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为鉴
刘文彩,上世纪60—70年代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 地主刘文彩,整整两代中国人脑海中邪恶凶残的形象; 恶霸地主刘文彩,一个被强大国家机器和无数文学家艺术家打造的地主阶级总代表;
谈起武百祥这个名字,哈尔滨的老人们应该是耳熟能详。武百祥是上个世纪哈尔滨“同记”商业集团创始人,原本只是个穿街走巷的小货郎,因其勤奋好学、善于创新继而创办了东三省名闻遐迩的“同记”百货。
1931年,刚从苏联回国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张国焘,赴鄂豫皖根据地,主持党政军全面工作。扩充红军的同时,张国焘也学毛泽东按共产国际的指示大搞“肃反”运动。将近3个月的“肃反”,被张国焘加以“改组派”、“第三党”、“AB团”等莫须有的罪名,先后逮捕、杀害的红军排以上干部和战士,就有2,500余人,排以上的干部基本被杀光,而当时的红四军不过1.5万人;另有数字是...
东汉光武帝的姐姐湖阳公主的丈夫死了之后,姐弟俩对太中大夫宋弘比较中意。光武帝召见宋弘,让湖阳公主坐在屏风后面。光武帝对宋弘说︰“俗语说,人尊贵了就会换朋友,富有了就会换妻子,这是人之常情吧?”宋弘回答︰“臣听说,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
一九六九年除夕,我们下乡后第一次喝酒,而且全部醉的一塌糊涂,吐的一片狼藉。五十年过去了,很多往事都淡忘了,唯此“除夕宴”萦绕脑际,挥之不去。 一九六八年的冬天,天特别的冷。我们这些从哈尔滨、天津到生产建设兵团农场的知识青年,第一次远离父母和城市,在农村过除夕。 我们所在的那个连队(其实是农场的一个生产队),哈尔滨知识青年人数最多,我们又是第一批到...
夏曦1917年8月考入湖南省立第一师范,与毛泽东结识,192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其第一批党员之一,深受毛泽东的器重。 1932年,夏曦任湘鄂西苏区中央局书记,兼任肃反委员会书记,从1932年4月到1934年7月中共发出停止“肃反”的指示,湘鄂西苏区和红3军中总计进行了4次大规模的“肃反”。以抓改组派、托派、AB团、第三党、取消派为名,杀害了大批红军...
我们李氏家族是一个大家族,但我们家已经破产,原因是父亲抽大烟,败了家,搬到高梁村去了,土改时他被评为破产地主。我同爷爷李孟洋住,爷爷也被评为破产地主,我被评成地主。
曾经变成了法西斯集中营,变成了血腥暴徒们施虐场所的北京大学,迄今并没有深刻反思其这段见不得光的历史,原因也不难想像。而此时“政治挂帅”的北大除了名头外,还保留了多少民国时的风骨呢?还有多少教授敢于直言呢?校园里还有多少自由可言呢?说其今不如
波兰民意调查中心最新发表的一份报告显示,共产主义崩溃,与波兰重获独立、波兰加入欧盟等大事入选100年来最重要和最成功的历史事件。今天,中国和中国人民在历经劫难后,仍处在共产党的压迫和奴役之下;十几亿大陆百姓受尽苦难,渴望自由。
1949年后,大陆国人被关“铁屋”,帷幕森森,只能听到中共的单声道喇叭,不了解许多二十世纪重要史实。如抗战时期中共的“游而不击”与毛泽东再三的“感谢皇军”,对他们可能还有新闻性(说不定还有爆炸性)。因为,毛共一直宣传八路军、新四军是抗战主力,承担侵华日军最大压力,蒋介石一直躲在峨嵋山上,抗战胜利后“下山摘桃”…… 拙文简述史证,详附出处。 游而不击 ...
在禽鸟家族中,麻雀极为普通。它身材瘦小,其貌不扬。既没有孔雀、锦鸡那样斑斓炫目的羽毛,也没有画眉、八哥那样婉转动听的歌喉。跟丹顶鹤、雄鹰等高大上的鸟类相比,就更不值一提了。 自古以来,人们常以鄙夷的眼光看待麻雀,用嘲讽的语气评论麻雀,如“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万雀不及一凤”等。据《战国策》记载,楚大臣庄辛曾以黄雀不知随时有危险为例,讽刺楚襄王不思进取。庄...
不要用卞仲耘在遭受太子党的凌辱与毒打时的惨相,去掩盖卞在学校曾享有绝对统治地位的真实。
因为喊错口号招来对根本就不存在的“社会民主党”的滥抓滥杀的肃反狂潮中,就有超过6,350余名中共党政军干部死于非命。
冥冥重泉哭不闻,萧萧暮雨人归去。 五十多年前,因同情一名小学教师被克扣工资,四川成都第二师范学校近千名莘莘学子欲维权支援,被中共定为重大反革命案件。为侦破“案件”,捉拿“主凶”,成都东城区公安局长亲自卧底学校,扮成校长,将近百名未成人“缉拿归案”,打成右派,发配四川大凉山劳动教养,多数学生青春命陨,埋骨他乡。 一位右派诗人写下了这样的诗句:“少年...
联合航空93号班机,是一班从新泽西州的纽瓦克国际机场(现在已改名为纽瓦克自由国际机场)飞往旧金山国际机场的联合航空定期航班。2001年9月11日,该航班的一架登记编号N591UA的波音757-200客机,成为九一一恐怖袭击事件里遭到劫机的四架飞机之一。与事件中另外三架飞机的结局不同的是,联航93号班机并没有抵达原先恐怖分子预定的撞击目标——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对于中共在抗日战争中的作为,由于其并没有如国民党那般打过什么像样的大战,所以只好拿什么地雷战、地道战和武工队说事,并大肆宣传,以体现中共军队的“威武”。但事实上,不仅地雷战地道战并未消灭太多的日军,反而祸害了不少老百姓(见《中共地道战地雷战的真相》)。 更为滑稽的是,通过中共拍摄的《地雷战》、《地道战》和《平原作战》等电影的洗脑,不少国人脑中浮现的都是...
毛泽东大规模地杀同志并非在文革中才开始。早在1930年代的“富田事变”就开始了。
1986年4月26日,乌克兰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爆炸,世界为之震惊。那场核灾难致使超过300万人罹患各种疾病,30万人患癌,近10万人已经死亡,而且这些数字还在逐年增加,间接死亡和患病的人数更是无法估算。 那场因为怠忽职守导致的灾难令人愤怒,然而,和技术上的不当操作相比,苏联官方在处理事故时的刻意隐瞒和欺骗更加令人愤怒。 爆炸发生后,由于担心引...
一个人如果选择了坏的信仰,也就步入了信仰的迷途,他越是为之牺牲,就越是损人害己。这样的邪恶信仰至诚愈深,悲剧愈烈,遗祸愈重。 共产主义在问世初期,利用人们追求民主、自由、强国富民的理想与抱负,将专制与极权极力掩盖并包装成崇高信仰,众多满怀抱负的追随者被引入迷途,最终铸下了祸国殃民的罪憾。 旅美中国社会问题学者何清涟曾说过:所谓“革命信仰”的荒唐...
毛泽东曾经很得意地说过:“骂我们是独裁者,我们一贯承认;可惜的是,你们说得不够,往往要我们加以补充(大笑)。”(《在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的讲话》1958年5月8日) “反右”,就是毛泽东又一次残酷打击知识分子的政治运动,在这次狂风暴雨般的迫害中,中国知识份子的脊梁打断了,从此,传统“以天下为己任”的中国之“士”被迫消音,噤若寒蝉。 中共反右前发起“阳谋...
《共产党毁灭人类暴政录》之中共窃政前杀人篇 目录 1 中共在苏区杀人如麻 2 “富田兵变”遭镇压 尸体填满整个山沟 3 喊错口号导致六千人被杀 4 毛泽东同学夏曦“肃反”创记录 5 张国焘鄂豫皖根据地肃反 6 红四方面军在四川杀民众百万 7 苏联红军在东北强奸及兽行 8 长春围城饿毙几十万人真相 ****** 共产党和毛泽东杀...
至于郭钦光,也在这段胡闹的历史上留下了自己的印记,但却因为生命的戛然而止,成为了一个被利用的角色。是悲剧还是闹剧?
“哐当”一声巨响,我身后的一扇大铁门关上了,我被几个警察领着推著从一条水泥阶梯走下去,走向大连市法院设在地下的看守所。头上幽暗的灯光,把我们的身影照在墙壁上,就像幽魂在移动。这时,我陡然想起但丁描写地狱的名著《神曲》:地狱的大门上写着一行大字:“来到这里的人们,把你们的一切希望都扔掉吧!”是的,我已掉入了毛泽东制造的人间地狱,不会再有摆脱厄运的任何希望了。 ...
中共几十年来的贪腐治国,使得现在的中国人大概都懂得,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人们对绝对权力的质疑与领导人对绝对权力的恋栈,往往会引发公共舆论或明或暗、不可回避的话题,并不断挑战着人类自由力量与专制力量之间不可调和的冲突底线。
1957年9月6日,湖北省汉阳县孝感专区(今蔡甸区)上空响起了三声清脆的枪声,划破了小镇多年来的安详与静谧。
计划生育乃是中共对中国人民犯下的一桩滔天大罪!
如今,虽然胡姓之人不再为姓氏烦恼,但胡适回家的路依然坎坷,其当年对共产主义和中共的认识对当下的知识分子仍有着警醒作用。
近年来大陆在中共治下,不断发生教授在课堂上因言论而获罪
吴续久就这样收押了。当时他不到14岁。
令人叹息的是,迄今北大对这段悲惨、羞耻的一页都不曾进行过反思,而北大的不作为正是中共作为的一个缩影。没有人否认,当中共彻底解体时,所有被中共残害的个体的历史都将被重新掀开——只为历史不再重演。
共有约 3108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