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电评论
美国政论作家、《华盛顿邮报》专栏作者乔治•威尔(George F. Will)近日撰文表示,在奥巴马目前不作为、欧洲大国如德国等消极观望的情况下,北约已经失去了威慑俄国并维护欧洲和平稳定的能力。
美国前国防部长盖茨(Robert M. Gates)近日在《华尔街日报》撰文称,好斗且自负的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长期以来深深怨恨西方赢了冷战,尤其责怪美国导致他所热爱的苏联解体,他志在复兴俄罗斯对全球影响力。盖茨呼吁西方领导人应对普京时,需要战略性思考、有魄力的领导以及坚定的决心,并有进行一场持久心理战的准备。
(大纪元记者海宁编译报导)《纽约时报》近期一篇评论文章称,5年以来,美国总统奥巴马小心翼翼的试图重新同世界上最难应付的国家接触。但在俄国即将吞并克里米亚并给整个乌克兰造成威胁、叙利亚暴力升级的时刻,奥巴马的策略受到空前的质疑和考验。
一位中共军事专家日前在一项研讨会上对中共在亚太地区增强的战力表达乐观的看法。他认为“你应该信任中共,十年之内
《华盛顿邮报》日前社论称,奥巴马总统的外交政策是基于不切实际的幻想,这五年来奥巴马所领导的外交政策,是基于他自己的认定,而不是根据实际情况。
(大纪元记者曾去执编译报导)上周三中共人权斗士许志永在北京受审,接着在周四与周五至少有六位他的支持者也要出庭。打从许志永发起开创性的“新公民运动”以来,中共政权对之畏惧不已,连许志永上法庭受审时,记者与西方外交官均不准进场。《华盛顿邮报》近日的社论对中共此举提出评论。
《华盛顿邮报》社论编辑海亚特(Fred Hiatt)日前刊文称,上周二美国副总统拜登与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面五个半小时,双方发布简短的声明,看好双方“大国合作关系”的前景,接着奥巴马政府资深官员对此召开记者会。但在记者会中,王丹尼(Danielle Wang)提出了一个美中双方都无法回避的问题。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莱斯(Susan Rice)23日在乔治城大学发表美国对亚洲政策的演说中声明:“当美国与中国从事各种商业往来时,我们将持续尊重法规、人权、宗教自由与民主原则。”不过,莱斯在其演讲中并未进一步说明中国的人权或民主问题。
美国加州大学河滨分校比较文学教授林培瑞(Perry link)是美国知名的汉学家,1972年中共的“乒乓外交”代表团访美时,他担任中文翻译。1988~1989年中,林培瑞担任美国科学院中国办事处主任,曾亲身经历方励之避难美国大使馆等事件。自1996年以来,他被中共列入拒绝入境的黑名单。
最近几十年来,中共继续肆无忌惮的在其国内拒绝尊重基本人权。中共对著名人权活动家及其家人的迫害比任何其它国家都更加露骨。
中国富豪王功权近日被中共以“聚众扰乱秩序”的罪名逮捕下狱。王功权与中国常见的政治活动家相当不同。他并非在社会边缘过着贫困的生活;他没有以小项目经费、顾问费或者是卖文为生。相反,今年52岁的王功权是中国的权贵阶层,中国最著名的风险投资人士之一。他在地产业、技术板块以及其它投资领域赚了很多钱。人们称他为“亿万富翁”,但他也许只是百万富翁。在中国,想确定他有多少财...
(大纪元记者马颖慧编译报导)《华尔街日报》26日发表了德国最畅销的《时代周刊》(Die Zeit)的编辑﹑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中心研究员瑟夫‧乔飞(Josef Joffe)的评论文章,作者从历史的角度论证,中共极权下的经济高增长,将难以维持,终将落幕。他并暗示不能将已开发国家经济成长与中国这个年轻经济体比较,否则将会做出错误的结论。
在谈到中国一胎化政策时,中国国内媒体和海外观察人士多数往往都着眼于两点:人口结构或者是政策执行中的暴力,比如强制堕胎。《大西洋杂志》刊登Yueran Zhang的文章说、其实,还有一个被忽略的事实,那就是:中共政府利用这个政策收取所谓的“社会抚养费”,从中获取财政利益。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研究生院(SAIS)韩美研究所访问学者丹尼斯.哈尔平在21日出刊的《国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双月刊中撰文称,孙武在其《孙子兵法》中说“不战而屈人之兵”,清楚说明了北京当前智取台湾和降低美国在西太平洋军事影响力的策略。
外国企业如果有意在中国做生意,首先要学会的一个词是“关系”。这个词在中国社会的意涵更为深远,其代表一个人攀附各种私人的连结,达到出人头地的目的,因此它是一个重要资产的象征,拥有良好的关系就可以在各方面无往不利,例如进入顶尖的学校以及找到满意的工作,对于企业而言,则是摆脱政府繁琐的监管,或者藉由公权力在快速且没有压力的情况下解决棘手的问题,进而获取商业利益。
《赫芬顿邮报》最近刊登一篇文章称,常春藤名校、麻省理工学院、加州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杜克大学……这些极富盛名的美国院校不仅是莘莘学子梦寐以求考进的顶尖名校,同时也是亚裔家长典型的择校名单。
明天8月22日也许是一个重要的日子。薄熙来案之所以举世瞩目,与其说在“判”的结果,不如说在“审”的过程。
美国防御网站Defense One.com一份最新报告指出,仿冒技术使用于军用车辆和武器系统的结果,很可能造成无数美国现役军人伤亡。文章警告:“在不久的将来,潜舰将沉没。防空导弹将在远离预期目标处引爆。当海鹰直升机将拦截奔向自杀快艇的航母时,却只能看到红外线瞄准系统变暗。”
中国的空气污染、经济渐趋复杂化、人口快速城市化等因素不但是中共当局面临的几大课题,也是美商在中国经营和投资的重大挑战。
前北京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系副教授、Silvercrest资产管理公司策略师程致宇(Patrick Chovanec)近期接受《华盛顿邮报》专访,谈到了中国经济现在急剧走下坡的详细来龙去脉。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曼(Paul Krugman)近日在《纽约时报》撰文《中国撞到万里长城》(Hitting China’s Wall)称,所有的经济数据最好将其当作特别无聊的科幻小说来浏览,尤其中国的数据堪称科幻之最。若加上一个隐蔽的政府、一个被控制的媒体,很难想象中国这个人口庞大的国家正在发生什么事。
美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中国现代史专家华志坚(Jeffrey Wasserstrom)教授近日在《时代杂志》撰文称,今年以来,中国出现在世界头条新闻的消息,常常与其生活品质的问题有关。年初,就出现北京被不寻常的雾霾笼罩,以及上万头死猪在上海黄埔江漂浮的消息。接着发生大陆民众因担心国内毒奶粉,转而涌向香港抢购奶粉的消息。如今又有一份研究显示,只要呼吸中国北方污染严...
知名中国问题专家、普林斯顿大学荣誉教授林培瑞(Perry Link)近日在《纽约时报》撰文,介绍了中国新闻审查及言论封锁的严密及先进。林引述了加州柏克莱大学教授萧强汇编的2,600多条中共发出的新闻审核及报导规定,并指出,中共了解社交媒体的重要及新闻封锁的困难度,因此在封锁新闻的做法上更加隐晦,例如允许消息在网路上传递,但将评论栏目去下,不让读者评论。
李世默(Eric X. Li)是一名上海的风险投资人士,曾在美国受教育的他近年来在西方媒体大肆吹捧中共党国资本主义,认为该制度优于西方民主体制。2012年2月16日,李世默在《纽约时报》撰文声称,若没有中共1989年的血腥屠杀,就没有中国的经济增长。今年7月1日他更在TED全球大会上发言,继续兜售其美国式民主将走向灭亡的观点。麻省理工学院(MIT)经济学教授...
《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五月刊登了知名记者詹姆斯‧法洛斯(James Fallows)回答中国读者的文章,他以西方人的角度解释他为何在多篇文章中评论中国的现况。
自从旅美华裔商人傅蘋出版自传《弯而不折》(Bend, Not Break)近半年至今,大家真不明白,为何它会在某些中国移民团体里引起风暴。这段期间亚马逊网站涌入上百条指责她的负面意见,还有人专门设立网站攻击她,而她的朋友与同僚也以电子邮件猛轰她。
现已离开香港的前美国国家安全局职员爱德华‧斯诺登爆料美国“棱镜”监控计划,中共官方将其大肆炒作,汉娜‧比姬(Hannah Beech)是《时代周刊》东亚区记者及中国分部总编,她在评论文章表示,对于棱镜计划,谁不想得到一个必要的解释呢?不过,将中共这个极权政府的监控与棱镜计划相提并论实在是荒谬。
在中国,日常生活的最大特色,就是一个人周遭所碰上的事物,有许多是从别处挪用过来的。中国许多城市的外观常常借用外国的构想与观念,举凡衣服、流行音乐、现代艺术与电影皆然。日前《纽约时报》报导,中国甚至有一位智慧型手机的执行长,还常常刻意把自己模仿成贾伯斯(Steve Jobs)呢。
上周是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的二十四周年,也是我们重新审视在华外商同中共极权政府打交道时该肩负何种责任的一个良好时机。
《华盛顿邮报》近日刊出社论《中共将倾听世界的声音吗?》称,习近平在其国家主席的任期内究竟想要什么?在其任期的初期加以揣测很困难也很危险。外界过去也曾对其前任胡锦涛寄予厚望。从奥习会等最近的种种迹象来看,习近平会关注中国境外的事情,尽管仍将持续中国境内的镇压。
共有约 595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9月20日,有多名中共官员被通报处理:贵州前副省长王晓光被“双开”,湖北省黄冈前公安局局长汪治怀被逮捕,中共国家能源局前副局长王晓林被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