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长河
清朝的圣祖康熙皇帝就遗留下一个“刻骨铭心”的印记“ 松花石苍龙教子砚”。这砚台背面有铭文“一拳之石取其坚;一勺之水取其净”赐胤禛,表示、说明了什么?
评量一幅人物画时,观众首先看到的是,画面的主体是一个人,还是表现二个人的互动,是三人结构,抑或多人的大场景。下面就让我们以人物多少为序,来欣赏艺术史上几幅写实油画杰作。
汉服不是单指汉朝服饰,而是泛指中国各朝历代汉族的传统民族服饰,往上追溯到三皇五帝的久远年代...
网上的一段短片显示,英国音乐家肯尼迪(Stephen Kennedy)用脸颊和嘴巴这种天然的乐器演奏经典名曲《大黄蜂的飞行》(Flight of the Bumblebee),其速度和音准比得上一般的乐器,而且颇具喜剧效果。
顾恺之晚年的时候,画人像就不再点睛了,人家问他为什么时,他总会说:“不能点!不能点!这人像要一点睛,马上就会动起来开口说话了!”
在米开朗基罗的西斯廷礼拜堂天顶画《创世记》中,《创造亚当》只是一个小局部,然而它已成为标志性的图像,经常出现在影视和文学作品中。医学界新近从这幅画中看到了大脑截面,米开朗基罗的创作意图究竟是什么?
顾恺之多才多艺,善作诗词、精于书法,尤其擅长绘画。因为他的才华多元,当时的人称他有“三绝”:“才绝、画绝、痴绝”。他与曹不兴、陆探微、张僧繇合称“六朝四大家”。
端午节丰富的民俗文化内涵,为历代绘画界提供了很多创作灵感与素材。转眼就是端午节了,让我们在享用应景美食之余,也一道来品赏这些独特的、具传统民俗意味的画作!
《端阳故事图》册,表现了有清一代大众化的端午习俗。宫廷画家陈扬的绘,人物造型秀逸生动,线条简洁流畅,色彩柔和典雅,展现民俗趣韵。
桑德罗·波提切利的《春》探讨了影响人生的问题,观众仍然可以感到共鸣。假如我们问问自己:“对于这幅画中表现的理念,如爱、美、忠贞、婚姻、人文主义和道德伦理,我有什么感觉?”或许可以让我们找到真正的自己。
古代的礼和乐都离不开鼓,周代时,制定了一套鼓乐的制度。鼓为八音之首,在音乐演奏中居于指挥地位。鼓与舞关系密切,语言学把舞蹈解释为:“以有节奏的动作为主要表现手段的艺术形式”
扇子在中国历史源远流长,已有三千多年历史。其不仅具有消暑驱热的实际作用,也承载了文化上的内涵;在戏剧里成为一种表明人物身份、地位、性格的重要饰物和道具。神机妙算的诸葛亮,那把羽毛扇,已成为智慧、人品的特别象征;风流、儒雅小生手执折扇;小姐、丫鬟手执团扇,轻扑流萤的活泼、俏皮;媒婆手中不断摇动着一把大蒲扇,强调了三姑六婆形象特征。
1647—1652年间,贝尼尼创作了被后世认为是其雕塑代表作的《圣特雷莎的狂喜》。此前一年,贝尼尼设计的圣彼得大教堂的塔楼被拆除事件,大大损害了他的声名。而次年,这位17世纪最伟大的巴洛克艺术家即通过《圣特雷莎的狂喜》这件传世杰作再次证明了自己。
楷书又称正书,或称真书,始于东汉。宋《宣和书谱》称:“汉初有王次仲者,始以隶字作楷书。”清代书法家翁方纲亦云:“变隶书之波画,加以点啄挑,仍存古隶之横直。”所以,楷书被普遍认为是由古隶演变而成。楷书以其形体方正,笔画平直简爽,可作楷模,故名楷书。
在巴洛克雕塑领域,作为艺术天才的贝尼尼无疑是最具代表性的一位,他也被称为“巴洛克时期的米开朗基罗”、“雕塑界的莎士比亚” 。诚如意大利巴洛克艺术专家霍华德·希巴德所言,“在整个17世纪,没有一位雕塑家或建筑师可以和贝尼尼比肩。”
自13世纪屹立至今的巴黎圣母院是欧洲史上第一座全哥德式教堂,其蕴含古典的美丽,与法国的历史、文学、音乐成果都有着密切的联系,是天主教信仰与法国精神的象征。当冲天烈焰照亮暮色中的双塔,巴黎民众注视着大片里才有的景象,不由合唱起赞美诗;也蓦然发觉,在心灵深处,这座教堂原来占据着如此重要的地位。
自13世纪屹立至今的巴黎圣母院是欧洲史上第一座全哥德式教堂,其蕴含古典的美丽,与法国的历史、文学、音乐成果都有着密切的联系,是天主教信仰与法国精神的象征。当冲天烈焰照亮暮色中的双塔,巴黎民众注视着大片里才有的景象,不由合唱起赞美诗;也蓦然发觉,在心灵深处,这座教堂原来占据着如此重要的地位。
巴赫的音乐像稳固对称、雄伟壮观的建筑;又像环环相扣、精密转动的齿轮;那由严谨规范构成的赋格,多声部和声此起彼伏,错落有致,变幻多姿,气象万千。
巴黎圣母院的主体结构在大火后幸存,玫瑰花窗与耶稣荆冠也躲过火劫,而游客必看的那些滴水嘴兽和石像怪也幸运地保存下来。这些来历神秘又造型奇异的雕塑,踞坐塔楼俯瞰巴黎,它们或是传奇怪物,吐舌衔肉,或是表情夸张的人像与动物,皆与教堂内美丽慈祥的圣母像形成了既冲突又平衡的美感。
经过多年的锤炼,没出国的巴赫已成功地把欧洲不同民族的音乐风格浑然溶为一体,他萃集意大利、法国、英国和德国传统音乐中的精华,曲尽其妙,珠联璧合,天衣无缝。创造力正处于巅峰状态的他,隐隐听到神的召唤,只想把精力贯注到创作理想的教堂音乐上。
《源氏物语》(The Tale of Genji)是日本古典文学的经典,也是世界上最早的长篇写实小说,问世数百年来风靡各国,历久不衰。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为了致敬《源氏物语》对日本文化艺术影响渊远,特从3月6日开始展出超过120件有关文物,其中不乏越时千年的珍品,可谓精彩纷呈。
普桑(Nikola Pussin,1594 –1665)曾在路易十三时代受邀回到法国参与宫殿和礼拜堂的绘画与装饰,但因不能适应宫廷的华丽风格和其他画家的抵制,短暂停留后又回到罗马。然而回程多了一位年轻画家坚持随行,这位画家就是日后被太阳王路易十四所重用的勒布杭。
漫步今天的罗马城,随处可见的喷泉无疑是赏心悦目的风景。以罗马为背景的电影,无论是《罗马假日》还是《天使与魔鬼》,喷泉都是推进情节必不可少的标志物。这里要重点给大家介绍的,是贝尼尼的“四河喷泉”(Fontana dei Quattro Fiumi)。
这世上没有几件油画钜作能和威廉‧布格罗的《青年巴库斯》(La Jeunesse de Bacchus,点阅大图)相媲美。论同等重要的绘画,伦勃朗的《夜巡》(Night Watch)是一件,波提切利的《春》(Primavera)是又一件。为了亲睹这样的画作,人们从世界各地来到博物馆参访;它们实在寥寥可数,拿出来拍卖、供人购藏,就更罕见了,几乎闻所未闻。
伴随路易十四一生的最大艺术事业,则非凡尔赛宫莫属。这座集结王权意识与当代的艺术精英共同打造的华丽花园宫殿,立即成为欧洲其它王室竞相效仿的王宫范本。
贝尼尼在建筑艺术方面最伟大的成就,当属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Saint Peter's Basilica)前环绕广场的柱廊。
初四大书唐家指的是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和薛稷,又合称“初唐四大家”。这四人均以楷书见称,且书法风格较为接近。受初唐时期审美观的影响,他们的书风走中庸之道,合度适中,刚劲中透着雄浑之气,“清秀瘦劲”。
传统手工艺融入了工匠们的思想感情和民间文化内涵,那种淳朴、粗犷和稚拙的美感,驱邪纳福、崇尚圆满、阴阳相济的精气神,是电脑刻板、流水线上大批量生产的“假冒”,永远比不了的,那是机器无法代替的艺术的灵魂。
晚年,亨德尔在双目失明中继续创作,拖着病体参加义演。他悲天悯人,扶助贫弱。他把《弥赛亚》几乎所有的收入用于救济孤儿,他还被聘为伦敦最大的慈善机构的弃儿医院院长。1759年春,74岁的老人照例指挥了《弥赛亚》的演出,在暴风雨般的掌声中倒下了。他得到了国葬礼遇,
唐初四大书家指的是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和薛稷,又合称“初唐四大家”。这四人均以楷书见称,且书法风格较为接近。受初唐时期审美观的影响,他们的书风走中庸之道,合度适中,刚劲中透着雄浑之气,“清秀瘦劲”。
共有约 8557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