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东南随笔】《礼乐文明纵横谈》:魂兮归来

【美东南随笔】《礼乐文明纵横谈》:魂兮归来(二十二)
续上期)周公追述文王的政治管理为: “明德慎罚”,以法行事,以礼先导,强调刑狱的谨慎和宽容。相传周代已有“刑书九篇”,法典在案。赏以劝善,罚以惩恶,赏罚要与功罪相称,不允许为政者以自己的喜怒乱法。从周公到孔子,多强调礼教为主,刑法次之。这不仅仅是为了禁罪行于未然,更为了规范执法者的理性和言行。因为,为政者的公正谨慎与否,是执法的根本。所以,孔子说:“吾闻之,古之善御者,执验如组,两骖如舞,非策之助。” 孔子认为,优秀的驾御能手,要靠缰绳牵引,松紧节奏有度,马儿方能奔驰自由,奔走如舞,不能光靠鞭子的抽打。一味鞭打御马,是无法进入自如境界的。

【美东南随笔】《礼乐文明纵横谈》:魂兮归来(二十一)
(续上期)海上莲花 普陀山,岛呈菱形,在舟山群岛的东部海域。去普陀山,需两次渡海。海面风静,微波托浪,似朵朵莲花,迎迓来客。游人自渡海的刹那开始,遥对海外天边徐徐移来的万千白莲,就已进入了佛国的神奇世界。

【美东南随笔】《礼乐文明纵横谈》:魂兮归来(二十)
(续上期)礼貌———礼乐文化的人格形象 我国自古被誉为“礼仪之邦”,祭祀庆典,礼仪周全;日常细事,以礼导行。大至制礼安民的治国思想,小至执礼待人的个人品德。礼乐是社会生活的秩序,人品是礼乐展示的载体。礼仪之邦的荣耀,国人理应倍加珍惜。

【美东南随笔】《礼乐文明纵横谈》:魂兮归来(十九)
续上期)特别是这些节日蕴含的文化精神,华夏儿女的生命追求和感情寄托,更被漠视。如春节,民俗的第一个节日,为迎接新春,从祭灶到除夕,是除尘的日子,掸蛛网,擦门窗,拆被褥,洗家俱,这是年终大扫除,多好的风俗!“尘” 与“陈”谐音,除尘也就是“除陈迎新”,又含吉祥祝福之意。迎新年,家家剪窗花,挂年画,贴春联,“爆竹一声除旧岁,桃符万户迎新年”,祝福发财,阁家团聚。春节为伦理亲情搭建了平台,春节是人伦的颂歌。春节长长节,直到元宵灯节,火树银花,把人们的喜悦心情推上了顶峰,春节是狂欢的节日。

【美东南随笔】《礼乐文明纵横谈》:魂兮归来(十八)
民俗民风,是不同民族、不同地区的风土人情和风俗习惯。人居其地,积习成性,渐渐形成当地独特的民俗民风。首先,不同的自然环境,是民俗形成的重要因素。《民俗通义•序》云:“风者,天气有寒暖,地形有险易,水泉有美恶,草木有刚柔也。” 寒暑有别,山水各异,应顺自然,适者生存。民俗民风是对生存环境的迎合亲近,为了生存发展,造就了居民对环境的应对心理和顺势的生活习惯。

【美东南随笔】《礼乐文明纵横谈》:魂兮归来(十八)
续上期)近年来,我有缘走近洛阳多部家谱的整理和编撰,开拓了视野,增长了知识,深受启迪。如2005年,我应邀为洛阳蒙古族《李氏家谱》作序,获益匪浅:方知散居洛阳北邙的蒙裔李氏家族,系扎刺氏后裔,明洪武年间,八代孙李可用,自江苏松江迁来洛阳。在汉文史典籍中,有关蒙古的记载,始见于唐代。蒙古民族黑车白帐,追草游牧,精骑善射,民性勇武。扎刺氏始祖孔温窟哇,与铁木真“以戚里故”,追随征战。“旌旗影动胡尘没,笳鼓声寒塞月明。”金戈铁马,建立了赫赫战功。后乃蛮部叛乱,铁木真在平叛中,马毙倒地,孔温窟哇易马救主,奋勇替死。其子木华黎继承父志,追随铁木真,功勋卓著,备受宠信,出将入相,簪缨不绝。扎刺氏在蒙古族入主中原的一百多年中,历经塞北-山东-湖北-广东-江西-江苏,千里辗转,合族迁移,从尊荣到败落,与元蒙王朝同步。七世孙咬儿,急流勇退,去官隐居松江集贤乡。子辈于明朝初年,更姓李,悄然融合于百姓之中。在遥隔五个世纪后,

【美东南随笔】《礼乐文明纵横谈》:魂兮归来(十八)
商鞅新法的推行,为秦国扫灭六国,统一中华,奠定了基础。当然,商鞅的严刑峻法也必然招致社会特别是贵族的仇恨。商鞅最后在逃亡中被捕,身遭车裂酷刑,是他个人的悲剧。法家刑治的高压政策,夸大刑法的作用,扩大管理的范围,当然不得人心。故秦王朝只维持了十五年,旋即土崩瓦解。而秦代开创的刑治制度,

【美东南随笔】《礼乐文明纵横谈》:魂兮归来(十八)
(续上期)礼乐文化与道家 老子是我国古代伟大的哲学家,他曾担任周朝的“守藏室之史”,是一位管理文献图书的史官。老子长期留居洛阳,是礼乐文化的大师,名闻天下。孔子入周问礼,奔波千里求教。孔子访问老子,倾谈启智,仰慕由衷,称老子是神龙腾空,智慧广袤无垠,从此,立志追随周室的礼乐文化,奋斗终生。 记录老子思想的《道德经》,是道家的经典。道家思想与礼乐文化,同根共荫,各自缤纷;道家与礼乐文化,传承离异,表现得十分复杂。道家从哲学观点到治国方略,核心就是一个“道”字。在五千言的《道德经》中,“道”字频频出现,有74次之多。

【美东南随笔】《礼乐文明纵横谈》:魂兮归来(十八)
(续上期)礼乐文化的原创精神 以礼乐文化为道德资源和政治资源的儒学,几千年来,已成中华文化的主体。从社会管理,到伦理道德;从民风民俗,到审美情趣,都发挥着深远的影响。为凝聚人心,产生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已成强固的民族心理。但是,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由于不同的认知和实践,儒学或被颂为千秋师表,或被贬为遗祸万代,聚讼纷纭。特别是,近代西方文明潮流涌动,我国皇权专制败像丛生,得风气之先的知识精英,痛心疾首,以传统文化为祸首,集矢儒家学说,认定儒学是皇权专制的护身符、国家败亡的祸根。

【美东南随笔】《礼乐文明纵横谈》:魂兮归来(十七)
续上期)夏商周三代,是我国青铜铸造的鼎盛时期。声名显赫的后母戊大方鼎,重达875公斤,造型奇丽,可谓青铜巨制第一。毛公鼎为西周重器,被推崇为君临三代的宝鼎,鼎上铭文长达497字,史料之珍,礼仪之重,篆籀之美,令人叹为观止,被史学界誉为“足抵《尚书》一篇”。洛阳出土的青铜礼器中,铜鼎无数,如:方格纹青铜鼎、“子申父巳”铜鼎、兽面纹铜方鼎、“召” 铜鼎……铜鼎在洛阳纷纷出土,益增洛阳国都的神圣气象。

【美东南随笔】《礼乐文明纵横谈》:魂兮归来(十七)
(续上期)鼎———国家权力的象征 鼎,立国定都的神圣重器,国家权力的庄严象征,道德伦理的物质载体,礼乐文化的审美徽章。鼎本青铜炊器,沸汤煮食,系生活用具。随着国家意识初萌,天子权力待稳,我国古代青铜宝鼎,始成神圣维权的重器。青铜古鼎,造型庄严,或三足两耳,或方形四足,置放稳定;更兼鎏金镶玉,神秘狞厉,纹饰华丽,引人珍重。鼎上的族徽符号,强固伦理意识;铭文追孝,赞颂祭祀礼仪。铜鼎华贵和权力庄严,文质一体,可谓天作之合。铜鼎独特的神圣品位,是礼乐文化的璀璨亮点。 相传采铜铸鼎系黄帝发明。《史记•封禅书》云: “黄帝采首山铜,铸鼎于荆山下。”回顾古时用器,多用自然材料制作,如石器、木器。采铜冶炼,创造了新的物质材料,是人类文明进程的重大成就。

【美东南随笔】《礼乐文明纵横谈》:魂兮归来(十六)
续上期)礼乐文化倡导“以德配天”,进一步提出,君主的权力,虽是天授,但能否成为上天合格的代理,还有待君主自身的道德修养。天神在授权的同时,还在监督执掌权势者是否失德,是否玩忽职守。《大雅•皇矣》曰: “皇矣上帝,临下有赫。监视四方,求民之莫。”上帝监督执法,有至尊至上的权威;上帝审视四方,体察百姓是否安宁得福。

【美东南随笔】《礼乐文明纵横谈》:魂兮归来(十六)
(续上期)礼乐文化的审美展示 《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原为311篇。因《南陔》《白华》等6篇为笙诗,有声无辞,故现存305篇。《诗经》的写作年代,悠远漫长,始于周,止于春秋中期,历经五百余年,这正是周王室的兴盛时期,礼仪教化风行,史称刑措不用。可谓适逢其时,步随其迹,追录其事,礼乐文化在《诗经》中得到了全面的审美展示。《诗经》是礼乐文化诗情画意的记录。

【美东南随笔】《礼乐文明纵横谈》:魂兮归来(十五)
续上期)人际关系的道德定位,按照仁的原则,儒家不赞成“以怨报怨”。冤家宜解不宜结,冤冤相报,暴力对峙,何日是了?对人要有宽容的态度,一个“恕” 字,表达了儒家仁爱的胸怀。“恕”是仁爱实践的起点,也是仁爱落实的终点。子贡以“温良恭俭让” 来形容老师孔子的气度,其实,“温良恭俭让”也正是儒家长期倡导的,要努力养成的中华民族的性格和气质。“以怨报怨” 为儒家所反对, “以德报怨”也不是儒家所倡导的。因为“以德报怨” 不符合道德倡导的本意。面对具体的人与事,“以德报怨”有时也能化解矛盾,甚至翩翩昭示宽容美德的风光。但是,笼统提倡“以德报怨”,将败坏伦理道德的秩序和平衡。做好事与做坏事,得到的结果竟是一样的,这将造成对好人的打击、对坏人的怂恿。孔子提出了“以直报怨”,是坚持道德原则的公正态度。面对损人利己的败德恶行,要直面相对,是非分明,善恶分明,不过分报复,也不放任纵容。不泄愤,不纵恶,罪有应得,方能防止不仁者给社会带来更大的危害,这才是仁者襟怀的本意。

【美东南随笔】《礼乐文明纵横谈》:魂兮归来(十四)
续上期)仁的礼乐实践,还表现在仁政惠民的追求之中。《周易•系辞下》赞颂“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 黄帝尧舜的社会管理、闲情适意、轻松自如,恰能给百姓带来幸福,这是为什么呢? 《周易》的回答十分简洁: “何以守位?曰‘仁’。”只有仁政的实现,方能带来社会的稳定,为从政者提出德行的要求。实行仁政,是儒家权力管理的不移信念。孔子说: “古之为政,爱人为大。” “所谓贤人者,好恶与民同情,取舍与民同统。”一位贤明的君主,要与百姓好恶同情,取舍一致。官员从政,应努力做到德政、勤政、简政,远离严刑峻法,造就《论语•为政》中所描绘的政治境界:“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

【美东南随笔】《礼乐文明纵横谈》:魂兮归来(十三)
续上期)周公教导成王, “继自今嗣王,则其无淫于观、于逸、于游、于田”,要控制欲望,不要沉湎于观赏、安逸、嬉戏、田猎之中,不要贪图享乐。要“卑服”,尽力从事卑贱的工作, “先知稼穑之艰难”、“即康功田功”,修路种田,也要甘愿参加。只有这样,保民惠民之心方能自然形成。周公认为,“民心无常,惟惠之怀”,要赢得民心,只有施行德政,明德慎罚,以道德教化为主,刑罚要小心谨慎。

【美东南随笔】《礼乐文明纵横谈》:魂兮归来(十二)
(续上期)周公的礼乐倡导和实践(续) 周公制礼,继承殷商祭天祈福的初衷,又为天、神、命与人的关系重新定位。周公推崇祖先配享天神,如《史记•封禅书》所载:“周公既相成王,郊祀后稷以配天,宗祀文王于明堂,以配上帝。”推崇祖先为祭祀的对象,是走向以人为本的第一步。周礼认为:“皇天无亲,惟德是辅”、“神聪明正直而壹者也,依人而行”。天地神鬼的授权不是恒久不变的,他们明察秋毫,辅佐有德之人。人做好事,就赐福;人做坏事,就降灾。“祸福无门,惟人所召。” 命运也不是注定不变的,择祸择福,造祸造福,依人而行,惟人所召,都是自身作为的结果,把主动权都交到了人的手中。于是,对人立身立德的要求,自当成为天经地义的规则。制礼作乐,旋成人格尊严的自律精神。

【美东南随笔】《礼乐文明纵横谈》:魂兮归来(十一)
(续上期)周公的礼乐倡导和实践 文王之子姬旦,因采邑在周(今陕西岐山北),故史称周公。周公是中华民族文明初创的重要人物,从炎黄尧舜史前文明的曙光初照到李耳孔丘中华主体文化的形成,周公是文化引渡的桥梁。彩虹在天,光耀万代。周公文经武纬,安抚内外,一生功业显赫,蔚为大观。他辅佐武王,灭商建周,为周室的长治久安和成为寿祚最久的朝代,奠定了稳固的基础。周公的一生,更为炎黄子孙人格尊严意识的觉醒、礼仪之邦国家品格的彰显,确立了制度和心理的价值取向。

【美东南随笔】《礼乐文明纵横谈》:魂兮归来(十)
(续上期)礼———权力的笼子 从周公制礼到孔子为“克己复礼” 奔波一生,都是为了给社会带来福祉:控制权力,把权力关进笼子。社会的安宁幸福,除天灾莫测难防外,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掌权用权的正邪。仁政爱民,造福民生;暴政施虐,黎民涂炭。权力摆布社会,左右百姓;优化权力,是制礼的福民初衷和实践的最高境界。

【美东南随笔】《礼乐文明纵横谈》:魂兮归来(九)
周公重视农业,在职业划分中,“九职”的前四项均为农林耕作,教导人们“先知稼穑之艰难”。当时,种植的作物繁多,有百谷之称。据统计, 《诗经》中提及的谷类有黍、稷、粟、麦、稻、缠,豆类有荏菽、藿,麻类有苜、苎等。同时,在周代,农业耕作已有成套的农具,《管子•轻重乙》称: “一农之事,必有一耜(si)、一铫(yao)、一镰、一耨(nou)、一椎、一! (zhi),然后成为农。” 在陕西临潼零口一处西周窖藏中,一次出土的铜铲就有四件,可见当时农耕工具种类丰富。农业繁荣,丰收频仍,粮食储藏丰盛。在洛阳西周遗址中发现的窖穴和灰坑,就有储粮的仓库。《诗经•小雅•楚茨》咏唱: “我仓既盈,我庾维亿。”表明粮食丰收了,仓库储存不下,只好露天堆放,这是一曲丰收的赞歌。

【美东南随笔】《礼乐文明纵横谈》:魂兮归来(八)
(续上期)井田制 井田制,是我国古代的土地制度,涉及土地所有制、耕作使用权、惠民政策、赋役制度。井田制始于殷周,春秋时各国普及。井田制创立的农耕格局,是顾念民生的原始设施,既表达了对芸芸众生生存权利的关注,又规范了农耕劳作者对社会义务的承担。井田制在农耕生产中,表现了礼乐文化的精神。

《礼乐文明纵横谈》:魂兮归来(八)
(续上期)伦理道德 在我国伦理道德中,孝是道德的根本。“百善孝为本”“有孝有德”,因此,从修身到治国,孝道是伦理道德的核心。父慈子孝,兄友弟恭,为人伦的道德定位;孝是血缘亲情的实践,长辈抚养晚辈,晚辈赡养长辈,责任分明,如形影相随,陪伴人的一生。在国人的语境中,对圣人的歌颂也多讲孝道第一。相传帝尧“克明俊德,以亲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协和万邦”。家族和睦是万邦协和的基础。虞舜“顺事父及后母与弟,曰以笃谨”。虞舜以孝心闻名,深受世人敬仰。周公在总结国家兴亡的经验教训时,告诫四方诸侯和殷国的旧臣:“尔室不睦,尔唯和哉!”你连家庭都不和睦,哪能期望国家和谐安定!

【美东南随笔】《礼乐文明纵横谈》:魂兮归来(七)
(续上期)伦理道德 我国传统的伦理观念,是礼乐文化构建的民族心理,是人际关系不移不舍的道德规范。血缘亲情的捆绑,使家族成员之间形成了情不自禁的道德义务和超稳定的凝聚力量。修身齐家,亲情伦理维护的心理秩序,起步坚定,走出家庭氏族后,进而成为社会稳定的秩序,治国安邦。温情脉脉的宗法血缘,为社会管理提供了缠绵的人情根基,为社会和谐提供了友爱的心理助力。

【美东南随笔】《礼乐文明纵横谈》:魂兮归来(六)
续上期)乐———人间和谐 华夏先民钟情礼乐,乐舞迎神,既为了悦神,也为了自娱。同时,乐舞流行,也不止于宫廷上层,民间百姓也与钟鼓之乐结缘。《关雎》描写百姓的迎婚嫁娶,同样“钟鼓乐之”。《诗经》中的十五国风,都是各地流行的民歌,里巷吟唱,山野放歌,可见古时音乐的普及。

【美东南随笔】《礼乐文明纵横谈》:魂兮归来(五)
续上期)礼———社会秩序﹔ 礼貌待人,处处皆在。家里来客了,传统的做法,要拂席扫榻,擦去坐卧用具上的灰尘,以示对来客的欢迎和尊重。与人同坐同行,传统的做法,要虚左却行,空出左边的地方,后退半步慢行,以示对同坐同行者的敬意。举止比起仪容来,更能显示人的修养。我国传统,与人相见,要作揖行礼。作揖,这一古老的传统礼仪,有悠久的历史。

《礼乐文明纵横谈》:魂兮归来(五)
礼———社会秩序 礼乐文化,是炎黄子孙人格尊严意识的觉醒。礼乐文化,宣示了做人的根本:人要活得像人。人格自重,尊敬他人,是做人的根本,是礼乐文化的中心。《礼记》首篇《曲礼》云: “鹦鹉能言,不离飞鸟。猩猩能言,不离禽兽。今人而无礼,虽能言,不亦禽兽之心乎?” 人之所以与禽鸟牲畜有别,是由于人能以礼律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