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派  相关话题:芝加哥大学文革夹边沟饥饿 约 724 条记录
  • 如果说夹边沟已经成为历史,那么马三家的迫害却是正在发生的现实,也是我们必须面对的血淋淋的现实。事实上,中共这一杀人机器从未停止过,只是在...
  • 党画天堂是共产,民陷地狱多辛酸 寄语粉红五自干,快快弃党莫痴盼
  • 赤子赤龙非,红魔红党圻。春分蛰火后,善恶清明归。 响水江苏炸,凉山木里飞。青龙烽火滚,雷戏全球讥。 火震天津碑,梦中共语挥。七零九发...
  • 在“大鸣大放”和“整风” 、“反右”中,我没讲过一句话,却被戴上了“右派”帽子
  • 反右运动已过62年,当年苦难中熬回人间的年轻右派,前两月,悼亡了朱国干与刘昌炽,近日又送走瞎着眼还写过3部中国古拉格记实的张先痴。那场历...
  • 抓阄时,黄君战战兢兢,生怕抓到写有“是”字的小纸条。等其他几个人都抓了白纸,他也赶忙上前抓了一个,却没想到中了签。就这样,他成为了“右派...
  • 异议作家张先痴。(中国公民运动)
    中国异议作家张先痴2月21日在成都去世,享年84岁。他因被打成右派,曾先后被劳教、服刑长达23年。1980年代初期获得平反后,他撰写了《...
  • 中共在大陆夺权建政,已有七个年头,它通过土改、镇反、三反、五反等一系列政治运动杀人如麻,整人立威。原国民政府的党政军人员已基本被它关(押...
  • 前几天与老友北京学者冯志轩先生通电话时得知,我们的“五七难友” 蒋绥民先生因肠道恶性肿瘤医治无效于北京离世,享年八十五岁。此前我有很长一...
  • 1958年3月,京城春寒料峭。这个月上旬的一天,我奉命到前门火车站集合,搭车去东北边陲的北大荒劳动改造。到达前门,见靠近城墙一侧的人行道...
  • 12月10日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70周年纪念当天,一群关心台湾的海内外人士在台湾宣布成立“福和会”,宗旨是宣扬右派基督精神传统保守价值...
  • 我和杨富益都是小学教师,在1957年整风反右运动中,踏入“阳谋”陷阱,被划为“反党反社会主义资产阶级右派分子”。1958年夏被遣送到新化...
  • 谈起武百祥这个名字,哈尔滨的老人们应该是耳熟能详。武百祥是上个世纪哈尔滨“同记”商业集团创始人,原本只是个穿街走巷的小货郎,因其勤奋好学...
  • 反右运动是中国共产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于1957年发起的第一场波及社会各阶层的群众性大型政治运动,
  • 冥冥重泉哭不闻,萧萧暮雨人归去。 五十多年前,因同情一名小学教师被克扣工资,四川成都第二师范学校近千名莘莘学子欲维权支援,被中共定...
  • 我的父亲康心如是西南地区的一个银行家。他出生于1890年。1910年他由于右任介绍加入中国同盟会。后考入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学专科。192...
  • 中共几十年来的贪腐治国,使得现在的中国人大概都懂得,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人们对绝对权力的质疑与领导人对绝对权力的恋栈,往往会引发公...
  • 平时,我没有机会那么长时间,近距离地看过她,现在,盯着她仔细地看,才感到她是那么的纯,那么的美。她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善良,最触动我内心深...
  • 我表弟妹是医生,平时没事,她和表弟下班以后经常来看望我父母,最近两位老人的病情突然恶化起来,上海的家庭工很翘,表弟请了好几位,一听两个老...
  • 大老黄介绍的这位妇女,不在意我是右派,这真是很难得。我回北京后,撂下行李,立即去告诉我妹妹这一消息。我妹妹听我说完,想了一下,直摇头,她...
  • 我妹妹是一位颇有名气的速写画家,在报上经常发表她的舞蹈速写,很受人们欣赏。她曾为北京市委书记写的诗配过画,并刊登在报章上。要是在平时,这...
  • 近日,大陆微博网民“关注民生的法学硕士”披露自己被湖南永州市委书记李晖欺骗的经历。其它网民纷纷表示,这是被钓鱼了,被“阳谋”了。
  • 我成了一个敌我矛盾,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的右派分子。我除了参加乐队的工作,还必须做一些日常的劳动,如扫地,打扫厕所,倒垃圾等。每年夏种...
  • 他叫董坚毅,是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博士,妻子顾晓颖也是留美生。夫妻俩情深意笃,生活优裕,堪称幸福家庭。
  • 文思并没有给自己留下一首挽诗,但他没有白活,他用这些闪烁着巨大人性光辉的挽诗,为自己在中国诗歌的殿堂中立下了一座不朽的丰碑。
  • 1957年中国大地一场政治寒流过后,数十万知识份子被戴上了“帽子”,我也难逃厄运,成了这数十万“份子”中的一份子。
  • 也许人们都知道兴凯湖,都知道夹边沟,其实哪个劳改队都是兴凯湖,都是夹边沟,地方不同,名字不同,苦难都是相同的。
  • 各种颜色本是自然界的一种现象,它们之间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可是在1949年后的中国却人为地赋予颜色以进步与后退,先进与落后,甚至革命与反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