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悟
过去几个月,我听过太多故事,恐怖的、悲伤的都有。尸袋拉链被拉开时我就站在旁边,我很清楚事实里大量掺杂着虚构的想像。可是那些故事、说故事的人,以及我们祝福过的遗骸,全部都出自“我方”的观点。听见“另一方”的事从个人嘴里说出,这还是头一遭。当然劫机者的遗骸会跟受害者的混杂在一起,只是我没想到罢了,因为我只顾著抚慰“我方”。
当我们被负面的压力或情绪所困,哪怕只是短暂片刻,也都承受着试炼,就好似泰国“野猪”少年足球队受困于“美人洞”时那般孤立无援。这时,我们该怎么做才能冲出困境?该具备怎样的能力,问题才能得到解决,甚或迎来帮助呢?
灾变现场四周,商店橱窗闪烁着节庆彩灯,提醒我们生活仍然照旧,即使被死亡浸透。黑暗寒冻的夜晚为那个美得令人心痛的九月天——以及在那之后像把匕首将我穿透的每一个碧蓝天空——提供了慰藉。因此我欢迎雪白冬日的到来。感觉就好像天空排空了它的颜色,以便帮助我们重新来过。
在都市工作的女儿和媳妇都要搬到南投山中种茶,阿爸感到不解,也不看好。尽管山明水秀,空气清新,独居的老人家却不打算过来同住,并说一年后你们若还留在山里,我再上去看看。
我大约每月去一次监狱做辅导志工,作为死刑犯的辅导老师,我的立场总是尴尬的,常有人质疑:“为什么要帮助坏人?坏人就该让他得到报应,为什么还要关心他、辅导他 ?”
如果我们没有坦荡的胸怀,在我们轻动仇恨之时,仇恨袋便会悄悄生长;在我们大加挞伐之后,仇恨袋最终会堵塞通往成功的道路。
当人与人之间相互信任的时候,很多事情都简单了。就像朋友和女儿做生意,甚至都不需要在场,不需要与顾客面对面。素昧谋面,却给彼此留下温暖,只因为各自心怀信任。
二〇〇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纽约市充满节庆的繁忙气氛。人行道挤满了人,商店橱窗妆点得璀璨亮眼,人们携家带眷漫无目的地四处乱转。似乎人人都铆足了劲想让这段诡异而不幸的日子变得正常。我发现这现象很值得庆幸,但也很让人不安。
阳阳有着异于同龄人的成熟,也有异于同龄人的纯真。他才华多样,性格却又简单……而我最喜欢的,是后来他在博文《传道——老子出西关》中展现出的,一个中国传统艺术匠人的风骨与特质。
世间变幻,皆因心念而起。有什么样的想法,就有什么样的心境;有什么样的心境,就会显现什么样的状况。简言之,相由心生、境由心造!
移民英国之前,我和太太在香港经营一家人力资源顾问公司,也为不同的公司或机构提供培训课程。其中一个由我负责的课程是“情绪管理”。这是一门绝不简单的学问,为了尽量将课程做好,我参考了很多书籍,也经历长时间地思考,越来越觉得这课题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
繁花似锦的五月相偕著依然热切殷实的梦,努力圆熟生命的深沉。你闪烁著童稚的光辉, 在我不经意的回顾里,会是混沌中脱颖而出的灵光吧?!
美,终究是一门生活哲学。那是对自己生命价值的选择,更是生命力的启发。
我们看中了绍兴南街一间有百坪庭院的古老日式房舍,闹中取静,外围的巷道衬著竹篱笆和浓密的树荫,令人心旷神怡。
有时候负担也不是想卸就能卸掉,就像刚才我手中的垃圾,要早点扔掉是要绕些路的。但是,相对于卸下负担后的轻松,那一点付出是值得的。
“贵人”可遇不可求,与其苦等“贵人”相助,不如做自己的“贵人”,如此一来,每天都会遇到“贵人”。
父母亲对子女的爱是永不止息的,即便在临终前也是如此。在菲律宾就有一名罹患癌症的父亲,在生命结束的前几天参加女儿的婚礼。尽管躺在担架上,他还是牵着她的手走红地毯,将她的后半生嘱托给新郎,这才了却了他的心愿。见到这感伤的一幕,在场的亲友无不潸然泪下。
这只拖着后腿走路的酷哥年纪小,醋劲大,尽管行动不便,总想占上风。
人工智能不断发展,围棋电脑程式Alpha Go去年以三对零击败中国围棋职业九段棋手柯洁,一度引起人们对围棋的兴趣。围棋源自中国,在国内及台湾都很受欢迎,但在香港喜欢下围棋的人不多,在西方社会也不普遍。
既然人生的过程是客栈的过客,小住几日,匆匆的来,匆匆的去,不如活在当下 ,去找到我们来在世上的目的与意义!转身处,等待你的,可能是无限惊喜。
对岁月、对生命、对青春、对所有的起起落落,我似乎有了新的认识。一切外在的东西终将远逝,我们需要一份宠辱不惊、得失随缘的大气与从容,不错过生活中的点滴美好……
如果问:人生到底是什么味道?应该是──酸、甜、苦、辣都有吧;然而,很多人感受最深刻的是“苦味”。那么,不妨为自己“加味”,在漫漫旅程中,适度的特调人生之味。
在茫茫草原,有一户民家的小男孩,自幼学习骑射,长大后有幸成为一员精兵。加入精兵团队后,他需要学习更新的战术,需要和更多的将领配合以及参加更多的实战。每一次实战,都面临着生死较量,但他从来都没有畏惧过。
84岁的汤姆和82岁的德尔玛·莱德白特(Tom and Delma Ledbetter)是一对结婚62年的美国夫妻。2017年4月21日,这对伉俪在当地养老院携手远走:汤姆走后不到1个半小时,德尔玛也安详离世。
在我脑袋空白的日子里,在山路又遇到这位洋和尚,开始寒暄时,我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也挤不出话跟他对谈……
想到这,我突然灵光一闪:“骑车不能‘平衡’,这是不是也说明了:我的内心‘不平衡’啊?!”
我永信。人们真正渴望的,真正愿意展现出来的,是善意,而不是相反。我也笃信, 主流一直在坚守着,这人与人之间,人与其他之间,那宝贵的良善。
“任谁都会生气,生气很容易;但是要气对对象、气对时机、气对方式,就没有那么容易了。”亚里士多德是这么教我们的。但有时候真的很难做到。在自己火气冒上来之后,还能克制冲动。 被人挑衅时,我们很自然会想报复并攻击对方;有人一再犯错,我们忍不住就会发飙。这样至少痛快些,但发火之后呢?你是否悔不当初?是否有解决问题?是否得到圆满的结果?是否与别人的关系更好,或是...
球的到来,就是明天的到来。我们回击的落点,便是我们对明天的回应。这回应,注定,有满意,有失落,有教训,也有经验之积累。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在当今物欲横流的中国社会,人心不古。一位71岁的山东法轮功学员玉真,在2017年的夏天遇到了一件“天上掉馅饼”的事,她的手机中凭空被人充了500元。她是怎么处理的呢? 玉真近日在明慧网上分享了她的这段经历。 那天很热,正驾着电动三轮车出外办事时,玉真忽然接到一位陌生男士打来的电话,原来他刚才交手机费时...
共有约 6843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