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竹  约 84 条记录
  • 心安在何处 2014/01/28
    此心安处是吾乡,然而,心安在何处?我们可曾想过,生命的轨迹,不只有现实的长度,历史的深度,还有天国的高远……
  • 江南 寒山寺(摄影:
意文/大纪元)
    那一山、一水、一寺、一桥,那夜色、枫树、小舟、渔火,凭着我恣意的点染,心中便勾勒出一幅若静谧、幽美的水墨画一般的景致,于是我把自己安放在...
  • (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我为何还在? 2013/01/14
    (shown)当正信被诋毁,当善良被践踏,当是非被颠倒,当邪恶在横行,我们可曾想过,天若不怜惜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何以存在?
  • 思念 2012/02/24
    花开的声音还在 花落的安祥犹存 如今的思念 是远远的走过记忆的门前 在每一个雪花飘落的夜晚
  • (clipart.com)
    学会在这种坚守中随遇而安,以另一种姿态丰富这个世界,并在磨难中,呈现出生命纯正的光华。
  • 不见了炊烟与小桥 不见了溪流与水草 不见了铺着夕阳的 曲曲折折的暮归道
  • (摄影:苏泰安  / 大纪元)
    夜来香花开的夜晚 有风轻拂我沉默的记忆 我将所有遗落的诗行 一一重新拾起 想从那些字里行间 找到一路清晰的足迹
  • 十二年很短,弹指一挥间;十二年也很长,如同一个小的轮回,足以让我们在人生的求索中找到自己的方向,走向成熟。十二年之后再回首,你是否已经明...
  • (clipart.com)
    读海 2011/06/28
    世间万物,是上天给予人去追寻生命意义的教科书吧!那无声的语言,包蕴著太多天地宇宙的奥秘,那一草一木,一花一石,只要去读,就会有所得。
  • 这一天,寰宇同庆;这一天,普天感恩。
  • 春天来了,在经历了天寒地冻、万物萧索之后! 且看那枯枝上的新芽,那是叶与花对春天的一次全新的初发,那是断然去除了一切残枝败叶,对生命的...
  • (clipart.com)
    一竹:明了 2011/03/10
    我终于明了 生命里 有不可求得的宿缘 想逃而无法逃离 想遇而不可期遇
  • (clipart.com)
    于是,再回故乡时,不论何时,我都会首先望一眼那些烟囱,尽管有时并没有炊烟升起,但却有一份期待与踏实,有一份温暖与亲切…
  • 一竹:有所思 2011/01/08
    红尘有所思,乃思迷中君。 大法降人间,为何君不闻。 弘传二十载,福泽亿万人。 枯木逢春雨,万物除旧尘。
  • 我们中国人生活在一个“被时代”,被代表、被幸福、被自愿、被自杀……可以说,这个“被”绝对是中共治下的最大特色。一个“被”字,折射出中国百...
  • (clipart.com)
    (shown)这一生的结果或许不是你所期待的,但你要有信心,生命中会有安排。
  • “跳梁小丑”语出《庄子•逍遥游》,是由庄周与惠施谈的野猫捕鼠触网而死的故事演变而来的。后人从这段故事引申出成语“跳梁小丑”,比喻那些品格...
  • 据报导:12月25日,浙江乐清蒲岐镇寨桥村村主任钱云会被一辆重型工程车压断脖颈,身首异处悲惨而亡。当地村民表示看到“村主任是被4个人抬起...
  • (clipart.com)
    一竹:往事 2010/12/22
    在这个冬日的午后 疏落的树影下 我想检索人生中过往的一叶 却发现,每一叶都已是不可挽留
  • 一竹:追求 2010/12/14
    喜欢就这样远远的凝视 凝视你的笑容 也凝视你的忧郁 其实,远远的,那不是距离
  • 芮成刚以“我代表亚洲”,一语惊四座,惊得大家目瞪口呆。
  • (clipart.com)
    绿叶的苦涩,有黄叶的干香,加上秋阳的暖味。那时从不觉秋有萧瑟与凋残之味,反而觉得充满了沉静与祥和,甚至有一种特有的暖意。
  • (摄影:华苜 / 大纪元)
    多少轮回来了又去 演绎了多少的是非与悲喜 曾经的恩怨与情仇 不过历史舞台的一场大戏 何必刻骨铭心的在意 究竟 那个时候啊 哪...
  • 常言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这其中既包含着对曾经所为的悔之晚矣,又有对命运不可知的无奈慨叹。那么如果我们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也许今天的选...
  • 一竹:寄友人 2010/09/21
    总想将我的诗意收起 收在任谁也触不到的心底 可是,当夜晚的风 摇落了窗前簌簌的微雨 我仿佛听到了 夜吟的和声中有你
  • 一竹:雨意 2010/08/09
    不是我偏爱雨偏爱这个雨季每个雨丝串起的都是从天上到人间的一段经历
  • (clipart.com)
    柔柔的风中弥散著雨润的微香 晶莹的草尖闪映着清澈的珠光 无尘的小径倾听着足音的沙响 我多么希望 这一刻 能够分享这个世界的宁静与安详
  • 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有这样一种特别的职业,被称作“五毛”,大概他们自己是叫做“网评员”的,原本对此类人我是没有什么印象的,后来终于在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