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真情
我是一个从小就受着爱国教育的八零年代的人,整天听着“爱祖国,爱人民”、“报效祖国”之类的口号,也想过自己要做这样的人。后来进入社会发现口号可以喊空的,现实中到处是唯利是图的人和事。“无神论”使我们这几代人不相信神佛的存在,人们无所顾忌的干着坏事而不相信善恶有报的道理。虽然物质充裕了,可是精神却没着落。谈起现在社会的种种现象,人们更多的是无可奈何!
纳粹时期当过美国驻德记者的夏伊勒,在他的名著《第三帝国的兴亡》中,曾惟妙惟肖地为我们描画过纳粹宣传部当年对报纸进行严格管制的现场镜头:
如果没有师父相救,现在应该是我和儿子的周年忌日了。
这是一个十年前发生在监狱中的故事,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陕西省汉中市“610办公室”从成立之日起,就紧紧追随江氏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汉中法轮功学员,其头目芦鹤鸣、任玉平等全力贯彻江泽民“精神上摧残,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性政策,在权力、利益驱动下,利用国安特务刘宏、田华、淦宁等蹲坑、监视、跟踪、拍照;指挥国保大队长马平安、李有治、余静等恶警疯狂抓捕、非法抄家、绑架当地法轮功学员,施行了一轮又一轮大规模迫害...
我是零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之前的我是什么样的一个人?说出来你可能都觉得不可思议。
十二年前,有一个中国的小伙子刚毕业就去了法国,开始了半工半读的留学生活。渐渐地,他发现当地的的公共交通系统的售票处是自助的,也就是你想到哪个地方,根据目的地自行买票,车站几乎都是开放式的,不设检票口,也没有检票员。
(正见网报导)这两件事情似乎有些牵强,但它们的确是连系在一起了,事情是这样的......
经典民谚集:共产中国
一天,同事和我说到法轮功,他说:“我也看过很多你们的资料,你们法轮功这个信仰非常好,重德。咱们也别藏着掖着的,你们的政治纲领是什么?我希望你们推翻这个(恶)党,因为它已经坏到家了。”他对揭露中共邪恶本质,劝人退出中共相关组织以为有什么政治目的。
我娘家住在湖北省枣阳市农村。我们那个地方是一望无际的平原,村子很大且很多,人口密集度很大,哪家发生点什么事很快大家都知道了。加上人们兴赶集,哪村有点事一下就传开了。
我叫罗慧,今年四十五岁,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原三江食品公司有线电视台的播音员。一九九六年在丈夫修炼法轮大法后的两个月我也有幸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行列。
母亲节到了,母亲宽广的胸怀孕育了我们的生命,母亲勤劳的双手哺育了我们的成长,“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华语网》搜集整理了16首歌颂母爱的古诗,献给天下的母亲。
温州大学教师钱合激花了3天时间,写下生活中的点滴,赞美妻子100个优点,全文6600多字,取名《老婆百赞》,但其实只有97条,留下3条,表示妻子还有进步空间。妻子金女士读后很感动,笑称文笔一般,但贵在质朴真诚。
局里宴请,酒席摆了三桌,领导一桌,职工两桌。领导桌上的大闸蟹是野生的,个头小;职工桌上的大闸蟹是人工养殖的,个头老大。领导们不知就里,很生气:“办公室怎么安排的呀?咋领导吃的的蟹比群众的蟹要小?”办公室主任赶紧出来解释:“他们那两桌都是人养的,你们这桌都不是人养的!”
16岁以前,我都以为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分,那里住着高山族和蒋介石的国民党。后来从路遥的《平凡的世界》中知道了报纸《参考消息》,于是开始看,又从《参考消息》才开始了解台湾。慢慢的,对台湾有了一种独有的情怀。   很多年以来这种对台湾的情怀始终困扰着我,这个遥远的、名义上属于中国、又根本没有什么关系的地方,和我有什么关联呢?我干嘛偏偏对他情有独钟?
我曾相信毛主席领导八路军打败了日寇,赢得了民族独立。我曾相信毛主席领导的打地主分田地是为民除害,后来发现大部分地主的财产都是辛勤劳动所得,他们受到了令人发指的虐待
我们,身为儒者,旨在追求中国达成优良治理秩序,故对去年底以来出现的政治清新风气,颇为欣喜。然而,新年伊始,作为中国改革开放之前沿的广东,即发生《南方周末(专题)》2013新年献词被掌权者强行篡改、调换之事。
1994年的秋天,我混在穿着草绿色制服的学生里,腰扎武装皮带,头戴军帽,在中学操场上练习齐步走。那一年天气干燥,操场上的野草很快被学生踩 平了,细细的尘土足有一寸厚。我们喊着喧嚣的口号,齐步走进灰尘,草绿色的身影若隐若现,如同旱季的热带稀树草原上跑过一群半大的牲口。
“善恶有报”一直是中国传统价值观的一部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为人的起码品德。然而,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中共警察成为中共邪党的工具,在中共多年的谎言欺骗和洗脑中,善恶不明,丧失人性良知,主动或被动成了中共迫害老百姓的帮凶。但是,善恶有报的天理是不会因中共的逞凶一时而发生变化的,在中共各级组织和相关人员因为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恶报的实例频频出现,在明慧...
今年七月,北京下大暴雨,牵动了我的心,让儿子给他住北京的爸爸打电话,问一下那边的情况。儿子慢慢腾腾的发过去一条信息,他爸爸隔了好半天才回了个信息。
大陆某市有一老板曾经感慨地说:“大法弟子在我这里干活,公司一根针都不会少。”
正当中华民国101年华诞之际我改编了一首《我爱中华民国》的歌献上我的一片赤子之心!
一代巨星邓丽君英年早逝,至今为歌迷所怀念。大约在70年代末期吧,邓丽君的歌悄然传进大陆,在中国大陆的“红歌”中,邓丽君的歌被批判为封、资、修的靡靡之音,黄色歌曲。
编者按:蒋介石亲自授权的遗嘱是他在病中,以危颤颤的右手写下的那十六字:“以国家兴亡为己任,置个人死生于度外。”本文转载于《蒋介石父子1949危机档案》,文中有删节。
习近平,你在哪里?
人们常说:梅开五福。梅的五个花瓣象征五福:快乐、幸运、康寿、顺利、和平。这五福里没有钱财和权力。当我们回忆人生中那些铭刻在心的往事时,发现它们都远远超越了世俗的名利,留下的是那至纯至真的感动。
近年来外逃的贪官越来越多,贪污的金额也越来越大。有资料披露,过去10年逃往北美和欧洲等地的中国腐败官员高达1万多人,携带出逃款项更达6,500亿元人民币以上。
一运动员奥运会比赛夺得银牌后大哭。记着围过来安慰:上届是银牌,这届又是,是觉得对不起国家吗?运动员:不是,我觉得特对不起我妈,我妈被他们接到市里看我比赛,不得金牌没人往回送啊,上届的时候老太太就差点走丢了,这届他们又接……
以下是盘点全球性奴的炼狱生活,最小受害者仅8岁。
共有约 318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周二(9月17日)美国川普(特朗普)政府公布新的监管方案,即美国政府对那些在敏感技术、基础设施和数据方面的外国投资者要进行更严格的国家安全审查,外界认为这是美国收紧了对中共海外投资的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