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元社论
目录:1.把中国皇历叫作农历或阴历,把中国新年叫春节2.取消传统节日,过党安排的党节3.年轻人结婚,要新事新办,不拜天地神,唱感谢党的歌
语言的形成和发展是一个自然的过程。汉语书写系统的高度稳定性,对于保持华夏文明的稳定与统一,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历史长、传统深厚的国家,语言规范行为的谨慎与适度,就显得尤其重要。
语言是人类用以储存记忆、交换信息、传递经验、教化后代的工具。作为一个民族的灵魂和记忆,语言凝摄著该民族的终极关怀、价值观念、历史智慧、思维方式、审美趣味、社会风俗,反映了该民族与宇宙的关系、在世界中的定位、整体的生存方式和发展的走向。语言既是文化的一部分,又是文化的载体。语言是文化大系统中最重要的子系统。
中国素以“礼仪之邦”闻名于世。敬天信神、相信善恶有报是中国人几千年的传统,即使那些没有明确信仰的人,也相信“老天爷”的存在。传统上中国人遵循神佛、圣贤的教诲而努力完善自己的人格。人们对天、地、人的态度是恭敬、谦卑的,整个社会通过礼仪来规范。
站在未来回首今天的人类历史,人们会真实地看到共产邪灵肆虐中华大地的那一幕幕触目惊心、喧嚣闹腾和血雨腥风。在短短几十年里,在神州的土地上,共产党以一次一次的杀头,一轮一轮的批判,一波一波的灌输,构建起了一个同我们的传统格格不入的“党文化”部落。
共产党认为文艺是上层建筑的一部分,只能为统治阶级的利益服务。中共夺取政权以后,从经济上把文艺演出团体收归国有,从组织上把文艺界人士变成“体制内人”并对他们实行思想改造,在创作上对文艺界耳提面命严密控制,在短时间内把所有的文艺形式,如电影、戏剧、歌舞、曲艺等,都变成国家机器的一部分和灌输党文化的工具。
《九评之一》指出:“所有的非共产党政权社会,无论其如何专制和极权,社会都有一部分自发组织和自主成分。……共产党政权中,所有这些自发组织和自主成分被彻底铲除,取而代之的是彻底的自上而下的集权结构。”共产党极端严厉的社会管制造成的后果之一是独立的知识份子阶层的消失。中共除了把一部分知识份子在肉体上消灭以外,把其他人编进各种各样的“单位”之中。
文化是一个人群的稳定的心理和行为模式,一种文化的形成往往要经过漫长的历史过程。可是中共攫取政权以后,在短短的几十年时间里,给中国人的思维、语言和行为模式打上了鲜明的烙印,制造了一个遍及中国一切方面、一切角落的党文化。它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呢?
一九六八年的一个夏天,一位名叫威廉‧米斯特的美国业余化石专家在位于犹他州附近,也是以三叶虫化石闻名的羚羊泉敲开了一片化石,赫然发现一个完整的鞋印就踩在一只三叶虫上。三叶虫是一种生长于六亿年前至二亿多年前的生物,换句话说,在这久远的历史时期之前,是不是有着和我们一样的人类文明存在?
2005年中共少将朱成虎在香港面对西方记者曾说过:一旦中美开战,中国“准备西安以东的所有城市被摧毁。当然,美国人将必须准备好数以百计,或两百个,甚至更多的城市被中国人夷为平地。”这是中共党文化斗争思想的一个典型反映。实际上在党文化中斗争和流血已经成为常态,而和谐、包容反倒不正常了,因为按照马克思主义,后者缺乏“革命性”。
政治学习,改造思想,这类事情中国人都多多少少经历过。很多人可能会问,为何人的思想需要改造?其根本原因即在于中共的一套好恶标准、思维方式和话语系统都是反人性的,不但不可能在大众中自然产生,而且容易被人性所排斥。更何况共产党本是西方舶来品,是被唾弃的政教合一的独裁体系,与中华传统文化极为抵触。中共要想立足,就必须营造一个党文化环境,改造思想就成了必须而迫切的一步...
政治学习,改造思想,这类事情中国人都多多少少经历过,很多人可能会问,为何人的思想需要改造?其根本原因在于中共的一套好恶标准、思维方式和话语系统都是反人性的,不可能在大众中自然产生。也正因其反人性,在民众思想没有改造好以前,稍微放松思想控制,就会造成人性的复苏,危及中共统治。更何况共产党本是西方的舶来品,是被唾弃的政教合一的独裁体系,与中华民族文化极为抵触。中...
中共的历史是谎言与暴行交织的历史,而其谎言却分为两个层面。第一个层面在于对于事实本身的掩盖或歪曲;第二个层面,则在于给人灌输一套邪恶的善恶标准和扭曲的思维方式。这种灌输一方面以中共所劫持的国家暴力为后盾,另一方面更通过垄断的所有社会资源而强迫人从记事或学语的第一天即开始耳濡目染。
胡锦涛访问北美,颇有些海外华人以欢迎中共党魁胡锦涛为荣,甚至不假思索的将之视为“爱国行为”,却不去深思中共与中国、与中华民族有什么关系。因为很多人不了解中共的本质。
自胡锦涛的访美行程中,所到之处都掀起了留学生和华人社团“迎接”中共官员的热潮。如果说有些人参与这种活动是出于朴素的爱国热情,倒也无可厚非。但是,大量证据表明,所谓的“欢迎”人群实质上却是中共收买来的群众演员,所谓的“迎接胡锦涛”却成为某些可疑人物用来累积政治资本的重要机会。这对于不明真相者的爱国心不啻为最大的愚弄,利用和讽刺。
中共党魁胡锦涛出访北美期间收买“欢迎”一事在海外华人社区引起关注。我们认为,在当前中共面临的困境下,在中共几十年所作所为已曝光于天下的时候,仍然受其欺骗利诱而前去“欢迎”,是极为不智和毫无尊严的行为。
上周四,在终审庭内,法轮功学员为香港打赢了自97年回归以来最重要的一场法治战役,斩断了中共伸向本港人权法治的魔爪,成功保障了港人的言论、示威自由等基本人权。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氏集团发动的那场全国范围的大搜捕日前又以同样的规模在中国大陆上演。对于历经近六年的血腥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来说,这场来势汹汹的恐怖行径已经再也没有当年的恐怖效应。据说中共当局又要对法轮功进行“反动政治组织”的所谓“定性”,但是这顶大帽子就更不具有恐怖效应,相反,这简直是一个可笑的黑色幽默。
去年五月,美国一家非营利电视台新唐人与欧洲最大的卫星公司欧洲通讯卫星公司联手首次将不经政府审查的中文电视信号送到的中国,开通了历史性的自由卫星之窗。欧洲通讯卫星公司为此得到了欧美政界和媒体的一致赞誉和海内外华人的敬意。
二次大战给人类的生命和财产带来了巨大的损失。二战结束时,人们发现当时的任何一条法律条款都不足以形容纳粹的暴行。于是一种新的罪行被人类写入法律中,这就是“群体灭绝”。
江泽民一手策划﹑发动﹑指挥的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镇压﹐是一场最邪恶﹑最无理﹑最残酷恶毒的针对全人类的大规模迫害。江泽民一伙﹐无所不用其极地用尽了共产党几十年历史上发展出来的一切整人﹑迫害人的招术﹐利用整个一党专制控制下的庞大国家机器﹐不惜一切人力物力﹐对千百万的善良法轮功学员进行了群体灭绝式的迫害。
江泽民被告到美国法庭﹐已是不争的事实。因此忙坏了各路官员和驻美使馆﹐四下游说﹐八方施压﹐但总体表现出来的情况是﹐江泽民缺招儿。
近日海外媒体报道了法轮功把江泽民以“群体灭绝罪”告上了国际法庭及“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宣告在美国正式成立的消息,很多人为法轮功人士不畏强权的正义之举喝彩。常言道:天理昭彰总有时;善恶必报会有期!就像奸臣秦桧因残害忠良的恶名而遭世人千古唾骂,江泽民将因迫害法轮功而以“群体灭绝罪”的罪名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香港23条立法目前只公布了咨询文件(根据基本法23条制定的一个框架性文件),咨询期后港府无意公布“白纸草案”(可以修改的法律草案),而只是向立法会提出“蓝纸草案”(终稿草案)。目前可看到的咨询文件中,各项关键性罪名定义模糊,带有很大的随意性,香港作为亚洲最理想投资地和最大信息集散地的地位﹐正遭受前所未有的困难。
香港政府推出基本法第23条有关叛国及颠覆等罪行的立法公众咨询将于12月24日结束。据悉,香港政府最迟于明年初公布一个更具体的方案,送交立法会讨论并立法。
共有约 87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今年由于经济好转,美国家庭可支配所得增加,本周感恩节假期出行人数再创新高。据交通专业网站INRIX分析,大多数城市的交通尖峰期出现在周二下午,想要有个快乐假期的旅客,最好避开这些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