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悟
十六年,守着这个抗议点的法轮功学员来了一拨又一拨。人们习惯于把他们身边的这个展板看作是理所当然的风景,殊不知这个展板的演变,也承载着学员们对这个小小抗议点的心血。
当我在反思自己被谎花儿的外表迷惑时,我又犯了同样的毛病:只看外表。仅仅因为谎花不结果,我就下结论认为谎花没用,心中生厌,却忽略了谎花儿也有谎花儿的功用。
七只狗跟着我去巡山时,阵容浩荡,往往忽的跑得无影无踪,呼唤一声又从各方钻出来。当遇到叉路时,小狗已等在那里回头等候指示,我指出方向
有时候看着那么相像的两种东西,细分析下去却发现很不一样。同样,有时候看似很不相同的东西,最终会发现其中的共同点比我们想像的要多。同一个世界,“横看成岭侧成峰”,从不同的视角去看,都会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去年12月21日,在墨尔本中央商务区(CBD)弗林德斯街(Flinders St)车站附近,阿富汗裔澳洲公民诺里(Saeed Noori)驾驶一辆汽车快速冲进圣诞节购物人群,造成至少18人受伤,其中包括来自中国的李佟(Tong Li,音译)。如今,能再次行走的他分享了自己的心路历程。
正如Martin所说,你可能听说了很多数字:一千个这个,一万个那个,可是当你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例子,看到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讲述她亲身经历的苦难的时候。这些数字被赋予了更加沉重的意义。
如果连自己亲眼看到的景物都难以定论,那这世上很多我们不可能亲眼看到的东西,就更难说了。也许只有排除所有干扰,静下来听一听内心的声音,才能找到答案吧。
美国一直都是自由世界最坚实的堡垒,自由女神像更是美国精神的象征。美国人很多时会给人开放、敢言的感觉,他们好像对每一件事情都拥有一些自己的看法,随时可以口若悬河地发表他们的意见。
当人正向思考时,周遭充塞著正能量,沛然莫之能御;所以,信心,可以拨乱反正,化腐朽为神奇。坚不可摧的信心,能克服来自内心的恶魔,产生百折不挠、无所畏惧的勇气。
过去几个月,我听过太多故事,恐怖的、悲伤的都有。尸袋拉链被拉开时我就站在旁边,我很清楚事实里大量掺杂着虚构的想像。可是那些故事、说故事的人,以及我们祝福过的遗骸,全部都出自“我方”的观点。听见“另一方”的事从个人嘴里说出,这还是头一遭。当然劫机者的遗骸会跟受害者的混杂在一起,只是我没想到罢了,因为我只顾著抚慰“我方”。
当我们被负面的压力或情绪所困,哪怕只是短暂片刻,也都承受着试炼,就好似泰国“野猪”少年足球队受困于“美人洞”时那般孤立无援。这时,我们该怎么做才能冲出困境?该具备怎样的能力,问题才能得到解决,甚或迎来帮助呢?
灾变现场四周,商店橱窗闪烁着节庆彩灯,提醒我们生活仍然照旧,即使被死亡浸透。黑暗寒冻的夜晚为那个美得令人心痛的九月天——以及在那之后像把匕首将我穿透的每一个碧蓝天空——提供了慰藉。因此我欢迎雪白冬日的到来。感觉就好像天空排空了它的颜色,以便帮助我们重新来过。
在都市工作的女儿和媳妇都要搬到南投山中种茶,阿爸感到不解,也不看好。尽管山明水秀,空气清新,独居的老人家却不打算过来同住,并说一年后你们若还留在山里,我再上去看看。
我大约每月去一次监狱做辅导志工,作为死刑犯的辅导老师,我的立场总是尴尬的,常有人质疑:“为什么要帮助坏人?坏人就该让他得到报应,为什么还要关心他、辅导他 ?”
如果我们没有坦荡的胸怀,在我们轻动仇恨之时,仇恨袋便会悄悄生长;在我们大加挞伐之后,仇恨袋最终会堵塞通往成功的道路。
当人与人之间相互信任的时候,很多事情都简单了。就像朋友和女儿做生意,甚至都不需要在场,不需要与顾客面对面。素昧谋面,却给彼此留下温暖,只因为各自心怀信任。
二〇〇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纽约市充满节庆的繁忙气氛。人行道挤满了人,商店橱窗妆点得璀璨亮眼,人们携家带眷漫无目的地四处乱转。似乎人人都铆足了劲想让这段诡异而不幸的日子变得正常。我发现这现象很值得庆幸,但也很让人不安。
阳阳有着异于同龄人的成熟,也有异于同龄人的纯真。他才华多样,性格却又简单……而我最喜欢的,是后来他在博文《传道——老子出西关》中展现出的,一个中国传统艺术匠人的风骨与特质。
世间变幻,皆因心念而起。有什么样的想法,就有什么样的心境;有什么样的心境,就会显现什么样的状况。简言之,相由心生、境由心造!
移民英国之前,我和太太在香港经营一家人力资源顾问公司,也为不同的公司或机构提供培训课程。其中一个由我负责的课程是“情绪管理”。这是一门绝不简单的学问,为了尽量将课程做好,我参考了很多书籍,也经历长时间地思考,越来越觉得这课题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
繁花似锦的五月相偕著依然热切殷实的梦,努力圆熟生命的深沉。你闪烁著童稚的光辉, 在我不经意的回顾里,会是混沌中脱颖而出的灵光吧?!
美,终究是一门生活哲学。那是对自己生命价值的选择,更是生命力的启发。
我们看中了绍兴南街一间有百坪庭院的古老日式房舍,闹中取静,外围的巷道衬著竹篱笆和浓密的树荫,令人心旷神怡。
有时候负担也不是想卸就能卸掉,就像刚才我手中的垃圾,要早点扔掉是要绕些路的。但是,相对于卸下负担后的轻松,那一点付出是值得的。
“贵人”可遇不可求,与其苦等“贵人”相助,不如做自己的“贵人”,如此一来,每天都会遇到“贵人”。
父母亲对子女的爱是永不止息的,即便在临终前也是如此。在菲律宾就有一名罹患癌症的父亲,在生命结束的前几天参加女儿的婚礼。尽管躺在担架上,他还是牵着她的手走红地毯,将她的后半生嘱托给新郎,这才了却了他的心愿。见到这感伤的一幕,在场的亲友无不潸然泪下。
这只拖着后腿走路的酷哥年纪小,醋劲大,尽管行动不便,总想占上风。
人工智能不断发展,围棋电脑程式Alpha Go去年以三对零击败中国围棋职业九段棋手柯洁,一度引起人们对围棋的兴趣。围棋源自中国,在国内及台湾都很受欢迎,但在香港喜欢下围棋的人不多,在西方社会也不普遍。
既然人生的过程是客栈的过客,小住几日,匆匆的来,匆匆的去,不如活在当下 ,去找到我们来在世上的目的与意义!转身处,等待你的,可能是无限惊喜。
对岁月、对生命、对青春、对所有的起起落落,我似乎有了新的认识。一切外在的东西终将远逝,我们需要一份宠辱不惊、得失随缘的大气与从容,不错过生活中的点滴美好……
共有约 6861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