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读往来
国际社会要求审江的呼声越来越强烈,江泽民被绳之以法的日子指日可待。谁将为这场血债买单呢?那么谁将会是这些替罪羊呢?就是那些只顾眼前利益,一意孤行为江泽民卖命的非法“610”组织成员及各级公检法司的执法者就将成为这场血债的替罪羊。
后来2006年我出国了,最近我看到海外的新闻、网站报导的关于活摘器官的事情,这些证据,我一下就明白了,知道了这一切都是千真万确的。明白以后我自己就哭,想起来就非常心酸。我想通过大纪元把我的经历告诉给更多的人,告诉大家,共产党在活摘器官,这是千真万确的。
习主席你好!我是中国大陆一个普通民众,17年前因为江泽民犯罪集团暴力镇压法轮功,被学校无理开除在读硕士研究生的学籍,又因讲真相被无辜关押8年冤狱。 之所以不敢用真名,是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家上有老下有小,还有妻子需要养活,而江氏犯罪集团及其喽啰苍蝇仍然无法无天的肆虐在我神州大地。仍然不时骚扰着我及我的家人。仍然用尽流氓无耻的手段镇压着善良真挚的法轮大法...
清末,民国初年,为了抗击土匪的抢劫,我家成立了自卫团。日军侵略时,为了配合台儿庄战役,在滕州北官桥镇阻击日军,由于敌我力量的悬殊,队伍被打散。后来,老山里(沂蒙山)老虎团(共产党,八路军)派人来我家,请求利用我家的能力,召集旧部,组建新的队伍——铁道游击队。 那时,我家是大地主,也只有我家能养的起队伍,老百姓都为了生活——闯关东。 我老太爷是具有...
本人姓刘,加拿大公民,原居中国湖北宜昌市,本人在宜昌市点军区的一处房产被该区政府列入征收范围,因本人不同意由区政府单方作出的补偿决定而达不成协议。现在点军区政府准备向区法院申请“司法拆除”,其依据是国务院第590号令,“被征收人对补偿决定不服的,可以依法申请行政覆议,也可以依法提起行政诉讼。”以及“被征收人在法定期限内不申请行政覆议或者不提起行政诉讼,在补偿...
艾未未曾说,当你试图了解这个国家的时候,你就已经走上了犯罪之路。
早知道中共不好,可一直以为是贪官把中共搞坏的。本来应该二零一零年就回迁的房子,我家二零一二年才拿到钥匙,因为我有双胞胎男孩,都二十多岁了,不扩大面积根本就住不了,所以我们就一直找、找、找。
1.2011年2月23日0:40分左右我们发现女儿马林燕失踪即紧急报警,我家住地公安管界派出所(天津市红桥区邵公庄派出所)当即于深夜1:24分将女儿的所有信息公示在公安系统专用的走失人口网上。自此后女儿便杳无音讯。
敬请中央各级领导及全国的网友们,在百忙之中关注一位重残矿工姜志胜一家的悲惨遭遇。
哪里有不公,哪里就会发声。发声和反抗是由不公甚至压迫而来。
一九八九年的五月,北京的大、中学生放弃学习,走下课堂、走上街头,决定以和平请愿方式向政府提出“反贪腐、反官倒”的民主诉求。但再三的申述请求当局不予沟通谈话,把孩子们的善意诚意当成敌意。以枪弹坦克对付手无寸铁的学子们,酿成千古未有的“杀子”的残局,震惊世界的血腥”六.四”。
大陆学校的学生们个个都背负着沉重的功课压力,尤其是政治课,这门讨厌又无法逃避的”主课”。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 您们好! 我是中国某交通大学学生,请原谅我没有透露学校、姓名等具体信息,如果透露的话,会给学校、本人带来麻烦(这是一种悲哀,无语落泪啊)。
2015年5月21日,北油所交易平台系统故障,一秒爆涨400点,客户损失惨重。紧接着北油所发布紧急公告,暂停业务以及不能正常出入金。这件事已经轰动现货交易市场,到底是怎么回事,北油所到底该负起什么样的责任,网络上关于这件事的讨论已经展开。
我是一个新来的欧洲华侨。在荷兰念研究所,被派到Winston-Salem的航太公司实习。我一个女大生,人生地不熟,31日,我看中网上评论这中国餐馆,决定要来用餐感受一下家乡味。
我们必须重新审视我们自己与暴政之间的关系了。观看暴力时,我们做了什么?是不是只是个远处的旁观者?如果在不公正的情形下保持沉默,其实我们就已经站在施暴者一边了。
一天,我搭乘巴黎一号线地铁时,突然,我发现了毛泽东和撒切尔夫人的海报并列地张贴在卢浮宫的站内长廊上。我看不懂法语。也许,那份海报是一本畅销书的海报。但我,竟然看到了毛泽东这只魔鬼出现在巴黎的市区内了。见此情景,我毫不犹豫地停下了脚步,从背包里掏出了签字笔,就在毛泽东的额头和右脸颊上分别写上了tyrant和bull shit这两个词。
看到报纸报导的中国人疯抢奶粉的信息,深有感触。本是同根生,本来不想批漏 事实。可是亲眼看到的两件事让我下定决心。一件事,有一个德国妇女伸手去拿一盒hipp奶粉,一个年轻中国人竟然快速抢走,我作为一位妈妈深感气愤。
中国是一个信息严重封锁的国家,很多中共的罪恶被掩盖着,在这样的国度里到处都充斥着欺骗和谎言,能得到支言词组的真相都是珍贵的。中共是一个十恶惧全的邪恶政府,没有中共不敢作的罪恶,中共的邪恶程度远远超过善良人们的想像。
谁给我办了假结案?申维辰中纪委委员已移交司法机关,何时给我处理结果?听取我意见?实名举报,优先办理及时回复,何时给我负责性的回复?我被专员赶出厂,何时以依法依规给我补发20年工资?何时给71岁我办理退休?反腐败求生存,难道非上街乞讨吗?
12月22日网上有一则新闻报导,南京47岁安徽民工露宿街头被冻死。这深深触动我的心情,尽管我并不是所谓的“高、大、圣”,我仅仅是对与自己同属于人类的同情,试问:这是不是社会的耻辱呢?
我是大陆的一名普通游客,几天的畅游经历,让我看到了台湾的风土人情和自由民主的社会氛围。怀着恋恋不舍的心,离开了台湾,再次回到心理雾霾比外部雾霾更迷离的大陆。
要让四中全会的决定、新的行政诉讼法真正兑现,不是等著官府的施舍,还得靠民众自己的抗争,破旧立新。关注维护诉权的莘庄失地农民,他们拿回诉权,我们也会得到诉权的保障,他们在为大家艰苦奋斗。
来到美国留学后,由于没有了中共邪党的消息封锁,让我能更加了解到中共恶党的邪恶本性。
近日,看了王治文先生从北京前进监狱释放后被直接劫持到昌平洗脑班的报导,也看了女儿王晓丹回忆父亲的电视专题片《父爱如山》,同样身为大法弟子的我,心情格外沉重。
自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二日以来,在中国香港发生了大规模的学生与市民抗议事件, 学生们在风雨中坚守互助、自发分类、清理垃圾,在遇到激烈冲突时,高举双手并呼 吁冷静、维持秩序,同时在民居附近尽量调低音量,最大限度的不影响民众正常生活 的行为,被国际媒体盛赞为最有礼貌的示威者。而在大陆与部分亲共的香港媒体报导 中,却发生了大量指鹿为马的事件。
反共不是反华。爱国更需反共。
法制不张、政令不畅绝非癣疥之疾实乃亡党亡国之心腹大患!!!!
云南是块神奇的土地,但这块神奇的土地上,从未停息过官员腐败的脚步,历年落马的官员中,省部级高官就有高原(前云南省委书记,至今潜逃国外)、李嘉庭(前云南省长)、沈培平(前云南副省长)、孔垂柱(前云南人大副主任)……还有,有的虽然未落马,但后来就很少有声息了。
下文是我的一点粗浅想法,想和马总统,国民党全体成员还有所有台湾百姓一起分享。我希望大家一起来批评指正,完善这篇文章,找出两岸和平,甚至是统一的最好方法。当然,我也希望通过完善这篇文章,找出让13亿中国百姓过上好一点日子的方法。
共有约 532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