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的时空之旅  相关话题:Arnaud 约 14 条记录
  • 《圣母升天》( « Assomption de la Vierge »),湿壁画,1093 x 1195厘米,意大利艺术家柯列乔( Correggio)于1526 - 1530年间为巴马市的圣·乔万尼大教堂圆拱穹顶所作。由于强烈的透视,画家将画上的人物分成不同远近层次的团体,绘制时一组一组地完成。由于“近实远虚”的透视法原则,最远处的那些天使几乎完全“虚”入了金黄色的光芒之中,成功的表现一个层层向上延伸直至光明的天堂的壮丽景象。
    许多优秀的作品往往是高质量的体现。它们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里面的人物、构图设计都经过了反复的推敲,使画面中的每个个体单位都发挥其意义和作...
  • 这是德国画家阿尔布莱希特•丢勒(Albrecht Durer)于1500年所作的自画像。严谨细腻的多层罩染技法将几乎所有的细节都刻画入微...
  • 即使一幅不大的多层罩染技法油画也需要数倍于直接技法的时间来完成,这就是为何古代大师们往往花费数月甚至数年的时间才能完成一幅画的原因之一。
  • 达芬奇《圣母子与圣安娜》
    针对已有相当的基本功的画家而言,在创作过程中的种种技法应该自由、灵巧地运用,而不应被已形成的技法框框阻碍住自我的主念。因为在表现美好光明...
  • 《花环中的圣母子》中的人物部分出自于弗拉芒著名画家鲁本斯之手,相传著名花卉画家老杨•布鲁格海尔专门为其四周加上装饰性的花环,形成了以手绘制出的椭圆形“花环画框”。在此基础上再度装以长方形木框,更显出了绘画艺术和装饰意识结合在一起的多重美感。
    在宫殿里,对于建筑物的装饰,或对于天顶、墙上绘画的装饰,很有力地说明了这一点。“好马配好鞍”是很有道理的说法。好的装饰其实也体现了对作者...
  • 事实上,对于具有立体感和空间感的全因素色彩作品,在起稿时的工作做得再细致,也只不过是相对而言的大形,不同的细致程度其实是不同的艺术家因其...
  • 《最后的审判》湿壁画,1370 x 1220厘米,意大利艺术家米开朗基罗作于1534 - 1541年,西斯汀礼拜堂,梵蒂冈
    为了解决画中人物在从下面仰视时所应呈现的比例这一难题,米开朗基罗将壁画上半部分的人物画得大些,下半部的小一些,以适应自下而上的观赏效果。
  • 针对当时社会吃喝风气严重的时弊,以描绘吹号为象征的手法隐喻了宗教中所说的“最后审判的号角已吹响”,呼吁人们重拾谦虚谨慎、远离贪欲、敬天奉...
  • 图为卢浮宫新古典主义时期绘画展厅,来自整个天顶的白光无色彩倾向,还原了画作原有的真实色彩。(摄影/李东尼)
    尤其是色彩作品,作者在作画的时候就对色彩进行了严谨的考虑,并且反复修改颜色以达到最佳效果。在展览时,如果以人造的冷色或暖色灯光来作为展出...
  • 这是荷兰画家伦勃朗‧凡‧雷因1633年的自画像,此时画家年青得志,家境富裕,其明亮开朗的用笔用色显示其当时的状态。此作现藏于法国卢浮宫。
    一幅画中得有深色,但在大多数情况下,这种深色是以衬托光明为存在意义的。艺术家是表达心灵光明的美丽使者,而这种光明是神所赐予的。
  • 这是巴洛克时期法国凡尔赛宫内的礼拜堂。平行排列在建筑物上方的窗户给厅内带入了充足的天光。整个礼拜堂明亮而光洁,一举突破了以往教堂里深沉无光的色调。同时天顶的壁画由于优秀的光照而更易于欣赏,引人入胜。
    美术作品中的光感是使人对美产生正面感受的不可或缺的因素。人类对光明的追求其实也是源自于人的先天本性。光明在各族人类文化中都与善和美紧密联...
  • 《喀纳婚宴》是意大利画家委罗内塞于1562-1563年所作。画幅达到6.77 x 9.94米,是卢浮宫里最大的布面油画,气势磅礡,人物众多,呼之欲出,堪称威尼斯画派的典范。
    东方文化则注重内涵,艺术上强调“写意”,讲究“神似”而不十分注重“形似”,事实上这种东方艺术也要求达到真实,只不过是从另一面体现出“意”...
相关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