957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