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姆历险记

马克.吐温〈图片载自维基百科〉
《汤姆历险记》充满野性与童真的小说
小说中,作者成功地塑造了一个聪明、智慧、充满正义感而又极其淘气的典型形象—汤姆.索亚。小镇上,以汤姆为首的一群孩子在自己的爱恨中快乐地生活。

标签: 汤姆历险记

相关话题:书摘书话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69)
我一有机会能和汤姆单独交谈,便问他当初搞逃亡的时候,究竟是什么用意?——如果他搞的逃亡能成功,并且设法释放掉的黑奴原本已经自由了,那他的计划究竟是什么?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68)
葆莉姨妈呢,她说,汤姆所说华珍老小姐在遗嘱里写明解放杰姆的话,是说的实情。这样一来,那汤姆.莎耶确确实实是吃尽苦头,费尽周折,为的是释放一个已经释放了的黑奴!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67)
汤姆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两眼直冒火,鼻翼一开一闭,仿佛像鱼腮一般,朝我叫了起来:“他们没有这个权把他给关起来!快去啊——一分钟也别耽误。把他给放了!他不是个奴隶啊!他跟全世界有腿走路的人一样自由啊!”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66)
我这一辈子还是头一回听到这样的事。原来是你们啊,是你们这些坏小子掀起了这场祸害,害得大伙儿颠三倒四的,害得我们差点儿吓死。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65)
说如今大家都可以高高兴兴了,因为一切迹象都是第一等的。他睡得这么久,看起来病不断往好处发展,病情也平静,十有八九醒来时会神志正常。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64)
正在这时,正当他们把事情安排得差不多,最后骂几句作为告别的表示时,老医生来了,四下里看了一下说:“对待他嘛,别太过分了,因为他可不是一个坏黑奴。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63)
我正想再出去遛达一会,对自己有好处,不过我已动弹不得。啊,这时,她还来不及拆信,便把信一扔奔了出去——因为她看到了什么啦,我也看到了。是汤姆.莎耶躺在床垫上。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62)
姨父十点钟左右回来的,显得有些神情不安。他没有找到汤姆的踪影。萨莉阿姨就大大不安起来,西拉斯姨父说,不用担什么心——男孩嘛,就是男孩,明早上,你准定会看到他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61)
当时我慌乱到了极点,我偷偷上了楼,把他们锁在了房间里!我就是这么干了的。换了别人,谁都会这么干啊。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60)
我们便往邮局走去,去“找”西特,不过正如我意料中的,他不在。老人呢,他从邮局收了一封信。我们等了相当久,可是西特并没有来。老人说,走吧,让西特玩够后步行回家吧,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59)
我把医生从床上叫了起来。医生是位老年人,为人和气、慈祥。我对他说,我和我的一个兄弟昨天下午到西班牙岛上去钓鱼,就在我们找到的一个木筏子上露宿。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58)
我知道他心里是颗白人的心。我也料到了他会说他刚才说的话——所以现在事情就好办了。我就对汤姆说,我要去找个医生。他为了这便大闹了起来,可是我和杰姆始终坚持,寸步不让。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57)
有些人便进了小屋,只是黑漆漆的看不见我们,差点儿踩着了我们。我们这时急忙往床底下钻。我们顺顺当当钻到了床底下,从洞中钻了出来,行动迅速,轻手轻脚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56)
我已经慌得六神无主,不知如何是好。因为这伙人如今已是焦躁不安,其中有些人主张立时立刻马上就动手,去埋伏好,等候那些亡命之徒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55)
我们很迟才回家吃晚饭,发现他们惶惶不安,不知道前途吉凶。他们叮嘱我们一吃好晚饭便上床去睡觉,却并没有告诉我们会是什么样的一种灾难。对那封刚收到的信,他们也一字不提。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54)
第二天,天濛濛亮,我们把另一封信准备好了,并且正在考虑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因为我们在吃晚饭时听到,他们说,他们要通宵在前门后门都派黑奴看守。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53)
他表示,要在圣路易和新奥尔良两地的报纸上为招领杰姆登广告。这个消息,我听后全身冰凉得直发抖。我看,我们再也耽误不得啦。汤姆因此说,写匿名信的时机如今到啦。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52)
到早上,我们到林里买了一只铁丝编的耗子笼子,拿了回来,又把最好的一个耗子洞重新挖开了。才只个把钟头,就捉到了十五只顶呱呱的大耗子。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51)
这一下子可把汤姆给难倒啦。不过他考虑了一下,随后说,杰姆只好用一只洋葱头来对付著挤出眼泪来。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50)
我们挖的洞,本来已经够大的了。不过要把磨刀石给滚进去,就不够大了。杰姆举起了铲子挖起来,一会儿就挖大了,能容磨刀石滚过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49)
汤姆在念的时候,声音在颤抖。差点儿要哭起来。他念过以后,杰姆刻在墙上。每句都好得很嘛。杰姆说,要他用一根钉子把这么多的玩意儿刻在圆木上,得用一年的工夫才行。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48)
做笔可是苦不堪言的活儿。做锯子也一样。杰姆说,刻字的活儿,那就是苦上加苦了。这是指囚犯需得刻在墙上的字。不过我们非得有这样的字不可。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47)
馅饼的事倒是个难题。为了馅饼,我们可受累无穷。我们在下边老远的树林子里做好了,随后在那里烘焙,最后终算做成了,并且叫人非常满意。不过,并非一日之功就能做成的。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46)
汤姆为了再找一把调羹,可费了不少事。不过他说,我们非得找把调羹,便开动了脑筋。等他一想出了办法,他就把我们该怎么办的路子对我说了。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45)
她正在火头上。我想找个空子,偷偷出去,到林子里一钻,等风头过去。她却一直在发作个不停,光她一个人几乎闹翻了天,大伙儿一个个缩头缩脑,不则一声。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44)
不过在这以后,一切重归于平静——刚才是事出突然,害得我们吓得慌了神。西拉斯姨父说:“这太过于离奇啦,我委实弄不懂。我记得清清楚楚,明明是我脱了下来,因为——”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43)
我知道披间的门他也关上啦。随后他又去对付那个黑奴,好言安慰他,亲热地拍拍他,还问他是不是他自以为又看到了什么。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42)
杰姆有的是玉米轴烟斗和烟叶子,因此我们在那里快快活活地聊了一阵,随后从洞中爬了出来,回屋里睡觉。两只手呢,磨破了好几处,乍一看,仿佛被什么东西啃过似的。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41)
大约两个半钟点以后,大功便告成了。我们爬到了杰姆的床底下,这样进了小屋。摸了半天,才摸到了蜡烛,点了起来。我们在杰姆边上站了一会儿,见到他那样子还挺健旺。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40)
我们顺着避雷针滑了下来,躲进那个披间,把那一堆烂木头狐火取出来,就动手干了起来。我们把墙根底下那根横木的中段前面的东西搬开,清出了四五英尺宽的一块空地。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39)
我们在那个早上在等著大伙儿一个个开始干正事了,在场院四周也看不到人影了,汤姆就把那个口袋带进了披间。我呢,站在不远的地方,替他把风。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38)
那天一个上午,我借了晒衣服绳子上一条床单和一件白衬衫。我又找到了一只旧口袋,就把这些东西装了进去。我们又下去找到了狐火,也放到了里面。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37)
可是他根本没有听到我说的话。他把我啊以及其它的一切全都忘得一干二净。他手托住了下巴颏,陷进了沉思。没多久,他叹了一口气,摇摇脑袋,随后又叹起气来。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36)
这时离吃早饭还有个把钟头,我们就离开了那里,到了林子里去。因为汤姆说,挖地道时最好能有点儿光亮,能看得见,而灯呢,又太亮,怕给我们惹出乱子。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35)
杰姆只能匆匆地抓住了我们的手,紧紧握了握,随后那个黑奴回来了。我们说,只要那个黑奴要我们再来,我们准来。他就说,他要的,特别是最好在夜晚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34)
在后边的一侧,在小屋和栅栏的中间,有一个披间,它接着小屋的屋檐,是木板做成的。跟小屋一般长,只是窄窄的——只有六英尺宽。门开在南头,门上了挂锁。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33)
事情果然如此。他跟我说了他的方案,我马上看出了他的计划,论气势,长处胜过我的计划十五倍,如同我的计划一样能叫杰姆得到自由,而且可能叫我们都把性命赔上。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32)
们停止了谈话,各自思索起来。后来汤姆说:“听我说,哈克,我们多傻啊,先前连想也没有想到这一下子。我敢打赌,我知道杰姆在哪里了。”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31)
汤姆和我要在一间房一张床上睡。这样,既然困了,我们刚吃了晚饭,便道了声晚安,上楼去睡了。后来又爬出窗口,顺着电线杆滑下来,朝镇上奔去,因为我料想,不会有谁给国王和公爵报信的。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30)
“我真没有想到,我实在弄不明白,他们说你会的。我呢,也认为你会的。不过——”他说到这里,把话收住,朝四下里慢慢地扫了一眼,仿佛他但愿有什么人能投以友好的眼色。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29)
大伙儿一个个朝大门口涌去,因为有一个外地的客人来到,这可并非每年都有的事。他一来,比黄热病更加引人注意。汤姆跨过了门口的梯磴,正朝屋里走来。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28)
他就过来,摸了摸我,这才放了心。又见到了我,他很高兴,只是他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些什么。他急于想马上知道一切的真相,因为这可是一次轰轰烈烈的冒险,又神秘兮兮,这正合他的脾气。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27)
不过要说高兴的话,恐怕没有人能比我更高兴的了,因为我几乎像重投了一次娘胎,终于弄清楚了我原来是谁。啊,他们对我问这问那,一连问了两个钟头,最后我的下巴颏也说累了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26)
我差点儿没栽到地板底下去。不过这时已不由人分说,老人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握个不停,在这同时,他的老伴呢,正手舞足蹈,又哭又笑。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25)
我不知道怎么说的好,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船是上水到的还是下水到的。不过我全凭直觉说话。我的直觉在告诉我,船是上水开到的,——是从下游奥尔良一带开来的。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24)
这时只见屋子里走出来一位白种妇女,年纪在四十五到五十左右,头上没有戴女帽,手里拿着纺纱棒。她正笑逐颜开,高兴得几乎连站也站不稳了似的——她说:“啊,你终于到啦!——不是么?”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23)
我只管往前走,心里也并没有什么确切的打算。一旦那个时刻来到,就听凭上帝安排吧。要我这张嘴巴说些什么,我就说些什么。因为我已经体会到,只要我能听其自然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22)
说到这里,他没有说下去,可是他眼色里露出的凶相,是我从没有见到过的。我继续抽抽嗒嗒地哭着说:“我谁也不想告发,我也没有时间去告发哪一个。我得跑去把杰姆给找回来。”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21)
我就琢磨著该怎样下手。我在心里盘算过好多条路子,最后定下了一个最适合于我的计划。接下来,我认准了大河下游一处林木森森的小岛,等到天一黑,我便把木筏子偷偷划到那一边去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20)
我因此就心里乱糟糟,可说乱到了极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到后来,我产生了一个念头,我对自个儿说,我要把信写出来——然后再看我到时候能不能祈祷。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19)
我曾经心里想,杰姆要是注定做奴隶的话,在家乡做要比在外地强一千倍。在家乡,他有家啊。为此,我曾经想,不妨由我写封信给汤姆.莎耶,要他把杰姆目前的情况告诉华珍小姐。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18)
可是没有人应声。窝棚里也并没有人钻出来。杰姆已经不在啦!我再一次大叫一声——又叫——再叫,又奔到林子里,一边使劲吆喝,一边尖声叫唤,可是一无用处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17)
从这以后,我们没有在任何哪一个镇上停留过。一天又一天,一直往大河的下游漂去。如今我们到了气候暖和的南方了,离家已经很远很远了。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16)
听到他这么一说,我可高兴啦,我觉得比先前舒坦得多啦。公爵这才放开了手,说道:“要是你再否认的话,我就淹死你。你活该光只坐在那儿抹你的眼泪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15)
说实话,我把一切经过从实说出来,实话实讲,陛下。那个揪住我的人对我可非常好,还老是说,他有一个孩子,跟我一般大,不幸去年去了。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14)
我到了镇上,发现在暴风雨中镇上一个人也没有,我就没有走后街小巷,而是弓著身子径直穿过那条大街。走近我们的房子时,我刻意看了一眼。没有灯光,房子里一片漆黑——这叫我很难过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13)
这下子可把我吓坏啦。可是又无路可逃,你知道吧。他们把我们全都揪住了,一路上押着我们一起走,直冲墓地,那是在大河下游一英里半路。全镇的人都跟在我们的后面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12)
这下子如果国王不能在一刹那间便鼓足勇气来立刻作答,那他就会像给河水淘空了的河岸一样,一下子突然塌下去——请注意,像这样猝不及防而又硬碰硬的问题

哈克历险记(图逸华)
哈克历险记(111)
接下来他们开始详细的调查。我们就被他们翻来覆去问个不停,一个钟点又一个钟点,谁也没有提过吃晚饭的话,连想也没有谁想到这一点

共有约 169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