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  相关话题:校庆土坯房台东宜兰 约 40 条记录
  • 2018台湾文博会于台北华山1914文创园区、松山文创园区及花博公园争艳馆登场,基隆今年以“回来基隆”为主题策展,基隆文化局长马娴育表示...
  • 配合浪漫台三线政策,新竹县政府邀请在地乡亲提出环境美化方案,共同打造台三线浪漫空间,自106年6-8月征集关西镇、横山乡、竹东镇的台三线...
  • 对我自己而言,妈妈的那个墓冢一旦空了,我的牵挂也就消失了。中国再也没有我的家。
  • 回到老县城是七月的最后一天。正值农历六月,酷热无风。街上静悄悄的,昔日的繁华渐渐淡去,县城的搬迁把街边的商铺变成了棋牌室——没有生意上门...
  • 来自台湾苗栗的赖正光在美国创办百进生技公司,近日斥资一亿美元在圣地牙哥兴建科技园区,并将投资新台币数亿元进驻台湾竹北生医园区,创造高阶工...
  • 牛牯塘 2017/07/13
    家乡的感觉是温馨的、美好的。在他乡外地或是天灾人祸、瘟疫肆虐,或是贫穷潦倒、失意失落,会想回家乡避邪避祸。家乡成了出外远游客心中的归宿...
  • 童年的河 2017/06/20
    那时候,不管我们走出去多远,渴了,趴在家乡的河边,“咕咚咕咚”就可以一顿饱饮,哪个出门的山里人,用带个水瓶子?我们喝着童年甜甜的河水长大...
  • 老少咸宜,非止果腹; 一旦入口,顿思故土; 家乡菜式,盛誉已树;
  • 人们常说“喝水也甘甜”,这就是调整心境之后所得的果效,看通了这点,人与人之间的障碍就会减少很多很多,人与人之间的关爱就会增加很多很多。
  • 纽约有位年轻女士,在看到家乡饮用水被严重污染后,决定为家乡尽一份力。这个决定改变了当地很多人的命运。
  • 夫妻之间已经商定好了主意:一出院就回老家去!一旦决定离去,多年来她谦卑的灵魂顿时昂扬了。多少年来她一直期待着,有一天会得返回故乡。
  • 雨季还没有结束的时候,牵藤夫妇就离开了深圳。原因是,牵藤的男人长兴,在工地上干活时,从作业的吊车上失脚摔下来,伤了一条腿。
  • 秋收的原野,是那敞敞的天地里,已经抛掷了的家园、菜地,庄户人家的耕作岁月。这酒桌上欢笑一刻的背后,是多少的心酸遭际。
  • 还有在玩具工厂做事的,专给布娃娃套上衣服,巴掌大的小裙子,小西服,还安眼珠子,好玩吧?还有在服装厂串珠子,看着像玩意活儿,可是,一天串一...
  • 一个深夜,玫瑰打来电话,微弱的声气,唤她快些来家。牵藤二话不说,答应一声就挂上电话,从酣沉的睡梦里起身,穿衣就走。下楼打车去往玫瑰家。这...
  • 和玫瑰们的缘分,无一例外的,一户人家做个二年三年,那一份浓墨重彩,已经覆盖了所有寡素。而后,玫瑰们就不做玫瑰了,牵藤忠实地记着她们的去处...
  • 夜晚的车辆从光带里撒著欢儿驰过,身姿是放任的肆意,对于寻欢作乐的欢快奔赴。这城市的夜,从来如此风情。牵藤的身影,在橙色光照的街道下走,如...
  • 牵藤呢,她的殷勤、活泼、本分的笑容张罗了一天,此时也累了,笑不动了。平著一张脸,平着手脚,也没心劲再收敛动静了,她打开水,哗啦哗啦地淘洗...
  • 牵藤在下午的满室西晒里,擦玻璃,拖地,她出著大力气,做得挥汗如雨的,荷荷站在她身边,她热乎乎的肉气,铺面而来,中年妇人,熟透了的肉气,带...
  • 待车开了,牵藤缩回贴在窗玻璃上殷勤应承的笑脸,一看荷荷,满脸的泪水,正扭过头,眼睛紧紧地看着父母,轮胎驰过泥土路面,扬起的灰尘弥漫,爹娘...
  • 是六月的平原,还乡路上全是郁郁莽莽苍翠的颜色,空气里充满了油菜成熟的香味。沿途的大南风烈烈地吹着
  • 皇后区道格拉斯顿(Douglaston)的半岛上,有一座在海边、但不临水的别墅,即使那里的主人已经离开数年了,可是人们还是以它的旧名字称...
  • 习近平要推行其所谓的“改革”,今年又适逢邓小平诞辰110周年,大陆各地举行纪念活动,其中以四川、广东、江西规模最大、规格最高。四川省委书...
  • 今天在《大纪元》上看到一篇评论文章《杨宁:周永康被查松原地震能否休?》,里面提到,沈阳老军医所说的“最大的法轮功关押地”很可能位于吉林市...
  • (大纪元记者谢月琴台湾宜兰报导)宜兰县全国大专院校校友会(简称兰友总会)与宜兰县政府文化局共同主办,邀请政大名誉教授吴静吉博士及黄声远建...
  • 大肚娘的世界 2013/07/31
    乡居也有一段岁月了,在这几年里,家乡如未雕琢的石头,简单而朴素。如未开发的村落,还保留着大片的田园与广阔的海滩,当然还有那憨厚、单纯又亲...
  • 幸福的感动 2012/08/07
    我的幸福感动来自于对家乡土地的感动。赤脚踩在软绵绵的黑土上,暖暖的泥土香和著稻苗香气,弥漫在空气中…
  • 我要告诉你, 你曾经是大穹的主, 你曾经是叱咤风云的王, 为了你天国的众生, 你来到了险恶的红尘. 你的记忆被抹掉, 迷失在欲海中辗转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