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六四现场
今年是中共六四屠城事件29周年,一本名叫《天安门杀戮》的大开本图像书在台湾出版。这本由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先生题写书名,以军事政变和宫廷政变为主题的图...
本文根据陈小雅去年出版的《八九民运史》修订版部分内容摘编整理而成。六部口坦克车碾人惨案;“六四”镇压中究竟死了多少人?中共的辩解和掩盖,民间报出的死伤数字。
美国白宫及中央情报局解密的文件显示,“六四”清场时,中共军队曾发生内讧。广为人知的是,时任38军长徐勤先、28军军长何燕然与政委张明春公开抗命; 28军曾用高射机枪扫射、吓跑传达命令的空军直升机。
本文根据陈小雅去年出版的《八九民运史》修订版部分内容摘编整理而成。4∶30,清场开始,广场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南池子:“我头一次看到杀人像打鸟一样”;“白衣少女”的故事;协和医院的停尸房,冰柜柜门已无法关闭。
28年前,中共出动坦克和装甲车屠杀天门前的爱国学生学生,震惊中外。“六四”亲历者李恒青说:“北京6月3号的夜空中,子弹就像漫天流星一般地划过,像节庆时节的焰火。”
本文根据陈小雅去年出版的《八九民运史》修订版部分内容摘编整理而成。民族文化宫:平均每分钟送来一个;亡者中最小的才9岁。“单单是一楼已有九个死亡者……有一个摄影记者说,他一定要让他的摄影机记录下这幕惨案,今后好让世人目睹真相。”西单:不断有人倒下,但活着的人依然继续前行。
本文根据陈小雅去年出版的《八九民运史》修订版部分内容摘编整理而成。木樨地:“他们开枪了!”——大开杀戒;22号楼(部长楼):在家不出去也中弹死亡;复兴门:士兵持枪追杀民众,急诊室的血没了脚脖子。
八九六四屠杀事件到今年已经是第28周年了。在中国大陆,公开谈论它的真相、纪念遇难者仍然受到严禁。随着近年来记述当年情况的书籍、回忆文章、采访实录等文献资料大量发表,这段历史的因由和原貌渐渐清晰起来。本文根据陈小雅去年出版的《八九民运史》修订版部分内容摘编整理而成。
六四28周年纪念日将至,由洛杉矶中国民主平台、中国民主团结同盟、民主女神像基金会、中国民主党拉斯维加斯党部等海外民运维权人士组织的“中共国家恐怖主义暴行展暨纪念六四28周年”美国南北行车队,将于6月1日正式从拉斯维加斯出发,次日抵达洛杉矶。两位传奇人物——前《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研究员赵岩和原中共海军司令部中校参谋姚诚,将现身份享各自的传奇经历。 六四民...
洛杉矶视觉艺术家协会 (Visual Artists Guild) 5月28日于洛杉矶中国城举行“六四”民主运动28周年纪念会及颁奖礼,颁发“捍卫言论自由奖”给江天勇、唐荆陵、谢阳、李和平、王全璋五位维权律师。
“六四”27周年纪念日前夕,美国学者撰文披露“六四坦克人”王维林相关敏感消息,称王维林可能是当年云南民族学院的一位学生,担心其可能在中共集体枪杀学生事件中遇害。 6月3日,美国哈德逊研究所客座研究员韩连潮在美国之音撰文《勿忘坦克人 寻找坦克人》。文章称,又到了一年一度令人悲伤的“六四”纪念日。每年这个时候,最难让人释怀的是当年“六四”屠城之后那位穿白色...
大陆《炎黄春秋》杂志今年第3期曾刊文披露胡耀邦追悼会详细内幕,提及现场摄影群体曾拥堵在一起,发生冲突,其中包括杨尚昆之子杨绍明。
今年6月4日是“六四”26周年,近日有关中共“六四”屠杀真相及当时一些高级将领和部队抗命的往事再受关注。据台湾媒体报导,对镇压始终消极抗命的28军曾与镇压积极的27军交火。
今天是“六四事件”26周年,“六四事件”又称“1989年天安门事件”。1989年4月15日中共改革派人物胡耀邦因病突然去世,大批学生聚集在天安门广场悼念,随后演变为遍及全国各地的学生、工人、民众联合争取民主、自由、法治的运动。1989年6月3日晚间至6月4日凌晨,中共调集20多万的戒严部队进行血腥镇压,在坦克和装甲车的掩护下,开枪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北京市民...
(大纪元记者梁路思报导)明天是六四事件26周年,海内外民主人士均在用不同的方式悼念这场血腥镇压的受难者。当年的受害者、民运人士齐志勇告诉希望之声记者,今晚,他也在微信朋友圈发出:“我就是见证人!”的信息,以此见证屠城真相。
亲历“六四”、却在二十多年来一直把那段从死亡线上“爬过来”的个人经历埋入心底的前CNN记者唐路上周日(5月31日)参加了在美国旧金山举行主题为“从未忘记,永不放弃”纪念“六四”26周年研讨会。研讨会上,唐路公开了“六四”屠杀当夜身为女学生的她在中共坦克的三面包围下怎样爬过坦克、在士兵枪口下逃生的情形。她说,至今依然无法忘记那恐怖的一夜。
六四运动已经过去26年,但亲历者记忆中的画面仍然历历在目。而中共多年来的打压虽然令他们难以发声,但他们内心依然无悔当年的选择。如果历史再做一次选择,他们说自己依然会这么做,因为这是为了正义。
前北京大学法学系教授、流亡作家袁红冰是“六四事件”后被中共定调为“高校唯一的教师非法组织”──“北大教师后援团”的创建人。“六四事件”26周年前夕,他出版新书《“六四”之殇》,见证1989年6月3日入夜到4日凌晨,中共军队血洗北京的惨况。
(大纪元记者杨一帆综合报导)1989年6月4日北京“六四”大屠杀内幕持续被曝出。加拿大、美国、苏联的解密文件曝光了“六四”长安街及天安门广场屠杀内幕及杀人细节、死亡人数等情况。
25年前,亲眼目睹“六四”天安门事件的CNN记者齐麦克(Mike Chinoy)连日来前往香港民主抗争集会现场做直播。他说,当前中共官媒对香港的论调与25年前中共镇压“六四”民运学生前夕发出的指责“可怕的雷同”。
赵紫阳在回忆录《国家的囚徒》中披露了他下台的内幕。早在“六四事件”前的1988年,中共保守派元老就刮起了一股“倒赵风”。1989年学潮后,邓小平和保守派结成联盟,导致了赵紫阳下台。
由美国汉学家傅高义(Ezra Vogel)所写的《邓小平时代》,在中国大陆出版时,有关1989年天安门六四学生运动的内容,被大幅删除。据港媒报导,被删除的内容包括邓小平在招待外宾国宴上,因学生运动而显得心神恍惚,手震得筷子也夹不住饺子。
二十三年前的今天,就在天安门大屠杀将要开始的时刻,当时任职美联社驻北京摄影师的魏德勒(Jeff Widerner)被派前往广场抓拍现场镜头。在北京酒店他巧遇一名美国大学生科克。在科克的帮助下,魏德勒拍下了王维林只身挡坦克的历史画面。科克冒着枪林弹雨将照片送到美国大使馆,后者转交给美联社。美国《时代》杂志六月五日对魏德勒的采访报导回忆了这张珍贵的照片见诸世界的...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采录报道)89“六四”在北京六部口因救一位女同学,被戒严部队坦克轧断双腿的原北京体育学院学生方政,20年后在美国安装上智能假肢。当他重新站起行走之际,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发出“寻找救命恩人,寻找现场证人,寻求‘六四’真相”的呼声。
前不久,美国之音记者舒国符约我做一个摄影和录音相结合的采访,原因是美国伯克利大学的一个人类学教授提供了一份最新研究结果,希望我对他的研究结果作一评论。这位教授断定王维林在挡坦克的现场先是落入便衣警察手中,然后又落入戒严部队军人手中,凶多吉少。
一九八九年六四天安门事件发生时奉命到北京镇压学生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之一李晓明,在美国接受日本“每日新闻”的专访时,首次透露出事件当时军方的命令系统,同时也公开表示“民主化才是中国的唯一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