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长河
中国人都知道形容音乐感染力的一个成语“余音绕梁,三日不绝。”这个成语出自《列子‧汤问》,说的是战国时期民间歌唱家韩娥的故事:韩娥来到齐国,因为一路饥饿,断粮已好几日了,于是在齐国临淄城西南门卖唱求食。她美妙而婉转的歌声深深地打动了听众的心弦,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韩娥唱完后一连三天之内,人们还听到她歌声的余音在房梁间缭绕,以为她还没走呢。
在神韵艺术团十周年之际,艺术家们推出了一支纪念视频,记录了他们的十年来的心路历程。
今日一般人对1930、1940年代上海流行歌曲可能封存着鸳鸯蝴蝶、儿女情长的印象。的确,以爱情为主调的“桃花派”歌曲的情调符合当代上海都市常民的心理和情感需求,成了上海流行歌曲最大的一支,然而,如果打开上海流行歌曲的歌匣,就会发现它的内涵丰藏,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句鸳鸯蝴蝶、儿女情长所能涵盖。
中国古代有没有声乐大师?对这个问题可能很多人会犹疑。在很多现代人的印象中,讲究科学发声,利用共鸣效果的美声唱法来源于西方,中国古代中似乎没有什么声乐理论,因而人们的一般印象中,只有西方才有声乐大师。其实不然,中国古代有不少杰出的声乐大师。
徐建彰表示,“我们觉得要使布袋戏文化能永续传承下去,必须不断的创新和改变,以前刻偶只是纯粹让人表演的,现在的戏偶透过设计师精心打造,已成为爱好布袋戏者的收藏品,甚至是艺术品,收藏的人也越来越多,我们希望布袋戏文化不只是台湾的地方文化,更希望能在国际发光发亮!”
中国第一首流行歌曲,黎锦晖在1927年发表的〈毛毛雨〉,起源于中国传统民间曲艺,而非移植自西方。另一首黎锦晖在1930年代前创作的颇有盛名的〈桃花江〉也是取用了中国民间曲艺的元素创了早期中国流行音乐的风格。
文艺复兴绘画中出现的Cangiante(换色法)、Chiaroscuro(明暗对照法)、Sfumato(晕涂法)和Unione(统合法)这四种风格迥异的绘画技法被后世广为流传,许多艺术巨匠都曾经出神入化地运用它们创造出辉煌而美丽的艺术珍品。
江面布满粼粼波纹,细看发现他是用毛笔以中锋一上一下、很富韵律感地把水波描绘出来,似乎这样才足以反映风势紧冽的吹拂,也营造出江面森森辽阔、大自然威严得令人摒息的一面。
《创世》讲述的是一个古老的传说—人类的文明是神造神传的。开篇,锣鼓震天、雷霆万钧、恢宏壮丽、那是光明无际的天国盛世,创世主的威严、慈悲与无边法力惊心动魄。创世主的威严、慈悲与无边法力惊心动魄。旋律采用了唐朝雅乐的风格。音乐充满了强大的正能量。对中国打击乐的应用尤为精妙、气势磅薄。
罗斯认为,现代派的兴起、其对写实艺术的巧言批驳,以及艺术鉴赏的总体萎缩,要归因于“贪婪”。可以说,在拜金的作用下,对艺术的挚爱被抛弃了。“那些大艺术家作品的经销商们一边咬著指甲等著每一幅画画完,一边想着如果画作源源不断能挣多少钱。……”
在弗雷德里克‧罗斯(Frederick Ross)家中,每个房间、每道楼梯、走廊的每一面墙上,都挂满了令人惊叹的画作,一幅挨着一幅,吸引著观者驻足凝神。要快速看一遍,至少需要两小时时间——罗斯是美国收藏19世纪艺术品最宏富的私人藏家之一。他的藏品一直在稳步扩展,主要是通过在买卖中增值,很少需要他再投钱进去。
对一位演奏家来讲,在风急浪紧的时候,你能不能气定神闲,在狂澜即倒的时候,你能不能举重若轻,这是需要内心的修炼的。这种内心的定力。来自于什么?来自于经历、经验、知识、自信,我觉得最终是来自于信仰。一个人如果能够跳出自我,上敬神明,下爱众生。这人就不会被个人的“名、利、情”所动。得失、荣辱都不能动我心。这种人作军人,面对危险会“巍然不动、稳如泰山”,而作音乐家...
《匡庐图》是一幅立轴,梁代(五代后梁)荆浩的作品。水墨画,材质是绢,“绢本”就是画在绢上的作品。是一幅尺寸很大的作品,称得上是屏风式的“大中堂”。 荆浩画像。(网络图片)荆浩在中国水墨、山水画的演变史上是一个关键性人物,他的特色就是擅画巨碑式的山水画。就像范宽的《谿山行旅图》一样,都是很标准的巨碑式山水。
积雪的山巅,晶莹的湖水,雾霭中的峰峦……他镜头中的山川具足浪漫主义色彩,美得令人屏息。当他将作品上传Instagram,直让网民以为他是一位资深专业人士。
神韵交响乐团高超的音乐技术固然让人惊叹,而音乐中的精神内涵,那光辉的神性,高伟深远、超越群峰、俯瞰尘寰。
19世纪后半叶的美术学院和画室学校是最早向女艺术家开放的专业院校,有数百名女性由此得到正规的艺术训练。虽然男性画家仍居艺坛主导,但此间法国和英国都有很多女画家受到瞩目。许多最为成功的女画家是知名男画家的亲眷,此外也有不少比较独立的女性获得艺术界认可。
你对这些照片可能并不陌生:亚伯拉罕‧林肯,丘吉尔,肯尼迪……但它们这样的栩栩如生,估计你还是第一次看到。在这里,古旧沧桑被代之以俗世气息,或许这就是玛丽娜‧阿马拉尔(Marina Amaral)这批上色照片的力量所在。此间她付出了巨大努力,让观者获得了审视重大历史事件与名人的新视角。
《慈悲的展现》开篇宏伟光明,云涛、雾浪排沓而出,预示著宇宙中重要时刻到来。小号的旋律代表着佛法的洪传,接着乐曲描述了当今世风日下的景象,随着引人向上的单簧管旋律,大法修炼者们出现了。竖琴、长笛和钢片琴的宁静、祥和像征著在大法陶冶中人们精神的成长。铜管咄咄逼人的乐段描述了残酷的迫害。终于,正义的力量获得胜利。乐曲开始时小号的旋律再次响起,人类美好、繁荣的新纪元...
回溯19世纪法国艺术,就不能不审视“国家科学与艺术研究院”(Institut Nationale des Sciences et des Arts,简称研究院)及其下属美术学院(Ecole des Beaux Arts,通常称为法国美术学院)的历史。
从学院派到现代派训练的转变,不是被艺术媒材或训练方面的技术进步所推动,而是基于“艺术为何”的哲学理念的完全改变。也由于这种艺术哲学理念的变化,学院式的训练方法,连同掌握这些技巧的伟大艺术家,几乎完全从20世纪学校所传授的艺术和艺术史中被抹掉了。
19世纪的欧洲学院派绘画,在上个世纪很长时间里都是保守的同义词,只能以几百美元的贱价卖掉;近年来,学院派绘画重获艺术市场肯定,屡屡拍出数百万美元的高价。如果不了解学院派,就不能真正理解19世纪西方艺术。学院派艺术家们并不像后世人那样看待自己的作品,且其内部也有流派之分,这正是本系列文章将要讨论的话题。
一年半前,法国百货或精致食品店里,出现一款包装精美的巧克力,每片巧克力的外包装都是一祯设计插图,样式众多且不定期更版,小小的商品陈列架宛如一个迷你画展。 这个品牌很直白地叫做“法国人的巧克力”(LeChocolat des Francais),字面意思没什么好解释,而“不用解释”就是3名年轻创业者的本意,因为“产品本身就是最好的名片”。 “法国人...
一位写实画家鼓励我去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布劳耶新馆看一个展览“未完成:可见的思维”(Unfinished: Thoughts Left Visible)。由于特别渴望对古代大师们有更多了解,我聆听了美术馆的讲解。意犹未尽的我,决定邀请写实艺术家们来谈谈他们对大师未竟作品的想法,以及这些画作对其创作会有怎样的影响。
一位写实画家鼓励我去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布劳耶新馆看一个展览“未完成:可见的思维”(Unfinished: Thoughts Left Visible)。由于特别渴望对古代大师们有更多了解,我聆听了美术馆的讲解。意犹未尽的我,决定邀请写实艺术家们来谈谈他们对大师未竟作品的想法,以及这些画作对其创作会有怎样的影响。
神韵交响乐团演奏的《鲁斯兰与柳德米拉序曲》光明欣悦,朝气蓬勃,令人耳目一新,快意振奋,揭示了作品精髓。神韵交响乐团独特的和谐纯净、优雅隽逸的“精气神”,是其他乐团无法企及。
二胡的一声长叹,从天地间破空而来,阿炳(华彦钧)的《二泉映月》苍凉的弦音,百年前回荡在城乡长街小巷间,如今已飘进了中原的江河大地。
提到佛罗伦斯,人们脑海中大概都会浮现出一个砖红色穹顶、花白大理石的宏伟建筑,也就是佛罗伦斯地标--圣母百花大教堂(santa maria del fiore)
神韵交响乐团重新定义了贝多芬的英雄,她以奇伟高远、超凡脱尘的精神境界和炉火纯青的艺术水准,演绎了埃格蒙特仁厚、博大的英雄情怀和温良、无私的牺牲精神。将血气之爱、血气之恨升华为神性的慈悲,二百年以下,别开生面,壮丽、馨香、旷远,震撼灵魂。
以“惊奇的一日”为主题的冰上豪华秀“Intimissimi on Ice”2016将于10月在意大利维罗纳上演,演出融合了音乐、时装和花样滑冰等豪华要素。由一流的花样滑冰选手领衔主演,一流的男高音主唱,一流的国际设计大师担任服装和舞台设计,然后再由一流的舞台总监负责指挥。顶级的演出将会让观众叹为观止,惊奇不已,终生难忘。 10月7日、8日在位于意大利内...
土耳其艺术家哈桑‧凯尔(Hasan Kale)的绘画题材是家乡伊斯坦布尔的风光,而他的“画布”则令人想不到——他喜欢挑战在花生、杏仁、香蕉脆片、豆子等微型食材上勾描敷彩。除了绘画平面微小,表面的不平整和材质的多样,也使得绘画过程更具挑战性。下面就来看看他如何稳稳执住细小的画笔,在南瓜籽上描绘出黄昏的城镇天际线。
共有约 9266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