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都会美术馆

Giovanni_Bellini_Madona_and_Child_(1)
一窥纽约市大都会美术馆里的瑰宝(二)
威尼斯的文艺复兴,从很早期就开始采用油画,所以色彩的丰富和亮丽,就成了威尼斯文艺复兴的特色之一。

《苏格拉底之死》,Jacques-Louis David作品,纽约市大都会美术馆藏。(维基百科)
一窥纽约市大都会美术馆里的瑰宝(一)
“苏格拉底之死”,在西方的哲学史上是一个重要的事件。根据苏格拉底的学生柏拉图的记载,苏格拉底在被古希腊雅典的公众宣判喝毒药处死之后,不但没有趁机出亡,反而坦然就义。而且在喝毒药之前,向他的门徒们阐释他为什么要选择从容就义。他的论点,对西方的生命哲学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而大卫的这一幅画,就是在描绘这重要的一刻。

古希腊大理石坟墓浮雕,约公元前100年的希腊化晚期,马里布保罗‧盖蒂博物馆藏。作品文字说明上说:“女死者考究的服饰,华丽的高背椅和婢女举到她面前的镜子(或梳妆匣,留意那不是笔记本电脑),均可见出其社会地位很高。”(Kati Vereshaka/Epoch Times)
纽约大都会美术馆 希腊化时期艺术富丽登场
山丘之上矗立的佩加蒙古城遗址,见证著伟大的阿塔罗斯王朝及其文化,而这只是亚历山大大帝通过其西亚和北非征战所留下的众多希腊化王国的一个。但它的一些珍贵遗产,目前正汇聚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佩加蒙与古代世界的希腊化王国”展,向公众展现著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