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受难者

王友琴:摧毁日记的革命(下)
(六) 极少人在文革期间依然一如既往地写日记,北大中文系王力教授是其中之一。其中的原因也许很多:那时他是一级教授,铁定了的“反动学术权威”,文革重点打击对象,日记这样的事情反倒不会成为他被清查的重点;他1966年时60岁,写日记的习惯...

王友琴:摧毁日记的革命(上)
文革一开始,看到年纪较大的教授干部被“揭发”和“斗争”,他们虽然因年轻而还不是重点对象,看到针对别人的恐怖行动,他们也很紧张。1966年夏天,7月或者8月的一天,她的丈夫来探亲,他们俩在北大校园的红湖游泳池边,把她大学时代和留校教书以后所写的日记,以及他们夫妇之间的通信,全都烧掉了。那些编了号码的信原是他们夫妇最珍贵的东西之一。从那以后,郑培蒂停止了写日记。因为后来不再写日记,她已经记不得她的日记是哪一天烧掉的了。

1966年6月18日,北大发生了全校性的大规模暴力“斗争”。(网络图片)
王友琴:六十三名受难者和北大文革(下)
文革迫害的残酷程度超过了以往所有的“政治运动”。把“斗争”对象侮辱、折磨、捆绑、殴打及拷打致死,以前就发生过,但一般来说只发生在农村,在文革中则长期大量地出现在校园之中,包括北大这样的“最高学府”。这不单是犯罪,也是民族文明的堕落。

标签: 文革受难者

相关话题:王友琴 北大

北大的六十三名受难者,他们在文革中遭到迫害,被殴打、折磨致死,或者在遭到殴打和折磨后“自杀”。图为北大附中红卫兵斗校长。(网络图片)
王友琴:六十三名受难者和北大文革(上)
从北大的六十三名受难者可以清楚看到,他们之被害,是因为他们属于文革领导人规定要打击的某个群体。没有文革,六十三人都是社会中的守法公民;有了文革,就变成了“敌人”。

标签: 文革受难者

相关话题:王友琴 北大

萧光琰(1920-1968)是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文革中被指控为“特务”。1968年10月被关进“牛棚”,遭到虐待、体罚和毒打,12月11日在关押地死亡。(网络图片)
曾在芝加哥大学留学的五名文革受难者(下)
萧光琰 萧光琰(1920-1968)是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文革中被指控为“特务”。1968年10月被关进“牛棚”,遭到虐待、体罚和毒打,12月11日在关押地死亡。时年48岁。两天以后,他的妻子甄素辉和15岁的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