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蓄水175米 冒出一堆世界性難題

人氣 26
標籤:

【大紀元10月27日訊】三峽水庫於26日上午達到175米蓄水目標,這次試驗性蓄水,除誘發了滑坡等地質災害外,由於水流緩了,上游來的泥沙及垃圾淤積在庫底的問題更為嚴重,庫區疏濬成為「迫在眉睫」的問題。三峽30米落差的「消落帶」,更使三峽如同遭遇一年一次「百年洪水」。此外,水位上升導致長江原有橋樑威脅長江航道安全。

三峽30米落差的「消落帶」,是世界大壩中最大的,世界著名的巴西伊泰普水電站消落帶僅1米高。長江水利委員會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官員描述道:「三峽水庫每年從145米蓄水至175米,再消落回145米,所產生的30米消落相當於百年一遇的長江洪水。換句話說,過去100年才遭遇一次的30米水位消落,現在變成了一年一次。對庫岸邊坡的考驗就可想而知了。」

武漢大學土木建築工程學院教授李願軍介紹,三峽庫區水位每年在145米至175米之間週期性調節,岸坡中的大量古滑坡體及新滑坡體將加劇。前不久在巫山望峽危巖滑坡體發生的滑坡,雖然官方稱滑坡與三峽蓄水沒有直接關係,但大量強震的調查已經證明「地震活動、斷裂活動和滑坡活動的時間週期存在吻合關係。」

中國長江三峽集團公司董事長曹廣晶表示,伴隨「消落帶」的產生而出現的生態環境惡化與地質災害是世界性難題。

據史料記載,三峽地區是中國嚴重地質災害的多發區。歷史上曾發生過各類崩滑事件100多次,大型和特大型者40餘處,崩塌體積幾十萬至幾千萬平方米不等,引起阻塞長江、影響航運的至少有5次。

亞洲最大單拱橋成航道「隱患」

2008年三峽水庫首次175米試驗性蓄水時,曾導致重慶市大量橋樑、道路被淹,並誘發大量滑坡等地質災害,直接經濟損失約21億元。此次蓄水,還發現航道安全方面存在的嚴重問題。重慶市萬州區的萬縣長江大橋是亞洲最大的單拱橋,如今成為三峽庫區長江航道上的「隱患」。

萬縣長江大橋建於1997年,橋拱淨跨420米,當時橋面距江面高140米。蓄水175米後,拱橋下的寬度變為240米,實際有效航道只有80米,拱橋的最高點距離水面只有30多米,稍微高一點的船都必須放倒桅桿,才能順利「低頭」穿行。

目前,該橋的兩側橋墩已經在水下大致十幾米,拱橋的兩側已經有一段浸泡在江水裡。聞光華說﹕“由於拱橋在設計上主要考慮的是橋面的承重力,但橋身的側向防撞擊是非常脆弱的,一旦有風,幾百噸或者上千噸的船隻就很難控制住船身,碰撞該橋,後果不堪設想。

聞光華說,目前重慶交通大學和清華大學都在做該橋的防撞方案,但國內在該領域的研究處於空白狀態,目前給出的解決方案並不理想。

重慶奉節長江大橋也面臨同樣的問題。175米蓄水後,其通航高度只有18米,只能達到2級航道標準。

大難題:泥沙淤積厚度達50米

重慶航道局航道處主任聞光華10月25日向《第一財經日報》披露了他掌握的三峽庫區的泥沙淤積情況:「淤積泥沙厚度最厚的河段在三峽大壩前,其泥沙淤積厚度已經達到50米左右。」由於泥沙淤積,重慶市江北嘴江面已經將航道向對岸推進了80米,忠縣的爛泥灣河段淤積泥沙更長高26米之多,將航道向江心推移了200多米。

他說,這次秋季蓄水正是上游的來水沖刷河道的季節,175米蓄水導致這一自然沖刷河道的進程消解,使泥沙淤積情況更嚴重。

聞光華說,衍生的問題還有滑坡、地震及霧情等。175米蓄水後,霧情不再有季節性,且沒有規律可循。

2008年可能是因為第一次蓄這麼高的水位,在上游地區發生了一些地質災害和觸發地震。

相關新聞
三峽洩洪 「逆調節」保重慶或淹武漢?
三峽防洪 從「萬年一遇」到不能指望
三峽大壩將迎二次洪峰  一億多人受災
王維洛: 揭開三峽大壩防洪功能的面紗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習大祕或晉升 北京急刪紅歌內幕
【新聞大家談】恆大樓盤爛尾?暗藏更大雷
【遠見快評】新文件再揭武毒所蝙蝠洞可怕祕密
【新聞看點】廈門疫情勢猛 武毒所更毒計劃曝光
【秦鵬直播】立陶宛再發難 建議丟棄中國手機
【財商天下】海航易主 方大集團再次「蛇吞象」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