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缅边境漂流

泰缅边境漂流:段落的开始 关于离开
有人问起我,当被他人问起这7年来最大的感想是什么,我会怎么回答?说穿了,这回应并不难。就是7年来有着无数小小遗憾,但我绝对不会后悔,这段人生旅程真的一切都值得了。每个人的人生不过就是如此,不是吗?!

大多数人的Gap Year,都是工作数年有些倦怠后,选了离职接着跑海外尽情流浪一阵子;而我则是海外待太久了,得该Gap Year回台湾的时候,好好感受一番家乡的亲爱。
泰缅边境漂流:我的 Gap Year
大多数人的Gap Year,都是工作数年有些倦怠后,选了离职接着跑海外尽情流浪一阵子;而我则是海外待太久了,得该Gap Year回台湾的时候,好好感受一番家乡的亲爱。

心想,世界总是不停转动,一切皆在动静间改变,我许愿那恒久不变的能够是人们彼此间最纯善的心。(摄影/Sam Lai)
泰缅边境漂流:有种
趁著上山是耶诞假期时,我跟着同事一起返乡团聚。一家三代难得聚在一起好不热闹,大伙自在地或躺或卧在竹片地板上,孙儿们熟睡的脸刚好用来当歌本的谱架,我负责熏烤炉火上的热水和猪耳朵,手边传了一杯又一杯香醇的小米酒,而那美妙纯净的歌声搭配满天的星斗,正是世上最棒的下酒菜了。大伙抱着一把修补过的木吉他,用着克伦族语传唱着一首接着又一首的赞美歌曲,直到夜深人不静....。

“很难离开,但是一定得离开,才有机会从不同视角看他人也再度检视自己。”(摄影/兰菠)
泰缅边境漂流:边境道别之旅
人生仿佛就是一门道别与被道别的必然课题,出外人更是如此。打从决定成为出外人的那刻起,道别与被道别就存在了。外出的人儿得开始向众人道别,而继续伫留或本就在此的人们则要习惯于被道别,一切行礼如仪却又充满情感。

泰缅边境漂流:国际志工 Q&A
之前有学生访谈我关于国际志工的看法,借此把问题和回应也贴上来做个记录。非常欢迎大伙一起来讨论。

泰缅边境漂流:光之隧 The Tunnel Of Light
老实说,第一次听到这个的时候,我还真以为是什么AIT之类的东东,或者什么北美洲贸易展览馆之类的。果然是自己知识浅薄,后来才搞懂了。原来其实就在我家不远处,而且我还蛮喜欢去的台北市立美术馆。地方大,冷气强,气氛佳,独自闲逛或相邀约会皆相宜。

这天,他们俩异口同声说起:“我们许久的目标终于有机会成真了,这是我们最最最…接近诊所资讯中央处理系统的一次了。”(摄影/Sam Lai)
泰缅边境漂流:这是我们最接近目标的一次了
“大伙在会议里谈过许多要做的事情,却往往都没有成真。”一位在梅道诊所担任志工多年的美籍老医师T在会议里这么说着。

(摄影/Sam Lai)
泰缅边境漂流:时差
起身,下楼,开机。此刻边境一点二十一分,台北时间快一个小时。深夜,无法成眠。

学生们自由创作,但大多数仅能图画出部落家户以简易竹筒炭火烹煮米酒的图像。(摄影/Sam Lai)
泰缅边境漂流:克伦族乡土教案与传统制酒
如何使少数族群的下一代传承文化认同和自我,是一条不易达到目标的漫长道路。

边境临时安置区的克伦族难民。(摄影/Sam Lai)
泰缅边境漂流:边境的克伦族难民
今年六月初,缅甸军队和克伦族爆发武装冲突,造成数千名百姓流离失所。目前,仍有超过三千名克伦族百姓跨越边境成为难民。他们至今仍无法进入难民营获得庇护,仅能在边境地区就地“临时安置”,等待战事歇息后重回故乡。

我也不知道回家的路,可是就走啊走的,然后就走回来啦。(摄影/Sam Lai)
泰缅边境漂流:走路(2)回家的路
另外一次走路的印象是在小四的时后。

四处走走,东张西望,漫无目的地随性。就是喜欢双脚反复摆荡的感觉。(摄影/Sam Lai)
泰缅边境漂流:走路(1)走得更远呢
四处走走,东张西望,漫无目的地随性。就是喜欢双脚反复摆荡的感觉。

(摄影/Sam Lai)
泰缅边境漂流:又遇见了婆婆老师
在泰缅边境缅甸师资培训会场里,总可以见到一位满头银发的婆婆级幼教老师,踊跃主动发言参与讨论,唱游活动时手舞足蹈地全然投入。这已是婆婆老师连续第三年参加TOPS举办的缅甸学前教育师资训练工作坊了。

世上仍有无数边境都生活着一群失根的人群。(摄影/Sam Lai)
泰缅边境漂流:不丹王国的快乐指数
2002年底,当决定来泰缅边境前,才知道在泰国境内有克伦族难民营的世代居住;来到边境两年之后,才知道在尼泊尔和印度有不丹难民营的世代流离。

“恨军人”的婚礼。(摄影/Sam Lai)
泰缅边境漂流:“恨军人”的婚礼
昨夜晚睡,没能睡好。反正今天是周末,起床梳洗后,继续赖回床上躺着顺便翻书闲读。

在营里拍的一张NGO制做的海报,还蛮有创意的。(摄影/Sam Lai)
泰缅边境漂流:从公益旅行到社会创业家
公益旅行家、国际志工、专职工作者、社会创业家…,我想这些海外服务参与者的人生态度都是一样的,怀抱着借由关怀和行动让世上人们活得更幸福、让地球环境获得更良好对待。

(摄影/Sam Lai)
泰缅边境漂流:难民营孩子
上周,去了趟美拉营幼儿园校际活动。

(摄影/Sam Lai)
泰缅边境漂流:美索观察记录(2)
回到今天拜访的目的,是宣传洗手的必要性与好处,我们负责在台上拿着Yvonne作的海报,George一开头就说:“I will teach them until they learn it by heart.”,接着以生动的方式带着小孩子互动了解所需宣传的部分,看着小孩子开心且专注的学习这些重要的健康常识,在台上看下去,又是感动、又是心酸,也许只有在这种环境长大的小孩子,才会真正认知到学习的重要性吧。

(摄影/Sam Lai)
泰缅边境漂流:美索观察记录(1)
Herb是个很真诚的年轻朋友,更是罗大的高材生。感谢Herb的观察记录,并同意把这篇美索行和大伙分享。很喜欢文章中的许多句子和段落,甚至写进了心坎里,很真实很触动。返台后隔两天,他便开始军旅生活,祝福Herb一切顺利平安。

(摄影/ Sam Lai)
泰缅边境漂流:货车夹板
昨天在办公室庭院里转阿转时,刚好瞄到公务用小货车上,放着一个木夹板制成的长方体。好奇走近一看,顶层夹板上数根小铁钉触目地挺立着。懂了。

泰缅边境漂流:每个人最真实的样貌
“而是更安静的、记录下每一个人最真实的样貌...在这个接下来显然不会很安稳的世界,替自己,找到面对的方式。”这是来自博客来编辑DL的动人字句。

泰北。
泰缅边境漂流:华教的讨论和想像
今年夏天,倒有几位从泰北服务后,专程来到美索拜访的特别朋友,他们都是曾经或正在参与泰北华教的台湾年轻学子。谢谢这些新朋友们将自己的观察和我分享,而我们得以偷闲进行一段看似严谨实为松散的经验讨论,以及天马行空式的想像发挥。

(photo by Jameson Wu)
泰缅边境漂流:甲良族帅哥(2)
来到了城镇里的生活,让彭产生了物质的欲望。他坦承自己也曾羡慕起,泰族同学们使用着炫丽手机,甚至有父母购买给子女的摩登机车等,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努力赚钱,拥有现代化的便利,享受的日子。

(photo by Jameson Wu)
泰缅边境漂流:甲良族帅哥(1)
“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我就住在学校宿舍里头了。国中也住校,高中也住校,一直到现在24岁了,还是住在学生宿舍里,过着团体生活。”接受奖助计划的TOPS实习生彭(Pong),缓缓地说着,有如这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摄影/ Sam Lai)
泰缅边境漂流:从台湾山林到泰缅边境
从英国研究所毕业后,仿佛转眼间,来到泰缅边境从事难民服务工作将快届满七个年头了。然而,这趟人生漂流旅程,却是当年书包里只装着便当的我所从未能想像。

这三位曼谷来的志工,真的是亲切又可爱的大男生,让身边的人总能感受到欢乐和喜悦。(Photo by Yvonne)
泰缅边境漂流:让孩童颜笑的志工团
友人开玩笑说:“这个暑假,你们都没有志工团。可能是很多人看了你的书后,都不敢来了吧!”我心想哪有,我们还是一样送往迎来耶。访客倒是比以往多。

遥望泰缅寮金三角。
泰缅边境漂流:有被感动到 有被温暖到
年轻,正是让你们勇敢向前,走向世界尽情碰触。用心,正是使你们持续成长,更能谨慎面对世界。

还好,被掩埋的是红色小牛,眼神中能读出她真的很无辜。救出来,洗洗后,还可以用。(Photo by 营内老师)
泰缅边境漂流:难民营里的土石流
边境早已进入雨季,整月连绵的雨下啊下。 七月后的一个午后,土石崩落冲进了美拉难民营的一间幼儿园。

梅道诊所。
泰缅边境漂流:来自辛西雅医生的呼吁–全球声援昂山素季
我提笔写这封信,为的是要呼吁国际上所有社群与组织一同支持缅甸人民,谴责最近对昂山素季的逮捕与审判,这是缅甸政权又一个藐视人权跟民主的例证

校舍倒了 我们没倒。(摄影/ Sam Lai)
泰缅边境漂流:校舍倒了 我们没倒
去了趟美拉营,见到幼儿园园长脸上写满了愁困。雨仍下、地还滑、校舍开了半边天,土石流仍危险。

共有约 40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