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工

孙毅离境前在北京首都机场留影。(孙毅提供)
终于自由了!“马三家求救信”主角露真容
一封藏在万圣节装饰品套装中的匿名求救信,将中国沈阳马三家劳教所的奴工迫害置于国际媒体的聚光灯之下。写这封信的法轮功修炼者孙毅——马三家遭受酷刑迫害最严重的人,于近期逃离中国,并接受了大纪元的专访。

北京中医药大学(网络图片)
一位北京中医药大学学生的跌宕人生(3)
1998年,甘肃省兰州女孩赵丽考上北京中医药大学,但她的大学之路却因突如起来的强大外力因素而改写。她的人生从此经历了什么样的坎坷与风波?

涉强迫中国劳工当奴工 前中共外交官被控
日前,两名前中共驻美外交官被纽约东区联邦检察官起诉,其中一名被告——钟丹(Dan Zhong音译,又名Yuen, Sui-May)上周四(10日)被捕拘留,他提出1,000万美元的保释申请,17日被法官拒绝。另一名被告——王岚东(Landong Wang,音译)已潜逃中国。

在俄勒冈居民在万圣节饰品中发现一封来自中国马三家劳教所的求救信之后四年,美国加强打击海外监狱的奴工问题,并且寻找中国监狱奴工的目击证人。(Julie Keith脸书)
西方企业跟中国做生意可能卷入奴工犯罪
西方公司受到警告,跟中国和印度做生意要小心。根据风险评估公司维里斯科枫园(Verisk Maplecroft)的最新报告,外国公司在这两个国家有卷入奴工犯罪的“极端风险”。 CNN引述维里斯科枫园说,许多西方公司严重依赖印度和中国提供...

外媒表示,朝鲜向海外派出劳工的企图也在遭到国际社会的抵制。图为金正恩最近视察一座蘑菇农场。(KCNA / AFP)
金正恩再遭国际抵制 向海外派奴工更困难
本周美国宣布对金正恩等朝鲜高官进行制裁后,外媒表示,朝鲜向海外派出劳工的企图也在遭到国际社会的抵制。 《华尔街日报》7月7日报导,在蒙古的乌兰巴托,1000多名朝鲜人从事工厂、建筑工地,餐馆和医疗诊所的工作,他们的血汗钱都流向朝鲜的金...

标签: 奴工

相关话题:朝鲜 金正恩

《中国制造背后的血和泪》揭露中共体制下的“奴工”惨状。(视频截图)
美国寻找中国监狱奴工目击证人的背后(2)
2016年6月6日,美国政府下令,禁止从中国大陆三家涉嫌奴工产品的公司进口商品,并寻找中国监狱奴工的目击证人。由此引发外界对中共奴工迫害的再度关注。

2005年10月,往辽宁省女子监狱运送奴工原料的货车。(明慧网)
美国寻找中国监狱奴工目击证人的背后(1)
2016年6月6日,美国政府下令,禁止从中国大陆三家涉嫌奴工产品的公司进口商品,并且寻找中国监狱奴工的目击证人。由此引发外界对中共奴工迫害的再度关注。

标签: 奴工

相关话题:中国 法轮功 美国

在俄勒冈居民在万圣节饰品中发现一封来自中国马三家劳教所的求救信之后四年,美国加强打击海外监狱的奴工问题,并且寻找中国监狱奴工的目击证人。(Julie Keith脸书)
美加强打击中共监狱奴工问题 寻目击证人
在俄勒冈居民在万圣节饰品中发现一封来自中国马三家劳教所的求救信四年之后,美国加强打击海外监狱的奴工问题,并且寻找中国监狱奴工的目击证人。 CNN报导说,美国当局下令,禁止从涉嫌使用囚犯劳工的三家中国公司进口商品,并扣押了它们的货物,包...

标签: 奴工

相关话题:劳教所

鉴恒:“血汗海鲜”报导获普利策大奖有感
4月19日,第100届普利策新闻奖揭晓,美联社凭“血汗海鲜”报导,夺得最高荣誉“公共服务奖”。普利策奖是全美乃至全球最高权威的新闻奖项,历史悠久,享誉全球。 微博华人作家“假装在纽约”以标题“你吃的每条鱼都可能沾著另一人的血和泪!”为...

标签: 奴工

相关话题:普利策奖 血汗海鲜

沈阳市康家山监狱奴工黑幕
沈阳市康家山监狱,位于沈阳市沈北新区尹家乡,由原沈阳市苏家屯区康家山劳教所和沈北新区尹家劳教所合并而成,监狱共分四个监区和一个监管医院,关押服刑人员约五百人左右,一、二、三监区平均120—140人,四监区属于老残监区,人员相对较少,监管医院病号和杂役有20多人,有一名辽宁北镇的大法弟子绝食抗议迫害,一直被关在里面。

标签: 奴工

相关话题:法轮功

全球许多连锁超市供应的冰鲜虾很有可能出自泰国奴工之手。(大纪元资料库)
超市泰国冰鲜虾或出自奴工手
美联社一项调查发现,只有编号没有姓名的奴工被困在泰国工厂里剥虾壳,这些虾最后出口到全世界的连锁超市和餐厅。

标签: 奴工

相关话题:超市

共同社:三菱材料将赔偿二战中国奴工
共同社今天报导,针对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强制征用中国奴工,日本三菱综合材料公司与中国受害者原则决定全面和解,三菱将道歉并以基金方式赔偿3765名受害者每人10万元人民币。

标签: 奴工

相关话题:三菱

马三家劳教所男二所盖上了岗楼,变成了监狱。(作者提供)
《马三家来信》连载40:第4章 回家(7)(全文完)
2009年,从马三家解教回来的时候,老朴的腰也因扛麻包损伤了,一头黑发全都白了。他精神恍惚,很长一段时间,别人和他说话,过一会儿他才能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什么。2012年12月,学会用翻墙软件不久,老朴在网上看到,马三家求救信在美国被发现了!泪流满面,他激动啊,差一点儿喊出声来:成功了,终于成功了!

马三家劳教所一大队旧址,2013年摄。(作者提供)
《马三家来信》连载39:第4章 回家(6下)
沈阳劳教局真的受理李万年和赵俊生的控告了!得到通知,李万年兴冲冲去了劳教局。 劳教局的人热情的接待了李万年,感叹说:你们应该早点举报啊,早点举报就好了,因为前一阵子刚好赶上整风查腐败的运动,你们提供的情况非常重要,正是我们需要的。 他们鼓励李万年大胆说出他掌握的全部情况,关于马三家教养院一所三大队,还有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实都可以说出来。

主人公张良重访马三家男二所八大队,2012年摄。(作者提供)
《马三家来信》连载38:第4章 回家(6上)
回到北京,张良先在一个朋友家落了脚。夜里他给妻子打了电话。突然间听到丈夫的声音,妻子很关切:“你在哪儿?”语气中有些不安。“我离家不远。你在家吗?”“在。”“那我一会儿就回家。”妻子开了门,没有说话。一进屋,依旧还是画有一截竹子的屏风先映入眼帘,碧绿的竹叶,在暖黄色灯光下非常温润。

主人公张良在马三家八大队,2012年摄。(作者提供)
《马三家来信》连载37:第4章 回家(5下)
“你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于爱江大发雷霆。“你小子一分钱没花,就给你个俏活儿,就算是一天不减期你都应该懂得感激我,结果你还敢骂我!”一个耳光又一个耳光的抽他,最后于爱江打累了。“滚到大厅去!”他命令赵俊生,“贴墙面壁!”让他反省自己如何“不服从管教”、“抗拒改造”。

马三家男一所(作者提供)
《马三家来信》连载36:第4章 回家(5)
正在筒道里排队的李明龙突然跑出来,一直冲到大闸,小崽儿追上去就凿他:“上哪去?”李明龙大声嚷嚷:“我要回家!”余晓航早就知道李明龙精神不正常了。 上厕所时,他经常看到李明龙自言自语,看见他光动嘴皮子,却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走路就像梦游一样,无缘无故的傻笑。田贵德记得最后一次见到李明龙是在厕所,他很吃惊:以前健壮得像头小牛的李明龙,瘦成了一把骨头,劳教服挂在他身上晃晃荡荡的。

《马三家来信》,作者:云昭。
《马三家来信》连载35:第4章 回家(4下)
张良被接回家,怎么上楼呢,一步他都迈不动,是关叔把他背上了四楼的家。刚回家张良什么都听不见,把嘴贴在他耳朵上,他才能听清说什么,缓了半个月,张良就活过来了,而且炼功后张良身体恢复很快。 没想到三个月后,刚养好身体,张良就又被抓了,因为要开“十六大”了。那天是给李梅的弟弟过生日,在外面一起吃火锅,回到家已经夜里十一点多了,有人按门铃,从猫眼里看,是楼下的保安。

辽宁马三家教养院资料照。(明慧网)
《马三家来信》连载34:第4章 回家(4上)
在拘留所,警察问杨大智:“你想要多少钱?”“不想要钱,就想要个说法。”杨大智的回答非常干脆。林茹被铐在铁椅子上已经一整夜了,警察拿皮带抽她,威胁说要把她送进监狱,林茹不服软。她和丈夫是正常上访,没有罪错。

辽宁马三家劳教所。(网络图片)
《马三家来信》连载33:第4章 回家(3)
自从妹妹接见后,张良就被允许正常吃饭了,但双手还是铐在“死人床”上。张良所有的活动,都在“死人床”上进行,“死人床”就是他的家。胥大夫戴好听诊器,手握气囊,向袖带内打气,再慢慢放开气门,看着水银柱的刻度,最后他说,“身体虚弱,缺钙,给他晒会儿太阳吧。”

马三家劳动教养院院部。(网络图片)
《马三家来信》连载32:第4章 回家(2)
一群黑衣人围着一个人暴打,开始看不清打的是谁,渐渐母亲认出来了,被围在中间的不是儿子吗?双手被铐的张良被一脚脚踢踹著,每一下好像都踢在母亲身上,拐带着她的五脏六腑翻江倒海,母亲呻吟起来,但她看见张良蜷缩在地上,不吭气。醒来后,似乎还躺在冰凉的地面上,母亲冷到骨子里,前胸后背还在隐隐作痛,她想,如果能把痛苦转到我身上也行啊。

《马三家来信》,作者:云昭。
《马三家来信》连载31:第4章 回家(1下)
睁眼又是头上的白屋顶,张良想起了前一天晚上的梦。梦里好像是过年了,因为忙自己的事儿没有去看奶奶,张良心里特别难受,埋怨自己:怎么都在一个城市,还不知道去看奶奶呢?以前张良每年都要回老家陪奶奶一起过年,一起照个相。奶奶是可怜的孤寡老人,父亲的去世使她老年丧子,长年一个人生活,经常在街上靠拣破烂攒点钱,她最喜爱张良,老说自己是个没钱的穷奶奶,没有给孙子留下财产,上大学时她还给张良寄过好不容易攒下的十元钱。

马三家劳教所男一所资料照。(作者提供)
《马三家来信》连载30:第4章 回家(1中)
其实张良从小就怕死。小时候,也就五岁吧,他还没上小学。夏天几乎每周末的晚上,单位大院都在广场放露天电影。白色的银幕挂在广场和主路接口处的梧桐树上,主席台上摆着放映机,毛泽东的大理石像也立在台子上面,举著一只手。

主人公张良在马三家八大队,2012年摄。(作者提供)
《马三家来信》连载29:第4章 回家(1上)
“看,野鸡!”李万年站在窗前,眼睛放了光。赵俊生过来看了看,“还真是野鸡。” “看,大野鸡还带了几只小的,这鸡真傻,等我出去后到这儿来抓它几只!”李万年激动的说。

《马三家来信》,作者:云昭。
《马三家来信》连载28:第3章 专管(8下)
赵俊生就不会犯李万年这种错误,他知道自己当上“四防”不容易。上次王红宇值班,跟“四防”要矿泉水,“四防”当时都没存货了,没要著,把王红宇气的,在筒道里结结巴巴的嚷:“这帮穷鬼,都想不想干了?明天都让你们下车间干活儿去,谁有钱谁上来!”

马三家劳教所“教育感化”(作者提供)
《马三家来信》连载27:第3章 专管(8上)
筒道里的洗漱声一浪接一浪,劳教们兴奋的熙攘著,每天就盼著这一刻,他们一队队到库房取行李。又熬过了一天,终于捱到了这短短几个小时的睡觉时间了。一挨枕头,就可以进入不受打搅的空间,就能暂时逃离马三家了。渐渐静下来的筒道,鼾声响起来。然而张良的一天没有结束。

马三家劳教所酷刑:上大挂。(作者提供)
《马三家来信》连载26:第3章 专管(7)
“不好了!出大事儿了!”余晓航听见刘二喜喊起来,一看,鲁大庆正端著盆,用毛巾把宣誓栏上的签名给擦去了一大半。擦宣誓栏是鲁大庆蓄谋已久的行动。过完“十一”不久的一天早上,洗漱的时候,鲁大庆拿着事先准备好的湿毛巾,迳直走到宣誓栏前,擦掉了上面连自己名字在内的很多法轮功学员的名字,还没擦完,就被刘二喜发现了。

马三家劳动教养院门牌楼。(网络图片)
《马三家来信》连载25:第3章 专管(6下)
过去都想当“四防”,现在李万年可就不这么想了。拉关系、献殷勤、看警察的脸色,这还不算,在三大队还必须违心的打人,这种生活就像太监一样,也没啥意思。当“四防”就得上贡,至少给当班警察一天一盒烟吧,自从北京、上海的(劳教)来了之后,上贡的烟都是十几块以上的,警察的胃口越吊越高,十块钱以下的烟根本看不上眼。李勇就说,别人给的我一般都不要,你看我的烟,李勇掏出来的都是好烟。

马三家劳动教养院院部。(网络图片)
《马三家来信》连载24:第3章 专管(6上)
李万年一到三大队就当上了“四防”,一分钱没花就戴上了红袖标。于爱江了解到,李万年1999年曾在马三家被劳教过,那时就当“四防”,他估计李万年有管人、打人的经验,就亲自把他从一大队挖过来。专管队需要更多的“四防”来加强对法轮功的管理,不得不让有“管理经验”的劳教不花钱就当“四防”,这样一来,花钱买“四防”的就少了,财源明显减少,于爱江着急了。过去管教大一年能挣小二十万呢,现在做法轮功转化只能得个名,落不着实惠呀。

马三家劳教所(网络图片)
《马三家来信》连载23:第3章 专管(5)
五、六十年大庆 1 聪聪病了,其实过年时聪聪就病了。楼上有东西掉到地上的响动,楼下小孩的尖叫,窗外摩托车的嘟嘟声,所有稍大一点的声音,聪聪都害怕,闪电雷鸣它也害怕,但它最怕的是鞭炮礼炮。镋!镋!镋!外面响起了礼炮声。耸起背上的棕色毛,聪聪呆立着,浑身颤个不停,嗷嗷叫了一会儿,然后无望的蹭到李梅脚下嘤嘤起来。

共有约 119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